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九十七章:朕乃天子
    刘中砥用高高在上的口吻,不屑于顾的眼神,凝视着天启皇帝。

    说起来,他确实高人一等。

    尤其面对这灰头土脸的天启皇帝。

    这一番质问,真是大义凛然。

    以至于刘中砥举手投足,都仿佛带着几分圣人光环。

    且不说他的泰山乃是当代衍圣公孔胤植,这孔胤植乃是天启元年册封,在这天下有着巨大的声望。

    当然,孔胤植到了后世就不叫孔胤植了,乃是因为清朝皇帝雍正登基之后,主动改名为孔衍植。

    孔胤植在历史上并没有留下什么太多的记录,记录下来的,也不过是两件事。

    一件事建奴人入关之后,在顺治元年的时候,向建奴人上了一道:“初进表文”,表示自己愿意诚服建奴,并且对建奴大肆吹捧,说建奴人乃:万国仰维新之治;乾纲中正,九重弘更始之仁,率土归程,普天称庆。恭惟皇帝陛下,承天御极,以德绥民,瞻圣学之崇隆,趋跄恐后;仰皇猷之赫濯,景慕弥深……

    另一件事便是建奴人开始颁发剃头令之后,天下的反抗开始愈发的激烈,却在此时,孔胤植当即率领族人全部剃头,给自己剃了一个金钱鼠辫,又上表文《剃头奏折》,盛赞剃头令乃建奴人消除满汉成见的善政。

    当然,这些是历史上二十年之后才发生的事。

    现在的孔胤植自有极高的声望。

    这衍圣公虽在清朝的时候,总是吹嘘皇帝‘承天御极,以德绥民’,可是在明朝,尤其是明朝中叶之后,却还是很有几分‘骨气’的,批评朝政的事没少干。

    甚至那最是多疑的嘉靖皇帝在的时候,孔胤植的曾祖父因为早就和张延龄的女儿定过亲,而张延龄被嘉靖皇帝所不喜,最后张延龄获罪,这犯官之女,衍圣公照样娶了,完全无视嘉靖皇帝各种明里暗里的暗示。

    嘉靖皇帝已是继太祖高皇帝和成祖皇帝干事最狠的大明皇帝了,历代衍圣公,照样敢违背他的心意。

    那么相较起来,在天启朝,各种指桑骂槐,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毕竟衍圣公是读书人的代表,总需说一些读书人爱听的话。

    天启皇帝万万没想到的是,刘中砥竟敢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

    他脸色顿时一沉,震怒地看着刘中砥,厉声道:“百姓为流寇,难道不是士绅兼并土地,朕推行新政,便是要发还土地。所谓与民争利,难道不是这些该死的人,图谋不轨,难道朕不该严惩不贷?还有这建奴人……建奴人围了京城,而今何在?”

    他开始自称朕。

    本以为这个时候……定是所有人拜下,三呼万岁。

    这刘中砥听罢,却满是满脸地不屑之色,口气讥讽地说道:“大胆,尔竟也敢自称为朕,你好大的胆子。你为阉党张目,可见你是居心不轨之徒,什么叫做士绅兼并土地,难道我大明的良善士绅们,都是土匪和强盗?你这是在这里强词夺理。为何从前没有这么多流寇,弘治朝没有,嘉靖朝没有,唯有到了天启朝才有,这正是因为皇帝任用了奸佞,误国误民,现在到了你这逆贼的口中,便成了士绅们的过失,这难道不可笑吗?小子……你自称为朕,可知天高地厚吗?老夫本以为……你只是阉党的党徒,谁料到,你竟是魏忠贤故意派来的一个疯子,在此疯言疯语,莫不是想要混淆是非吗?”

    刘中砥抬头挺胸,士气如虹,见许多人都安静下来。

    随即他大声喝道:“看看大行皇帝任用的都是什么人吧,一个魏忠贤,把持朝纲,还有那身边的张静一,这张静一是何等人,这等人……就因为被大行皇帝信任,便敕为辽国公,将祖宗之法,弃之不顾。在新县和封丘……”

    这刘中砥本是侃侃而谈。

    起初他骂魏忠贤的时候。

    围观的许多百姓们都咧嘴笑,甚至在心里附和他骂的对。

    可骂到了张静一,气氛突然变得异样起来。

    有人开始面面相觑。

    也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人们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向刘中砥。

    哪怕是方才一些好事之徒,本是抱着手,故意起哄,可现在……脸色也渐渐的凝固起来。

    刘中砥见气氛有些冷场,随即道:“你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天启皇帝说不过他,早已气得脸色发青,扑哧扑哧地喘着粗气。

    此时见刘中砥又来问,他便怒不可遏道:“朕乃天子!”

    朕乃天子四字。

    震惊四座,所有人目瞪口呆。

    若说方才天启皇帝自称自己为朕,尚且大家还只是觉得这人口不择言。

    可现在这话再清晰无二了。

    刘中砥听到这里,昂头哈哈大笑:“简直一派胡言,大行皇帝的棺椁,尚在宫中,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做天子吗?你若是天子,我刘中砥也可做天子!”

    当然,这本是一句玩笑。

    天启皇帝听罢,眼眸危险地一眯,冷冷睃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上挑,冷声下令:“来人……将此人拿下!”

    厂卫们纹丝不动,他们已经觉得,现在这争吵已经出格了。

    不过很明显,没有人听天启皇帝的指使。

    刘中砥长身伫立,则依旧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天启皇帝,却是道:“此人自称天子,大逆不道,还不将他拿下!”

    话音落下。

    居然真有数十个差役,如狼似虎地要扑上前。

    原来这是顺天府的差役,也是跟着一起来维持局面的。

    顺天府和厂卫不同,乃是顺天府尹辖制,这府尹是读书人出身,对于这些读书人,是颇有同情的,在派人来的时候,就面授机宜,让他们只需维持秩序就可以,不要为难这些读书人。

    而差役们自然心领神会,府尹的态度,已是再明白不过了。

    现在听了刘中砥的话,心说我们治不了这些读书人,还治不了你这个疯子。

    为首一个都头大呼一声,便要上前,口里呼喝着什么。

    其他的差役,便都要包抄上去。

    天启皇帝怒不可遏,想要摸腰间的刀,自己的短枪和短刀本是裹在大衣里,脱衣的时候,一并解开了。

    眼看着一行人已将天启皇帝围住,就在此时……砰的一声。

    硝烟弥漫。

    那都头面上本还带着得意的笑。

    却冷不防。

    张静一终于情急之下,没有忍住,已取出了自己的短枪,快步走到了都头的身后,枪口对准这都头的后脑,扣动扳机。

    这子弹瞬间出膛,而后直射入都头的后脑。

    都头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脑袋便已射穿,面上的狞笑,也已被震惊和痛苦所取代,随即……人已瘫了下去,他整个人在地面上抽搐,鲜红的血从他枪口汩汩而出。

    这一声枪响,顿时引发了恐慌,周遭的百姓顿时哗然。

    有不少人直接趴下去,也有人想走,只是人太多,彼此推搡。

    厂卫们已知道事态失控了,便有人道:“将双方的人都拿下。”

    顺天府的其他差役,则转身想要逃。

    那刘中砥和读书人们,一个个已吓得脸色都青了。

    他们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又见地上已是再无气息,双眸微睁的都头。

    想要走,却已察觉自己迈不开了步子。

    可就是这么一声枪响……

    顿时引发了整个京师的震动。

    枪声是极好辨认的,尤其是听闻过枪声的人。

    此时……东林军其实已至广渠门。

    浩浩荡荡的东林军一出现,城楼的守备自然不敢怠慢,京城是不得随意放入军马出入的,因而立即下了城楼,带着人开始查验对方的身份。

    听闻对方是东林军,这守备自是惊疑不定,一再要求确认,心里却已是开始胡思乱想。

    这带队的教导官倒还配合,毕竟京城是天子脚下,规矩他们是懂的。

    可就在此时……一声枪响……

    这是从紫禁城的方向传来。

    虽然声音传到这里,其实已经非常细微。

    可是……东林军上下,瞬间从方才的轻松,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几乎所有人,第一时间开始握出背在后头的长枪,呼啦啦的便开始上刺刀。

    这声音再细微,这些人也知道,京城里除了东林军,不可能发出这样的枪响。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

    教导官也已杀气腾腾,立即大喝一声:“全体都有。”

    所有人蓄势待发。

    教导官喝道:“入城,入城,立即入城,护驾,凡有阻拦的,格杀勿论,格杀勿论!”

    一声号令。

    这些人便如开闸的洪水,一窝蜂的朝着城门洞的尽头狂奔。

    一时之间,人声马嘶,本想阻拦的城门门丁,直接被人撞开。

    这门丁叫骂,可随即看到迎面而来源源不绝的人,他们一个个的挺着雪亮的刺刀威风凛凛的走来,他们一个个的面露杀机。

    这是真的杀气,是一种让人看过之后,便永远忘不掉的可怕眼神。

    …………

    第五章送到,这一章比较迟,毕竟中秋,大家理解一下,亲爱的同学们,再说一声中秋快乐,爱你们的老虎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