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零六章:雷霆雨露 俱为君恩
    这时候气氛陡然变得紧张了。

    文臣们有些接受不了。

    此时便听天启皇帝道:“朕此次差点为辽将所害,幸赖祖宗有灵,张卿人等勠力,如若不然,朕今日还能再见诸卿吗?卿等一直都说,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这话没有错,因此……朕对这些乱臣,绝不姑息。”

    “那些辽将该死的都死了,可是勾结辽将之人,又在何处呢?此事要彻查,不彻查到底,是断然不可行的。卿等以为如何?”

    陛下所出的招,真是让人眼花缭乱。

    这一件件让人觉得不可接受的事,统统抛了出来,以至于大家无法应对。

    自然,许多人听到这番话之后,立即生出了警惕之心。

    谁是勾结辽将的乱党呢?

    论起来,那些辽将,哪一个没有巴结京城的权贵啊。

    不说其他,真是论起来,他兵部尚书崔呈秀跑的掉。

    内阁诸公呢……

    众人心里惶恐。

    天启皇帝道:“所以……一切牵涉此事的,朕都不打算轻饶,需厂卫给朕彻查到底,如若不然,这些人死灰复燃,坏我大明根基者,必为这些人。”

    在这大义之下,谁敢多言。

    自是纷纷道:“乱臣竟是胆大包天至此,臣等……绝不姑息。”

    此时,天启皇帝的目光落在了张国纪的身上。

    张国纪被他看的心里发寒,哆哆嗦嗦地道:“臣……臣……”

    天启皇帝道:“看来张卿有话要说,是吗?”

    “臣死罪!”张国纪叩首道:“臣有事要奏。”

    女儿的皇后之位都没了,张国纪就算再愚蠢,也知道张家的大厦将倾。

    这绝不是开玩笑的事。

    此时,若是再不紧紧抱住天启皇帝的大腿,那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说其他,单单得罪的客氏还有魏忠贤,都够弄死他们一百回的。

    天启皇帝道:“何事要奏?”

    张国纪道:“自陛下驾崩的消息传来,便有许多读书人,纷纷登门,其中一个……”

    他说到了这里,天启皇帝却是道:“不急,不急着说出来,到新县千户所里去说罢。”

    “陛下……”张国纪歇斯底里地大叫一声。

    天启皇帝淡淡道:“让你去新县千户所,这是保你张家,不要不识抬举。”

    张国纪眼眸微微张大了一些,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张静一,这时候,他似乎觉得,落在张静一手里,确实比落在魏忠贤的手里要好的多,于是叩首,潸然泪下道:“只是臣女……”

    “这不是你要管的事。”天启皇帝抱着长生起来,踱了几步,口里道:“今日就议到此,至于这登基大典,朕看……也不能浪费了,百官都在呢,只怕花费也不少……那么就在此,废后、封王吧。礼仪的事,朕不懂……你们比朕懂,要干的漂亮。”

    “先叫一个翰林来草诏……”

    一会儿工夫,一个翰林就被押进来。

    这翰林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罪,直吓得脸色发青,人还没进殿,就已吓尿了裤子。

    一听让他拟诏,才长长松了口气!

    早说啊,搞得好像押钦犯一样。

    于是定了定神,夹着自己的腿,故意让自己不去看自己下裆的襦裙,提笔,唰唰唰连拟两封诏书。

    这边,魏忠贤忙是让人去司礼监取印。

    盖了大印,便又让人去内阁取印,内阁首辅大学士当即署名盖印之后,又分发礼部尚书刘鸿训。

    刘鸿训这内阁大学士兼任礼部尚书,则亲自揣着圣旨出殿,宣读。

    殿外百官哗然。

    张静一则是很干脆地上前谢恩。

    天启皇帝道:“不必称谢,这是你应得的。辽东关系重大,太祖高皇帝在的时候,就曾说过,大明祸患在北不在南,这北方的蛮族林立,建奴骤然而起,就已让我大明吃尽了苦头,所以卿家迁族辽东,要格外注意,不过卿镇辽东,朕放心得很,除此之外,你这王府,是要营建于沈阳,还是锦州?”

    天启皇帝看着张静一,显得很认真。

    若是沈阳的话,这就是辽东腹地了,好处就在于,它距离建奴的发源地更近,能更加加强对建奴人控制。

    除此之外,这建奴人早就在沈阳营造了宫室,这王府都省了,分明就是一个小紫禁城嘛!当然,那地方经过了攻城之后,损毁也是严重。

    而若是锦州的话,则加强了与关内的联系,等于扼守了关内和辽东的要道,却也有它的好处。

    张静一想了想,摇头道:“臣希望建王府与旅顺口。”

    此言一出,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了惘然!

    闻所未闻啊!

    这辽东不是没有大城,无论是沈阳,还是锦州、宁远,规模都不算小。

    可那旅顺口是什么地方?

    天启皇帝也是一脸迷糊,于是便道:“来人,取舆图。”

    魏忠贤不敢怠慢,连忙吩咐人将舆图取来。

    天启皇帝细细地看过之后,才道:“这旅顺口,不过是金州卫下的一处海镇,户籍不过千人,卿家要设王府于此?”

    张静一道:“是,臣以为若是人烟稀少,将来可以迁徙人口。可既要镇辽东,除了要制辽东上下各族之外,最重要的是镇住海疆,这旅顺距离京城、山东、锦州、朝鲜国、倭国,若是通陆路,有的地方根本通不到,可若是走海路,则都只需十天半个月的距离。”

    “臣在此,通过海路,可随时与京城、山东联系,又可随时策应锦州,距离沈阳,又有内陆的河道可用,对朝鲜、倭国,亦是隔海相望,在此营造王府,既可定辽东腹地,同时也可借此,加强与京城和山东还有东南沿海的联系,这是一举两得。当然,前提条件是……我们得有海船。”

    天启皇帝明白了。

    从陆路的角度而言,即便是京城,距离辽东也是来回一两个月的路程,这已是较快的速度了。

    可若是从海路,那么通过海船,便可从捋顺进发天下任何地方,即便是泉州、江南,距离也不远。

    这张静一想要效仿的,乃是尼德兰人。

    天启皇帝笑道:“一切由你,反正王府……朕是不打算给你造了,你自己解决吧。”

    天启皇帝又不傻,这个方案,说的好听,可一切的前提是得有无数的舰船。

    除此之外,那等不毛之地,前期的投入太高了。

    你要在锦州,或者其他地方,让朕赐你一个王府,还不是玩一样?但是让朕在捋顺给你造这玩意……朕这么多年,不是白抄了这么多的家吗?

    张静一毫不意外地道:“陛下放心,臣……自己去折腾,总是不会浪费陛下一分一毫的。”

    天启皇帝道:“那么就再下旨,设捋顺城,准张家在捋顺营造王府。”

    众臣们听了,心里都想笑。

    陛下的态度显然也很清楚,朝廷不可能再给辽东输入一钱银子和一粒粮了,如此一来,这辽东就真的成了不毛之地。

    张静一这家伙,若是让家人跑去沈阳或者锦州等地还好一些,至少窝在那偶有人烟的地方,总还可以称孤道寡。

    现在倒好,跑去一个真正荒无人烟的地方,他还想建城不成?

    这是真把郡王玩成了村里的里正啊。

    格局太低!

    张静一此时在心里,却已是豪气万千。

    辽东啊,世界四大产量区之一,矿产遍地的所在,又有旅顺这样的出海口,在这个时代,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开局。

    我人民币战士张静一,即将降临……

    话虽如此,张静一却也知道,万事开头难。

    现在是投入的时候。

    张家这些年做各种买卖,只怕积攒的钱财,怕也要千万之巨。

    现在……只能先拼命的砸钱了。

    该说的话说了,该办的事办了,天启皇帝随即罢朝。

    接着便牵着长生回后苑。

    等到了坤宁宫。

    宦官已给张皇后下了旨意。

    张皇后脸色苍白如纸,此时直接从凤凰落为了鸡,可即便这样,却依旧不得不来见驾,朝天启皇帝行了大礼:“臣妾……谢陛下恩典。”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天启皇帝深深地看着张皇后,也不禁唏嘘。

    他和张皇后是有感情的。

    只可惜……他不得不为自己谋划后事。

    因而,天启皇帝道:“宫中,你就住着吧。朕会命人收拾一处小殿,你搬过去。朕也并非是将你打入冷宫……这宫中的事,你以后不必管了,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便是。”

    张皇后眼中带泪,哽咽着道:“遵旨。陛下……”

    她抬头,道:“恳请陛下……放过臣妾的家人……”

    天启皇帝起身,踱了几步,才道:“你们的那些事,朕不敢去想,甚至害怕去听,可是……有些事,不查到底,朕寝食难安。朕知道你会说你们父女二人是被人利用的,可是……朕今日若是回不来,你可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

    “哼!你平日里贤良淑德,可是贤良淑德不是做样子,不是单靠这些样子,来博取外头那些文臣们的夸奖,真正的贤良淑德,是以宫中的利益为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