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八十二章:斩草要除根
    一见到这多尔衮,所有人就都不淡定了。

    谁能想到,在这辽东,不可一世的建奴大汗多尔衮,如今却是这般的狼狈模样。

    若是这样说来的话………

    那老人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浮出了明显的震惊。

    他只觉得震撼无比,这就说明,建奴至少遭遇了一场有史以来最大的惨败。

    以他在辽东多年对军事的了解,那么更可怕的事就是,这数千的东林军,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难道是,海路……

    老人骤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从一开始,他们根本就没有走陆路,走的乃是海路。

    而陆路,不过是障人耳目的把戏罢了。

    无论这个掩人耳目的把戏是在迷惑建奴人,还是在迷惑他的。

    那么更可怕的事实就是……

    他上当了。

    而建奴人……也遭受了重击。

    事实的真相摆在了眼前,却让老人无法接受。

    因为想清楚了这种可能性,那么接下来……才有更可怕的事让人去想象。

    譬如,就算走海路,这才多少的功夫,两个月之前,他们可还是在京城的。

    而如今呢?

    在京城的东林军,是怎么能够火速出击,迅速地深入建奴的腹地,而后迅速地将建奴人击败。

    这是多令人恐怖的战斗力。

    老人是见识过八旗铁骑的威势的,正因为有着这般的见识,才觉得可怕。

    他此时跪在地上,方才虽是拜倒在地,心里却仍带着有几分气定神闲。

    可现在……他的心是完全乱了。

    大儿子死了,和外头锦州上下所有的文武一道,统统被处死。

    此时,巡抚衙门之外,那惨叫声,已是渐渐地停歇下来。

    而陛下……

    老人依旧不敢相信,他颤抖着道:“陛下……多尔衮,为何……为何在陛下手里?”

    天启皇帝的唇边,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冷冷地道:“何止是多尔衮,这沈阳城还有那八旗精锐,统统都成了朕的阶下囚。来吧,咱们开门见山吧,你方才不是说,朕还要借重衙外这群窝囊废吗?你来告诉朕,如今朕还有什么可借重他们的地方?”

    老人一时语塞。

    在老人后头的众人,也已慌了手脚。

    狡兔死,走狗烹,这句话是没有错的。

    更何况,他们这走狗,倒是哈士奇的血统更多一些,光吃不干,见了建奴人就摇尾巴。

    天启皇帝的声音越加冷然,道:“你来告诉朕,他们该死吗?”

    “陛下……”老人已是涕泪直流。

    到了这个份上,越是有清醒的认识,反而越是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到了这个时候,他连最后一丁点的盘算,也已土崩瓦解。

    老人突的感到很无力,只能叩首道:“可他们……毕竟是……毕竟是……”

    天启皇帝则道:“毕竟是什么?毕竟大明需要靠着这些废物,才能治理好这辽东?什么时候,你们成了辽东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

    “抵御建奴,你们不成。治民呢?你们所谓的治民,就是将百姓的田产夺到自己的手里,将卫所的军户土地,变成你家的土地。让士兵变成你们的家奴,让百姓成为你们的佃户。你们夺了他们的地,享用着民脂民膏,却以为靠这个将你们一个个养的肥头大耳之后,朝廷反而要倚重你们?”

    老人诚惶诚恐地道:“臣等与陛下,实为一体。”

    “什么时候是一体的了?”天启皇帝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语带不屑地道:“太祖高皇帝可不是这个意思,我大明自太祖高皇帝开创以来,坐了这江山,自然要尊崇这祖宗之法。那现在……我来问你,盘剥百姓,杀良冒功,密谋弑君,这种种的罪孽,倘太祖高皇帝若在,会怎么样呢?”

    太祖高皇帝……

    老人听到这,顿时打了个哆嗦。

    这一下子……他是真的怕了,如今却不敢再直视天启皇帝的眼睛,只是不断埋头,嚅嗫道:“太祖……太祖高皇帝……高皇帝……”

    天启皇帝淡淡道:“那就依着老祖宗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吧,你们也不必再说了,现如今,外头的人都已死了,这是朕不忍心看到他们被千刀万剐,也不忍见这剥皮充草之事,朕对你们,已是仁至义尽了。到了如今,又何须求饶呢?”

    说着,天启皇帝将老人搀扶起来,老人哆哆嗦嗦,两腿发软,勉强站起,他感受到的是极度的恐慌。

    天启皇帝道:“朕念你乃是老臣,当初,你的父亲也曾立过汗马功劳,所以今日,也不愿你受辱,祖大寿,你自己看着办吧。来人……革去祖大寿所有的官职,他年纪老啦,朕免他一死,其余之人,却是罪无可恕!”

    此言一出,一旁待命的邓健立马拱手应下。

    而后,这堂中之人统统被拖拽出去,这些人口里还在大呼:“饶命!”

    另一边,城中又开始鸡飞狗跳起来。

    城中各营,直接开始有锦衣卫的人出现,拿着皇帝的腰牌,节制各营。

    各营的武官,早就死在了巡抚衙门,这个时候,群龙无首。再加上锦衣卫带着皇命出现,谁敢造次?

    就算偶有不开眼的,也直接当场处死。

    一时之间,锦州说不出的平静。

    而后,一家家府邸,开始查抄。

    所有成年的男子,统统被揪出来。

    有人不服,还妄图带着自己的家丁抵抗。

    可一队队拿着刺刀的人冲杀进来,这些人却绝不是家丁们可以抵挡的。

    于是很快,宅中传出了惨叫声。

    几乎每一条街道,都有索拿的人犯。

    足有数千人之多。

    这都是锦衣卫事先拟定好的名册,譬如祖家,三代内的血亲有几人,叫什么名字,相貌特征如何。

    片刻之后,这无数人就被拉到了巡抚衙门。

    锦衣卫当场进行判决。

    于是,统统拉去击毙。

    这种有组织的东林军,一旦动作起来,速度极快。就算偶有人是漏网之鱼,却也难以逃亡。因为在当日,立即有人发出了告示,藏匿钦犯者,全家诛灭。

    于是,更不知多少人,将人扭送了出来。

    巡抚衙门这里,枪声大作。

    城中每一处的街道,都封锁的死死的。

    在这早已被净空的街道,只有一队队的囚犯连绵不绝的押送了来。

    老人他还活着。

    免死。

    可现在,他却看到了平生最惨的一幕场景。

    到处都是尸首,鲜血染得整条街都红了。

    他看到了自己的第三个儿子。像死狗一般被人拉扯着,三子一见他,立即发出了大叫:“爹……爹……救我,救我………”

    老人已是泪流满面,他遏制不住冲动,想要上前。

    只可惜……曾经他不可一世,威风凛凛,这位从前的辽东副总兵的儿子,此后的前锋总兵官,如今却已成了白丁的人,想要冲上前,顿时便被生员一把推开。

    他打了个趔趄,后退几步,身体失去了平衡,于是摔倒在地。

    这个时候,似乎他才意识到,他已不再是那个声名赫赫的总兵官了。

    最令他无法接受的是,原来……自己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于是,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个又一个的儿子,在巡抚衙门的高墙之下,被一颗颗无情的子弹击中,而后倒地,在血泊之中挣扎和扭曲着,最后慢慢的死去。

    一个又一个。

    还有他那才刚刚娶妻的长孙……

    一看到长孙惶恐的样子,老人整个人已是崩溃了。

    他猛地一下子冲到了不远处的天启皇帝面前。

    随即直接跪下,拼命的磕着头,此时脑袋上,已是鲜血模糊。

    “陛下,陛下……请陛下宽大为怀,请陛下不要再杀了,不要再杀了,锦州已是血流成河了。陛下……臣万死,臣万死啊……”

    他的声音早已沙哑了,一面无意识地求饶,一面口里大呼着:“臣愿代他们去死,陛下……陛下……宽大为怀啊。”

    他拽着天启皇帝的腿。

    几个校尉想要冲上前,将人拦下。

    天启皇帝却是目光一扫,众人退下。

    天启皇帝居高临下地低着头,看着老人,而后道:“张卿家,你说呢,朕该不该宽大为怀?”

    张静一就站在天启皇帝的身侧,这个时候询问到了他,张静一微微沉吟了片刻,而后才道:“若陛下落入这些人之手,他们肯宽大为怀吗?那些客军,又与他们何时有过什么生死之仇呢?可当初对客军动手的时候,他们可有半分的慈念吗?陛下,臣这些年,只学会了一个教训……斩草要除根!”

    老人听罢,猛地抬头,而后用怨毒的眼神看了张静一一眼。

    张静一却朝他笑了笑。

    这如沐春风的笑容,却让老人心里生出冰凉,宛如万箭穿心一般。

    他打了个颤,而后继续求饶道:“陛下,陛下……辽国公,辽国公……臣……草民……草民万死,就请杀了草民,求你们……求你们了……”

    远处,他的长孙也在哀嚎。

    可这时……

    砰砰砰……

    枪声又响。

    老人身躯一僵,眼里失去了最后一丁点的神采。

    …………

    今天有点累,休息一下,晚上没有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