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三十一章:不堪一击
    这一下子,那些‘校尉’们彻底的心寒了。

    万万没想到。

    这个时候还骗人。

    原本大家一鼓作气,便是希望一涌而上,仗着人多的优势,先将人拿下再说。

    可现在……

    看到天启皇帝那大衣内的一圈火铳。

    第一个念头,只怕就是这狗日的变态了。

    要知道,一支枪就是好几斤重啊。

    天启皇帝已直接杀到了甬道。

    ‘校尉’们便纷纷的开始退避。

    可是……他们是不会有子弹快的。

    啪啪啪……

    天启皇帝杀得兴起,又掏出一铳,一步步追出甬道。

    这时候……局势已经非常明朗了。

    死士们拼命要逃,可这狭长的甬道,逃又能逃到哪里去。

    一身灰色大衣的天启皇帝,咬着木棒,已是杀的一地的尸首。

    那骆养性是真的懵了。

    前头一个死士,替他抵挡了一枪,而他下意识的,则转身要走。

    可惜的是……

    身后又是一枪。

    啪……

    “啊……”骆养性发出了哀嚎。

    却是后臀中弹。

    一条腿,一下子失去了使唤。

    只是……求生的本能,让他继续一瘸一拐,忍着剧痛,继续蹒跚前行。

    天启皇帝似乎并不在乎,他走的很慢。

    走到了一处,地上一个死士后腰中弹,还在地上哀嚎。

    天启皇帝站定,抬着火铳,对准他的后脑,砰的一响。

    这人顿时气绝。

    天启皇帝继续向前踱步而行。

    那骆养性已是越走越慢,下头已彻底的被血浸透了,所过之处,一路都是血,他口里发出哀嚎,不断回头,却见天启皇帝越来越近。

    骆养性似已见鬼似的,他扶着甬道的墙壁,继续蠕动。

    耳畔,响起了天启皇帝恐怖的声音:“跑?你能跑到哪里去?你祖孙三代,都位极人臣,锦衣卫尽都任你们骆家执掌,你竟还人心不足,想要作乱?”

    骆养性继续一瘸一拐着,他已是万念俱焚了。

    如此大好的局面。

    本以为稳操胜券,哪里能想到,最后的结果,却是精心的布置,人家单枪匹马便土崩瓦解。

    骆养性本来以为天启皇帝是个傻瓜。

    谁知傻瓜竟是自己。

    天启皇帝在后头的声音越来越近,骆养性回头,心里更生恐惧。

    因为这可以理解。

    若是后头有人急追,你说恐惧,这也情有可原。

    可是偏偏,对方慢吞吞的样子,此时身侧和身后,尸横遍野。

    这立即让骆养性绝望,因为他意识到,全完了。

    不只是全部完蛋了。

    而且……对方竟是猫戏老鼠一般,显然,对方并不急着立即杀死自己,否则……绝不会留到现在。

    在做此事之前,骆养性本还以为,自己是不畏死的,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此时满满都是求生的欲望。

    终究……他撑不住了。

    于是,瘫坐在了地上。

    而这时,天启皇帝已越来越近。

    于是,骆养性再也控制不住地拜倒在地,哀嚎道:“饶命,饶命啊。”

    天启皇帝不急不慌地走到他的面前他的面前,冷嘲地道:“饶命?你不是不怕死吗?”

    “怕,怕的厉害……”骆养性战战兢兢。

    天启皇帝勾唇一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讥笑道:“你们若是要改朝换代,拿下了朕,会饶朕一命吗?”

    骆养性随即道:“臣……臣是受了人怂恿……怪不得臣啊。”

    天启皇帝收敛了笑意,道“朕养了你们洛阳数代,恩荣不断,原来别人怂恿一句,你们便反了。”

    “臣……臣……”骆养性看着天启皇帝手上的两把短铳,此时惊恐至极,嘶哑着嗓子道:“臣当时有怨言!”

    天启皇帝大笑道:“天下谁都可以对我大明有怨言,唯独你这样猪狗不如的东西不可以。事到如今,你还想求活,你现在应该求的是,如何给你们骆家满门,留一个全尸。”

    骆养性是自然知道天启皇帝的手段的。

    这几次兴起的大狱,哪一次株连的人少了?

    他只是泪流满面,道:“臣受了蛊惑……真是受了蛊惑……”

    虽然身为厂卫中人,他很清楚,现在辩解什么,都是死无葬身之地。

    可此时,他还是禁不住道:“是那麓山先生,他早先和我们家接触,那时……臣确实有所怨言,臣父因为不为陛下所喜,不得不辞官告老,臣……痛恨魏忠贤,认为这是陛下亲信魏忠贤的结果……于是便满是怨言,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此后这麓山先生……又让我结识了不少名儒,这些名士……当时臣听他们说话,都很有道理……结果……结果就……”

    骆养性说到这里,叩首道:“饶命啊。”

    天启皇帝只觉得可笑,自己的锦衣卫指挥使同知,居然这么容易就听信了那些名士的话。

    不过骆家之所以不讨天启皇帝喜欢,也是因为如此,几代的锦衣卫指挥使,居然和读书人厮混一起,这是做什么?

    锦衣卫的职责,本身就是为皇帝鹰犬的,是监督百官,结果却和人家成了一丘之貉。

    以至于……骆家在天下的名声,居然很不错,和其他的锦衣卫指挥使不同,其他人大抵都是酷吏的形象,可骆家却受了不少的赞誉。

    骆养性此时断断续续地道:“这麓山先生,想要杀死陛下,便和臣定下此谋,这是苦肉计,先拿下麓山先生,而后向陛下报喜。陛下素来……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所以料定陛下一定会来……臣乃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执掌的乃是南镇抚司,管着詔狱,这几年来,臣安插了不少麓山先生介绍给臣的亲信进入南镇抚司,所以……陛下来之前,臣特意安排这些安插进来的人在詔狱中当值……其余之人,则借故发遣了出去……”

    他此时几乎不敢继续抬头去看天启皇帝了,天启皇帝给他的印象,实在过于恐怖。

    却在这时,田尔耕等人已是到了,这田尔耕忙让人去传唤外头自己的亲信进来,几个校尉眼疾手快地将骆养性死死地按住。

    这田尔耕此时依旧惊魂不定,心里比谁都清楚此次是自己产生了巨大的疏忽,便忙是惶诚惶恐地拜倒道:“臣……万死。”

    天启皇帝已将火铳别回了自己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只冷冷道:“知道万死便好。”

    “臣这便护着陛下回宫。”田尔耕小心翼翼道。

    天启皇帝冷笑道:“回宫?回什么宫?有人要杀朕,你们是亲眼所见的,这个时候……朕为何要回宫,朕还没杀够人呢!只这些乱党吗?这骆养性有问题,他的父亲,难道就没有问题?还有那什么狗屁麓山先生……”

    说罢,天启皇帝已抬脚往前走,口里道:“随朕来。”

    田尔耕是真的吓坏了,生怕这骆养性还埋伏着其他的人手。

    至于那些带来的翰林和御史,也一个个战战兢兢的,内心依旧害怕!

    不过这时……他们才猛然意识到,难怪陛下此次出行,特地带上的人咱们这些人,仔细一看,魏忠贤没来,内阁几个大学士也没来,还有那些平日里为陛下所信重的臣子,一个都没带来。

    敢情……这是早有预谋……

    这一下子,这些人又禁不住有些抑郁了,这不是摆明着……这里很危险,带上他们这么几个家伙……陪着一起去送死吗?

    天启皇帝一身灰色大衣,而后,火速地进入了囚室。

    此时,在囚室里。

    本是精神的麓山先生,在等到天启皇帝发威的时候,开始变得担心起来。

    为了这一次计划,他可是将自己都搭了上去,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可是……

    当天启皇帝慢慢悠悠的走进了囚室的时候。

    麓山先生不禁开始挣扎起来。

    他情绪变得激动。

    此时……他失望了。

    天启皇帝居然还活着……

    这就意味着……其他人已死了。

    天启皇帝肆意地大笑道:“哈哈,没有想到吧,你这什么狗屁先生,一定是自诩聪明,麓山先生,你平日里有没有自比过管仲、乐毅?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所谓下三滥的奇谋,其实就是天大的笑话。”

    “你若是不玩弄你这可怜的所谓奇谋还好,朕要抓你,总还需费一番功夫,现在好了,你……还有你这些同党,现在统统都自己送上了门来了。”

    “昏君!”麓山先生已是怒极攻心,此时拼命的挣扎着绑缚着手脚的镣铐,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

    显然,这一句话,对于一个自视甚高的读书人而言,侮辱性极强。

    天启皇帝道:“你不是说……朕要做亡国之君吗?可惜,实在太可惜了,你和你那些同党这点小伎俩,连朕一根手指头都及不上,就你们,也配谋反?”

    “朕还以为……似你们这些敢图谋天下的反贼,定有几下子,谁知道,你们竟这般不经用,谋划的人蠢笨如猪,行事的人不堪一击。就这?”

    天启皇帝随即岔腿坐下,凝视着这麓山先生,道:“来,给朕再来看看,看看你还有什么招数,来给朕开开眼界。”

    …………

    大清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