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一十八章:除恶务尽
    而此时,鸦雀无声。

    哪怕转身想要逃的人,如今也吓得迈不动步子。

    李文秀收了枪,按住了腰间的刀柄。

    而后,他伸出了手指头,随即便道:“只说两件事,尔等自去奔走相告。”

    无人回应,所有人还处于震惊之中。

    李文秀随即斩钉截铁地道:“第一,孔氏族人都是一家,孔氏所有的土地,本就归于孔氏宗族。所以从现在开始,所有衍圣公府的土地,孔氏所有的族人,都可参与均分,但凡是孔氏的男丁,得地五十亩。有一个算一个,家里几口男丁,就来分领土地。”

    “至于还有一些,依附于孔氏为奴的异姓。这些人,伺候了孔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有男丁,可得地三十亩。孔府奴婢,统统解散,每人分发十两银子的路费。再有……大家自己商量着,推举出几个德高望重之人,请他们来负责祭祀宗庙,圣人的香火,断不可绝。”

    顿了一下,他接着道:“这第二个,便是欢迎揭发这孔衍植父子的罪行,若是有受了委屈的,有被欺凌过的,统统都来,放心,这里有人给你们做主。”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孔氏子弟其实凄惨者极多,毕竟这数百年来开枝散叶,衍生出来了无数的旁系。

    而圣人的所有官职和爵位,以及一切的田产,可都是嫡系来继承的。

    这些旁系绝大多数,都已沦为了佃奴。

    至于同宗之情,说难听一点,几百年前是一家。他嫡系都没将你当人看,平日里被欺压的人,可谓数不胜数,真是一把辛酸血泪。

    于是,众人听罢,纷纷欢呼。

    是日……

    曲阜竟没有人披麻戴孝,却是鞭炮阵阵。

    其实若孔兴燮不被当场处死。

    或许有不少人,还没有这个胆子。

    现在亲眼看到嫡系当即被杀绝,这最后一丁点的顾虑,也就荡然无存了。

    数不清的人涌入孔府,有来告状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也有来分地的,还有遣散的奴仆们得了路费,却不肯回家去,留滞于此,倒不是舍不得这孔府,而是愿意再多瞧一瞧热闹。

    这曲阜上下,锣鼓喧天,竟是热闹无比。

    推举出来的几个族老,此时战战兢兢,他们本是旁宗的老人,平日里见了孔衍植,那真是低声下气,如今碰到比孔衍植更狠之人,自是如履薄冰。

    李文秀也不管他们孔家内部的事,让他们来摆平分地的问题,现在只需埋头,抄搜孔府即可。

    …………

    快马将消息送至京城。

    京城一下子哗然了。

    谁也没想到,衍圣公府上下,竟真杀了全家。

    而此时,在这消息才开始流传的时候。

    张静一让人提了孔衍植来。

    孔衍植已是奄奄一息,此时见了张静一,便大哭起来,不断地叩首:“饶命,饶命啊。”

    张静一道:“你见了任何比你强的人,都是这般跪着,大声求饶的吗?”

    孔衍植哭诉道:“只求殿下能够开恩。”

    张静一沉默了片刻,道:“若是圣人在世,知道有你这样的后人,一定蒙羞吧,圣人倡仁义,可你是什么样子?你对了我,便只晓得磕头如捣蒜,可若是见了那些比你弱小卑微之人,便一脸倨傲,只恨不得将傲慢写在脸上,哪怕对你的宗亲,也是如此。”

    “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只会让至圣先师蒙羞,我张静一虽非儒生,却也是钦佩圣人的,想到圣人有这样的不肖子孙,沦为天下人的笑柄,我于心不忍。”

    孔衍植心惊胆跳地看着张静一道:“殿下……你……你待如何。”

    “我希望你硬气一些。”

    孔衍植又哭道:“不敢,不敢。”

    张静一冷冷地看着他道:“可是……有一个叫孔建行的,你对他可是硬气得很,就因为他说错了话,他不但打了他耳光,还让他带枷,跪在孔府门前暴晒三日,最后此人脱水而死。”

    孔衍植一听,忙道:“孔建行……我……我并不认识。”

    张静一听罢,更觉得痛心了,于是道:“你亲手弄死的人,到头来,却连此人的姓名都不知道,这才让人齿冷。我来这里,也不是来追问你的罪责,你的罪,我已经搜罗得足够了。并不需要你供认什么,来此,只是通知你一声,你的四个儿子,还有你五六个兄弟,已被处死,除此之外…还有你家三十多口人……如今……都不在了。”

    孔衍植听罢,身躯一颤,他浑身颤栗着,心里的悲痛无以复加,他咬牙,流下泪来,悲痛万分地道:“他们有什么罪,他们何辜……为何……为何要杀死他们,为什么?张……”

    他嘴皮子拼命的颤抖着,此时抬起眼睛,看向张静一,这眼神带着刻骨的仇恨:“张静一,你……你这杀人狂魔……你……你会有报应的。”

    张静一面无表情,道:“我的报应,这是以后的事,而眼下,是你的报应,你觉得他们无辜吗?可你想过,你滥杀的那些无辜,因你而无辜去死之人,又有多少?人就是如此,只要不杀到自己头上,便不知无辜二字,于是肆无忌惮,仗势欺人,得势的时候自是得意洋洋。可等到报应落到了自己身上的时候,这才想起无辜二字了?你在曲阜干的事,你心里清楚!我来此,既是来通知你你家人的消息,也是来送你上路的,至少,你的家人……有你伴着,也不寂寞。”

    张静一起身,随即便往审讯室的门口走。

    孔衍植于是发出了哀嚎,随即又叫骂道:“张静一,张静一……你不是人,你今日杀我,我看你如何收场。你以为……你以为你是谁?天子尚不敢如此,你凭什么敢……哈哈……哈哈……”

    而在他的身后。

    武长春已取出了一柄锋利的匕首。

    匕首锋芒毕露。

    这匕首上,不知沾了多少血,而此时,他慢悠悠的走到了孔衍植的身后。

    孔衍植依旧还跪着,他的腿骨,早就被折磨断了,于是……武长春自他的身后,慢悠悠的将匕首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孔衍植顿时觉得自己的身后,一阵恶寒,如芒在背。

    一下子,孔衍植战栗,他浑身上下,都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包围着。

    他随即变得无比惊恐起来,再不敢叫骂,而是神情凝固着,嘴唇嚅嗫着道:“饶我……饶了我吧……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生来便有大富大贵,有着无数荣华富贵之人,怎么会舍得去死呢。

    即便到了这个地步。

    那匕首已抵在他的脖子上,孔衍植已明知必死,却还是忍不住想要找到一线生机,他继续道:“武兄,武爷,你饶了我,饶了我吧。”

    武长春在他身后,脑袋微微的前倾,嘴巴贴着他的后颈,轻声在他耳畔道:“这一次……没那么疼的,可以给你一个痛快,这也是殿下的意思,毕竟这些日子,为难了你不少,到了现在送你上路的时候,终究要给你痛快一些。所以……你别呼喊,乖乖的听话,如若不然,我要不喜的。”

    武长春一面说,一面笑着,发出咯咯的笑声,倒像是两个老友谈天说地,说到了某件有趣的事。

    孔衍植只觉得汗毛竖起,他流着泪,道:“武爷……我不是东西,我不是人,我丧尽天良,求你去和殿下说一声。”

    “殿下要你死……”武长春笑着道:“你这还不赶着去死……哎……我奉劝你一句,换做是我,若是殿下这时愿给我一个痛快,我只怕高兴都来不及,你呀……真是不懂事,这一次,可是殿下格外的开了恩,如若不然……嘿嘿……嘿嘿……”

    接着,武长春露出了可惜的样子。

    其实他更希望,在孔衍植身上再多一些研究。

    可此刻……

    他的手一抖。

    匕首便在孔衍植的喉头一划。

    一条血线骤然之间,出现在孔衍植的脖上。

    随即……突有血箭自那细线上喷出,于是血水便如喷泉一般涌出来。

    孔衍植便双手死死的掐着自己的脖子,口里吐着血沫,随即……人便直接倒地……不久气绝。

    武长春将自己的匕首擦拭干净,小心翼翼的将匕首收拾回了自己的一个百宝箱里,而后提着箱子出了审讯室,到了门槛时,还忍不住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那孔衍植一眼。

    他出了审讯室。

    张静一背着手在这长廊之下心旷神怡的看着天穹。

    武长春便上前,低声道:“殿下,已经处置干净了。”

    “嗯。”张静一笑了笑:“今日天气不错。”

    武长春恐惧的看着张静一,虽然……武长春在这大狱之中,是犹如怪物一般的存在,他独来独往,从不和任何人有过多的交涉,每日只摆弄着他的百宝箱子,人们都很畏惧他。

    可在武长春心里,这张静一才是真正令人恐怖的存在。

    于是武长春忙道:“是,是不错。”

    ………………

    总算写完了,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