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三十章:大开杀戒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震惊不已。

    那些伴驾的大臣们,眼看陡然生变。

    尤其是那翰林,已被杀戮,倒在了血泊里。

    更见有人刺驾,个个已是吓得魂不附体,哪怕此时高呼一声有人刺驾的勇气也没有了。

    那田尔耕,更是大惊失色,他是最先反应过来的,连忙大呼道:“来人,来人……”

    可是……没有人动。

    这一瞬间,田尔耕全明白了。

    这显然是早有图谋的,这里的校尉……多半都参与其中了。

    只是……这些人到底是不是锦衣校尉,还是别人装扮,田尔耕一时也已分不清了。

    他吓得脸色苍白,按着腰间的刀柄,下意识地就想朝天启皇帝的方向冲来。

    可是……受到了惊吓的又何止是他们。

    这些早有图谋之人,也万万没想到,这百户居然一击不中。

    原本,他们想要的是快刀斩乱麻,而后……自有人来做这替死鬼。

    可现在……一切都变了。

    因为任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匕首下去,非但没有刺死天启皇帝,这天启皇帝毫发无损,而后却是慢悠悠地从腰间先掏出了一根木棍,含在了口里。

    他不疾不徐的,这木棍叼在口里之后,双手已扯开了外衣,在那灰色的棉布大衣上,左右同时抽出两柄火铳。

    短铳的威力大,与此同时,后坐力也是极大。

    因而,口里咬着一根短木棍,可以防止在开铳的过程之中,情急之下,咬了自己的舌头。

    天启皇帝一副毫无畏惧的样子,双手已是持了铳,右手举起一支,先对着这后头还是一脸错愕的百户。

    即便是短铳,其实也是比较笨重的,和后世小巧的左轮枪,完全是两个概念。

    虽然原理相同,可受制于材料和工艺。实际上这玩意任何一柄,都有四五斤重。

    再加上开火的时候产生的后坐力,像张静一那样的家伙,也只能双手紧握火铳,才勉强可以使用。

    可天启皇帝显然不同,他毕竟经常学习弓马,击剑,再加上身为皇帝,本身就营养充足。

    自得了这些短铳起,天启皇帝便爱不释手,经常在西苑里练习,如今……已是使臂使指。

    他轻松地先右手抬起火铳,火铳的铳口直指这百户的面门。

    百户一击不中后,接着便见黑黝黝的铳口对准了自己。

    此时,他慌了神,同时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虽然一切……都只在一刹之间,可眼前发生的事,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却见天启皇帝朝他一笑,咬着木棍对他道:“你们胆子很大,朕很欣赏这一点,不过……你们的胆子还不够大,男儿大丈夫,不该鬼鬼祟祟,在人背后使坏,果然是一群鼠辈,有胆子谋反,却没有胆子直面弑朕,看来……你们也有心虚的一日。不过……朕不一样,朕喜欢从正面来!”

    说罢,右臂的火铳扳机扣动,刹那之间,一股火光自这弹仓和铳口一闪即逝。

    与此同时,便听天启皇帝大吼道:“去死吧,废物!”

    砰。

    抵近射击。

    直接正面轰脸。

    在这一瞬之间,这百户的面上……便留下了一个弹孔。

    弹孔并不大,是自颧骨穿进去。

    可是,短铳最可怕之处,就在于为了增强射程和威力,刻了膛线,虽然只是最简单的膛线。

    这就导致,子弹在出膛的过程中,是旋转射出的。

    于是乎,近距离的击破了这百户的颧骨之后,子弹依旧保持旋转,在这骨肉里穿梭。

    这百户的脑后,随即便产生了一个碗底大的窟窿。

    噗……鲜血自脑后喷涌。

    这百户甚至来不及嚎叫。

    人已平直倒下。

    可是……似乎脑部已死,身体还有反射效应,因而,身躯便在地上不断地抽动。

    天启皇帝则是看也不看他一眼,此时……他身穿灰色大衣,威风凛凛,双手持枪,一枪指着另一个要靠近的锦衣卫,另一枪开始寻找目标,向前踱一步之后,天启皇帝道:“你们以为,这点小伎俩,就能逃过朕的法眼?你们不但小看了朕,也高看了自己。”

    这囚室内,所有人都震惊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

    砰……

    天启皇帝左手的火枪喷出了火焰。

    却是那方才杀死了翰林的校尉被一枪射倒。

    这一次,射程虽远一些,可是运气极好,直中眉心。

    这人闷哼一声,当即倒下。

    天启皇帝继续朝前踱步:“奏疏送到了朕的面前,朕就觉得蹊跷,这麓山先生,如此谨慎的钦犯,张静一事先已布置了陷阱,尚且没有将他先拿下,田尔耕这样的废物,如何能率先拿下?”

    田尔耕:“……”

    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

    砰……

    一个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校尉’正待要抽刀。

    火铳又响。

    这人呃啊一声,已是缓缓倒下去,口里喷血。

    天启皇帝继续道:“更遑论,好端端的竟还要见朕,这岂不是摆明着让朕来这诏狱?哈哈哈哈………”

    天启皇帝狂笑道:“真是雕虫小技,朕骗当初皇爷爷,骗先皇的时候,你们还是一群只晓得作八股的糊涂虫呢,班门弄斧,也敢来骗朕!”

    “……”

    这囚室内,寂静无比,大家都被吓懵了。

    天启皇帝则是很泰然自得地继续道:“可朕思来想去,朕还是得来,得看看,你们玩什么花样,不是想杀朕吗?来啊,朕这里只有四支枪,二十四发子弹,就算一枪一个,也不过能杀二十四人,你们在这里埋伏的人手,只怕不只二十四个吧,来吧,一起上,朕倒看看,你们是不是孬种!”

    说罢。

    啪啪……

    左右各射一枪,将一个蠢蠢欲动的人射倒。

    转瞬之间,四人已倒下。

    其实在来之前,天启皇帝就已算过了,对方的心腹之人,不会太多,至多数十人。

    毕竟人数越多,就意味着曝露的风险不断地增加。

    数十个人,理论而言,完全足够了。

    另一方面,这詔狱,天启皇帝是来过几次的,对这里的地形很清楚,也知道这里狭小,甬道狭长,许多地方都是密不透风,这样的地方,根本不适合进行合围。

    那么……绝大多数贼子,只能一个个来冲杀。

    可是……见识过短铳的天启皇帝,最是清楚不过,或许在战场上,长火铳最适合进行列阵作战。可这样的局面,短铳在面对一群耍大刀的,几乎是无敌一般的存在。

    知己知彼。

    朕就来会一会。

    天启皇帝此时只感觉浑身热血沸腾,骨血里的一股子劲头,他的血肉之躯已压不住了,于是狞笑道:“都去死吧。”

    这时候,就算是傻瓜也知道,今日不除天启皇帝,大家都得完蛋。

    这时,一人大吼道:“今日不杀这昏君,我等到时都势必死无葬身之地,杀……杀啊……”

    天启皇帝只一听,就晓得是那骆养性的声音。

    这些人,显然都是死心塌地的反贼。

    因而,一听骆养性的吩咐。

    那囚室外的甬道里,埋伏的‘校尉’尽数杀出。

    乌压压的推挤着,朝着天启皇帝冲杀而来。

    啪啪啪啪啪……

    天启皇帝左右轮射,如此近的距离,几乎是一枪一个。

    紧接着,一个个人倒下。

    间或传出几声哀嚎。

    此时……亲眼看到此情此景之人,都忍不住头皮发麻起来。

    天启皇帝一面射击,一面向前踱步,他竟朝着这些人,迎面杀来。

    射完了火枪中的火铳,天启皇帝便火速将手中的火铳丢到一边,随即便从腰间拔出新的火铳。

    “呃……啊……”

    一个个人……在天启皇帝跟前倒下,有人一枪毙命,有人还未死透,断断续续地发出哀叫。

    眼前的场景,已让人彻底的胆寒了。

    只是……显然更多的校尉,继续从甬道中提刀奔出。

    这些人都是死士,一方面自知今日不除天启皇帝,万事皆休。

    另一方面,他们本就是赴死而来的。

    终于……

    四支枪子弹统统打光。

    骆养性躲在死士们的后头,一见如此,顿时大喜,立即急切地大呼道:“他没有……”

    骆养性说到此处……

    眼看着有人提刀,就要杀到的天启皇帝的面前。

    却见天启皇帝身子一抖,而后将灰色大衣的下摆一掀。

    骤然之间……所有人都感觉要崩溃了。

    原来在这灰色大衣的内里,居然还绑着不知多少根的火铳。

    此时,天启皇帝往大衣内一掏,顿时两柄火铳在手,而后直接毫不吝啬地一口气啪啪啪啪啪,六发子弹统统打尽。

    冲杀最前的死士,很快便浑身中弹,每中一下,身子便哆嗦一下,直至倒下。

    “哈哈哈……”天启皇帝又肆意地大笑起来,叼着木棍,口里含糊不清地道:“没有想到吧,朕骗了你们,朕当然不是带了四支火铳来的!你们这些蠢货,现在可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兵不厌诈了吧!狗一样的东西,统统去死吧。”

    说着,另一支火铳,又开始喷出火光。

    所过之处,尸横遍野!

    …………

    这几章写的慢,更新可能会有点延迟,那啥,今晚别等了,投个月票早点睡吧,各位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