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六十一章:入城
    满天的炸药包乱飞。

    其实这种炸药包,给人制造的心理阴影很大,可除了引起的大火以及导致的浓烟杀伤力巨大之外。

    还有一种杀伤是极为可怕的。

    那即是当这个时候,有大量的人群聚集。

    一旦聚集,炮火袭城。

    人心大乱。

    在这个时候,便极容易引发人群踩踏。

    而现在,多尔衮好不容易聚集了两万人。

    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此时又见城外的炮火不歇,一下子,又乱了。

    此时,几个炸药包便砸入这里不远。

    于是乎,众人面如土色。

    在短暂的安静之后,终于有人发出惊叫。

    而后,刚才还拿着武器,嗷嗷叫着要杀出去的人,此时此刻,却一个个疯了似的相互逃窜。

    这一乱不打紧。

    可大家聚的太紧密。

    以至于彼此践踏。

    轰隆……

    不远处的炸药包炸开。

    数十人因为过近,直接倒下。

    可更多的人,却如风声鹤唳的惊弓之鸟,惊恐万分地各自逃命。

    硝烟升腾而起,大家已顾不得方向。

    有人被撞倒。

    撞倒的人再也无法爬起来。

    因为左右无数的脚踩踏在他的身上,而踩踏他的人,也有人摔下,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倒下。

    多尔衮幸亏骑在马上,受惊的马火速地踩翻了几个人,狂奔跑开。

    其他的骑兵,也都战马受惊,战马失控,横冲直撞。

    于是那些可怜的步行的汉兵便惨了,方才还想为主子们冲锋,这会便被主子们踩得全身骨头尽碎。

    不少旗兵,虽是在马上,可是战马失控之下,人也落马,这已是幸运的,更不幸的是自己的脚还拽在马镫上,被马镫的绳索缠在一起,战马狂奔,人却已落在地上,于是乎,被人拖拽着直接一条血路就地出来。

    到处都是哭爹叫娘的声音。

    侥幸生还的人,现在只想回去看看自己的家小。

    于是冒着炮火,疯了似的回自己的家中去。

    好不容易聚起来的汉军,至此也一哄而散,此时真是顾不得什么主子了。

    洪承畴已是慌了,在这里,他根本没有家小,可是想到自己才刚刚降了,这建奴便覆灭在即,他突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他心已乱了,却见此时,范文程已是朝着一边狂奔,跑得比兔子还快。

    洪承畴忙追上去,身边偶有爆炸,洪承畴大喊着:“范公……”

    范文程见有人追他,立即露出胆怯和恐惧的样子,躲到了一处墙角,瑟瑟发抖。

    “范公,何不去追着主子……”

    “主子完了。”范文程到了现在,已是露出了绝望之色,颤抖着嘴唇道:“难道你现在还看不明白吗?咱们的主子……他完了,什么八旗铁骑……我本以为他们当真无敌天下,以为他们迟早要夺下天下,大明皇帝如此昏聩……可是现在……完啦,都完啦。”

    说到这里,范文程流下了泪来,悲切地道:“我跟着他们在这里熬了多少年,本以为将来必得富贵,哪里想到,终成黄粱一梦。”

    洪承畴听到此,有同样的辛酸:“那范公待如何?”

    范文程想也不想便道:“当然是迎王师入城。”

    顿了一下,范文程接着道:“时至今日,你我能逃得了哪里去?普天之下,再无去路了。我知道许多建奴的机密,有的是从主子那里得知的,也有的是平日里搜罗来的!到时大军入城,我自当去投效,洪公,你我都是读书人,也都曾为主子效力,也算是有缘,你也随我一道降了吧。”

    “降了……”洪承畴一脸茫然。

    他随即眼都红了,咬牙切齿地道:“范文程,当初是你劝我降了建奴,今日又劝我降明?你把我当什么人?”

    范文程却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看着这城中的满目疮痍,远处,到处都是轰鸣声,口里道:“此一时彼一时也,你若是不愿,自是你的事,我若是你,便率我的部众反正……”

    说罢,再不逗留,一溜烟的去了。

    而这个时候,多尔衮又回了皇宫。

    眼看着这宫中清冷,人已跑了七七八八,此时身边的侍卫,却已不剩下几个了。

    这一次的炮击,只维持了半个时辰。

    在城外的张静一,看了看一旁燃的香,知道时候还短,忍不住朝身后的一个军官询问:“去问问怎么回事?”

    一会儿工夫,便有人来报:“恩师,火药包还是有不少的,再炸半个时辰都没有问题,只是……只是那橡胶垫子没了,没了那玩意,炸不远的,所以便停止了炮击。”

    张静一听罢,便不无遗憾地道:“这是后勤的问题,下一次要检讨。”

    这火炮想要达到射程,最重要的是密闭,说白了,就是密闭的不够,就会漏气,推进药的威力便会大打折扣。

    当初佛朗机和尼德兰人来大明,张静一便向他们提出采购橡胶。

    这些橡胶,乃是佛朗机人从美洲引进种植来的,此时他们尚不知道橡胶的用途,可见大明愿意花银子,自然派人运来了不少。

    这些橡胶,乃是世上最好的密闭材料,尤其是在火炮的应用上,先加入推进药,而后再填上隔板,最后用橡胶填实,此时再加火药包,射程甚至可以直接提升许多倍。

    天启皇帝却是道:“城中怎么还没动静,朕还等着他们杀出来呢。”

    张静一一脸无语地道:“我看城中大量起火,只怕杀不出来了。”

    “现在入城?”天启皇帝满脸的跃跃欲试。

    张静一摇摇头:“再等一等吧,如今到处都是浓烟滚滚,四处都是大火,依臣愚见,还是迟一些入城为好。”

    天启皇帝背着手,唏嘘着道:“入城的时候叫朕,朕乏了,要去歇一歇。”

    说罢,转身而去。

    数千将士原地待命。

    有的直接在阵地上原地休憩。

    倒是那些东江军睡不着,他们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能杀来沈阳城,更想不到,这沈阳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毁灭的。

    不少人望眼欲穿地等待着进攻的命令,看着那城中的滚滚浓烟,见四处窜起来的熊熊烈火,一时只恨不得立即杀入城中。

    到了正午,北风呼号。

    原本火势减弱的沈阳城中,又突然火起,火借风势,烟尘又是漫天。

    城中隐有呼号声,而城外的人,依旧屏息等待。

    东林军各队已开始集结。

    各队的军官,已经开始布置入城了。

    他们召集各队的人马,拿出了沈阳城的舆图,而后在生员们面前,绘出他们所在团队要进驻的位置。

    这些生员们本就有绘图作业的课程,只看舆图,大抵便明白自己要进攻的方位。

    此后,军官们不厌其烦地下达恩师的命令:“入城之后,不得骚扰百姓,不得抢掠,若无抵抗,不得轻易杀人,这是禁令。若遇顽抗,则立即反击,所有人要小心,务必提防暗枪冷箭,在城中,不要信任任何人,一切的粮食,城外供应,不得吃城中的任何粮食和饮水。”

    众人纷纷应诺。

    此时,大家都跃跃欲试。

    只等着最后进攻的命令下达。

    终于……

    先有一队人马作为侦查,先行策马至一处塌陷的城墙处去查探。

    过了几炷香后,他们终于回来了。

    大抵汇报了城中的情况。

    城中的大火……已经在烧无可烧的情况之下,几乎已经熄灭。

    不过烟尘依旧很大。

    其他的情况,倒还稍好,里头似乎已经没有了太多有组织的反抗,当然,不排除小股的敌人会进行袭扰。

    除此之外……大多的军民,若是还活着的,已经恐惧了,他们呆在原地,不敢乱动弹。

    至于更里头的情况,他们没有深入城中,就实在没有办法侦查了。

    张静一将这些情况都一一汇报给了天启皇帝。

    天启皇帝此时目光清亮,听完张静一的汇报后,握了握拳头,便吐出了两个字:“入城。”

    “遵旨。”张静一随即便下达了入城的命令。

    紧接着,各队纷纷开始从各处城墙塌陷处,发起了攻击。

    所有的火枪,全部上了刺刀,这是因为在城中,若是遇到混乱的局面,火枪只怕来不及反应。

    当然,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各处城门以及城墙塌陷处,都会先行架设一管机枪。

    等里头的人推进进去,占住了城中主要的据点和通衢要道之后,机枪队则随即进驻这里,在各处驻防。

    为了入城,东林军做了许多的工作。

    他们第一次直接占领城市,尤其是这样的大城,要确保不出现巨大的伤亡,同时还需维持稳定,必须做到计划缜密。

    因而,往往是负责侦查的生员先行挺着刺刀在前开刀。

    后队人马,警戒前行。

    他们没有穿棉甲,不过都裹着厚重的军大衣,这军大衣里都是棉絮,做工和质地也是极好,某种程度来说,这玩意不但能保暖,而且对于一般的刀剑伤害,也有很强的防护效果。

    没办法,除非特别锋利的刀剑,若想要刺穿这玩意,还真需一点气力。

    …………

    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