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二十五章:万恶之源
    陈演已经顾不得许多了,他要疯了。

    因而,此言一出。

    张静一立即道:“不对,不能严惩,这是圣人后裔,方才已是说的明明白白,陈公自己也说,圣人后裔,不可轻易治罪,就算有天大的罪,也应该赦免。怎么到了陈公这儿,就又是一个说辞呢?”

    “陈公啊……且不说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你毕竟是圣人门下,作为圣人的门生,现在却对圣裔喊打喊杀,这是弟子应该做的事吗?”

    张静一义正言辞地接着道:“我张静一不是圣人门下,当初诛杀了孔衍植,现在听了诸公之言,也不由得幡然悔悟,才知道从前做错了事,今日愿向陛下请罪,并且保证,绝不会再有下次。而且我已决定了,为了防止我这样的事,再继续发生,从此以后,谁要是跟圣人的子孙为难,便是我张静一不共戴天的仇人。”

    “至于陈公……你家发生的事,不过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哎……我劝你大度。”

    “我大你张静一……个头……”陈演龇牙裂目,已是怒极,直朝着张静一咆哮。

    张静一的脸色,骤然之间冷了下来。

    或者方才,他还带着调侃的轻松语气。

    可在此时,猛地翻脸,浑身上下,隐有杀气一般,他死死地盯着陈演,一字一句地道:“你说什么?”

    陈演下意识的心里一慌,一时瞠目结舌,可又念及自己全家老小,又是悲从心来。

    他还想要大骂。

    这时……张静一却道:“这圣人之后,到底犯法要不要处置,今日我倒是糊涂了,还请诸公给一个说法吧。”

    这时,殿中鸦雀无声。

    若是要处置,那么就说明张静一没杀错人。

    现在这么多的罪状,又说从曲阜寻了如此多的证人,而且到时候,只要天启皇帝来一句,没错,朕已经知道衍圣公罪恶滔天,所以命张静一便宜行事。

    那么这件事……也就可以轻松让张静一躲过去了。

    可话又说回来。

    若是说圣人后裔犯罪从轻发落,或者是无罪呢?

    若是如此,那就真要乱套了。

    张静一已经引进了上千个孔家人进京来,就算他不继续引进,单这上千人,被锦衣卫操控在手里,今日砸了陈家,明日会不会来砸我家?

    这哪里是什么圣裔,这简直就是一群该死的刁民啊。

    大家都小心翼翼地瞥向陈演。

    陈演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

    就在语塞之间。

    天启皇帝突然拍案而起,气势汹汹地道:“你们都闹够了吗?此事到了今日,到此为止,谁也不得继续再追究!张卿处置了孔衍植,是孔衍植作茧自缚。而至于孔家人滋事,这也怪不得他们,若不是诸卿弄的沸沸扬扬,搞得天下哗然,到处宣扬什么孔家无罪,何至于这些孔家族人,如此嚣张跋扈,这还不是你们纵容出来的?”

    “君子之泽,三世而衰,五世而斩,这孔家已历经了多少世,怎么可以超脱于法度之外呢?所以……此事……就此作罢,以后谁也不可再提及。若是还有人胆敢看热闹不嫌事大,四处妖言惑众,立即拿下法办。至于那些借由此事滋事的读书人,也一并要严惩不贷。那些孔家人,要警告他们,不可再有下次,如若不然,也不轻饶。”

    “至于陈卿家,陈卿家这一次是遭了无妄之灾,不过……陈卿自己也说,你是孔门子弟,孔家人触犯律令,也应当赦免,朕本觉得,既是犯了错,不得法外开恩,可陈卿今日……受此巨大的伤害和屈辱,实在让朕垂怜,既如此,朕这一次,就网开一面,遂了陈卿的心愿吧,赦免那些滋事的孔家人,这一次,朕是看在了陈卿家的面子上,可下一次,就绝不轻饶了。陈卿,你看朕这样处置,可否?”

    群臣一个个目瞪口呆。

    陈演更是听得眼睛都直了。

    他为孔家人叫屈……孔家人弄碎了他儿子的蛋蛋……皇帝可怜他……决定顺水推舟,赦免那些弄残了他儿子的孔家人……

    还他娘的美其名曰,是看他可怜,遂了他的心愿?

    陈演骤然之间,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厉害,而后脑子像浆糊一般。

    天启皇帝则是板着脸,而后看向那大学士李国道:“李卿认为,朕的处置是否得当?”

    “陛下……”李国肺要气炸了,可猛地意识到……好像他无可辩驳,他最终苦笑道:“也只好如此。”

    不能继续闹下去了。

    再闹下去,就是不可收拾的局面。

    继续争取,那孔家人就成了张静一手里的利器,到时候……不知多少人要遭殃呢!

    陈演听这李国一句只好如此,口里忍不住大呼:“李公……你……你……”

    他怒极,于是……急火攻心……

    随即猛地用手抚额,而后……突然觉得自己喉头一甜,拼命咳了一下,口里便有一口血喷了出来,最后……脑袋一头扎进殿上……

    晕死过去了!

    一见到他如此。

    张静一立即大叫道:“陛下,陈公见陛下如此大恩大德,高兴得晕死过去了。”

    此言一出……

    满殿之中,没有人发出声音,只是无数人心里,大抵是在问候张静一的。

    而这……恰恰是张静一的得意之处,这些读书人出身的狗东西,最喜欢干的事便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如今……总算他也算是学业有成,掌握了话语权了。

    这话语权掌握在手里的滋味,真是美妙啊!

    天启皇帝亦是大乐道:“好啦,让个太医来看看,陈卿家还是忠心的。”

    说罢,又道:“今日就此罢朝,以后不要再拿这些闲事成日来麻烦朕了,朕龙体欠安,病得不轻呢,好了,退朝,退朝。”

    说着,天启皇帝生恐夜长梦多,直接起身便走。

    他移驾西苑勤政殿,等端坐了下去,才长长地松了口气,一会儿工夫,魏忠贤便疾步进来道:“陛下,辽东郡王殿下来见驾了。”

    “朕以为朕跑的快,没想到他跑的也不慢。”说着,天启皇帝押了口茶,吐出了一口气,便笑呵呵地道:“叫进来吧。”

    张静一进来,便苦笑道:“陛下,臣万死,臣……”

    天启皇帝摆着手道:“事情能解决就最好不过了,衍圣公……这狗东西,犯了这么多的罪,当然该死,朕都没他坏。”

    张静一:“……”

    天启皇帝又叹了口气,接着道:“最可恶的是,这衍圣公比朕还坏十倍,可这天下之人,人人都说他是至德至孝之人,可朕至少也不算太坏,却人人骂朕是昏君,这该死的世道!”

    张静一禁不住笑了,道:“人的好与坏,本是评价一个人的标准。起初的时候,就是如此的。可是到后来,开始有人慢慢的把持了舆论的公器之后,这等事,却渐渐的开始变了。衍圣公必须得好,这是因为,在读书人眼里,这是他们的道德牌坊,所以孔衍植无论做什么缺德的事,自有无数大儒为他们吹捧,也有读书人,为他掩饰自己的过失。”

    “可是陛下不一样,当初的时候,我大明是皇帝与士绅治天下,可到了后来,士绅越来越壮大,土地越来越多,这时,彼此的矛盾就出现了,朝廷若是多收一些钱粮,士绅就得少得一些,彼此之间……利益相争,其实早已成了水火不容的关系,这个时候,陛下还指望这些人为陛下说话吗?”

    张静一顿了顿,又道:“依臣愚见,陛下无论做任何事,无论是好是坏,横竖这些人口里也吐不出象牙来,又何须在意。”

    天启皇帝颔首,脸色渐渐凝重起来,冷冷道:“一群养不熟的狼崽子。”

    张静一不甚在意地道:“其实这也无可厚非。譬如一个士绅,原先家里有一千亩地,朝廷给他们厚待,比如给他的地免税,他一定会感恩戴德。可慢慢的,他越来越壮大,土地不断兼并,开始变成了一万亩、十万亩,奴仆也越来越多,家里的钱粮堆积如山,这个时候,他的实力更强,朝廷给他任何的赏赐,他也都不放在眼里了。”

    “可若是朝廷稍稍对他有一丁点损失,他便要咬牙切齿,恨之入骨。这个时候……他与陛下,已从彼此相依的关系,变成了彼此仇恨。长此以往……这些人……迟早要成为祸乱的根源。”

    天启皇帝凝视着张静一,不由皱眉道:“这样说来,张卿的意思是……”

    张静一目光炯炯地看着天启皇帝道:“这也是臣非要诛衍圣公的主要原因,既然到了势同水火的地步,又何须客气呢?臣此次纵容孔家人闹事,其实也不只是闹事这样简单……而是……”

    说到这里,张静一顿了顿,认真地看了天启皇帝一眼:“而是……借此机会……抓住那麓山先生……”

    天启皇帝已有许多次听到这个麓山先生这号人物了。

    这个人在天启皇帝看来,乃是万恶之源……

    …………

    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