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一十七章:弑神
    衍圣公府最大的好处就在于,他们不像那些走私商人和辽将一样。

    那些人难免心虚,固然攫取了大量的财富,却是想尽办法,要将这些财富藏匿起来。

    可衍圣公府不同。

    他们很嚣张。

    直接把数不清的金银,一屋子一屋子的藏在库房里。

    而且还记了账。

    绝不搞偷偷摸摸那一套。

    反正,他们绝不担心有人来彻查。

    就是这么敞亮。

    如此一来,倒是给抄家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要知道,卫里有一个指挥使佥事,现在还苦哈哈地在辽东每日搜抄金银财宝呢。

    刘文秀让人将所有的府库都封存了,而后又命人将账目连夜送去京城。

    另一边,就是如何处置这孔府的问题了。

    孔府内外,已是乱做了一团。

    毕竟爆炸和孔府被抄的消息,足以让人震惊。

    就在刘文秀迟疑不决的时候。

    却又有一封张静一的传书到了。

    取了传书,低头一看,刘文秀似明白了什么。

    而后他带着人,直接走到了孔兴燮所关押的地方。

    这孔兴燮作为孔衍植的嫡长子,未来衍圣公的接班人。

    此时被反绑着,依旧还在挣扎,他显然是不甘心的,绝不相信,朝廷竟敢来查抄孔府。

    于是,他口里囔囔着。

    等刘文秀要进来的时候,刘文秀听到他嚷嚷的声音,对守门的人询问:“他嚷嚷什么?”

    “他说要喝蜜水。”

    刘文秀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眼神看了这校尉一眼,随即踏步进去。

    孔兴燮见他进来,立即大喝:“你现在放了我,还来得及。”

    刘文秀眼里没有情感,只是瞥了孔兴燮一眼:“你想喝蜜水?”

    “是。”孔兴燮道。

    刘文秀对身边的人道:“去,给他取蜜水来。”

    孔兴燮一听,顿时心里大喜,于是又道:“绳子绑缚得太紧,将我的绳子解开。”

    刘文秀便上前,亲自给孔兴燮解开了绳索。

    孔兴燮活络了筋骨,等有人给他斟了蜜水来。

    孔兴燮喝了一口,此时他心里有底气了,便道:“这蜜水不是我的女婢兰香泡的,蜜放少了,若是再放一勺母乳进去,方才对胃口……”

    说着,将蜜水搁下,冷冷道:“你们闯入这里来,该当何罪?这是你们锦衣卫这般闯进来的地方吗?便是皇帝来此,也不是这般……你们到底是何人?”

    刘文秀居然态度还不错:“快正午了,你肚子饿不饿,若是饿了,我让人做一些吃食来。”

    孔兴燮心下大定,不过此时真的饿了,便道:“取一只蒸鹅来,再取蕨菜汤……还有……”

    他连续报了几个菜名。

    孔兴燮最后道:“你去告诉膳房的人,他们知道我的口味。”

    刘文秀便吩咐一人去通知膳房。

    过一会儿,一桌酒菜便摆了上来。

    孔兴燮坐在主位,又嚷嚷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你现在实说,我或还可饶你,我的父亲在京城如何了?”

    刘文秀给孔兴燮倒了一杯酒,而后道:“来,喝一杯酒吧,我陪你喝一杯。”

    孔兴燮鄙夷地看他一眼。

    他心里越发的敞亮,知道可能这锦衣卫不过是吓唬自己,又或者只是一次对孔家的敲打。

    他淡淡道:“我不与粗人对饮。”

    说着,自饮自斟。

    酒足饭饱,他摸了摸自己的肚皮,随即道:“我困了,需小憩片刻。你让小欢来此,我没有人侍寝,睡不着的。”

    刘文秀突然道:“时候差不多了。”

    “什么时候差不多了。”

    刘文秀却是突然将孔兴燮拎了起来。

    孔兴燮被拎着,整个人难受起来,便立马大怒道:“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

    刘文秀随即拖拽着孔兴燮便往外走。

    人拖拽出去,早有几人在此候着,立即将孔兴燮按住。

    孔兴燮口里还在大骂。

    去没人理会他了。

    紧接其后,三十多七口人丁,便直接押出了孔府。

    孔兴燮突然恐惧起来,口里依旧叫嚣着:“我乃圣人……”

    在前头的刘文秀突然驻足。回头看了孔兴燮一眼,毫无感情地道:“断头饭都吃了,还在此啰嗦什么。”

    出了孔府,就在这孔庙不远处,所有孔家嫡系都被驱赶至一堵围墙这儿。

    此时……曲阜不少人已是三三两两的来了。

    他们惊恐不安地看着这一切。

    先是听闻有贼子袭了孔府,此后又听说,来人是锦衣卫。

    而如今……他们亲眼看到孔老爷和孔少爷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此哭诉哀嚎。

    他们被绑缚着,紧接着,便见一队队鱼服的校尉。

    他们列成了长蛇。

    而后,在十丈之外,开始给自己的火枪装药。

    这一下子,却是将所有人都吓住了。

    惊恐的人想要捂着自己的眼睛,可是指缝又忍不住想要开一条缝。

    片刻之后,这里已聚集了上百人。

    随后,刘文秀上前,高声道:“孔兴燮人等,你们不尊圣人教化,欺压百姓,丧尽天良,今日事发,证据已是确凿,经我新县千户所核验,你们已是罪无可赦,于午时三刻,即令处决。”

    “本来你们该腰斩于市,不过辽东郡王殿下乃是善人,见不得你们身首异处,于是特发善心,下令枪决,好了,时辰到了。”

    刘文秀随即退开。

    一旁一个小旗官立即吹起了哨子。

    孔兴燮口里还要大骂:“你们安敢……”

    啪啪啪啪……

    一排火枪响起,孔兴燮只看到自己身边的兄弟和叔伯们哀嚎着,身上冒出了一个个血洞,身子靠着后头的墙根,最后慢慢的软下去。

    也有人没有死透,在地上拼命打滚挣扎,可惜手脚被绑缚,无法挣脱。

    刘文秀站在一旁,依旧面无表情。

    一排火枪射击,并不能让所有人死透。

    于是他大叫:“预备!”

    第二排火枪已经预备。

    口哨一响。

    啪啪啪……

    又是许多人一个个倒下,哀嚎阵阵。

    除了几个漏网之鱼之外,其余的,都绑着手脚,几乎没了呼吸。

    而这时,继续射击便有些浪费了。

    刘文秀于是快步上前,他取出了一柄短枪。

    现如今……短枪开始小规模的制造,一部分的武官开始配备。

    刘文秀对这短枪,可谓是爱不释手。

    如今,他提着短枪上前,走到了横七竖八的尸体之中,见一人在地上蠕动,于是抬手,砰……

    短枪喷出火焰,而后这人的后脑,便如爆裂的西瓜一般,血液四溅。

    原本倒地装死的人,似乎也受此刺激,立即发出惊恐的叫声。

    刘文秀看过去,正好对上了孔兴燮的脸孔,孔兴燮身上虽中了两弹,但并不是要害,此时此刻,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无法想象,自己这圣人后裔,竟会被人像猪狗一般的宰杀。

    于是刘文秀的短枪指向了孔兴燮。

    孔兴燮这时慌极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饶命,饶命啊……”

    他拼命地蠕动着,浑身是血,这些血,有自己的,也有他的叔伯兄弟们的。

    此时,他惊惧万分,涕泪直流地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乃圣裔,我……我还有用,还有用处……”

    刘文秀凝视着地上拼命蠕动的孔兴燮,这孔兴燮脸上写满了求生欲。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

    毕竟,在别人看来,孔兴燮乃是圣裔,是至圣先师的后人,可在刘文秀看来,这种人……不过是当初欺凌自己的士绅人家而已。

    刘文秀目光冰冷,冷漠地道:“你已经没有用处了。”

    孔兴燮听罢,更是惊慌,千钧一发间,似是想到了什么,随即悲哀地大叫道:“国朝难道不以仁义治天下了吗?”

    可显然,他再也听不到答案了!

    只因为下一刻……

    啪……

    一枪下去,子弹直中孔兴燮的心脏。

    孔兴燮的身子抽了抽,身躯摆动了片刻,而后……身子便伏在了尸堆之中。

    此刻仿佛……仁义已死!

    刘文秀却是看都没有看地上的孔兴燮一眼,眼眸里是完全的淡漠!

    因为对他来说,这只是一具尸首。

    哪怕他有再多的光环,甚至具有了神性。

    可在刘文秀眼里,这不过是他这辈子经历过的无数尸首中的一具,没有任何的分别。

    而这样的尸首,他见过太多太多了。

    从小到大,每一年都有无数人冻死。

    饥荒来的时候……他看到赤地千里。

    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

    无数人像牲口一般的死去。

    这样的尸首,他已习以为常。

    唯一这尸首和别人不同的是,它更肥胖,更白嫩。

    与那些当初逃荒时,沿途那皮包骨,肚子被观音土涨破的尸首,不过是卖相好看了一些。

    如此而已。

    这一刻……刘文秀的身躯还是微微颤了颤,他突然挺起了胸,心里在说:“仁义没有死,只是你们这些人,却是该死!”

    说着,他一步步地走到了那无数的看客们面前。

    看客们已是慌了,眼中同时有着震惊!

    他们万万没想到,同宗的嫡系老爷,说死便死……这是何等高高在上之人……如今……真如死狗一般!

    …………

    还有一章,争取早点写出来,困了的先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