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二十九章:暴力天子
    天启皇帝下了銮驾,看了田尔耕等人一眼。

    此时他精神极好。

    麓山先生乃是眼下这一场钦案的最重要人物,只要拿下了此人,那么一切就可以揭晓了。

    天启皇帝这个年纪,正是好奇心最强的时候,如今听闻人拿住了,而且还指名要见自己,他非但不觉得冒犯,反而兴奋又新奇。

    因而,匆匆赶来。

    天启皇帝道:“诸卿,都平身吧,此番卿等立下了大功,何罪之有?”

    田尔耕骤然来了精神,他精神抖擞地道:“陛下……这区区功劳,算不得什么,都是托了陛下的福,也是承蒙了魏公公他老人家运筹帷幄,若不是他时常教诲臣,说是干厂卫,便是耕牛,讲的是一个勤勉二字……臣……”

    “好啦,好啦,朕现在知道你有功劳,你勤勉,还有你那干爹魏伴伴教授了你做人的道理,你这都是从魏伴伴身上学来的。”天启皇帝不耐烦地道:“休要继续啰嗦,人呢?”

    田尔耕骤然显得有些尴尬。

    天启皇帝这个人,说话有点直,有时根本就不给人留有什么情面。

    田尔耕连忙要张口。

    身后的骆养性却道:“陛下,就在狱中。”

    天启皇帝颔首,忍不住看了骆养性一眼,随即道:“汝父身子还好嘛?”

    骆养性,天启皇帝是认得的。

    当然,他的父亲,也就是因病而请退的前任锦衣卫指挥使,天启皇帝也是印象深刻。

    不过一朝天子一朝臣,骆家虽然得到了嘉靖皇帝和万历皇帝的信任,甚至在历史上,他们也深得崇祯皇帝的信任,可谓一门三指挥使。

    可唯独在天启皇帝这儿,天启皇帝对于骆家却颇有几分不喜,没其他原因,其实就是没眼缘,不喜欢他们的调调。

    骆家过于爱好结交同乡和名士,这在天启皇帝看来,属于不务正业。

    当然,骆家在锦衣卫的影响实在太大了,正因为如此……这骆家人虽然不能执掌锦衣卫,却也少不得给骆养性一个锦衣卫指挥使同知的位置。

    此时,骆养性躬身道:“陛下,臣父的身子,尚可。”

    天启皇帝便淡淡一笑,而后跨步进去了殿中。

    如今京城的天气已是转寒,天启皇帝穿得鼓囊囊的,外头披了一件猩红披风。

    进入狱中之后,很快通过了甬道,便进了囚室。

    这囚室的守卫,格外的森严。

    天启皇帝进去,便见一人被吊着,遍体鳞伤。

    他仔细地辨认着眼前这个所谓的麓山先生,随即大笑道:“你便是麓山先生?”

    麓山先生不言。

    天启皇帝回头,便朝着身后的随驾众臣以及韩林,还有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骆养性看一眼。

    田尔耕便立即上前道:“陛下,已经确认了,此人就是麓山先生,他不但平日里形迹可疑,而且……还查抄出了大量的书信,这些书信……是绝不可能作伪的。”

    早有人给天启皇帝搬了一把椅子来。

    天启皇帝却没有坐下,而是背着手,继续凝视着此人,道:“你不是说,要见朕吗?现在朕来了,为何现在却不言?”

    “你就是天启那小子?”终于,麓山先生说话了,他说话的声音,很虚弱。

    一旁的田尔耕等人,顿时勃然大怒。

    天启皇帝却是一点都不生气,依旧背着手,气定神闲地道:“不错,朕便是天启那小子。”

    “可惜……”麓山先生道:“太祖高皇帝虽然也暴虐成性,可至少也是行事有章法之人,谁晓得他的儿孙们,却是一个不如一个。”

    “大胆。”

    天启皇帝压压手,却是笑嘻嘻地道:“你直接说朕是昏君就好了,朕不介意的。”

    麓山先生道:“陛下现在已经连廉耻也不要了吗?”

    “廉耻不是对你这等乱臣贼子的。”天启皇帝道:“我看你是读书人,你们读书人,不是成日教授君君臣臣吗?”

    麓山先生道:“可是你岂不闻,君视臣为手足,则臣视君为腹心,君视臣为犬马,则臣视君为国人。君视臣为草芥,则臣视君为寇仇?”

    天启皇帝此时感慨道:“这样说来,你认为朕视尔为什么?而你却又为何对朕有如此深仇大恨?”

    “陛下横征暴敛……”

    天启皇帝听到这里,不禁失笑:“朕看你之乎者也,想来你是读书人吧。朕横征暴敛?大明两百多年,你们这些读书人出身的,朝廷一直都给你们官做,即便没有官做,至少也根据你们读书的好坏,给予你们功名。不只如此,朝廷还针对你们,免除了徭役和赋税。甚至,你们在乡间,官府还让你们代替朝廷争取粮税。”

    “这两百多年来,你们做官,你们可以畅议国家大事,你们没有税赋和徭役,你们甚至代替朝廷向百姓争取税收,从中牟利。再后来呢,你们在乡间放贷,你们开矿,你们榨油售卖,你们的土地,从明初到现在,增长了多少,你敢说嘛?别告诉朕,你家的土地,是靠勤俭而来?寻常百姓,辛苦耕作,也难求温饱,你们只要有了功名,就有无数人为了避税,投奔你们为奴,投献土地。”

    “如今,你们的财富和土地越来越多,功名给予的恩荣也越来越大。如今…朕征矿税,征商税,就成了横征暴敛?大明朝不是靠你们养起来的,你们自始至终,只从朕和朝廷这里得到无数的好处,却从未承担过任何的干系,哪怕是沉重的辽饷,繁重的徭役,也和你们没有一丁点的关系…这就是你所谓的朕视尔等为草芥?是朕视你们为犬马?国家养士,就养出了你们这群饭桶?这些话,你竟也好意思出口?”

    说到此处,天启皇帝再没有了方才的淡然,勃然大怒道:“我大明,亦或者朕,若说当真对不起,那也是对不起可怜的军户,还有那些可怜的百姓,他们两百多年来,从来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真如草芥和牛马一般,你这厚颜无耻的老贼,身为士人,却说出这番话,真是无耻之尤。”

    这麓山先生也大怒:“呵……狡辩,不过是狡辩而已,天下百姓,已是对你忍无可忍。”

    “当然忍无可忍。”天启皇帝冷冷地道:“所以朕打定了主意,从此以后,自当善待百姓,要一改祖宗们的苛政。可是……百姓们要轻徭役,要减赋税,国库的钱粮从哪里来呢?”

    天启皇帝凝视着这麓山先生,接着道:“你们不是有钱吗,你们不是有粮吗?你说朕横征暴敛,这也没有错,朕还真打算横征暴敛,你们准备承受吧!”

    “昏君!”麓山先生咬牙大喝。

    田尔耕已经不能淡定了,若是这家伙继续口无遮拦下去,自己如何交代?

    于是,他大骂道:“狗东西,事到如今,死到临头了,还不自知!”

    他这么一骂。

    天启皇帝身后的伴驾大臣们,却个个鸦雀无声,站在他们的立场,他们是觉得麓山先生的话虽值得商榷,却也有道理的,而至于陛下……

    田尔耕这般一骂,这麓山先生随即大笑:“哈哈哈哈……老夫死到临头,哈哈哈……到底是谁死到临头呢?昏君,田尔耕奸贼,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此言一出。

    却在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骆养性,此时面上也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与此同时,一个南镇抚司的百户,却是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天启皇帝的身后。

    这牢房狭窄,所以大家都挤在此。

    锦衣卫乃是亲军,在旁扈从,也不会令人生疑。

    天启皇帝此次前来,所带的护卫,其实并不多,毕竟锦衣卫本身就是天子的护卫。

    而此时,这百户已从袖里……偷偷地伸出了一支匕首,随即,他先越过天启皇帝的后肩,与麓山先生飞快地对视了一眼,眼中露出了几分崇敬之色,而后他目露凶光,似用尽了力气,将匕首狠狠地朝着天启皇帝的后腰插去。

    噗……

    这匕首狠狠一捅。

    顿时,身边的人有所察觉。

    这时,一旁的一个翰林战战兢兢地道:“你要做什么?”

    他话刚出口,另一边,又有一个南镇抚司的穿着校尉模样的人突然拔刀,而后直接给这翰林一刀。

    翰林呃啊一声……随即便倒在了地上。

    谁也没有预料到,突然会有此大变故。

    不过……那刺杀天启皇帝的百户,一匕首下去,本是要等待着天启皇帝鲜血四溅。

    可就在此时……

    咚……

    匕首好像刺在了铁板。

    而这百户陡然一惊。

    他显然匪夷所思。

    可这时,天启皇帝却是转过了身来,而后用一种讥诮的眼神看着他。

    下一刻,天启皇帝抬手,猛地……将自己外头的披风撕拉一下,掀开。

    而后又将套着的外衣一扯……

    紧接着,内里的灰色大衣,便露了出来。

    那匕首显然已经戳破了灰色大衣,不过……里头……

    在大衣里……还裸露出了一块钢板。

    天启皇帝讥讽地看着他道:“以为朕是傻子吗?你们成日总惦记着朕,想让朕死,烦死了!”

    说罢,他手摸向腰间插着的四五支短铳,口里道:“今日,就叫你们这些狗东西知道,就算朕独身一人,也绝不是尔等这些小丑有资格图谋的!”

    …………

    这几张写的很累,更的很慢,抱歉,那啥,月底了,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