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零一章:小皇帝的愿望
    天启皇帝看也不看这御马监的宦官,此时他骑上了马,却没有策马飞驰。

    张静一本是要召集队官们,让他们暂时回营候命。

    天启皇帝却道:“令他们随朕入宫。”

    张静一便道:“携带火器吗?”

    “携带火器!”

    天启皇帝的回答干脆直接,意味不言而喻!

    他打马,却只是缓缓而行,两道旁,勇士营上下纷纷跪在道旁,极尽恭敬。

    天启皇帝的身后,生员们川流不息。

    浩浩荡荡的人马,走向最近的午门。

    穿过了门洞,沿着眼前熟悉的事物,天启皇帝则直接带人往午门中轴线上的皇极门,而后往皇极殿而去。

    那皇极殿,本为奉天殿,乃是宫中主殿,嘉靖皇帝登基,则将其改名为皇极殿。

    皇极之意,本就有至高无上的意思。

    而此时,天启皇帝依旧让人取了一件灰色大衣来,披在身上,带着浩浩荡荡的灰色人马,直奔那至高无上的大殿。

    …………

    皇极殿外,连接着皇极门,乃是一处巨大的广场,而这广场一览无余,平日里十分清冷。

    不过在现在,文武百官却分立两班,分官职大小,列于两侧,有数百人之多。

    他们在此,需等殿内的小皇帝登基之后,而后下旨,之后百官跪拜,三呼万岁,如此……这登基大典,才算是礼成。

    自然而然,此时新皇登基,站在此的百官各怀心思。

    有心里忐忑的,不知接下来局面会如何,只觉得登基之后,势必又要跌宕起伏,不知自己身处其中,会是什么样子。

    也有人心里窃喜,混乱某种程度而言,乃是权力向上的阶梯,有人恨不能立即引发动荡,到了那时,便是自己的机会。

    不少人此时吐气扬眉,似乎觉得长出了一口气。

    对于这些人来说,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天启皇帝都是一个暴君,他不怎么朝见大臣,他在宫中操练太监,爱木工,爱骑射,唯独就不爱读书。

    他借魏忠贤独断专行,加征矿税和商税,四处派遣镇守太监,惹得天怒人怨。

    他又纵容张静一,以新政为名,弄得朝野鸡飞狗跳,甚至在封丘,还打出了分田的旗号。

    他对大臣的谏言,从不关心,也不在乎,置之不理。

    这个皇帝……已经彻底的失控了。

    说他是商纣王和隋炀帝也不为过。

    从前阉党压得不少人抬不起头来,如今似乎却让人重新看到了希望。

    新皇登基,气象更新,该清算的时候到了。

    大家耐心地等待着皇极殿中的旨意传来。

    却在这时……从远处的皇极门处,传出了喧哗的声音。

    紧接着,人们开始听到了刺耳的马蹄声。

    也听到了皮靴子踩在这青砖上所发出的咔嚓声响。

    于是,人们不约而同地纷纷朝着皇极殿看去。

    却见此时………皇极门大门洞开。

    数不清的人鱼贯而入,间或有哨声传出。

    随后,有人骑马在众星捧月之下,缓缓走入皇极门。

    因为太远,所以许多人瞧得并不清楚,不过见到有人骑马,顿时哗然。

    大家再不是站在自己的原位沉默,而是窃窃私语,纷纷低声说着什么。

    这其实也可以理解。

    在宫中有人骑马,本就是最大的忌讳,除非皇权特许,否则断不敢有人如此。

    莫说是其他人,就算是内阁大学士敢如此,那也是僭越之罪。

    “出了什么事?怎么会有兵入城……”

    “是何方人马……”

    那浩浩荡荡的人马,越来越近,这时……终于有人看清了。

    骑马走在最前之人,拉了拉缰绳,马儿便加急了步子。

    于是……马蹄声更为急促。

    咯咯咯咯咯……

    众人看到了马上之人,起初只觉得此人灰头土脸,可细细去看……已有人魂飞魄散。

    那是……

    陛下……还魂了!

    这可不是还魂吗?

    尸骨还在奉先殿里呢!

    可现在这个不是陛下,又是谁?

    一时之间,百官有惊有慌,个个手足无措起来。

    众人哗然。

    倒是有人率先拜下道:“臣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万岁……”一个个人拜倒。

    无论是喜悦的,还是不甘愿的,亦或者是震惊的。

    此时一个个拜下。

    天启皇帝抿着唇,只是冷笑,微微抬着头,那双冰冷锐利的眼睛,只看着皇极殿。

    大臣们现在不明就里,心里只觉得无比的震撼,这个时候,完全是措手不及,完全已没有应对的能力了。

    百官叩首,纷纷脑袋伏地于马下。

    天启皇帝继续打马向前,也没有叫平身,而后至汉白玉的阶梯之下,利落地从马上翻身下来,接着一步步地拾阶而上。

    张静一等人则按刀,轰然与一队队的生员尾随其后。

    咔……咔……咔……

    这声音朝着殿中深处延伸。

    而在这殿中。

    可怜的长生,此时正任由人摆布着,送至了御椅上。

    这御椅宽大,他觉得硌得慌,却没有借力的地方,几次差点要掉下来。

    这时……太康伯张国纪正跪在御椅下,一面拿手搀住随时要从龙椅上坠落下来的长生。

    长生生气了。

    因为他已坐了接近半个时辰了。

    冗长的礼仪和身上繁重的礼服,令他浑身难受。

    而且对于这个太康伯张国纪,他是极陌生的,只晓得乃是张皇后的爹。

    身边的伴伴,哪怕是亲近的人,一个都不在近前。

    即便是魏忠贤这样的大伴,算是他最熟悉的人了,此时却只能躬身站在数丈之外。

    能进此殿的大臣,至少也是尚书、侍郎的级别。

    礼部尚书、侍郎齐至。

    再加上几大国公,以及一些显贵。

    按理来说,太康伯张国纪,本不该负责搀扶小皇帝的。

    当然……之所以如此安排,显然是因为太后希望自己的父亲,能与小皇帝多几分亲近。

    因而,入殿来的大臣们一看架势,其实心里已是了然,现在朝中的权力格局,已经发生了改变。

    张国纪距离小皇帝最近,而张太后身边的宦官黄桃则在一侧,反而是魏忠贤,离得较远。

    内阁大学士和各部尚书们,心里便了然了,他们依旧肃然,郑重其事的样子,此时此刻,却自然知晓……这便是天启朝之后,未来大明的权力格局,张家最近,其次为太监黄桃,至于魏忠贤……

    崔呈秀看着站在远处肃然而立的魏忠贤,露出了几分隐忧。

    礼仪很冗长。

    小皇帝终归是受不了了,先是不安地扭动。

    后来又听闻外头传来了枪声,这枪声到了这里,声音已是微乎其微,不过在此肃穆的气氛之下,长生耳朵尖,倒是听到了动静,于是身子开始剧烈扭动起来,想要从龙椅上跳下来。

    张国纪慌了。

    他本是对今日的登基大典,有着巨大的期待。

    毕竟,自己的女儿已成太后,权倾天下,往后这天下,自是张家说了算了。

    现在女儿做此安排,也显然是让他这个父亲在天下臣民们面前,显示张家与小皇帝之间的关系亲密无间。

    其实在此之前,张家已经是车水马龙,门庭若市了。

    不知多少人,纷纷拜访张国纪,这一下子的,这位往日不大受瞩目的张国丈,竟成了香饽饽。

    见这些平日里的朝中清贵,突然对自己这般客气,张国纪若是没有起心动念,那是不可能的!

    这其实不是对方送了多少礼,也不是钱的事,而是那种自己为他们向女儿美言几句,便可决定别人的前程的感觉,实在让人欲罢不能。

    隐隐之间,张国纪就已有了和魏忠贤分庭抗礼的资格,即便是魏忠贤,对张国纪也开始变得礼貌和客气起来。

    这一步步的,张国纪的野心开始滋长,他魏忠贤可以做九千岁,我张家有何不可呢?

    长生见张国纪不停地控制着自己,更为不喜,甚至嚎啕大哭起来。

    张国纪慌了,手忙脚乱,忙是收敛了自己的心思,便低声道:“陛下,陛下……快完了,就快完了……”

    他话说到此,似乎觉得这话犯忌讳,便又道:“马上礼成,陛下便是天下第一人……”

    长生便边抽泣边道:“天下第一人,便可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吗?”

    那边,礼官还在念诵冗长的告文。

    这边长生脆生生的话,响彻在殿中。

    众人心里苦笑。

    可张国纪又不能不答,他便道:“这是自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长生听罢,便道:“那我要下旨,让父皇和阿舅这就到我的面前来,我要让父皇和阿舅趴在这儿,给我骑马。”

    张国纪:“……”

    见张国纪不答应。

    长生又道:“我要让母妃做太后,这可以吗?”

    此言一出……

    那本是念诵的礼官猛地声音一顿,殿中变作了极为可怕的寂静。

    黄立极等人,一个个目中掠过了一丝恐惧,都纷纷看向张国纪。

    而张国纪扶着长生的手,也禁不住哆嗦了一下,他的眼眸里,也掠过了一丝恐惧。

    然后,他忙是垂下头,掩饰住自己这一刹那的慌乱!

    …………

    第一章送到,现在身体恢复了,爽,咱们开整,全天二十四小时拼命写,随时可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