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二十一章:统统都要死
    张静一抵达午门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很多人表现出来的恨意。

    这一次直接将他们的精神巢穴给端了。

    换做是谁的内心深处都不好接受。

    张静一没理他们,这些人谁啊,我很在乎你吗?

    他倒是看到了黄立极,于是兴冲冲地赶到了黄立极这儿,朝黄立极行礼道:“黄公,你老人家近来可好,近来事多,没来得及拜见……”

    黄立极脸都涨红了。

    真恨不得一个耳光摔在张静一的脸上。

    此时的气氛尴尬至极。

    无数的眼神都朝黄立极这儿看来。

    黄立极应又不是,不应又不是,只好尴尬一笑,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话。

    张静一没听清,忍不住道:“黄公是身子不适吗?”

    黄立极的脸色便如猪肝一般,只好道:“殿下好。”

    好在这个时候,宫门开了,众臣鱼贯而入。

    黄立极才从尴尬中解脱出来,放松了一丁点,才发现自己的手心捏了汗。

    于是侧目看向一旁的孙承宗,忍不住想,该死,果然他和孙承宗是一伙的,却偏不和孙承宗打招呼,就让老夫一个下不来台。

    众人纷纷入殿。

    殿中……只是此时,天启皇帝未至。

    这天启皇帝姗姗来迟,磨了老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穿着冕服而来。

    入殿升座之后,众臣纷纷道:“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天启皇帝先看了站在最前位置的张静一。

    在大明,王爵是地位超然的存在。

    毕竟,藩王们是不允许随意进京的,最高规格能够经常入宫的,也只有公爵。

    而张静一这异姓王,自然也就成了奇葩的存在。

    因为这里,没有一个人比他的级别高,哪怕是内阁大学士,也只能站在他下首的位置。

    天启皇帝自然清楚今日的殿中,隐藏着无数明枪暗箭。

    若不是因为百官,包括了宫中的太妃催促他来见众臣一面,他是绝计不肯来的。

    于是,他懒洋洋地道:“朕近日……身子不好……”

    说着,打一个哈欠,本想打一个喷嚏,表示自己的病情很重,不过没打出来,所以只用哈欠勉强掩盖。

    “诸卿有事就奏,无事……”

    “陛下……”此时此刻,已有人迫不及待地站了出来。

    天启皇帝没想到这个时候,有人竟敢打断自己的话,一时之间……心里颇怒。

    可他很快发现,这殿中,弥漫着漫天的杀气。

    这和以往的时候,是全然不同的,以往百官们争执得再厉害,也还是朝礼的规矩之下,大家进行口舌之争。

    可天启皇帝今日感受到的,是愤恨。

    天启皇帝忍着怒火,抬头看去。

    站出来的人,正是左都御史陈演。

    于是天启皇帝道:“陈卿有何事要……”

    “臣请诛张静一!”陈演说罢,随即就拜下。

    直接提出了一个天启皇帝绝对无法接受的条件。

    而且态度似乎没有转圜的余地。

    陈演拜下之后,义正言辞地道:“衍圣公乃是圣裔,乃是至圣先师之后,国朝以仁义治天下,对衍圣公历来礼敬有加,而逆贼张静一,实是骄横,竟是随意杀戮大明册封的衍圣公,这与谋逆,又有什么分别?”

    “现如今,天下大乱,百姓胆寒,人人谈这张贼,无不战栗。陛下……不杀此国贼,我大明人心尽失……”

    天启皇帝不待他说完,已是不耐烦地道:“是朕命其彻查钦案……”

    “难道衍圣公,也是反贼吗?”陈演直接嚎啕大哭,捶胸跌足地道:“陛下,那这天下,还有谁不是反贼?那么臣也是反贼,陛下何不诛杀臣?这殿中百官,无不恨张静一入骨,陛下为何不诛百官?天下的读书人,又哪一个不是反贼……”

    他说着,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

    于是,许多人纷纷站了出来,拜倒在地道:“臣等请诛张静一,以儆效尤……”

    “衍圣公何罪,竟至于此?今日抄家,明日灭族,我大明以仁义治天下,今日何至到这般的地步?”

    众人纷纷叩首。

    一时之间,这殿中便哭声一片。

    于是,越来越多的大臣开始站了出来。

    这气势,连天启皇帝都吃惊了,于是他冷冷地瞥了一眼魏忠贤。

    很明显,天启皇帝这个时候对魏忠贤十分不满,朕平日里给你这么大的权柄,给你安插亲信,提拔大臣的权力,还掌握着司礼监的批红。你不是九千岁吗,不是还有一个阉党吗?

    可是……你的阉党呢?若是有阉党,至少会有半数大臣,乖乖地站在一旁,袖手旁观。

    可现在放眼看去,这请诛张静一的,竟占了七八成。

    魏忠贤一见天启皇帝的眼神,便顿觉不妙。

    至少他心里苦笑。

    这……真是冤枉啊,咱党羽不少是没错。

    可是架不住张静一他作大死的连衍圣公都敢杀。

    阉党不还是读书人吗?

    是人都受不了啊,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什么东林和阉党之分?

    就现在这架势,他其实已经做了许多工作,暗中对不少的党羽进行威胁了,如若不然,这满朝文武,何止是七八成,大家都想让张静一死呢!

    天启皇帝显然气的不轻。

    这时,却见张静一缓缓地站了出来,先是行了个礼,而后掷地有声地道:“陛下,臣也有奏,衍圣公触犯无数律法,牵涉到的人命官司更是无数。辽将谋反,他也知情……还有……”

    说着,张静一随意地从他的袖里,抽出了一份奏报,口里继续道:“这里有一百二十三条罪状,都是查有实据,有的是衍圣公亲自招供,也有不少……是有人状告,这公府逼死的百姓,便有二十一人,这是查有实据,且人证物证俱都在的。至于其他间接害死的,就更不计其数了。请陛下过目……”

    说罢,便有宦官连忙取了张静一的奏疏,送到了天启皇帝的御案上。

    这一份奏疏,居然比一部书还厚,里头记录着数不清的案子,天启皇帝直看得瞠目结舌。

    这衍圣公当真犯了这么多的事?

    若是如此……这人真是猪狗不如了。

    他先看钦案的情况。

    事先……衍圣公表示知情。

    他的女婿……随即以他的名义四处活动和联络。

    不说其他,单单一个知情不报,也够他死的了。

    天启皇帝目瞪口呆,禁不住冷笑道:“老贼可恶!”

    百官一听,尽都心里一惊。

    …………

    这时候,一队队的人,来到了京城。

    在这里,刘文秀等人也跟着赶了回来。

    而后……

    刘文秀火速与千户王程接头。

    大抵禀报了情况。

    王程随即拍了拍他的肩,道:“干得好,那么……不过现在不是闲着的时候,殿下早盼着你今日抵达了,现在开始……依计划行事吧。”

    说罢,他取出了舆图。

    当着众人的面,指着几个画了圆圈的位置道:“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先从这里入手,记着……跟他们说,不必有什么客气,给我往死里弄就行,死了人……不打紧……自然有人承担干系的。”

    刘文秀略带几许担忧,不由道:“王千户,这样会不会过火?”

    王程看他一眼,只是轻描淡写地道:“有些人……想整死你家恩师……”

    刘文秀一听,顿时心里有数了,立即道:“等着瞧吧!”

    ………………

    一处府邸的外头。

    这府邸占地不小。

    刘文秀已挎着刀,抵达了这里。

    随他来的,还有不少的百姓。

    这些百姓都是随他从曲阜来的。

    此时,刘文秀手指着这府邸,厉声道:“就是这里……待会儿进去,想怎么闹就怎么闹。”

    为首的一个百姓,穿着一身布衣,这汉子有些心虚:“不会出事的吧,俺,俺有些怕。”

    “你怕什么?”刘文秀冷冷地道:“有我们撑腰,有什么好怕的?你们不要忘了,你们是圣裔,是至圣先师的后人。我实话告诉你,现在你们已分了地,可这朝中人,却有人为孔衍植叫屈,你们若是让他们得逞,就等着让朝廷教这孔衍植回去继续做衍圣公,而后……收回你们的土地,到时看他怎么收拾你们吧。”

    这汉子一听,顿时心都凉了。

    他们显然还不知道,孔衍植其实已是死了。

    此时只有一种得而复失的恐惧。

    一听到孔衍植三字,他们既有恐惧,随之而来的,却是彻骨的恨意。

    这汉子脸上显露着愤恨之色,道:“孔衍植那贼……百户你放心……这事交给我们,我们自有计较,就算是被拿住了,也绝不牵累你们。我们好汉做事好汉当。”

    说罢,一窝蜂的人,便随着汉子朝着那赫然写着“陈府”的大宅而去。

    刘文秀却是拉扯住了本往里头赶的一人,往他手里塞了几个炸药包,道:“东西会用了吗?”

    这人咧嘴笑了;“会的,会的,都炸过几次了。”

    “这炸药哪里来的?”

    “孔府里头搜抄来的。”

    刘文秀一直紧绷的脸,总算泛出了一点笑意,满意地看着他,接着拍拍他的肩道:“别伤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