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八十一章:暴君
    祖润泽显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是这样的死法。

    被一个穿着灰色大衣的无名小卒,用几乎最让人觉得耻辱的方式,一刀结果性命。

    这刺刀,又快又准,直刺他的咽喉。

    因而,祖润泽死得异常的干脆。

    他最后贪婪地呼吸了一口空气,而后便觉得一股剧痛袭来,最终……身子不断地抽搐,剧痛加上窒息,随即,再没有了任何的声息。

    那生员,似乎并没有觉得自己杀死了一个什么了不起的人,很快便不再理会他,继续徐徐前行,寻找活着的人。

    前头,似乎有一个人只是中弹,被打中了腿,他疯狂的大叫:“学生无罪,学生无罪啊,学生有功名,有功名在身。”

    不过他的声音,很快戛然而止。

    这里……很快便躺下了横七竖八数百具尸首。

    再没有一个活物了。

    紧接其后,竟有武官拿出了一个名录。

    东林军校杀人,向来是严谨的,他们很快便寻来了巡抚衙门的一些文吏,让他们对所有的尸首进行辨认,而后照着名册开始打钩。

    那些文吏,见到这一幕,人已吓得尿了裤子。

    可是,看着一旁冷漠的队官,这时便是迈不动步子,却也需乖乖听话了,他们小心翼翼地将每一具尸首辨认出来,而后一个个通报。

    而后,武官则在这花名册之中,搜寻到对应的名字。

    场面很安静,有一种令人诡异的祥和。

    照单辨认的带队官乃是李定国。

    李定国显得很冷漠。

    军校的生员出身都很有限,最好的,可能也只是薄有资财之人。

    他们吃过苦。

    也因为加入军校,而改变了全家的生活,家里开始有了一些土地,至少可以养活自己,薪水随着地位的提升,也开始比较丰厚,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再是一个个被人忽视的人,他们开始越发的自信,越发的可以挺起腰板做人。

    教导官们,进行宣教的时候,是不可能脱离实际的。

    他们没有办法让一群曾经差点饿死的饿殍,或者是一群曾经被欺压的人去相信,这天下还是太平盛世,这样的宣教,是没有作用的。

    最好的宣教方法,就是告诉他们实际的情况。

    天下已经到了危在旦夕的地步。

    陛下有意振兴朝纲。

    可是国家已经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到处都是豪强,哪里都是赃官污吏,人如蝼蚁,人如草芥,人如牛马,要拯救万民于水火,要扶大厦于将倾,就必须攘外除奸。

    这种尊王攘夷的这一套理论,放在几百年之后,或许已变得陈旧,可在这个时代,却不得不说,虽不算新鲜,却也绝对是有号召力的。

    结合自己的出身,自己所见所闻,生员们自然对此深信不疑,而且他们也是这样做的。

    如李定国这般,此时的李定国,年岁已渐长了,虽然他才十六七岁,像他这样年纪的人,或许还处于懵懂的年纪,可现在的他,经过了鲜血的淬炼之后,却已变成了另一番样子。

    虽是大队官,不过他却是和最低级的生员一样,穿着灰色大衣,唯一的区别,不过是胸口上,缝了一个自己的职务和姓名的布条而已。

    军校内部的关系十分奇怪,这里头既有森严的上下级关系,可同时,所有的生员,却又都是同窗,因而,虽有严厉的上下之别,可同时,又不乏对于同窗的温情!

    哪怕是最低级的生员,也是李定国的学弟,身为队官的李定国不会漠视,反而会给予更多一些的帮助。

    点完了数,李定国禁不住嘀咕:“真是奇了怪了,一个都没有落下,这一个个的,都主动来撞枪口了,也好,省了功夫。”

    于是,将花名册往腋下一夹,一步步走入巡抚衙门里去。

    …………

    枪声大作之后,老人的脸色已是骤变。

    其余随老人一同进来的人,也察觉到了异样。

    又是这该死的声音。

    于是,许多人哗然起来。

    这令在里头的锦衣卫校尉,禁不住都按住了腰间的刀柄,蓄势待发。

    天启皇帝却还是面色如常。

    张静一也只冷漠地看着他们。

    “陛下……外头何以会有这样的响动……”老人憋不住了,此时他觉得自己的眼皮直跳,心里越发的感到不安。

    因为他隐隐的听到了惨叫的声音。

    天启皇帝淡淡地道:“卿家安心!放心吧,这不是招呼你们几个的。”

    “敢问陛下……这是什么意思?”老人更觉得不对劲了。

    天启皇帝轻描淡写地道:“不过是毙几个人罢了。”

    老人继续问:“所毙者何人?”

    天启皇帝笑了笑道:“随你来的,想来都毙了吧。”

    这一下子,老人的脸霎时僵住,似乎有些承受不住了。

    他方才还在想,陛下……似乎已有妥协的迹象。

    看来……这陛下也知道一旦细细追究,可能影响深远,所以决心妥协。

    可哪里想到……

    老人不禁道:“陛下……为何……为何……陛下不是已经说了,谋反的只有那周福参将吗?”

    天启皇帝坐下,徐徐道:“对,卿家说谋反刺驾的乃是周福,这没有错,卿家说什么,朕当然只能信什么。不然怎么样呢?”

    老人道:“既然如此,那么陛下为何……为何还要……陛下……这些人……他们……他们……”

    说到此处,老人已无法淡定了。

    太震撼了。

    全杀了?

    最重要的是,最重要的是……这里头,还有他的儿子……有他的儿子啊……

    一下子的,这老人脸色煞白,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天启皇帝,而后一字一句地道:“他们何罪……何罪……”

    后头的数十人,也已慌了。

    天启皇帝很是淡然地道:“他们无罪。”

    老人继续质问:“陛下,既是无罪,那么陛下何以杀人?”

    “因为朕想杀人!”天启皇帝突然站起来,一步步走近老人,双目凝视着老人,眼中似乎带着光,只是这光,显得异常冰冷!

    这时……终于图穷匕见,露出了真面目。

    天启皇帝继续道:“朕想杀就杀,朕为何要问他们的罪?朕难道不是天子吗,难道不是生杀夺予吗?朕现在要他们的命,他们就得死!怎么,难道卿家以为不对?噢,朕想起来了,卿家一定要说,朕残暴不仁,可是……朕在你们的口中,难道不早就已是暴君了吗?”

    “自然,你还可说,若是如此,朕一定是隋炀帝一样的下场,那么就隋炀帝一样的下场好了。前提是,你得是李唐,你这里需得是瓦岗寨,可你们自己照照镜子,你们配吗?”

    天启皇帝目带不屑地看着他们,接着道:“你们一群蝇营狗苟之辈,除了在这里糊弄朝廷,在此拥兵自重,在此如鼠雀之辈一般,在此密谋图利,朕晾你们有一万个胆子,也反不起来。你们倘若是当真扯旗谋反了,朕倒是还高看你们几分,可你们自己看看,你们是什么德行!”

    老人微微地张大着眼睛,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他错愕地看着天启皇帝。

    对于老人而言,现在的他,是更寄望于皇帝是理智的,因为理智,才会有所顾忌,才会最终妥协。

    可现在,他看到的天启皇帝,却丝毫没有理智。

    他甚至连彻查谋逆大罪,都懒得去查,甚至连罗织罪名,也懒得去罗织。

    而这……却令老人细思极恐。

    因为当一个人如此肆无忌惮,那么就说明,自己所谓的掩盖罪行,自己所谓的找人背这个黑锅,自己的一切算计,在这种王八拳面前,就好像笑话一般。

    此时,老人整个人都慌了。

    他的儿子还在外头啊!

    听着外头惨叫连连,终于让他彻底地乱了手脚,于是道:“陛下杀了他们,拿什么去抵挡建奴?陛下难道就不担心,将这大好的辽东,拱手让人吗?难道陛下不怕亡天下吗?”

    天启皇帝背着手,大笑一声,才道:“这就不劳你操心了,你们这群废物,成日建奴建奴的叫,每日都拿建奴来当做你们升官发财的理由,这二十年来,建奴被你们滋养得膀大腰圆,现在你们竟还好开口在朕面前,提那建奴?朕的腹心之患不在建奴,是在你们。在一个个似你们这样养贼自重,拿着贼来虚张声势的废物身上!”

    天启皇帝大叫一声:“来人,将人押上来!”

    一声号令。

    外头却有人开始推搡着一人出来。

    这老人下意识地惨然着脸,朝着来人看去。

    这一看……顿时大惊。

    天启皇帝厉声的对推搡而来的人怒喝道:“来告诉他,你是何人?”

    这人一脸疲惫,浑身五花大绑,此时也被天启皇帝的气势所摄,下意识的就道:“我乃多尔衮。”

    天启皇帝骤然转身,冷冷地直视老人,眼里锋利如刀一般,在老人身上掠过。

    而后,一字一句地道:“朕犁庭扫穴,就是想看看。你们到了现在,是否还敢拿这建奴来做借口要挟朕!”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