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二十二章:锦衣卫办事
    这陈家风平浪静。

    虽然老爷今日入朝,据说是要死谏。

    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玩意就是个名目而已。

    不会真的去死的。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群人将陈家围住了。

    来的竟还不少,乌压压的,竟有数百人。

    为首的一个,先拍门。

    等门房一开门,看是一群布衣,顿时拉下了脸。

    这可是陈家,家里的老爷乃是左都御史,往来的都是公侯,于是门房很是不屑地瞪大着眼睛,大呼道:“走走走……这里没有吃的。”

    他摆出驱苍蝇一般的手势。

    可对面为首的一个大汉,飞起就是给他一脚,直接将他踹翻,口里大骂道:“我们是来找陈演的,来……都进去……”

    一声令下,大家便踩着这门子冲了进去。

    一时之间,这陈家骤然鸡飞狗跳。

    这些人哪里见识过这个。

    京城里的宅邸,往往只会有极少的护卫,毕竟……这里是京城,而且是内城,安全的很。

    那几个护卫此时听到有人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带着武器便要迎头过来,可一看这么多人,顿时都惊慌地跑了个干净。

    至于那些家眷,更是除了惊叫之外,再无其他了。

    这冲进来的人,其中一人叉着腰,大呼道:“将这儿砸了,统统砸了,大家伙儿……不是他们陈家人死,就是我们亡,不要客气,今日便和他们拼了。”

    于是一干人便冲入屋舍开始打砸,遇到人也不打,先是有人去了书斋。

    有人嚎叫道:“别去那,别去那,那可都藏着老爷的宝贝,里头有不少重金搜来的孤本,还有许多字画……”

    “看来是找对地方了,进去……老六,你去内宅看看,瞧瞧有银子没有?”

    “好。”

    众人进了书斋,随即这里的书画,很快便化身为粉末。

    内宅里头,陈演的儿子陈到已带着几个护卫冲了出来,他听到消息,早就吓着了,一面道:“报官,快去报官。”

    迎面便见一群汉子,正朝着他这边跑来。

    看他拿着武器,这些人也都带着长棍,直接蜂拥而上,便先将这陈到打翻。

    陈到口里发出了哀嚎:“啊啊啊啊……”

    接着有人将他拎了起来,狠狠地朝着他的脑袋给了一拳。

    陈到被打懵了,口里无意识地道:“我乃左都御史陈演之子,你们岂敢!”

    他不说这个便罢。

    一说这个,打他的人似是更气了,勃然大怒道:“你爹算个屁,我乃至圣先师之后!”

    说着,又是毫不客气的一拳头。

    陈到直被打得七荤八素,口里不停地叫骂。

    其他人火了,毕竟……大家都晓得这家人和孔衍植是一伙的。

    那孔衍植在曲阜,真可谓是胡作非为,人人恨之入骨,此时他们有了锦衣卫撑腰,底气十足,便有人道:“打死这厮!”

    于是又一阵拳打脚踢。

    这陈到被打得嗷嗷叫,人群之中,却有人狠狠一脚踹下,这一次,却是发生了不幸,便听陈到发出尖叫:“啊啊啊啊啊……”

    却是一不小心,直接踩着了裆部,这陈到下头,顿时流出也不知是什么液体。他捂着自己的裆部,疼得在地上打滚,甚至拼命拿脑袋磕地……

    这倒让不少孔家人有些心慌了。

    他们毕竟是老实本分的人,原是一肚子怒气,又碰到不开眼的人非要撞到面前来颐指气使。

    现在一看如此,便一窝蜂的散去,又跑去其他地方打砸了。

    这陈到则继续在地上打滚,一个奴仆小心翼翼地过来,口里道:“少爷,少爷……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少爷……伤着了哪里……”

    这陈到依旧在地上滚动,理也不理这奴仆。

    这奴仆小心翼翼地查看,终于发出了惊叫:“不得了,少爷他……他……蛋碎了!”

    后宅里头。

    一人正畏畏缩缩地取了火折子,点燃了炸药包,而后……将炸药包往一个巨大的坑里一丢,而后转身便跑。

    片刻之后,轰隆……

    一声巨响,在陈家的宅邸里传出来。

    此时这巨响,没有冲天的火光,虽有硝烟弥漫。不过……却更多的是冲天的臭气弥漫出来。

    有人禁不住大骂:“哪个丧尽天良的将粪坑炸了。”

    这放了炸药包的人便没头没脑地冲出去,迎面有人拎着他,骂道:“老六,你炸了啥?”

    “茅坑呀。”

    “你炸茅坑做什么?”

    “那边教我点了火药包之后,就扔到一个地方,俺就一直在想,这茅坑若是炸了,是什么样子。”

    “你这不成器的狗X玩意。”对方骂骂咧咧:“跑,快跑……”

    爆炸的效果很惊人。

    整个陈府,一时之间是冲天的臭气。

    女眷们真比杀了她们还难受,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哭声。

    一会儿,又有伺候的小女婢道:“不好啦,不好啦,老太爷受了惊吓……受惊吓了……吓死啦……”

    这陈家上下,已是乱成了一锅粥。

    顺天府闻讯,已是火速冲杀了过来,可刚到陈家门口,却见这外围,早有一队锦衣校尉按刀而立,将为首的都头拦住。

    这都头道:“我等得到了警报,说是此处……”

    而百户刘文秀则面无表情地回应道:“不能进去。”

    “里头要出事,这是左都御史的宅邸……”

    “左都御史的也不行,谁上前一步,立杀无赦!”

    都头顿时察觉到不对劲了,他发现自己左右不是,倘若置之不理,顺天府尹那边肯定无法交代,谁不知道,府尹可是一直巴结着左都御史的?

    可若是冲过去,这些校尉可惹不起。

    “我们若不能冲进去拿贼,尔等既为厂卫,为何不拿人?”

    “因为这些人拿不得。”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有什么人拿不得?”

    “这是孔圣人之后,是圣裔,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吗?竟敢拿他们,你是什么东西,你祖先又是什么东西?”

    一番质问,竟是让这都头瞠目结舌,一时吐不出半个字来!

    “滚开!再敢啰嗦,扒了你的狗皮,我知晓你姓刘,也早就知道你的住处,晓得你家里有几口人!”刘文秀厉声大喝。

    这都头平日里在京城,虽是面对上官需小心奉承,颤颤惊惊,可在寻常人面前,却是嚣张跋扈,真是横着走的。

    如今……顿时萎了,他抬头看一眼陈府,只觉得后襟一凉,连忙抱拳道:“告辞。”

    说罢,人已飞也似的,带着一干差役,望风而逃。

    看着远去的背影。

    刘文秀摸了摸鼻子,忍不住回头。

    而后……轰隆一声……

    刘文秀回头,此时终于看到正儿八经的火光冲天了。

    前头那一声爆炸,总觉得怪怪的,而且……总觉得味道好像不太对。

    可这一次……炸的似乎很有派头。

    一团火焰气势汹汹地在陈家上空升腾而起。

    紧接着,便是许多人冲了出来,原来是那些冲进去的人,自己都吓坏了。

    不只孔家人,还有陈家人,也个个都奔逃了出来,一个个口里大呼:“不好啦,贼人将我们的祖祠给炸了。”

    又有人道:“快,快请大夫,少爷的蛋碎了……快……请男根圣手周大夫……他最在行……”

    一番乱哄哄的……

    刘文秀却已带着人……也一哄而散。

    整个京城……遭殃的不只是陈家。

    许多的府邸,都遭了袭击。

    顺天府这边,直到最后才有资格进去,看着这里头一片狼藉,尤其是陈家,总感觉哪里都有粪便的味道,让人作呕。

    偶尔……有人抬出一两具尸首,当然……其实死人并不多。

    只是……活人死的不多,这死人就有点……惨了……

    祠堂都给炸了……

    一时之间……京城里又是闹哄哄的。

    大家纷纷议论,说是看到一群贼人,当街而去,个个趾高气昂。

    而锦衣卫,也早已撤了,一下子,街道便清空了出来。

    五城兵马司、顺天府,甚至包括了北镇抚司的緹骑,这才出现在街道上,从方才的躲在一旁,望风而逃,又变成了颐指气使,不可一世。

    …………

    此时,殿中。

    到处都弥漫着杀气。

    没错,是杀气。

    大家看着张静一将孔衍植的罪证送到了天启皇帝的面前。

    天启皇帝立马就拍案叫骂:“孔衍植该死!”

    而这时,百官的心里,只是冷笑。

    左都御史陈演上前一步,义正言辞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天启皇帝大怒道:“罪证都明明白白,难道还不清楚吗?”

    “就算有罪……”陈演忍不住继续辩解,他很清楚,锦衣卫要挑人错,肯定能找出错来。

    可就因为人家滥杀了几个无辜,便要杀人全家吗?

    若是如此,这满朝文武,谁不该死?

    “陛下,此乃圣裔,乃是至圣先师之后啊,现在锦衣卫竟是猖獗至此,寻了罪证,便要诛杀全家,这……臣等为圣人门下……今日亲自目睹这般的恶行……宁愿与张静一同归于尽,也绝不愿圣人后裔,受此戕害……恳请陛下……以孔圣人为念,以天下读书人为重!”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