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一十一章:对决
    众人轰然应诺。

    别的地方不知道。

    但是在这新县,无论是千户所,还是军校。

    张静一都有无上的权威。

    尤其是新县千户所的校尉,已经开始有第三特别教导队的人员作为补充之后,里头已有小半人,由特别教导队的军校生取代。

    跟着张静一,不只是张静一是恩师的缘故。

    而是张家的体系,已经开始扩张。

    虽然在庙堂上,张静一除了几个准盟友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实力。

    可在厂卫系统,在军中,这种扩张的迹象是十分明显的。

    封丘县已建了一个千户所,专门负责刺探流寇的情报。

    而近来又有可能在辽东,设立三个千户所。

    一个沈阳千户所,一个锦州千户所,还有一个便是旅顺千户所。

    这三个千户所,各自分工不同,则主要是对辽西,辽东,辽南三处进行活动。

    甚至……还有一支,专门针对极北之地进行探索。

    大量的机构设立,张家体系下的流动性也很大,只要好好干,三年之内,从一个寻常的校尉直升百户、千户都有可能。

    再加上他们名为锦衣校尉,可是待遇,却比北镇抚司的优厚。

    如今这锦衣卫之中,谁都知道,张家已经足以和北镇抚司分庭抗礼!

    这北镇抚司现在也乖巧了,以往彼此间还会有一些摩擦,而如今,却是井水不犯河水,即便新县这边找人协助,北镇抚司那边,也往往比较主动。

    那锦衣卫指挥使牟斌,此时似乎也老实了许多,不敢再争功了。

    其实傻子都明白,反正争也争不过。

    张静一给校尉和生员们带来的,已经不只是优厚的薪俸,还有便是会对他们的家人,进行妥善的安置。

    当然,若是更高一层的追求,则是荣誉感。

    这些年来,查办过多少的大案,又打过了多少的胜仗,这都是有数的。

    以至于现在不知多少待嫁之女,就指着能够嫁个这样的男子。

    在婚庆市场,这些生员和校尉,可都是炙手可热。

    一般属于被媒人踏破门槛的对象。

    当然,这既得益于这些年的战功。

    还得益于张静一的苦心经营。

    什么是荣誉感?

    要建立荣誉感,可不是张静一对着他们瞎咧咧的大吼,我们要荣誉。

    男性的荣誉,本质上来源于女子的倾慕。

    而在这个时代,好男不当兵。

    为了扭转这种观念,张静一可是费尽了心思。

    比如,张家那边的胭脂水粉就很畅销。

    为了回报客户,张静一特意弄了一些精美的小册子,上书妇女之友之类。

    这妇女之友写了不少常识性的东西。

    比如痛经怎么处理。

    比如难产如何处置。

    又如胭脂水粉如何搭配,方才可显出肤色自然。

    总而言之,这玩意……很能吸引人的目光。

    因而……又开始在里头夹带一些私货,比如X山不孕不育……不,比如一些有趣的小故事,大抵都是生员们击建奴,或是智斗土财主之类。

    反正……故事越简单越好,有不少闺阁中的女子,勉强识字,让人买了胭脂水粉来,打开精美的小盒,便可见熏香的纸上,印着一行行小字。

    在这个娱乐匮乏的时代,这等宣传简直就是大杀器。

    以至于京城中的寡妇、闺阁中的女子们,对东林军校和锦衣校尉的好感直线暴涨,顿时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伟男子,其余男子,皆为烂鱼臭虾。

    某种程度而言,当你影响了女人的价值观时,那么在这价值观之下,自然是可塑造出新的男子群体的。

    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好歹婚娶之事,总要询问一下女儿的心意,这女子若是坚决不从,狠心的爹娘自然不管不顾,可不狠心的,就难免要寻媒人到处寻生员和校尉了。

    这种效果,可谓是立竿见影。

    至少每年立志报考军校的人,可谓是年年暴涨。

    人们到处都在寻报考的资料。

    甚至还有寡妇,身上有万贯家财,只求一个生员的丈夫。

    在一个社会,女人是什么样,男人就会塑造成什么样。

    因而,只要引导了女子的喜好,那么比之说破天来宣传军校的好处,也不及这等小手段。

    张静一甚至还破天荒的在军校之中,设立了东林军宣传司,专门就是进行无孔不入的宣传。

    以至于还出现了大过年的时候,免费发放门神画像,而这门神的画像,却是东林军形象的事。

    只有深入人心,才可引导社会的潮流。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一个好的引导。

    倘若引导人去倾慕那十里秦淮河上涂脂抹粉的浪荡公子哥,亦或者是粉墨登台的戏子,这可能就真真得等孔尚任每日来唱诵: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之类的词句,每日放出悲歌,哀叹兴亡更替,人如草芥了。

    在内忧外患的时代,靡靡之音确实是奢侈品。

    因而,现在这天下,逐渐开始分化,一是传统的道德和传统,另一个便是张静一通过树立东林军而推崇出来的新的道德和传统。

    当然……此时两者之间还未发生激烈碰撞,这是因为,读书人所推崇的东西,终究还属于上层建筑,而张静一则是极注意中层和底层的百姓的宣传。

    其实校尉们没一个是傻子,自然清楚今日要传唤的是谁。

    不过张静一一声号令。

    数百人立即行动,一时之间,大狱内外,肃杀一片。

    其实那孔衍植入京之前,本是略带着几分惶恐不安的。

    不过到了京师之外,却见这里人山人海,心下稍安,于是给众人纷纷见礼。

    而后被众人的拥聚下迎入城。

    可一进城,却立即见一队锦衣卫挎刀而立,个个面露严厉之色。

    这一下子,倒有人上前道:“我乃……”

    “滚开!”为首的百户凌厉地吐出两个字,而后冷着脸道:“我奉辽东郡王之命,特来传唤衍圣公,谁敢阻拦,即为从逆,依律,杀!”

    铿锵……

    一声声龙吟一般的声音。

    却是后头数十个校尉,齐刷刷的将刀拔出一半。

    那明晃晃的刀身,骤然让人心中生怯。

    那本是想要来疏通的人,也是朝中重臣,此时顿觉得颜面大失,气得瞠目结舌,却终究还是没有吭声。

    孔衍植见状,反而走上前去,温和地微笑着道:“既如此,老夫随你们去。”

    说罢,便匆匆上轿,在一队校尉的押送下,直往那大狱而去。

    那些本是来迎接的人,看着那远去的轿子,顿时沉默,乌压压的人……在短暂的沉默之后。

    有人拂袖,冷笑道:“罢罢罢……让他们去胡闹吧。”

    说话这人,却是内阁大学士李国,李国说罢,目光泛冷,而后钻入了轿子离开。

    …………

    孔衍植一路至大狱。

    他倒是一脸平静之色。

    作为大成至圣文宣王的子孙,至圣先师的血脉。

    其实他内心是平静的。

    他很清楚,现在京城里斗的厉害,不过这世上,敢怠慢他的人还未生出来呢!

    莫说是辽东郡王,就算是天启皇帝和魏忠贤,又如何?

    只是……他所担心的……却是这锦衣卫想借自己女婿之名,羞辱自己。

    也罢……

    从容应对便是。

    抵达了大狱后,便有人请他下轿。

    孔衍植下轿之后,便微笑道:“此处倒是幽静,听闻此处打杀了不少的读书人,不知是真是假?”

    却是没有人应他的话。

    他倒也不恼,扶了扶纶巾,只一袭儒衫,轻快进入大狱。

    这一路,都有人板着脸,挎刀而立,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孔衍植目光流转,看着周遭的一切,又笑道:“这是杀威棒吗?”

    当然,也无人回答。

    随即,他被人引入了一处正堂!

    孔衍植入堂,便见张静一端坐高位,左右早有几个校尉挎刀候着。

    孔衍植抬头,看一眼张静一。

    他其实是略感意外的,这张静一竟不似在曲阜时,被人所传说的那般獐头鼠目,不但年轻,而且竟还生得端正,相貌堂堂,眉宇间带着神采!

    孔衍植含笑道:“郡王殿下……”

    张静一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只道:“入座。”

    孔衍植颔首:“多谢。”

    于是,轻描淡写的在殿中的椅上坐下。

    孔衍植道:“殿下召我入京,所为何事?”’

    他的语气很平静,甚至可以说,他是带着愉快的心情来这里的。

    上下打量这里,这里乃是许多人所传言的魔窟,却似乎还算干净整洁。

    张静一道:“你自然知道自己为何而来。”

    “不知。”

    张静一眉皱道:“刘中砥此人,你可有耳闻吗?”

    “这是吾婿。”孔衍植从容应对道。

    张静一很直接地道:“他也是乱党。”

    “人已死了,死人不会说话,若是殿下认为他是乱党,那他就是乱党好了。”孔衍植继续保持着微笑。

    他的眼神里,带着似有似无的高贵感,就好像……用一种上等人极力掩饰自己高高在上地位,降下尊躯,来和下等人打交道似的模样。

    ………………

    第二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