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一十三章:你是什么东西
    “孔衍植,认得此人吗?”

    张静一直呼其名,死死的盯着孔衍植。

    孔衍植仔细看这几人,可这几个面目全非之人,怎么认得。

    张静一上前,扯住一人的衣襟,一把将他的脑袋拎起来,展现在孔衍植的面前。

    孔衍植仔细一看,却是大惊。

    眼前这个人……这个人是……

    “刘中义……”

    孔衍植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刘家乃是大族,也正因为如此,才有资格和孔家结亲。

    这样的名门望族,可谓是累世为官,因而,刘中砥被孔衍植招为了东床快婿。

    而这刘中义,却是刘中砥的亲兄弟。

    据闻少小就聪明,很快便高中了秀才,此后,又中举人。

    将来要中进士,虽不敢说易如反掌,却有极大的希望。

    可现在,这个刘中义却在此,已是血肉模糊。

    孔衍植因为是姻亲,所以见过不少次,还有一次刘中义曾在孔府长住。

    可现在,眼前曾是风流倜傥的刘中义,却已是面目全非。

    这浑身上下,几乎看不到一丝一毫好的皮肉。

    刘中义似乎也认出了孔衍植,于是大呼:“孔公,救我,救我……”

    他撕心裂肺的哀嚎传出。

    而孔衍植有的只是恐惧,他战栗着,咬紧着牙关。

    张静一却已到他面前:“这几个人,你能认出了吧,一个是你女婿的兄弟,一个是他的父亲,还有,是他的堂弟。”

    “现在……你想看看他们的供状吗?要不要看看他们招认了什么?”

    “什……什么……”孔衍植眼里只有恐惧。

    “你可知道,朝廷是如何对付叛党的吗?那些辽将,何等的骄横,拥兵自重,又如何?不过几日时间,个个像切瓜切菜一般,直接剁了,那又如何?他们又能翻起什么浪来?”

    张静一冷笑:“可你扪心自问,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拥了多少兵马,手下有多少的家丁?今日传唤你,本是给你一丁点的体面,现在你敢在我面前放肆,你真以为……你身上这衍圣公的头衔,能救下你?你不开口,却也不打紧,不开口的人多了。这天底下,就没几个人在这里供认不讳的,终究是不老实而已,像这些狗东西一样……”

    张静一手指着刘中义几人:“像他们一般,狠狠在这里待几日,我保管就算是他们的亲爹谋反,他们也要供认不讳,想教他们说什么便说什么?你不说……自然有的是的人来说,可你一介罪臣,来了这里,竟还敢在我面前摆谱,你是以为我张静一是开义庄还是开善堂的?”

    孔衍植听到这一声声的厉喝,已是吓得魂飞魄散。

    张静一死死的盯着他,只是他觉得可笑。

    “你说你有几根硬骨头,这很好,我这里,专治的就是你这等硬骨头。自然在此,有人将你的骨头拆下来,一点点的碾碎,到了那时,你一定会后悔,爹娘将你生下来。”

    孔衍植被这气势吓坏了,只剩下瑟瑟发抖。

    张静一道:“噢,对了,刘家人招供了你孔府不少鸡鸣狗盗之事,这些事……都不小,你以为你在曲阜圈山占地,行霸一方的事,无人知晓?你以为你仗势欺人,敲诈勒索的人无人知道?你以为那些被你打死的佃户,他们已经死了,张不了口,就可民不举官不究?你以为有哪些人在护着你,一群无用的读书人而已,不过是一群一面跪着,一面对着皇帝挥舞拳头展现风骨的狗屁玩意。一群口里说什么淡泊名利,实际上却是处处求官,不知廉耻的家伙。你指望他们……能搭救你?”

    张静一大笑道:“实话告诉你吧,三日之前,一队校尉已去了孔府,你猜,他们是去干什么?”

    张静一凝视着孔衍植。

    孔衍植骤然之间,心里恐惧起来,忙是翻身站起来,死死的盯着张静一:“什么意思,你这话什么意思?”

    张静一淡淡道:“什么意思,别人抄的家,你家为何抄不得?辽将都可,你孔家又算什么东西?只是……一旦进了你孔府……”

    孔衍植听罢,大惊,他眼睛红了,忍不住张牙舞爪朝张静一攻来,口里道:“你……你……”

    只是……他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之人,他这般想要冲上来拼命,在张静一面前,只是觉得可笑。

    于是,孔衍植眼前一花。

    啪……

    一个耳光打下来。

    孔衍植身子迅速的失去平衡,一下子跌坐在地,此时……口里喷出血,吐出一颗牙来。

    孔衍植已是惊恐的无以复加,身上的剧痛,令他痛不欲生。

    张静一厉声道:“猪狗一般的东西,竟还敢在我面前放肆,今日不给你一点颜色,试一试你这硬骨头的斤两,看来……你是不肯服气了。”

    张静一随即道:“武长春。”

    一旁的武长春抖擞了精神,正待回答。

    可在下一刻………孔衍植已起身,而后结结实实的……啪嗒一下……跪在了张静一的脚下,战战兢兢的道:“殿下饶命,饶命啊……”

    还没开始正式动刑。

    似乎再无法有恃无恐的孔衍植,居然跪了。

    接着一百鼻涕一把泪道:“我说,什么都愿意说……只要殿下……饶我性命……”

    张静一冷笑。

    其实……若是这家伙硬气一些,真如他所说的有几根硬骨头,自己怕还高看他一眼。

    不过这家伙认怂,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这事儿很好理解。

    因为这家伙在历史上,李自成攻破了京城,他火速就给李自成送了一道极为阿谀奉承的奏疏。不过……很快,当建奴人入关的时候,孔衍植又火速送了一道奏疏给建奴人。

    这样的人,其实不过是三姓家奴而已,虽是打着礼义廉耻的招牌,却早不知礼义廉耻为何物了。

    建奴人一道剃头令,换来无数人的极力抵抗。

    以至建奴为了让人屈服,四处屠戮。

    可是那些拼命抵抗,最后全家尽死的人……又何尝会想到,本该捍卫华夏衣冠的精神领袖,也即是这孔衍植,会第一个剃头,并且对剃头令大加恭维,而至于那些反抗者,自然少不得孔衍植各种污蔑。

    孔衍植抱着张静一的大腿:“饶了我吧,殿下……老夫……不,学生……学生愿意交代。”

    张静一心里喷涌着一股怒火,却没有急着发作。而是指着这孔衍植道:“将这狗东西,给我带枷,继续提审。”

    孔衍植此时已是斯文丧尽,披头散发,鼻青脸肿着,再加上一副沉重的枷锁,整个人已和寻常的死囚没有任何的分别。

    张静一落座,武长春饶有兴趣的给他奉茶,谄媚的道:“殿下,请喝。”

    “这里没你的事了。”

    “是。”武长春立即点头哈腰:“殿下若是还有吩咐,叫一声,小人就在外头。”

    张静一不语。

    只是张静一的目光却是凝视着孔衍植,淡淡道:“说罢,刘中砥为何事先知道辽将谋反,而你是否知情。”

    孔衍植此刻便如脱了毛的鹌鹑一般:“我不知……不知道……”

    却见张静一死死的看他,那眼神,只微微一瞪,便足以让孔衍植如跌入冰窖了。

    张静一道:“看来,你这是自己不愿成全自己啊……”

    张静一看向孔衍植的目光,变得无比的怜悯。

    孔衍植是何等尊贵的人,这辈子,也不曾有人用这般怜悯的目光凝视自己。

    他最终……带着哭腔道:“我略知一二。”

    “是谁告诉你的。”

    “吾婿。”

    “是你与他密谋,还是你乃是主谋。”

    “不不不……我不敢的。”孔衍植心惊胆战道:“我只是从他的话里,听到一些弦外之音。”

    “什么弦外之音。”

    “说是要去京城。问他为何去,他说有大事要办,说是……天要变了,还说……这朝野内外,不知多少人巴望着陛下去死,只要陛下死了,大家才可松一口气……又说什么陛下残暴不仁之类的话。”

    张静一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是吗?看来你对此很认同。”

    “不不不。”孔衍植立即道:“陛下维新之治;乾纲中正,天下万民,不无仰慕皇恩,臣对陛下……感激涕零……”

    张静一笑的更冷:“既然如此,你为何不立即向朝廷奏报?”

    孔衍植胆颤着,不语。

    张静一道:“看来你还是不肯说实话了。”

    孔衍植立即道:“说,我说……饶了我吧……”

    说罢,他又嚎啕大哭,紧接着,才期期艾艾的道:“其实……其实我对陛下,也有一些怨言,陛下登基,重用魏忠贤,在山东设立了镇守太监……孔家的土地,虽不在征收矿税和商税之列,可是……可是……”

    “可是你的利益也受损?”

    “是…是……”

    “所以你记恨陛下,恨不得陛下立即驾崩?”

    孔衍植带着哭腔道:“我……我……我供认一件事……吾婿在此之前,一直与一个叫麓山先生的人走得很近!”

    …………

    昨天写完第三章去打了第二针疫苗,谁知道休息一下直接睡到一点多,闹钟都没叫醒,赶紧起来先写这一章,还是有点困困的,看情况吧,状态好,等会还有一章,把昨天的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