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一十四章:破釜沉舟
    麓山先生?

    张静一对这个人没有丝毫的印象。

    他看着孔衍植道:“这麓山先生……又是何人?”

    孔衍植哭道:“其实……我只知这些……”

    “只知这些?”张静一冷笑道:“看来到了现在,你还不老实啊!”

    “万死。”孔衍植惊恐地道:“真不知道,这件事……我不敢过问。”

    张静一道:“为何不敢过问,是为了今日推卸责任?”

    “是……是……”

    张静一则是接着道:“还是拿你那女婿当枪使,若是成了,你们孔家便跟着吃肉,若是不成,也可说你们不知情?”

    张静一冷冷地看着孔衍植。

    其实到了现在,他大抵也知道这孔衍植的手段了。

    你说他有本事真正参与谋反,他是决计不敢的,不是没有这个想法,而是家大业大,而且孔家地位超然,何必干这脏活累活呢?

    只要暗中表态支持,再将自己的女婿当做工具,进行活动。

    那么无论如何,他们都立于不败之地。

    张静一继续讯问,而这孔衍植的身上,也已问不出什么结果来了。

    到了最后,张静一已是没有了一丁点的耐心,于是便道:“那麓山先生,你可曾见过?”

    “不,不曾。”

    “这么说来,你和我说了这么多,都是一些废话了?”

    孔衍植道:“实不是不愿相告,是实在不知,殿下,你就请饶了我吧……我的家人……”

    张静一站了起来,凝视着孔衍植,突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孔衍植:“这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

    “什……什么意思。”

    张静一却什么也没说,匆匆走出了审讯室,而后下令道:“立即查一查这个叫麓山先生的人,所有有嫌疑的人,统统讯问,要问出这麓山先生的下落。”

    “这衍圣公……”

    张静一眼睛看着眼前这百户,意味深长地道:“你说的是这孔衍植吧?”

    “是,是孔衍植。”百户立即道:“卑下说错了。”

    张静一道:“先行关押。”

    “是。”

    …………

    天启皇帝此时躲在勤政殿。

    现在百官都在找他。

    孔衍植进了大狱,到现在也没放出来,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难免让人担心。

    无论是朝中任何人的党羽,此时所担心的都是,这样下去,会不会引起动荡。

    毕竟……这是衍圣公啊!

    至少在百官和读书人眼里,这衍圣公虽不是神一般的存在,可毕竟是圣人血脉。

    天启皇帝预判到了他们的反应。

    一听张静一发了驾贴,立即就开始无为而治了,成日在西苑,谁也不见,每日和太监们愉快的玩耍。

    当然,更多的时间,是看张静一的章程,这章程里头有许多展望的成分,让天启皇帝恨得牙痒痒。

    于是自己另起一个稿子,居然对着这章程,自己拟出了一个更详细的章程出来。

    此时,站在一旁侍候的魏忠贤道:“陛下……奴婢侦知,不少读书人在街头巷尾怒骂,谈及国事,都是……”

    “朕知道。”天启皇帝继续提笔,一面风轻云淡的样子:“不骂才有鬼,也不看看张卿干了什么。”

    魏忠贤道:“那么陛下的意思是……”

    “此事交张卿来办吧,我们就不必过问了。”天启皇帝道:“他的意思,就是朕的意思。”

    魏忠贤心里不禁泛酸。

    没办法,作为一个宦官,这是本能的心理反应,我割了自己……入宫……不就是为了像张静一那般,成为陛下的替身吗?

    但是这些是不能表露出来的,于是魏忠贤笑了笑,乖巧地应道:“是。”

    正说着,外头有宦官道:“禀陛下,辽东郡王求见。”

    天启皇帝顿时跳起来,立即怒道:“来的正好,朕正想要寻他呢!”

    说着,张静一被小宦官领进了勤政殿。

    张静一还未开口。

    天启皇帝便骂道:“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张静一道:“陛下,关于衍圣公……”

    天启皇帝冷笑道:“朕说的是你这章程,你这章程里头,实际的内容少,虚夸的东西却是太多,如此浩大的工程,你就写一个这样的章程来糊弄朕?”

    “到底涉及到的匠人多少,每月需多少的钱粮,冶炼的作坊需要几个?冶炼所需的矿石从何而来?要就近开采矿石,又需多少人工,这些人工是本地招募,还是关内招募?还有……你所言的橡胶,只说加大采购力度,可是……这采购的多了,价格是否会涨。是否要先行囤积,以防不测。除此之外,还有……朕自己拟了一个草稿,你自己看看吧。”

    说着,点了点案牍。

    一旁的宦官很有眼力见地忙将案牍上堆积如小山一般的草稿双手抱起来,交给张静一。

    张静一看着头皮发麻。

    这特么的是草稿?

    章程不就是几页纸上的事吗?

    他顿时满头大汗,随手翻出一些稿子,里头提出的问题就有七八个,这每一个问题……自己竟是茫然。

    天启皇帝道:“这花的是银子,不是石头,银子要落到实处,要有详细的计划,各个你章程中拟定的子项目,也要有预备的方案。否则,任何一个子项目掉了链子,都可能影响到总体的计划。还有账目的问题,账目太混乱不清了……”

    张静一于是道:“陛下言简意赅,直指问题本质,真是令臣钦佩啊。”

    天启皇帝瞪了他一眼,道:“拿回去,重写一份,按着朕的草稿来写。”

    “我看,这就不必了吧,陛下这份草稿,就是现成的,微臣这点本事,怎么及得上陛下万一呢,要不……就用这个?”

    这意思是,我知道我错了,但是我不打算改。

    天启皇帝叹了口气:“朕的银子啊……那朕再增补一二……这东西和修宫殿是一样的道理,需要多少木料,木料从何而来,需要多少人工……一定要做到心里有数,哪一处出了差错,到时便会影响其他的地方,最后积重难返,只能干瞪眼了。”

    张静一对此表示认可,这不只是组织度的问题,重要的还是得有规划……

    此时,天启皇帝倒是道:“你来寻朕,又是为了何事?”

    “孔衍植那里,已经查问过了。”

    天启皇帝不禁眉头一挑,道:“有什么结果?”

    “可能他真和这事没有太大的关系。”

    “既然如此,那就放了吧。”

    天启皇帝呼了一口气,接着道:“毕竟是圣人后裔,现在已闹的不可开交了。”

    “这……”

    “怎么了?”天启皇帝看出了张静一的为难之处。

    张静一道:“不过臣发现不少其他的案子,比如欺凌百姓,侵吞田产,还有纵容恶奴伤人的事……”

    天启皇帝皱眉:“为了这些罪,如此大动干戈吗?”

    “还有一个问题,臣对孔衍植,已经用过刑了。”张静一意味深长地道。

    不整死这所谓的衍圣公,真的是意难平啊。

    管他是不是谋反,张静一现在就是在赌,赌这孔衍植平日里在曲阜藏污纳垢,干尽了缺德事。

    天启皇帝顿时明白了。

    他背着手,开始深思起来,最后抬头道:“那么你的意思是如何?”

    张静一的面上,掠过了一丝残酷,道:“他本来就对朝廷离心离德,不过是我大明养的一条狗而已,现在狗不听话了,难道还留着过年吗?再说,若是放了他,他势必大造舆论,说陛下唆使锦衣卫对他用刑,到时势必要闹得不可开交。既然横竖朝廷要大失颜面的,那就干脆,斩草除根吧!”

    “斩草除根……”天启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连其他人也不愿意放过?”

    “臣并非是想做酷吏,可是臣敢拿人头作保,这孔衍植和他的近亲家人,一定没少作奸犯科,这样的人若是不法办,不只百姓深受其害,陛下……若是犯法者不能惩治,如何让法令通行呢?”

    天启皇帝抿着唇,面上晦暗不明。

    这事……很棘手。

    现在传唤去了锦衣卫,就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若是到时……还要法办,天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只是……张静一那一句动过了刑,却是让天启皇帝心有警惕,他也意识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是断然不可能善了的。

    天启皇帝沉默了一会,最后道:“你自己看着办吧,这件事,朕已知道了。”

    张静一振奋起来,于是道:“那么……臣就动手了。”

    天启皇帝坐下,稳稳地在案牍之后,而后低头看着章程和草稿,口里道:“朕近日要潜心研究这铁甲造舰的计划,朕不要你的过程,只要你的结果。”

    张静一点头道:“遵旨!”

    声音的背后,已是带有肃杀之气。

    随即,张静一告辞而去。

    天启皇帝依旧端坐着,一旁的魏忠贤禁不住道:“陛下……这张静一打算干什么?奴婢怎么觉得……张贤弟……似乎……”

    “你管这么多做什么。”天启皇帝略带不耐烦地道:“让他去折腾就行,别管他。”

    魏忠贤忙点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