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九十八章:君子动手不动口
    于是,那门丁瞬间失神。

    而后,便有人迎面朝他撞来。

    啪……

    对方没有动手。

    只是胳膊直接与门丁的胳膊撞击。

    这门丁这才感受到杀气背后的力量。

    对方的身子,就如一座小山一般,哪怕没有故意用上劲道,似这等平日里面有菜色的门丁,顿觉自己的胳膊一麻,而后整个人被撞开,连续打了几个趔趄,这才勉强站稳了身形。

    起初还只是觉得被重力撞击了一下,等他堪堪站稳了,额上的冷汗便如黄豆一般的冒出来。

    却是发现自己的胳膊,已是脱臼了。

    等这门丁好不容易缓过来一些。

    这时,便见川流不息的军校生员,已是火速入城。

    守备此时已感到事关重大,毕竟这事儿……绝不是小事,作为守备,放任何人随意入城,都是天大的事。

    只是,当看到这齐刷刷的雪亮刺刀,还有这些如狼似虎一般的生员,这守备竟在顷刻之间,怂了。

    晚一点死,总比现在就死要强。

    此时,这里弥漫的可是漫天杀气。

    紧接着,长街上,各队的生员分头并进,朝着方才枪声的方向直扑过去。

    生员们可不是讲规矩和道理的人。

    他们只认两样东西,其一是皇帝,其二是恩师。

    其余所谓的规矩,在他们眼里不值一提。

    起了枪声,就极有可能是陛下或者是恩师遇到了危险。

    这个时候,谁还跟你客气。

    是以,教导官的命令乃是格杀勿论,谁挡着立即就处死。

    哒哒哒哒……

    数不清的皮靴子,在这京城的青石板上敲打。

    这骤然生出的靴声,顿时给了街道上的军民百姓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紧接着,他们看到一个个人影疾奔向前,间或有竹哨吹出的口令。

    于是……沿途的百姓,纷纷避让。

    只是……有不少百姓……猛地看到这些人,而后生出了一丝丝的疑窦。

    这是……

    东林军!

    不错……天下除了东林军,还有谁是这般?

    即便是脱去了他们的军服,还有他们的步枪和刺刀。

    这种气势,是其他人无法取代的。

    东林军……

    有人不禁骇然起来。

    这东林军,不是已在关外全军覆没了吗?

    为此……新县那边,不少生员的亲属还家家戴孝呢!

    可如今,看着这些凶神恶煞的家伙们。

    反而沿途的许多百姓,没有感到恐惧。

    即便是天子脚下,军马入城,其实都容易带来恐慌的。

    毕竟官军这种突然入城,往往伴随的,可能是军纪涣散所带来的种种问题。

    虽不至其他地方那般,直接烧杀劫掠,却也令百姓们觉得害怕。

    可当大家辨认出当真是东林军,见他们一个个上了刺刀,杀气腾腾,竟没有丝毫的恐惧。

    反而许多人都从家里探出了脑袋来,一个个好奇地打量起来。

    …………

    钟鼓楼。

    这里已是乱成了一团。

    那都头倒在血泊里。

    读书人先是吓得腿软。

    而后……便是滔天的愤怒。

    厂卫们也已吓坏了,纷纷拔刀,此时已分不清谁是敌谁是友了!

    不过这毕竟是都头,杀官却是铁板钉钉的事。

    那刘中砥心头一颤,万万没想到自己遇到的,竟是悍匪。

    早已吓得瑟瑟发抖。

    张静一却已走到了天启皇帝的面前,和天启皇帝默契地对了一个眼神。

    此时,天启皇帝憋红着脸,面上依旧带着难掩的怒意。

    “你杀了人……你们是一伙的!你们是流寇!”刘中砥起初觉得恐惧,可见许多的厂卫开始团团围来。

    虽然这些厂卫,本是他控诉的对方。

    可现在……见到了他们,刘中砥反而安心了不少。

    尤其是不少厂卫已经拔刀,更让刘中砥定下了心神。

    此时众目睽睽,他不能示弱,如若不然,便是斯文扫地,风骨尽失。

    所以……他的腰杆子,又挺直了起来。

    于是他稳步上前,大喝道:“难怪方才你这般,原来竟是个贼,老夫人等,仗义死节,便在今日!你们不是喜欢逞凶吗?那么不妨,便将老夫杀了。”

    他大义凛然的样子,又向前踱了几步,厉声道:“我倒要看看……这朗朗乾坤,尔等贼子,又能奈何,读书人是杀不尽,也杀不绝的!”

    他的这一番话,顿时让不少读书人都振作了精神。

    其实方才说不慌,那是骗人的。

    尤其是不少养尊处优的人,第一次看到了尸首。

    可现在,在刘中砥的带动之下,便有人也冲上前道:“来,杀我吧。”

    又有人道:“杀我!”

    那混在人群之中的张文,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半途遇到的两个青年人,竟是这般。

    此时,他知道时机来了,便也排众而出,昂着头道:“我与乱臣贼子不共戴天,势不两立。你们这些鹰犬,不是要逞凶吗?阉党余孽,张党竖子,你们败亡,只在今日,尔等竟还冥顽不宁,来……有本事,就杀了学生。”

    好不容易,厂卫们将天启皇帝和张静一围住了。

    却见读书人们纷纷奔涌上前,这厂卫的脑子都不禁糊涂了。

    读书人骂这二人乃是魏公公的鹰犬。

    这二人,却又杀了顺天府的都头。

    他妈的,那我们到底是哪一边的?

    只是他们显然害怕惹事,怕事态继续扩大,却又见张静一身上带着凶器,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他们也看不懂,只晓得对着人,啪的一下,那都头便死的不能再死了,因而,也不敢贸然挺着刀上前。

    而那些读书人,又在捣乱,更让他们头皮发麻。

    外围的看客们惊魂未定,不过现在……却慢慢地安下了心,虽然觉得这里危险,可是……这里真的很热闹啊,一时舍不得离去,又停住脚步,个个聚精会神地看着。

    此时,张静一瞪大着眼睛,大喝道:“谁他妈的再过来一趟试试看!”

    这番话,分明是恫吓。

    可是……

    读书人最不怕的就是恫吓。

    特别是这个时候,他们比任何时候都意识到,表现风骨的时候到了。

    毕竟天启皇帝和张静一又不是李自成和建奴人。

    刘中砥想明白了细节,觉得这二人,可能就是魏忠贤派来捣乱的。

    既然如此,他们敢动手杀了都头,有魏忠贤在,当然能够摆平。

    可自己的身份不同。

    自己乃是衍圣公的女婿。

    而且背后还有这么多有功名的读书人。

    这等超然的身份,莫说是他们,就算是魏忠贤亲自来,只怕也不敢妄杀。

    所以他底气十足起来。

    于是毫不犹豫地跨前一步,凛然无惧的样子,厉声道:“我等若是怕死,今日怎会来此?尔两个小贼,到了如今,还敢张狂,好的很,我倒要看看,你们敢不敢胡乱杀人……”

    说罢,他一步步上前,步步紧逼,气势汹汹地道:“来啊,今日若是有胆,便该更张狂一些!”

    张静一觉得事态有些难以控制了。

    而天启皇帝表明了身份,居然也无人相信。

    知道这个时候,是断然不能退缩的,如若不然,他和天启皇帝都会有性命之危。

    于是,张静一怒了。

    他脸一绷,眼睛瞪大,一脸狰狞,而后抬着火枪,指着刘中砥,冷声道:“草泥马,你有胆再上前一步。”

    刘中砥深吸一口气,又上前一步,口里道:“小贼……”

    就在此时。

    啪……

    火枪喷出了焰火。

    这一枪响,刘中砥先是发懵。

    而后,他发出一个声音:“哎呀!”

    随后,他面容痛苦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胳膊。

    却见他的胳膊上,已是鲜血如注。

    只骤然之间,痛感弥漫了全身。

    随即,刘中砥整个人瘫下。

    口里发出了哀嚎:“啊呀,啊呀,啊呀……”

    所有人都懵了。

    不过这一次的枪响,却没有引发太大的混乱。

    只是大家心里却很震惊。

    这是真狠。

    刘中砥可是衍圣公之婿,是举人。

    而且素有名望。

    刘中砥此时,开始在地上打滚。

    整个胳膊,一个巨大的创口出现。

    那子弹没有穿透出来,而是卡在了骨缝之间。

    鲜血已将他的儒衫染红了。

    他继续哀嚎:“啊呀,啊呀……啊呀……你们……你们安敢杀我……”

    后头的读书人,吓得脸色惨然,而后有人开始连连后退。

    可是……他们嘴上却不能服输。

    “贼子杀人了。”

    “大家不要怕,他们难道敢将我们全杀了。”

    “仗义死节,就在今日。”

    “阉贼,我与你不共戴天。”

    声音此起彼伏,却一时无人上前搀扶刘中砥。

    刘中砥已成了血葫芦,毕竟这手枪的射程虽然不远,可若是抵近射击,因为枪膛中有膛线,一旦进入创口,告诉旋转的子弹,便会形成极大的创口。

    此时,刘中砥的胳膊创口,已有小半个巴掌这般大,很快,他不断失血,便已觉得自己的胳膊不是自己的了。

    他痛到了极点,也恨到了极点,便口里大呼:“啊呀,啊呀,啊呀呀,你们……你们这些狗鹰犬,见有人逞凶,为何还不拿人……”

    这话……显然是骂向那些厂卫的。

    校尉和緹骑们:“……”

    …………

    今天有点不舒服,吃了药才好了一点,第一章送到,依旧还是五更,所以别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