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九十九章:朕就是王法
    终于,还是有读书人反应了过来,连忙上前给刘中砥止血。

    而刘中砥此时已是悲愤交加。

    他可是衍圣公的女婿,是有功名的读书人啊!

    他瞪大着眼睛,禁不住口里狂叫道:“好啊,好啊,已经没有王法和天理了,好的很!”

    这种悲愤,对于寻常人而言,是无法想象的。

    只有刘中砥这等一直高高在上的人,今日才会因为被打伤,而不只是看做是伤人之事,他认为这是奇耻大辱。

    其他的读书人,也已义愤填膺起来,虽然没人敢上前,却一个个愤怒地道:“没有王法了……”

    就在此时……枪又响了。

    啪……

    这一声枪响,却不是这一边传出来的。

    而是在钟鼓楼的外围。

    以至于大家都哆嗦了一下。

    而另一边,围观的百姓……已开始涌动起来。

    原来却是东林军正火速地朝这边疾行。

    越是朝着钟鼓楼的方向,越觉得前头难行,毕竟这里的百姓太多了。

    哪怕是周遭的百姓见有一支军马来,自觉地让开道路,可是里头的百姓却是不明就里,彼此推搡着,以至于这东林军进不去。

    此时,第二声枪响从钟鼓楼传来,这是张静一打向刘中砥的。

    这一下子……让本来想尽办法想要穿过人群的东林军上下,彻底地炸了。

    又是枪响,在外围又不知里头发生了什么事。

    陛下和恩师被人群团团围住。

    对于他们来说,陛下和恩师,哪怕是有一丁点的三长两短,这也足够让他们心惊肉跳了。

    于是,生员们控制不住内心的担忧,个个红了眼睛。

    一个队官直接抬起火枪,朝着天上鸣枪。

    砰的一声。

    围观的百姓们这才反应过来,而后……在惊慌之下,人潮再次涌动,人们拼了命的开始自觉地让出了道路。

    “快,快!”趁着道路开始通畅。

    队官站在道旁建立人墙,朝着生员们做全力进发的手势。

    于是,浩浩荡荡的生员,这才得以火速朝着事发的地点狂奔。

    哒哒哒……

    皮靴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

    周遭的百姓一见到浩浩荡荡的东林军,有人立即道:“东林军不是……已经覆亡了吗?”

    “怎么还能起死回生?”

    “让开,让开,让他们进去,别挤。”

    “东林军来啦……”

    不少的百姓,发自内心地流露出了欣喜之色。

    这可是对百姓秋毫无犯的人马。

    更是当初保卫了北京城的铁军。

    一见到这些人,不少人顿感亲切。

    前头的人拼命往后挤,后头的人则不明就里,想挤上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终于……

    先头的一队生员抵达。

    为首的队官火速上前,率先推开了一旁的读书人,一步步走向天启皇帝和张静一。

    厂卫緹骑们一时没想到发生这样的变故,先是有点懵。

    却见这人全副武装,杀气腾腾,后头又乌压压的不知多少人马。

    这人直接走到了天启皇帝的面前,恭谨地道:“卑下见过陛下,见过恩师……卑下人等来迟,还请恕罪!”

    此言一出……

    所有人震动。

    陛下……

    眼前这人……是东林军。

    陛下怎么没有死?

    那么东林军又是如何……

    厂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面面相觑。

    随即,他们开始惶恐起来。

    此时,却听天启皇帝道:“你们来的正好,一点也不迟……给我将人都围住,不要有漏网之鱼。”

    这番话出口。

    那就真是陛下无疑了。

    近前的緹骑们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一个个惶恐地拜倒在地道:“万死!”

    “你们确实该死!”天启皇帝此时是一肚子的怒气,无处发泄!

    他恶狠狠地指着一个锦衣卫的百户道:“乱臣贼子在此滋事,你们为何不闻不问,为何不动手?朝廷养着你们,这些人骂你们是鹰犬,那么……你们就该有鹰犬的样子,犹豫不定,瞻前顾后,这就是朕的亲军吗?”

    “朕若是当真死了,你们岂不是还要反戈一击?所有在此的锦衣卫官校,统统革职,其他緹骑,扣饷!朕要的不是一群酒囊饭袋,再有下次,决不轻饶!”

    此言一出。

    官校和緹骑们更为惶恐,一个个瑟瑟发抖,只是拼命地在地上叩首,此时哪怕听说是罢官革职,竟也觉得是侥幸。

    百姓们则是一个个窒息一般,此时人们鸦雀无声,却见许多的生员已是散开,摆开了阵势。

    读书人们却已惊住了。

    他们万万没有料想,竟真是天子,于是……许多人也开始心虚起来,甚至有些人也禁不住露出了惊慌之色。

    那受伤不轻的刘中砥,面对这突然的变故,更是吓得打了个激灵。

    天启皇帝此时却是一步步上前,直接朝着刘中砥走了过来。

    到了刘中砥的跟前,刘中砥依旧还捂着自己的胳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天启皇帝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这是一种奇怪的眼神。

    眼神里居然已没有了先前的愤怒。

    而是冷漠。

    天启皇帝平静地道:“其实你们方才说对了,你们问朕,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现在……朕来告诉你……”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抬起了腿。

    而后,一脚踩在了刘中砥的胳膊上。

    刘中砥的胳膊本已重伤,这么一踩,顿时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

    “饶命,饶命……”

    他含糊不清地叫着。

    而后道:“陛下,臣的泰山,乃是太子太傅、衍圣公……臣……乃是读书人,是有功名的读书人……臣方才所言…………尽为……利国利民……”

    他断断续续地说着,可天启皇帝很有耐心,一直等到他无法说下去了,似乎所有的气力统统丧尽。

    天启皇帝接着才一字一句地道:“在这天下,朕就是天理,朕……就是王法!”

    说罢,天启皇帝突然厉声道:“张卿,取枪来。”

    张静一已将短枪交到了天启皇帝的手上。

    此时,张静一看刘中砥的目光,甚至有些同情。

    没办法,这家伙自己要在太岁头上动土,更重要的是,这些人行事的背后,实则已经触碰到了逆鳞了。

    天启皇帝握住了短枪。

    下一刻,短枪的枪口直对着刘中砥。

    刘中砥不自觉地浑身发抖,口里道:“陛下……陛下……”

    此时他可怜巴巴:“陛下……若能修仁行义,我天下的读书人,必……必……”

    不知是不是刘中砥察觉到了危险,这个时候,已顾不得叫疼了,他口里连珠炮似地道:“陛下必可成为……”

    啪……

    火光喷出。

    一枪直中刘中砥左肩。

    刘中砥又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

    天启皇帝冷笑道:“朕已给你们太多了,给你们功名,让你们免除了税赋,令你们执宰天下,让你们作威作福……你们已是锦衣玉食,已是再斯文体面不过……现在还想要朕修仁行义,朕要做什么皇帝,还需你来评议吗?”

    这话说罢,紧接着……火枪中又是冒出火光。

    这一枪,却是自刘中砥的大腿上贯穿而过。

    刘中砥此时……除了嚎叫,身子已开始不断地抽搐起来,嘴里吐出了白沫。

    “就因为你是有功名的读书人,也正因为你是所谓狗屁衍圣公之婿,朕才绝不会让你活下去,他衍圣公是什么东西,朕当他是一回事,他便是一回事,朕不当他一回事,他便和你一样,狗屁不如!”

    啪……

    抬枪,又是一击。

    这一次,子弹直入刘中砥的脑门。

    刘中砥听到衍圣公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已是意识到了什么,等到子弹穿透他的颅骨,他心里一寒,随即,脑中红白之物飞溅出来,下一刻……人已毙命。

    天启皇帝漠然地抬起了头来。

    他左右四顾。

    这时不少人才反应了过来。

    先是有人拜倒:“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万岁……”

    许多的百姓……是决计想不到,大行皇帝居然生生地出现在眼前。

    这给人的感觉,过于震撼。

    此时……竟有不少人露出了惊喜和笑颜,毕竟……至少在天启皇帝的治下,有不少人的日子,过的并没有过于糟糕。

    于是,一个个人歇斯底里地大喊。

    更有人一面行礼,一面抬头起来,偷偷地瞄向天启皇帝,想看看皇帝到底是什么样子。

    这人群便如海浪一般,开始起伏,越来越多人拜下,一重重的,人头攒动着,人浪看不到尽头。

    天启皇帝看也不看地上的刘中砥,却是依旧舞着短枪,大喝道:“刘中砥谋逆、欺君,罪无可赦,其言行绝不简单,必有图谋,锦衣卫立即彻查到底!”

    一旁的张静一道:“臣遵旨。”

    天启皇帝随即又道:“所有牵涉此事的人员,若是没有功名的普通人便罢,诛杀便是,可若涉及到有功名的读书人,他们会不明白事理吗?”

    “他们读了这么多书,自是什么道理都明白,却还敢如此,可见其心可诛,是知法犯法,理当抄家,当罪及家人,这些人,一个都不能留!”

    …………

    第二章送到,今天更新会有点晚,主要是身体状况不好,还有三更,大家忍耐一下,会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