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八十六章:回京
    天启皇帝和张静一其实‘文化’水平都不是很高。

    又要参照不同人的口吻,拟出奏疏,还得显得有些像,最重要的是,决不能重样。

    这对他们而言,显然是艰巨的任务。

    于是二人搜肠刮肚地凑在一起,就好像挤奶似的,好不容易挤出来一些字。

    此时,邓健进来了。

    一见邓健,天启皇帝格外的亲切,乐呵呵地道:“邓卿家,你来的好,怎么,有什么事?”

    说着,朝小宦官使眼色。

    小宦官会意,匆忙去给邓健搬椅子。

    如今天启皇帝的身边,除了魏忠贤和张静一之外,就是这位锦衣卫指挥使佥事邓健最得帝心了。

    邓健也是晕乎乎的,他觉得自己和天启皇帝也没什么交情,彼此的性格也不合拍,怎么我就得了圣眷呢?

    邓健却没有坐下,而是认真地道:“陛下,臣得了一个消息。”

    “说来听听。”

    邓健便道:“在这些人对陛下动手之前,似乎有人给京城送去了书信。这些书信往来,十分机密,涉及到的乃是朝中的至高层。”

    天启皇帝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皱眉道:“你的意思是……京城之中,有人怂恿他们动手?”

    “是。”邓健正色道:“臣觉得此事关系重大,所以特来禀告。还有,那一夜他们得手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了快马,火速前往京城报讯。陛下想想看,这些乱臣贼子,竟敢弑君,按理来说,若只是锦州这边人密谋,他们确认陛下驾崩之后,第一个反应,应该在聚在一起商议善后!”

    “可实际上,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却是向京城传报消息,陛下,这难道还不蹊跷吗?显然,在他们动手之前,就已和京城中的一些人勾结了,京城那边,有人随时在等着消息来。”

    天启皇帝听罢,点头道:“分析的有道理。”

    说着,天启皇帝背着手,而后来回踱步:“京城……京城……”

    “朕还是有些想不透。”天启皇帝道:“这些人第一时间报讯,这就说明,这个人才是这些人的后台,既然如此,有什么人,可以使唤得动这些骄兵悍将?又有什么人,可以让这些人……认为他们干了这些事之后,可以确保他们的安全呢?”

    “这也是卑下所忧虑的地方。”抄家这事,是技术活,这抄得多了,往往就心细如发了,邓健在这方面,得到了长足的锻炼,他道:“这实在有些不合常理,因此臣斗胆预计,这个人已经不只是为位高权重这样简单了。”

    是的,寻常的位高权重,也未必能确保在新君登基之后,保护这些辽东的反贼。

    何况祖大寿已是总兵官,不过他名为二品,实际上他家族的声势,再加上其他辽将的支持,这天底下,又有几个人能让他当做是自己的后台呢?

    此时,天启皇帝的眼睛忽明忽暗,如果消息准确的话,那么事情就可能比他想象中更加的严重了。

    天启皇帝叹道:“朕万万料不到,原来朕若是驾崩,会对如此多的人有好处,以至于这么多人恨不得朕死在辽东。”

    这番话,其实道出来的时候,天启皇帝颇感沮丧。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的话,那么这个人,可能就是自己最亲信或者信任的人。

    张静一在一旁,也不禁皱眉起来,他心里则是猛地出现了几个人选,可细细思来,却好像又都不对。

    张静一便道:“那么何不拿下祖大寿,讯问此人的身份?”

    天启皇帝摇摇头,随即反问道:“如果朕杀了你的全家,抄了你的家,现在逼问你一件事,你肯对朕说实话吗?”

    张静一道:“呃……”

    天启皇帝叹道:“朕只是打个比方,朕的意思是,这祖大寿已是万念俱焚,这时候……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他是不会开口的。所以,不必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我们想要知道真相,与其挖空心思在此苦思冥想,不妨……回京!”

    张静一沉吟片刻,目光流转,便道:“臣懂了,只要回京,一切的阴谋算计,自是大白于天下了。”

    天启皇帝不禁感慨道:“朕本想在这锦州多待一些时日,可现在看来,却是无法做到了,哎……可怜信王就在朕数百里的地方,本该与他相会,如今却也一切成空了,朕与他已许久不曾相见,却不知……他如今可好。”

    关于信王来辽东开垦的事,其实天下人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所有人都认为天启皇帝忌惮自己的兄弟,认为当初的时候,信王获罪,天启皇帝没有处罚,是故意装出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可实际上,信王已被天启皇帝所记恨,因而才将信王打发来辽东,形同发配。

    不过张静一却知道,天启皇帝虽然身上有一百个缺点,若是真有一个优点的话,那就是重视个人的情感。

    这一点,无论是他对乳母客氏,对魏忠贤,对他张静一,对信王,都是如此。

    甚至这种对身边人的信任,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此时的天启皇帝,是真心的希望见一见自己的这个兄弟。

    他对于信王跑来辽东种植什么麦子的事,其实是并不在乎的,信王想做什么,那便做什么,只要他高兴就好。

    而至于外界的传闻,其实他早已习惯了。

    反正……自己在别人的口里,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又何必在乎呢!

    天启皇帝绷着脸,随即下令道:“明日就出发吧,留一个教导队在此,就足够了!其余人,日夜兼程,张卿随朕赶回京城去。朕要看看,到底是谁,居然可以做祖大寿的后台!又是谁,恨不得朕死无葬身之地!”

    此时,天启皇帝的脸上,不禁生出了肃杀之气,漆黑的眼眸里,闪动着亮光,只是这光令人不寒而栗。

    他已经被彻底地惹毛了。

    脾气好的时候,这些家伙一次又一次地挑衅,而如今,天启皇帝已失去了最后一点的耐心。

    张静一看着天启皇帝,只道了一个字:“是。”

    …………

    次日,浩浩荡荡的队伍火速出发。

    生员们最令人称道的就是做什么事都干脆,一声令下,连夜便收拾行装,次日就可骑马随行。

    天启皇帝也是骑马,因而带人急行,这一路,和从海路进辽东的时候,心情又有不同。

    来时是带着犁庭扫穴的豪情。

    而归时,却是满腔的怒火。

    若说击杀外敌,能激起人的好胜心的话,那么当意识到背叛,不得不去铲除内贼时,心情却难免阴郁。

    天启皇帝一路狂奔,这沿途多为旷野,如此一马平川的土地上,却多是光秃秃的,尤其是大雪渐渐消失之后,道路开始泥泞,这令天启皇帝不禁觉得可惜。

    “此地……真是可惜了,如此广袤,却难有什么收成,如若不然,这辽东之地,定可是天下最大的粮仓。”

    在这个时代,人们都有一种固有的印象,因为天气恶劣,所以大多视辽东为贫瘠之地。

    张静一则道:“陛下,此地土质多为黑土,土地极为肥沃,怎可说是贫瘠呢?”

    张静一对于这一点,当然是不认同的,这地方,可是后世联合国定为全世界四大黑土地之一,除了北美大平原,还有便是东欧平原,以及阿根廷和乌拉圭平原,其次就是辽东了。

    而这四大黑土区,无一例外,在后世都是大粮仓,别看四大黑土区占地面积,可能不过世界的百分之一,可种植的粮食,每年却足以养活全世界近半的人口。

    这黑土地的形成,其实也需要特殊的条件,譬如它要求其夏季温暖多雨,植被茂盛,进入土壤里的枯枝落叶比较多。当然,落叶多的地方多的是,却又同时需要这个地方冬季寒冷,微生物少,大量烂叶子很难腐化分解,历经千百年形成了厚厚的腐殖质,也就是黑土层。而这黑土层中腐殖质和有机质含量极为丰富。

    也就是说,辽东这土地,天生就是用来种植粮食的,这等优质的条件,甚至连江南也比不上。

    何况这地方,沃野千里,开垦起来也最是便利,面积又是巨大,说难听一些,若是都开垦出来,其耕地面积,可以做到全天下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这绝对是一个极可观的数字,再加上若是辽东土质的问题,粮食产量,甚至可以直接和整个关内分庭抗礼。

    当然,眼下大明,并没有耐寒的作物。

    江南和关中的粮种,在这里很容易遭受寒害,也正因为如此,在这个时代,整个辽东,其实和不毛之地,并没有什么分别。

    虽也会种出一些粮来,但也只是作为供应军需的补充而已。

    张静一心里不禁唏嘘,他忍不住在想,不知信王那边……黑麦的移植做得如何了。

    若是当真能适应得了辽东的条件,那么……这辽东……就可能真要变成下一个江南了。

    …………

    还有一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