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一十六章:尸骨无存
    这门房死也不肯收银子,随即将后门大开,又有些不放心,再三指路。

    当下,一队锦衣卫火速地涌入了孔府。

    这刘文秀乃是关中贫苦出身,其实当初也在士绅人家里做过短工,自然最是清楚,这些士绅人家是怎么对付像他们这般的人。

    许多戏曲里,总是不免在主子边上,安排几个忠奴。

    可实际上……除了极少数之外,刘文秀却最是清楚怎么回事。

    似孔府这样的人家里,人是分三六九等的。

    这曲阜有大量的孔家子弟。

    可是嫡系却是极少数。

    绝大多数人,如这门房,论起来,一百多年前,和孔衍植也是一家,可是祖先因为是庶出,而后……家境越来越惨,到了他这一辈,其实已成了孔府嫡系的奴仆罢了。

    而这等老爷,压根就不可能将仆从当人看的,更多只是一个器物,这孔府内外的孔家人,绝大多数,真如牛马一般。

    这里其本质,就是一个大宗族社会。

    犹如南方许多的村落一般,一家一姓,可大家虽是源自于一个祖宗。

    可这人也分三六九等。

    真论起来,鲁迅先生笔下阿Q正传中的赵老爷和阿Q,本质上也是一个祖先出身,阿Q也是姓赵。

    而宗法是极残酷的,比之国法还要暴力,宗族之中,多为孔府嫡系的佃奴,若是在其他地方,地主雇佣了佃户,尚且还可讨价还价,这佃户还可争取一些利益。毕竟彼此是租赁的关系。

    可在这大宗族之中,就完全不同了。

    有宗法在,你不从,打死你,你又能去哪里告官?

    在这里,孔府嫡系就是皇帝,某种程度来说,比皇帝还厉害,他们不但掌握着国家的律法,还操控着礼法和宗法,想要谁死就谁死,完全都是看自己的心情。

    若是其他的锦衣卫,来了这里,或许只是刺探消息,想办法接近孔府的嫡系上层,或者是…与本地的官吏打交道。

    而刘文秀这样出身的人,却是反其道而行,早将这曲阜孔家人的凄惨情况摸了个底朝天,他从这些孔家旁系人入手,便迅速地将曲阜的情况,摸了个一清二楚。

    此时……一行人杀进去。

    刘文秀当先,带着十数人。

    其余之人,火速散开。

    一队人率先赶往百户厅。

    整个孔府,俨然一个小朝廷,除了其他司乐厅,典籍厅、知印厅、掌书厅之外……其中最重要的目标就是百户厅。

    这里驻着一个武官,名为百户,实则因为倭寇滋事之后,嘉靖皇帝为了防止倭寇在山东一带登陆,袭击曲阜,别到时候闹出一个孔家人被倭寇劫去的笑话,因而加强这里的卫戍。

    故而,这百户厅百户实际上掌管着七百多人马,驻地就是孔府前堂的百户厅里。

    这一队人,在小队官的带领之下,几乎是疾奔至百户厅,门前,几个睡眼惺忪的门丁按着刀守卫。

    一见有人来,立即要大呼。

    这小队官便低声喝道:“杀!”

    十几个校尉,早已铿锵拔刀,一窝蜂冲上去,便是乱砍。

    可怜这几个门丁,还未反应,便被砍翻。

    随后,一队人呼啦啦地进入了百户厅的廨舍。

    在这里……当值的百户必须在此值守,睡在后头的厢房里。

    而根据打探,这百户今夜没有出府,于是……一个炸药包直接点燃。

    这一队人甚至没有冲进去,而是让人直接猛地撞开窗。

    而后,将炸药包直接丢进去。

    里头的人似被惊醒,口里叫骂起来:“是谁这样大胆,竟敢吵老子睡觉。这丢的是什么,仔细剥了你的皮。”

    “赵二,赵二……赵二人呢?”

    不过,对于里头的百户而言,这显然只是一个插曲。

    虽然觉得事有蹊跷,不过刚刚从梦中醒来,依旧还是头脑不清楚。

    只是……接下来……

    轰隆一声。

    一团火焰直接从屋顶飞出。

    这屋顶几乎要掀开。

    而后……里头大火自门窗里喷出。

    里头的人……瞬间死了个干净。

    只是……这一声爆炸,迅速地惊动了整个孔府。

    守卫孔府的兵丁火速往爆炸的方向赶来。

    只是……这一窝蜂的人,迎面便见几个飞鱼服的人,按着腰间的刀柄直直朝他们走来。

    这些兵丁口里呼喝,却已是胆怯。

    为首的小队官厉声道:“大胆,你们这是要作乱吗?奉锦衣卫新县千户所令:搜抄孔府,任何人不得阻拦,胆敢有阻拦者,立杀无赦。你们的百户孔申建已死,谁若是想要顽抗从逆,那就来试一试!所有人放下武器,蹲下,不得言语,不得乱动。”

    一听百户死了。

    又见是锦衣卫。

    群龙无首。

    何况方才的爆炸,实在过于骇人,这些兵丁便已是毛骨悚然。

    于是个个丢弃了武器,惶恐不安地靠着墙根蹲下。

    “让两个人守在此,其余之人,顺此地搜抄。随我来!”

    “喏!”

    …………

    这边解除了所有孔府兵丁的武装。

    另一边,刘文秀却已带一队人,疾步奔着前上房去。

    这孔府的规模实在太大了,有大门、二门,屏门、重光门、大堂、二堂、三堂,前堂楼、后堂楼,还有许多花园。数百个房间里,嫡系和嫡系的女眷,则在前上房居住。

    这里……现在已乱做了一团。

    听到了爆炸之后,谁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孔家少爷孔兴燮此时才二十多岁,被惊醒后,便立马带着几个亲信的家奴,匆匆要出来。

    于是,一下子和刘文秀撞了个正着。

    这孔兴燮是何等人,立即大怒道:“尔等何人,竟敢闯我孔家内宅!”

    刘文秀抿唇不语,却是飞快地抬起了腿,随即飞起一脚,直接踹中了他的肚子。

    孔兴燮闷哼一声,整个人几乎要飞出,喉头一甜,顿时吐出了一口血。

    他身后的几个私奴,早已吓得钉在了地上,纹丝不动。

    刘文秀不惊不慌地扬起了手中的一副画像,点着孔兴燮便道:“就是他了,拿下!”

    孔兴燮吃痛地捂着肚子,方才还嚣张得不可一世,现在却慌了,忙道:“我何罪?”

    刘文秀面无表情地道:“倒行逆施,不尊孔圣!”

    孔兴燮:“……”

    早有几个人上前按住了他,他自是不可能乖乖被擒,于是不停地挣扎,口里大喊着:“快,去喊人……家里进贼了……”

    其中一个家奴,显然是孔兴燮的贴身仆从,此时条件反射地似乎想要护主。

    刘文秀却已上前,直接拔刀,挥刀一砍。

    这刀乃是精钢打制,吹毛断发,只一道惊鸿,随即……这奴仆便人头落地,鲜血喷溅。

    浓重的血腥味一下子蔓延开来,刘文秀却是眉也不皱一下,干脆利落地收了刀,而后道:“再有人学他,统统都死,一个都不留。”

    剩余的几个仆从都煞白了脸,个个惊惧到了极点,立即直挺挺地跪在了地上,大气不敢出了。

    孔兴燮悲哀地道:“尔等贼子……贼子……若是我父亲知道……”

    不等他说下去,刘文秀便冷冷地盯着他道:“你父亲?你父亲只会恨自己为何活在这个世上,你以为你父亲在京城里享清福吗?”

    孔兴燮大为震撼,便惊惧地道:“不……不可能的,我们是圣人后裔……”

    刘文秀只冷笑:“孔圣人是何等聪慧之人,怎么会有你这么愚蠢的子孙?到了如今死到临头,还不自知,我看你必定不是圣人血脉,一定是主妇私通了家奴所产的孽种,来人,拿下,若是敢不老实,打到他老实为止,其余人都随我来。”

    诺大的孔府。

    在控制住了百户厅和前上房之后。

    整个孔府便已彻底地落在了刘文秀的手里了。

    他先是一一验明了孔家嫡系三十七人的身份。

    确定这三十七人统统归案。

    而后,便立即召孔府的许多管事来。

    除此之外,又请了不少底层的账房以及库吏,这些人平日里哪里和孔府嫡系有什么主奴之情,在往日,人家是正眼都不多看一眼的,出了差错便是往死里责罚,卖了力气也绝不会有什么奖励。

    很快,这些人便立即兴高采烈地引着刘文秀至孔府三堂。

    这三堂也叫退厅,是衍圣公接见四品以上官员的地方,也是他们处理家族内部纠纷和处罚府仆役的场所。此院的东西配房各有一进院落,东为册房掌管公府的地亩册契,内为司房掌管公府的总务和财务;西为书房,为公府的文书档案室。

    也就是说,这里几乎是孔家的内库。

    这一个个的库房,摆在所有人的面前,其中一个司库的小吏兴冲冲地打开了一个库房的门锁。

    刘文秀带人进去。

    骤然之间……

    刘文秀眼花缭乱,他也算是见多识广,可是见这满屋的金银,还是觉得震撼。

    “只这一处银库?”

    “还有七八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库房,是陈设书画的,也有珠宝的,还有……”库吏如数家珍:“隔壁还有账房,账目都是一清二楚的,一看便知。”

    …………

    还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