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九十一章:巅峰对决
    此时,魏忠贤叹了口气。

    他很清楚一件事,他与张太妃的利益并不一致。

    因为张太妃所代表的,乃是张家以及太子的利益。

    现在张家没了张静一,已经失去了主心骨,此时冒不得任何的风险。

    而另一方面,长生殿下登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对于他的母亲而言,虽然她只是太妃,而张皇后虽非长生殿下的生母,却因为是皇后,所以自然是太后,这个时候,让张太妃去和太后作对,这是绝不可能的。

    因为她可以隐忍,可以忍气吞声,只要自己的孩子能安然地做皇帝就好。

    可一旦参与到这种彻底对立的局面里,那么谁能确保,张太后不会借此机会,引其他的藩王入继大统呢?

    这不是没有先例的事,毕竟长生殿下的年纪,实在太小太小了。

    崔呈秀却是急了,于是急切地:“无论张太妃意下如何,可我等不能坐以待毙,太后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干爹……事到如今,你还想心怀侥幸吗?到时,只怕便是干爹想要去守陵,也不可得。我们先行下手,只要控制住了宫中……那么接下来,便可节制群臣。那些首鼠两端之人,自然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最后再请张太妃出面主持大局,又有何不好?”

    魏忠贤却是皱眉道:“这与谋逆又有什么分别?”

    他显然对崔呈秀的这番话很是反感,不禁呵斥道:“难道你要咱到头来,做乱臣贼子吗?咱忠心了大行皇帝一辈子,难道到了现在,要咱搅乱这天下?真要闹的急了,谁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故?”

    崔呈秀听了魏忠贤的话,禁不住跺脚,道:“干爹啊干爹,现在不是要学岳王爷的时候,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这个道理,难道干爹您不知道吗?”

    一向以残忍著称的魏忠贤,此时却是长叹道:“咱只是一个阉人而已,能有什么心思呢?如今大行皇帝已驾崩,咱见了他的骸骨……”

    说到这里,魏忠贤眼里通红,随即又叹息道:“这尸首已烧成了焦炭,这个时候,大行皇帝尸骨未寒,现在……决计不可节外生枝。咱知道你的忠心,可眼下还是忍耐吧,再等等看吧!只是陛下此番在辽东死的,实在蹊跷,此事,定要彻查到底。”

    崔呈秀听到这里,其实已经知道,一切都完了。

    他久久地看着魏忠贤,最后苦笑道:“干爹,你我父子多年,我蒙你照料,忝为兵部尚书,他日干爹获罪,我这做干儿子的,也定是同罪,哎……事到如今,已经无法挽回,就请干爹您……好生照料自己吧。”

    说罢,他很是认真地对着魏忠贤长长作揖,而后告辞而去。

    魏忠贤岂会不知,崔呈秀是正确的呢?

    陛下需要一个九千岁。

    可是张太后并不需要一个九千岁。

    不过,他的心里仍抱有一些幻想,认为这个时候,自己只要表现出一些善意,那么张太后或许会垂怜自己是宫中老人,又伺候了大行皇帝一辈子,或许能放自己一马,让自己去南京,或者去大行皇帝的陵墓守陵。

    就在此时,却有宦官匆匆而来道:“九千岁……”

    魏忠贤冷冷地道:“以后不要叫九千岁了,叫魏公公。”

    “是,魏公公。”小宦官低声道:“太后娘娘在奉先殿,请您过去。”

    魏忠贤的眉头微微皱起,最后点点头,默默地深吸了一口气。

    他连忙至奉先殿。

    奉先殿里,摆着各代皇帝的灵位,而大行皇帝的灵位,如今也已新增了上去。

    在这大殿的正中,则是停放着大行皇帝的棺椁。

    此时,到处都是白色的帷幔,以及一张张皤幡,宦官们长跪左右,在一侧伏地不起。

    宫中贵人们,时有人来祭拜。

    而此时,在这奉先殿的侧殿里。

    张太后正稳稳当当地坐在侧殿的椅上,她没有施粉黛,所以此时已显出几分疲惫,不过她的眼神倒是颇为锐利。

    一旁几个宦官恭谨地躬身候着。

    有人给张太后端来茶盏。

    魏忠贤一到。

    张太后颔首道:“你来啦。”

    “是,奴婢来了。”魏忠贤挤出笑容,勉强地道:“大行皇帝新丧,娘娘节哀啊。”

    “哀家……”张太后顿了顿,接着道:“这些日子,又是登基大典,又是大行皇帝的祭祀,这些布置,里里外外的,都是你在忙碌,倒是辛苦了你。”

    魏忠贤道:“这是奴婢理所应当的事。”

    “你的脸色不好。”

    “奴婢……”魏忠贤低眉顺眼,摆出一副愿意屈服的样子,道:“奴婢尚好。”

    张太后呷了口茶,目光一直凝视着魏忠贤,似乎对魏忠贤抱有深深的忌惮,不过她勉强笑了笑,接着体贴入微地道:“若是自己忙碌不开,可以让下头的人代劳,大行皇帝驾崩,你是大行皇帝的心腹之人,哀家岂会不知道你与大行皇帝情深义重?此时魏伴伴一定心里乱得很,可不要乱中出错。”

    魏忠贤无言。

    他似乎明白了一些张太后的意思。

    虽然魏忠贤希望示弱。

    但是并不代表他是傻子。

    这个时候,手里该抓的东西,还是要抓牢的,只有抓牢了,才有讲条件的资本。

    于是魏忠贤错开话题,道:“娘娘叫奴婢来,不知有何事差遣?”

    “是有这么一件事,这里有一份奏疏,是司礼监送来的……”张太后慢悠悠地道。

    魏忠贤一听司礼监送来的,心里已经大惊。

    不过很快,魏忠贤的失态,便极力掩饰了过去。

    可是,这一掠而过的失态,却被张太后捕捉了去,张太后继续观察着魏忠贤的反应。

    要知道,魏忠贤才是司礼监的主人,所有的奏疏,都需先经过他,才呈报入宫。

    可现在……有一份奏疏,居然没有经过魏忠贤,就落到了张太后的手里!

    这就说明,原本铁板一块的司礼监,这本该是完全在魏忠贤操控之下的地方,现如今也开始出现了裂缝,有人勾结了张太后,而且这个人……地位一定不低。

    魏忠贤心里顿时警惕起来,只是他面上依旧是带着温顺的样子,温和地道:“哦?不知是何人奏疏?”

    张太后朝一旁的小宦官使了个眼色。

    小宦官便上前,将一本奏疏送到了魏忠贤的面前。

    魏忠贤打开,低头一看,胸膛禁不住起伏了一下。

    其实以魏忠贤的聪明,他方才已经隐隐猜测到了奏疏的内容。

    可是……当真真切切的内容摆在他的面前时,魏忠贤却有些坐立难安了。

    此奏乃是嘉兴贡生钱嘉征的弹劾奏疏,弹劾的乃是魏忠贤十大罪状:一与皇帝并列,二蔑视皇后,三搬弄兵权,四无二祖列宗,五克削藩王封爵,六目无圣人,七滥加爵赏,八掩盖边功,九剥削百姓,十交通关节。

    这十大罪状,可谓抨击得十分激烈。

    这几乎等于是将魏忠贤往死里整了。

    魏忠贤尽力表现出轻松的样子,他翻阅着这一条条的罪状。

    什么与皇帝并列,这简直是笑话,皇帝在的时候,也不见说,现在大行皇帝驾崩了,你们倒是打着这个名义,来抨击咱了。

    至于藐视皇后……

    至于搬弄兵权,这就更可笑了,兵权是天启皇帝授予的,内官掌控禁卫,这是常例,不搬弄才叫不称职。

    至于没有列祖列宗,这是真冤枉,魏忠贤就算再蠢,也不至于不将大明的列祖列宗不放眼里。

    这第五条,已经到了可笑的地步,克削藩王封爵,这也是罪状?

    藩王的群体已经越来越庞大,给朝廷制造了巨大的负担,现在朝廷内忧外患,藩王却是富得流油,这种做法,难道不是善政,是减轻百姓的负担?

    至于目无圣人……好吧,这一条他认,可孔圣人……与他一个太监有什么关系?

    至于滥加赏爵,掩盖边功,欺压百姓等等……

    魏忠贤既没有当这本奏疏是一回事,同时对这本奏疏,也极为警惕。

    之所以不当一回事,是因为这根本就是莫须有的罪名,摆明着就是指着魏忠贤的鼻子,来告诉魏忠贤,我就是来整你的。

    而必须将它当一回事,是魏忠贤明白,这份奏疏,就是故意用来羞辱他。

    对着堂堂的九千岁,区区一个贡生,居然就敢上奏,而且破口大骂,这对魏忠贤而言,是多大的侮辱。

    也就是说,如果是真的确有其罪,魏忠贤反而会未必放在眼里。

    可一旦……人家摆明着污蔑,这就不同了。

    毕竟权势滔天的魏忠贤,却被一个阿猫阿狗似的读书人,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一副有本事你来打我啊的样子。

    这……分明就是故意动摇他的权威。

    魏忠贤看罢,轻轻将奏疏合上,而后轻描淡写的抬头,意味深长地道:“娘娘对此奏疏,有何看法?”

    张太后道:“哀家对宫外的事,也不甚懂,毕竟哀家是妇道人家,所以才请魏伴伴来此,问一问你的看法。”

    …………

    还有,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