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七十七章:不堪一击
    此时,众人七嘴八舌,众说纷纭。

    现在各处的街道都已截断,消息不通,这才引发了许多人的疑虑和隐隐的不安。

    要说不心慌,那是不可能的。

    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让本是松开了一口气的人,现在心又提了上来。

    就在大家手足无措,略显慌乱之际。

    那老人稳稳地坐着,依旧气定神闲地喝茶。

    他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此时,这老人押了一口茶后,才慢悠悠地道:“当初的时候,李都督还活着,那时,老夫不过是区区一个百户官,李都督犁庭扫穴,镇定自若,真是教人神往,大家见李都督如此气定神闲,便纷纷用命。可如今不成了,如今大家伙儿都已有了富贵,有的人家,甚至已是富可敌国,早没了当初的气概,变得开始瞻前顾后,稍有什么风吹草动,便像惊弓之鸟一般,哎……”

    他长叹了一声,抬眸起来:“都坐下,喝茶吧,老夫这里有上好的茶水。”

    这时,人们的心,才稍稍地定了一些,便纷纷落座,只是他们如老人所言的一般,此时心里依旧还在打鼓,今时确实不同往日了。

    想当初,他们的祖先在此扎根的时候,那也曾是拼过命的。

    那时候,绝大多数人一无所有,如今该有的什么都有了,却越发的瞻前顾后起来。

    …………

    此时,一队人马已出现在东南靠近钟鼓楼的街道上。

    上千铁骑浩浩荡荡而来,在参将周福的带领之下,气势汹汹!

    这是一队铁甲骑兵,个个带着肃杀之气。

    而此地,乃是城中的要道,却被一群灰衣人截断。

    事实上,周福其实有些慌了。

    当初就是他带人连夜袭了’东林军‘,本来以为大局已定。

    可哪里晓得,现在又冒出了一群东林军来。

    他记得当初自己带人合围,并没有让人走脱,那么这些人又是哪里来的呢?

    如今出了这么大的差错,他几乎已经可以想象,自己可能要遭受什么样的惩罚了。

    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功补过,先将这些灰衣人拿下再说。

    他亲自带队,浑身链甲,此时手持着长刀,大呼一声。

    接着便顺着街道,朝着那街口疾冲而去。

    “杀!”

    “杀!”’

    无数人随之发出了喊杀和怒吼。

    气势如虹。

    犹如长虹贯日一般,骑兵飞奔,万千马蹄踩在青石板上,亦是气势如虹。

    而街口的灰衣人们。

    一脸平静地看着来人。

    这里不过百来人。

    由一个中队官带领。

    他们的任务就是死守这里,截断城中的各处通道,将整个锦州城,分割起来。

    这几乎是巷战最好的办法。

    当初京城变乱之后,事后总结出来的最好策略。

    眼看着这么多骑兵冲杀而来。

    可怕的是,街道狭小,只容许几匹马同时并行。

    于是不可避免的,这骑兵等于是摆上了长蛇阵。

    蛇头对准了街口的东林军,气势很足。

    而这时候,机枪响了。

    哒哒哒哒……

    只见一排排的骑兵,迅速倒下。

    他们甚至根本来不及反应。

    战马开始惊慌。

    可惜……他们无处可去。只是不断地向前狂奔,因为左右是围墙和楼宇,后头都是人马。

    哒哒哒哒……

    一号机枪位依旧没有停止,喷出无数的火光。

    二号机枪位则是待命。

    一排排的生员,纷纷抬起枪,却没有立即开始射击,而是作为补充,若是一号和二号机枪位出现问题,则负责开枪阻击。

    只是……往日一般机枪开了小片刻,往往会出一些问题的,毕竟这玩意……对于这个时代而言,还是太超前了,倒不是质量的问题,而是匠人们已经尽力了。

    可今日,这一号的机枪位却是难得的超常发挥,居然到现在……依旧还没有停歇的迹象。

    可怜那用尽了劲冲锋而来的人马,毫无预警地一个个倒下,几乎没有人可以幸免。

    方才士气如虹的人,现在却成了待宰的羔羊。

    于是众人大恐,没一会,在这小巷之中,混乱不堪,无数的尸首,堆积起来。

    可怕的却是,这些骑兵自始至终,都没有前进一步。

    于是骑兵大乱,四散而去。

    而最惨的,便是那参将周福。

    周福冲在最前头,本来想借此鼓舞士气。

    而他甚至连前头的东林军的人都还未看清,突的一下,那哒哒哒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就在他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噗通,人已摔下了马。

    而后,他发现自己的爱马,已是浑身是血。

    一股剧痛传出,也令他猛地意识到,自己也中弹了。

    身上的甲胄,根本抵挡不住那可怕的子弹。

    几枚子弹穿透了他的胸,似乎有一个,射穿了他的肺叶,于是他艰难地呼吸着,越呼吸,却越觉得窒息。

    当然,这不过是开始。

    因为他发现后头无数人也随之倒下,甚至有人马直接翻到在了他的身上。

    他被压得透不过气来,再到后来,他已觉得眼前发黑,因为……密密麻麻的尸首,层层叠叠地堆在了他的身上,彻底将他掩埋了。

    “这……这就是真正的东林军!”此时,周福艰难地面对着死亡。

    而最可笑的却是,他现在才发现,真正的东林军是什么样子。

    实在太可怕了。

    这已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就在这弥留的一刻,甚至他根本顾忌不到去想自己的妻儿老小。

    而是在此时此刻,忍不住后悔:“我为何要做这样的蠢事,为何要和这些人为敌……”

    在半柱香之后。

    世界终于清净了。

    街道上满是尸首,其余的人,早已是一哄而散。

    看着这满目疮痍,在尸山血海之中,偶有人发出呻吟和痛苦的叫声。

    只不过在此时,却没有人上前,生员们的职责,是谨守自己的岗位。

    ………………

    那一处宅院里。

    依旧还有人焦急地等待着消息。

    那刺耳的哒哒哒哒的声音,终于停止了。

    这让不少人松了口气。

    因为谁也不知道那哒哒哒的声音是什么,不过那声音却让人带着几分莫名的焦躁和心慌。

    这时,大家恢复了理智,心绪渐渐冷静了下来,似乎觉得事情可能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一样糟糕,因为不管怎么样,优势在我。

    老人表现出来的镇定,也是大家情绪稳定的一大主因。

    这时,有人开始轻松起来,忍不住道:“有周参将出马,肯定没有问题的!他是老将,家里的家丁,我是亲眼见识过了的,个个都是骁勇之辈,想来用不了多久,就会派人来传讯,到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家便一清二楚了。”

    “对对对。”有人大笑道:“哈哈,我等真是惭愧,终究不如明公这般的镇定。”

    这老人已端起了一盏茶,施施然地呷了一口,才道:“也别先急着高兴,结果如何,很快就可揭晓了。只是……老夫现在所虑的是,这东林军到底有多少人,怎么像杀不尽一般,这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件事不弄清楚,实在寝食难安啊!”

    说着,他摇摇头,吁了口气。

    众人也暗暗点头。

    事情的确有些诡谲,这凭空增加来的变数,实在太让人忍不住心生疑窦了。

    却在此时,外头传来哒哒哒的马蹄声。

    一听这哒哒哒的声音,许多人的心又提了起来。

    在确认是马蹄声之后,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有人不由苦笑道:“我等如今反而成了惊弓之鸟了。”

    众人便都笑了。

    马蹄声已经停下,那马蹄的主人,显然已经落马,而后疯了一般地冲入了宅邸。

    众人晓得肯定是周参将来了讯息,便都振奋精神。

    那人走得很快,一路穿过一道道门墙,这才冲到了大堂。

    这是一个千户,此时浑身是血,一进来,便哭丧着脸,跪倒在地,带着悲怆道:“完啦,都完啦。”

    “什么完啦?”

    “咱们的人马,都完啦。”

    这一下子,许多人坐不住了,于是有人厉声道:“周参将呢?”

    这千户一脸心有余悸地道:“死了,死了……才刚开始,就死了,大家伙儿拼命的冲,然后对方就开枪了,然后……弟兄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纷纷落马,在前头的人,一个都没有侥幸,统统都死了。后头的人,折损也不少,只是半柱香的时间,便死了近半人。咱们……咱们死伤了这么多,对面至多也就百来人,可是咱们竟没有靠近一步啊。”

    说到没有靠近一步的时候,这个千户眼里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他不甘地道:“上千铁甲哪,谁能想到,竟是如此不堪一击,在这区区百人面前,犹如纸扎一般……弟兄们败下阵来,不少的兄弟受惊过度,都逃散了,卑下觉得事态严重,所以……所以……”

    哐当……

    老者端起的茶盏,在这一刻落地。

    顿时,那上等的青瓷便摔了个粉碎,碎片散了一地!

    大家下意识地都朝老人看去,此时此刻,老人再无法镇定了。

    …………

    第三章,还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