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九十三章:登基
    张太妃似已了然了。

    其实根本不需要刻意的在事先联络张太后,只需要勾结辽将,将这大势做成。

    那么张太后,势必会站到魏忠贤的对立面。

    这其实也好理解,一山不容二虎。

    张太妃于是道:“那就彻查到底吧。”

    魏忠贤点头,行礼道:“是。”

    宫中波云诡谲。

    宫外同样如此。

    此时国丧期间,暂停了一切的娱乐。

    不过各处的书院,却是一派鼎盛的气象。

    登第书院便是其一。

    拜东林军校所赐。

    现在京城的书院可谓是遍地开花。

    这登第书院其实规模并不大。

    能进入书院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所有进入书院之人,都需经过人的举荐。

    而有资格举荐的人,大多数却都并没有显山露水。

    此时有一个读书人,气喘吁吁地抵达了书院,他穿着素衣,头戴缠了孝带的纶巾。

    进入书院之后,却厌恶地将这素衣脱下,而后匆匆进入了明伦堂。

    到了明伦堂里,见了一纶巾儒衫的中年男子。

    此人朝中年男子拜下:“见过恩师。”

    中年男子朝他颔首:“怎么样,如何了?辽东可有什么讯息来?”

    “说也奇怪,辽东已禁绝了消息,沿途甚至设了关卡,不得人随意出入。”

    中年男子皱眉,沉吟道:“莫非是那些辽将们害怕了?”

    “这就不得而知了,学生一时无法出关,便连山海关,突然也森严起来,任何人不得出入。”

    “这些辽将。”中年冷哼一声,随即道:“南京呢,南京有什么消息?”

    “南京那边……麓山先生……派人来,只有口信,说是现在当竭力支持张太后,扶长生殿下登基大宝。张太后和魏忠贤历来不和睦,只要长生殿下登基,朝廷的权柄,必然落入张太后的手中,到了那时,张太后要除魏忠贤,必要倚重……”

    这人说着,抬头,深深地看了中年男子一眼,接着道:“必要倚重我等,那些当初被魏忠贤驱逐出朝堂的人,也势必要重新征辟,这笔账,要准备算了。”

    中年男子颔首:“麓山先生还说了什么?”

    中年男子并没有因此而振奋,反而露出了几分担心之色:“如今皇帝已驾崩,那魏忠贤败亡,也只是迟早的事,可是……我等的心头之患,只是区区的魏忠贤吗?那张静一与陛下死在了关外,长生殿下乃是张太妃的血脉,而张太妃……”

    是啊!

    谁知道将来会不会反攻倒算呢?

    长生成年之前,是张太后说了算,可十年之后,长生若是亲政,这个张静一的外甥,还能控制得住吗?

    这读书人便笑了笑道:“这也正是麓山先生所担忧的,不过他说了,他早有安排,现在让长生殿下登基,其实就是稳住张太妃,也是为了防止魏忠贤狗急跳墙,等将来彻底地铲除了魏忠贤人等,到时自当要行伊尹、霍光之事。”

    中年男子一听,顿时精神大振。

    所谓伊尹、霍光之事,说的是伊尹作为权臣,放逐了商王太甲,而霍光罢黜掉了汉废帝刘贺。

    这人却仍有顾虑,道:“只是……若罢此人,宗室那边?”

    “宗室那边,已经有人选了,自是贤德之人。”

    “莫非是信王……”

    “信王已误入歧途。”

    “学生明白了。”

    “不过……”中年男子还略有担心。

    “麓山先生说了,请恩师放心,只要铲除了魏忠贤,那么这天下,非我东林莫属,这朝廷也决计离不开东林,到了那时……这都是小事。眼下当务之急,是铲除阉党。后日就是登基大典……”

    说到这里,这读书人深深地看了自己的恩师一眼,接着道:“麓山先生希望恩师能够闹出一点动静。”

    “闹出动静?”中年人轻皱眉头,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学生。

    “对。”这读书人道:“现在张太后与魏忠贤的矛盾,已经隐有苗头。而朝中不少人,也早想取阉党而代之,莫说是朝中百官,便是宫中又有多少宦官,希望替代这些阉党余孽呢?厂卫之中……只怕也有人生出了这些心思。毕竟,他们再如何努力,只要魏忠贤一日掌握权柄,他们便一日没有出头之日。”

    “麓山先生说了,长生殿下登基之日,便是对阉党清算的时候。届时唯有制造事端,才可引起群情激愤,最终……将这潜藏起来的矛盾撕裂开来,达到这阉党余孽人人诛之的效果。”

    “如何滋生事端?”

    “这个好办。”读书人道:“麓山先生希望恩师能带人在那一日,于紫禁城外,拜请新皇铲除阉党余孽,控诉阉党十大罪,到了那时……这魏忠贤便被架在了火上了。”

    “若是魏忠贤狗急跳墙呢?”

    “魏忠贤能嚣张了那么久,靠的就是陛下,如今陛下已死,由张太后主持大局,他若是敢乱造杀孽,指使鹰犬杀人,张太后会坐视不管?何况他没有这个胆子!可只要他不敢动手,那么……这天下人自然会起心动念,心知阉党已至穷途末路,到了那时……魏忠贤必死。”

    这中年男子听罢,不禁开怀大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很好,你回去告诉麓山先生,此去虽有性命之忧,只是为剪除阉党,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纵是千刀万剐,虽千万人,吾往矣!”

    读书人则朝中年男子认真叩首道:“恩师……有劳了,学生那就去回命。”

    这中年男子送走了自己的学生。

    此时却显得激动起来。

    心里不禁感叹,麓山先生这一手棋下的好啊!

    在登基之时,利用舆论,直刺魏忠贤。

    魏忠贤若敢动手,必然天下哗然。

    而在登基之日不敢下手,则说明阉党已经势颓,到了那时,明眼人就都知道魏忠贤完了!

    紧接着……便是内廷、厂卫、百官之中大量不甘寂寞的人,还有潜伏于天下的东林党人,对其进行全力围剿。

    这魏忠贤他不死都不成。

    除掉魏忠贤,将来再想办法除掉小皇帝,到时新帝登基,这个人,虽不知是谁,但是显然麓山先生已有安排。

    新帝登基,这个新皇帝会容忍被废黜的小皇帝的外戚还在朝吗?

    何况张静一已死,张家的那些余孽,只怕也要一扫而空。

    自此之后,天下便可清明了。

    自然,这么做,对他也有好处。

    作为整垮阉党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势必声名鹊起,从此之后,震动天下。

    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口里呢喃道:“众正盈朝,只在眼下了。”

    ………………

    登基大典选在了七月初九。

    这是吉日。

    一大早,百官便穿了礼服,鱼贯入宫。

    而宫中却早已忙碌开了。

    长生任宦官们穿戴着新缝制的礼服,一脸委屈的模样。

    他才四岁,被人这般的摆布,已显得极不耐烦。

    于是张太后和张太妃只好哄着他。

    好不容易哄住了,长生便奶声奶气地道:“我做了皇帝,便什么都我说了算吗?”

    “是呢,是呢……”张太后笑吟吟地道:“皇帝言出法随,自是什么都说了算的。”

    长生便道:“那我便下旨,教父皇和阿舅立即活过来,不许他们死啦。”

    此言一出,张太后便意味深长地一笑。

    一旁的张太妃,却是将脸侧到了一边去,眼眶里隐隐有些红。

    外头的宦官已开始催促。

    随即,长生便神气地在宦官们的拥簇之下,走出寝殿。

    寝殿外头,魏忠贤早已候着了,他率先朝长生行了大礼:“奴婢见过陛下。”

    长生嘟嘟嘴,继续朝前走,边走边道:“不要耽搁,我要去做皇帝了。”

    其他宦官却也纷纷拜下:“陛下……”

    身后一个小宦官,则是亦步亦趋地跟着长生,生恐他摔了。

    …………

    三河。

    此地距离京城,已不过是半日的路程了。

    天启皇帝此时精神奕奕,目中泛着光,想到很快便可入京,心情不禁振奋。

    张静一也是兴冲冲的样子,多日来马不停蹄的赶路,虽有疲倦,却还能继续坚持。

    倒是东林军,已是有些吃不消了。

    这倒不是体力上吃不消。

    而是毕竟东林军是带着辎重的,这般一路疾奔,而且连续疾行七八日,对于一支军马而言,已是到了极限。

    于是天启皇帝索性下旨,挑选了一千多人,轻车从简,继续随自己继续进发。

    他几乎没有停留,以至于所过之处,地方官吏一看到陛下死而复生,顿时懵逼,等到反应过来时,人已跑了。

    于是数不清的人,想要朝京城传报讯息。

    可显然已是迟了。

    因为天启皇帝跑的比他们还快。

    这一路……让人吃惊的实在太多。

    不过天启皇帝已经习惯了一群像见了鬼似的人露出那般惊恐的表情。

    他甚至乐在其中。

    此时,张静一道:“陛下,今日午时,便可入京了。”

    天启皇帝道:“那就再坚持半日吧,说实话,这一路日行百多里,朕也有一些吃不消了。”

    …………

    同学们中秋快乐,祝大家阖家欢乐,家庭幸福,爱你们的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