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七十五章:格杀勿论
    这赵文义终于反应了过来,突然嚎啕大哭道:“陛下,学生万死啊,这和学生没有关系,这……这吴定勇该死……他该死……可是学生……学生……”

    天启皇帝淡漠地道:“你怕死?”

    赵文义连忙点头,磕头如捣蒜:“怕……怕极了……”

    天启皇帝却是道:“别人不怕吗?”

    赵文义打了个哆嗦:“别人……”

    “那些客军,还有你们袭杀的‘朕’,他们就不怕死吗?”

    赵文义道:“这些……与我无关。”

    “有没有关系都不重要了。”天启皇帝纹丝不动,凝视着赵文义:“反正横竖你们都要死的……”

    赵文义便泪水涟涟:“不,陛下,学生……学生……和他们……”

    “朕说的不是你和他们。”天启皇帝略带嘲讽地道:“他们是他们,你是你,他们的账,自然待会儿会去算,朕说的你们,是你和你的族人,你们一个个,都逃不开关系!”

    赵文义:“……”

    赵文义彻底的懵了。

    一种说不清楚的恐惧弥漫了他的全身。

    他想要哀嚎,又想愤而大骂,更想痛哭流涕。

    可在这一刻,他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出来,这是一种被人碾压的无力感。

    而这时,枪声响了。

    天启皇帝没时间和他墨迹。

    一枪直中他的脑门,头也不回,将枪转手给一旁的宦官,而后道:“锦州在望,立即入城!”

    “喏!”

    众人听命,随即大军出发。

    吴定勇与赵文义的尸首,留在了这旷野上。

    辽东这等冰天雪地的地方,即便是尸首也不必焚烧,因为根本不担心产生瘟疫,在这野地上,只需两日,便会冻得僵硬,而后被大雪覆盖。

    浩浩荡荡的人马,继续前行,接下来一路不停。

    不久之后,锦州城便已遥遥在望了。

    此时的锦州,依旧是歌舞升平。

    天启皇帝已来过这里一次。

    只是对这里的记忆,却很模糊。

    此时……他令那俘虏的数百骑兵开到,张静一则率一个教导队在后。

    这一前一后,直往锦州而去。

    城中……似乎已察觉出了异样。

    此时没有战事,城门洞开。

    再加上附近都有斥候,还有不少游击将军带兵在外,倘若当真遇到了敌袭,城中一定会有反应。

    因而,城门的守备,在没有得到示警的情况之下,眼看着一支官军抵达,心里不禁奇怪。

    因为从都司衙门里,并没有听闻到今日会有军马入城的情况。

    于是他命左右之人道:“都打起精神来,看看是哪里的人马。”

    有人细细去眺望那骑队的旌旗,口里道:“像是游击将军吴定勇的。”

    这守备一听,顿时疑窦丛丛,不由道:“吴将军不是早就带队出发了吗?怎么突然又回来,莫非出了什么事?”

    就在他迟疑之间,一队队的骑兵,已至城下。

    守备便道:“让人去通报一声。”

    说着,又按着刀道:“所有人警戒,赵二,你带一队人随我来。”

    说罢,下了城楼。

    到了门洞这里,便率先有一队官军进来。

    倒是城楼上,突然有人大喊起来:“东林……东林……”

    守备心里正狐疑着,却见这骑兵的后队,并没有遇到与他相熟的游击将军吴定勇。

    却是一群穿着灰色大衣的人飞马进来。

    一看到这装饰,守备禁不住怀疑,他刚想开口。

    却见为首一个穿着灰色大衣的人驻马到了他面前。

    手中的马鞭,狠狠抽下。

    啪……

    这一鞭子,打的守备眼冒金星,他哀嚎了一声,口里下意识地大骂:“大胆,来人……”

    说着,捂着自己的脸,脸上已多了一道猩红的鞭痕。

    持鞭的人,却是张静一。

    张静一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笑道:“来人?你想喊谁来?”

    守备见对方如此气定神闲,一副吃死了自己的样子,反而心里除了愤怒之外,突然多了几分小心。

    自己可是守备官,官职也不算低的。

    敢给自己来一鞭子,还敢这样嚣张说话的人,整个辽东,也不会有十个。

    毕竟,若只是自己的上官,也只是对自己叫骂几句而已。

    他抬头,看着马上的人很是年轻,只见这年轻人呼喝道:“给我在城楼上架上机枪,现在开始,除了我们,任何人不得出入。”

    张静一话音落下。

    便有许多人落马。

    他们从其他的马上,取下一个个沉重的构件。

    机枪这玩意太笨重,只能拆卸下来,分开驼运。

    不过,负责机枪的生员们,早将这东西玩透了,直接取了各色的构件呼啦啦的上了城墙,而后,又熟稔的开始组装、固定发,压上弹链。

    守备见他们喧宾夺主,口里怒道:“你是何人,怎敢如此大胆。”

    张静一却已下了马,手里还提着鞭子。

    后头一队队的生员依旧策马入城。

    那些妄图想要阻拦的城门门丁,却被人用马撞开。

    张静一背着手,走到了守备面前,冷声道:“我叫张静一!”

    张静一三字,早已传遍了天下。

    这锦州城,更是耳熟能详。

    守备听到这三个字,眼里的瞳孔不禁收缩了一下。

    他下意识的,想要拔刀。

    张静一却是扬手,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

    啪……

    守备差一点被打翻在地。

    其实这真不怪守备处处被张静一制的服服帖帖,实在是虽然只是短短片刻时间,这守备的心里,就好像已经播放了一个超长的电视连续剧似得,不知冒出多少个念头,有多少个想法。

    人一有顾虑,行礼的话犹豫,拔刀的话,又仓促。

    重要的是,听到这张静一三个字,守备的心骤然就已经虚了。

    现在一个耳光打下来,守备霎时之间,清醒了一些。

    他手依旧搭着腰间的佩刀刀柄,脸却疼得眼泪飞溅出来,他口里怒喝:“你……你想做什么?”

    张静一突然冷若寒霜,厉声道:“现在是我问你,你想做什么?见了本公,为何不跪?你还敢按着刀,怎么,你想谋反吗?”

    这一番质问,立即让守备心虚起来。

    守备下意识的,立即道:“谁……谁要谋反。”

    这分明是心更虚了。

    可手还是按在刀上。

    心里的连续剧还在继续的水,大抵已到了父女不能相认,然后十几集里出现了各种意外和巧合。

    张静一不屑地冷笑着道:“你若要反,也不想想,你配吗?就凭你这么个东西!”

    这话侮辱性很强。

    偏偏在这个时候,这种侮辱还是很有效的。

    因为到了锦州城还敢侮辱守备的人,说明这个人一定有恃无恐。

    于是,内心挣扎了无数次的守备,最终还是手松开了刀柄,不甘不愿地拜下道:“卑下刘建业,见过国公爷。”

    张静一却是脸色不变,一抬腿,狠狠踹在了他的心窝子上。

    这一下子,直接将这守备踹翻在地。

    守备更加无措,没见过这样的啊,有事说事吧,怎么没来由的就打?

    守备摸着自己的心口,按下心头的惧意,忍不住龇牙咧嘴起来:“辽国公……这是要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

    张静一抬起头,然后看到城楼上已经架起的几个机枪。

    而后心满意足地道:“就是想打你!怎么,你敢不服,翅膀长硬了,想反了是吗?”

    守备脸上青一块,白一块,其实他真没有想过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

    因为理论上,这个张静一应该已经死了。

    东林军,也已完了。

    可在这个时候……这些人从天而降,他一个守城门的守备……心虚啊。

    守备终于道:“我乃参将……”

    “还是一个参将……”张静一一脸满意的样子,他随即道:“看来这一来锦州,就钓到了一条大鱼,很好,来人……拉去,毙了!”

    守备:“……”

    此时,守备心里发懵。

    与他一起的门丁们,也一个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可是……

    生员们却反应迅速。

    早有两个人,直接上前夹着守备,这守备顿时口里怒骂起来:“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这是要做什么?”

    人已被死死夹住,而后直接拉到了城墙根下。

    守备心里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他连忙朝着守城的官兵大喊:“快,快……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门丁们露出了犹豫之色。

    可是浩浩荡荡的骑队,却个个明火执仗,早已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张静一冷笑一声,大喝道:“怎么,还有谁想谋反吗?谁想谋反的,给老子站出来!”

    这一声大喝,让这城门楼子上下,寂静无比。

    显然,张静一的话镇压性十足,此时无人敢回应。

    那守备被捆了双脚,可骂声依旧不绝。

    而此时,一小队的生员在他数丈之外已抬起了步枪。

    砰……

    刺耳的声音,令平静的锦州城,终于变得不平静起来。

    一阵枪响之后,那守备已是浑身冒血,只是一时还没有死透。

    就在这个时候,他口张合着,极努力地从带些的嘴里道出了一句话:“你们……你们不是……已经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