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八十七章:大庇寒士尽欢颜
    天启皇帝见张静一一脸唏嘘着,却忍不住朝张静一看去,道:“怎么,卿似也有感慨?”

    张静一微微一笑道:“陛下方才一席话,可能无心,可臣却在想,若是彻底当真可视为塞外江南,那么这种植出来的粮食,可以养活多少人啊。”

    “哈哈哈……”天启皇帝大笑起来,他坐在马上,喜滋滋的样子:“朕也不过是畅想而已,你不要当真,这世上哪里有这般便宜的好事,你那黑麦,朕不是信不过,只是觉得……实难成功。”

    说罢,二人飞马,踩着泥泞,继续前行。

    …………

    锦州城。

    此时,锦州城肃杀的气息,也渐渐的消弭了。

    该杀的都杀了,此时百姓们才心有余悸地看着眼前一切,人们战战兢兢,不过很快,他们才真正得知了一个好消息。

    陛下犁庭扫穴,已直捣沈阳。

    建奴人……彻底的消亡了。

    消息一出,原本还陷入恐惧的军民百姓,顿时欢声雷动。

    若说建奴人的存在,可能对于像祖家这样的辽人世族有着不小的好处。

    可对于寻常百姓而言,却是完全不同。

    迁徙至锦州城的军民,绝大多数都是因为战乱而逃难来的。

    家里的田产被侵占,父母妻儿被建奴人杀死,就算没有杀死的,这一路逃难,病死者更是不计其数。

    即便人来了锦州,建奴好几次兵锋直抵这里,更不知多少军民百姓,战战兢兢,他们谁也不清楚,什么时候锦州陷落。

    这种未知的恐惧,环绕在每一个在此的百姓心头。

    当然,那一股对建奴人的滔天恨意,却也绝对强烈的。

    倘若当初提出辽人守辽土的时候,并非是依靠那些辽人的世族和士绅人家,而是真正依靠这些失去了一切的百姓,或许事还有可为。

    而实际上呢………这些寻常军民百姓,也是辽人,可所谓的辽人守辽土,与他们没有多大关系。

    城中还有一部分的东林军,不过人数只有一千来人,一个教导队的编制。

    不过这些穿着灰色大衣之人,却有着一种极强的威慑力。

    原本教导队怀疑,一旦陛下和辽国公带兵入关,这里可能会出现一些不甘心的家伙们滋事,不过显然是他们多虑了。

    辽东的寻常百姓,对待他们的态度极好,以至于人们对这一支军纪森严的军马,保持着极大的敬重。

    甚至在各处街口巡逻的时候,总会有一些百姓,提着几个新煮熟的鸡蛋,或是一些瓜果,跑来慰问。

    一些和建奴有血海深仇的少年,便每日只要有空闲,但凡有东林军的巡逻队出现在哪里,他们便跟去哪里,他们既然不敢靠近,却似乎又觉得新鲜,以至于不少人,不自觉地去模仿东林军生员们的行为举止。

    自然,恐慌的人还是有的,譬如原先驻扎在锦州的各卫人马。

    这些人一觉醒来,然后发现自己的千户、游击将军们都不见了,甚至有的连百户,都不知跑去了哪里。

    紧接着,便有东林军的人对他们的营地进行了接管。

    当然,这里的军马太多,凭借着东林军的人力,是不可能完全进行接管的!

    所谓的接管,也只是几个人进来,宣读了一下他们的武官谋逆的事实,并且宣告他们的武官已被抄家问斩,所有人需原地留在营中,静候处置。

    自然而然,警告还是有的,但凡出营一步,立即杀无赦。

    这些人群龙无首,平日里习惯了一切顺从武官们的命令,现如今,便有许多人惊恐起来。

    在惶惶不可终日的等了几日。

    便有东林军的生员进入了各处的营地,他们甚至还赶了车来。

    随即,召集营地里官兵,告诉他们,营地解散了,大家可以各回自己的原籍,并且以每人二两银子,发放路费,若是实在没地方可去的,可以暂时留下,到时东林军另做安排。

    这一下子,不少人沸腾了。

    天底下从未听说,这军马就直接解散的。

    就算是解散,也没听说过竟还真发路费的。

    许多人起初不信。

    可当生员从车里搬下来一个个箱子,而后开始照着花名册念诵姓名。

    有人被叫出来,当真将银子送到了他的手里,眼见为实,大家这才信了。

    于是……各营沸腾。

    不少人奔走相告。

    在这些士卒的心目之中,都有好男不当兵的观念,而之所以不得不入营,除了少部分是征募来的士兵,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是军户出身。

    朝廷将许多人列为军户,让他们戍守各处军镇要塞,而军户的地位极低,几乎形同于上头百户和千户们的私奴。

    不但要负责作战,经常欠饷,而且还需为上官们耕种土地,比佃户还要惨。

    而现在……算是彻底地将这些军户解脱了出来,从此之后,只要他们愿意,便可以随意改换为民籍。

    要知道,不少的军户,当时不堪自己的身份,以及上官似畜生一般的打骂和凌辱,还有各种的克扣和盘剥,以至于大明各处的卫所,都有大量军户逃亡的事件,这些军户们,宁愿成为流民,也不愿当兵。

    甚至许多的军营,武官们为了防止士兵们逃亡,一到了天黑,就让人将他们捆绑起来,一根绳子各自捆十人,一起睡觉,若有一个人逃亡,其他九人,统统连坐。

    在这个时代,军户想要改籍,是极难的,当然,这种操作也有,就比如……你有本事能参加科举,中个功名给人看看。

    显然,这种人是凤毛麟角的,几乎是传闻中才可能出现的事。

    这锦州上下,兵马遣散了数万人,可是……在此时此刻,却异常的安定。

    可也在这锦州。

    在这街巷之内,却出现了一个穿着袄子,蓬头垢面的老人,他的袄子看上去似乎质地颇好,却已残破不堪了,不少败絮自布料里翻出来。

    这老人似是疯了,每日出现在街巷里,或是朝着孩子拍手,口里大叫着:“孙儿啊,孙儿……”

    又或者,在某个沟渠里,翻找人们丢弃的残羹冷炙。

    有人说这个人曾是辽东的总兵官,威风凛凛,显赫一时。

    当然,过往的人却都不信,只哈哈大笑。

    人们显然将此当做笑话。

    不过这老人,也会有发怒的时候,他有时大笑之后,突然露出惊恐的样子,口里含糊不清的大呼着:“哎呀,昏君无道,我等辽人已经活不下去啦,尔等为何不反,为何不去反了那昏君?这皇帝轮流转,该有德者居之。”

    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竟也没有人和此人计较,只是觉得这个人疯了。

    当然,偶也有几个听着不喜的,一把揪出来,对他破口大骂:“俺反你娘,你再多嘴,便打死你。”

    一旁有人便劝:“罢了,罢了,和这疯子计较什么,若是不疯,他说的出这样的话吗?”

    老人只惊恐地看着这人,身子蜷缩着,等那人放了手,骂骂咧咧的扬长而去,这老人却猛地垂泪,捶打着自己的心口,似锥心一样,反反复复地呢喃着:“上天无眼啊,上天无眼啊,昏君害人,昏君害人啊……”

    自然……这老人对于锦州城的百姓而言,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因为他只出现了八九日,慢慢的,人们却发现这个人不见了。

    听有人说,这老人似去‘聚兵’去了。

    也听人说,他已被冻死了。

    于是,人们渐渐地将这老人淡忘了。

    毕竟,生活总要继续,衙门里,开始贴出了布告,要清丈田亩,进行分田。

    ………………

    义州卫。

    这义州卫,距离锦州数百里,最近的宁远,也有一百多里。

    这么的一个地方,似乎并没有因为辽东的大变故而受波及。

    在这里,信王朱由检带着数百人,开垦出了一大片的田,附近搭了一个庄子。

    除了张家派来的一些文吏之外,还有就是招募来的农人,以及信王的护卫。

    本来还带来了七八个宦官,不过朱由检似乎觉得自己身边七八个宦官伺候着,总是不好,于是便都遣散回京去了,只留下了一个王承恩。

    初来的时候,朱由检对此一窍不通。

    甚至第一次看到种庄稼,竟是瞠目结舌。

    因为他很无法理解,这吃起来香喷喷的粮食,竟是在这污浊不堪的泥地里生长出来的,而且……居然他们还施粪肥。

    以至于朱由检连续反胃了许多日子,看到那本该香喷喷的白面或者是米饭,便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不过后来,等真正下了地,浑身沾了泥星,又亲自舀过粪水。

    这矫情的病症便逐渐地减轻了。

    再过一个月之后,他甚至已经可以在田埂处,一面吃着蒸饼,一面站在粪水桶边上愉快地蹦跶着。

    这黑麦的种子,先是小心的培植出来,而后插下了秧苗,在这天寒地冻之中,几乎每一个人,心里都很沉重。

    在这样的天气里,要种植出粮来,确实是一件让人无法想象的事。

    …………

    第五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