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三十二章:杀之
    这麓山先生已是勃然大怒。

    可惜,他的手脚统统上了镣铐。

    最可笑的是,这镣铐竟还是他自己教人上去的。

    因而……这个时候,他怒不可遏地挣扎,反而让人觉得可笑至极。

    此时的麓山先生,真是无地自容。

    因为像他这样的人,图谋这般的大事,若是没有几分我很聪明的觉悟,是绝对不可能的。

    天启皇帝一句自比管仲、乐毅,一下子让他破防。

    因为麓山先生确实就是这般的人。

    他自觉得自己可以做出一番大事业,认为以自己的聪明才智,一定可以光耀万世。

    只是可惜……

    做了这么多的事,沦落到现在,真如小丑一般。

    他的眼里,既透着不甘心,可那眼底深处,却有一种强烈的羞耻。

    而在天启皇帝看来,对付这种人,就是要让他羞耻。

    …………

    张静一这时候正带着一队人,火速赶往詔狱。

    这一路马不停蹄地疾奔,却是无数的念头涌上心头。

    他是万万没想到,天启皇帝竟如此愚蠢的。

    可能是平时浪的习惯了。

    现在更是再没有人管他,他自己也将自己当做了昏君,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而这……恰恰也成了某些人对付他的手段。

    这不是吃死了天启皇帝就是这样的莽夫吗?

    张静一现在是急得不行,只恨不得插翅而飞。

    来不及聚集太多人了,眼下也只能先带着数十人,便一路策马奔驰。

    一面狂奔,一面再交代注意事项。

    “进去之后,要警戒,那里藏着贼子,谁也不要相信,一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即动手。”

    “保护陛下要紧,所以一定要先与我见着陛下……”

    砰砰……那詔狱里头……传出了枪声。

    枪声大作。

    张静一已在附近几条街道了。

    因而,一听到枪声,便在马上颤了颤。

    这枪声一点都不陌生。

    京城之中,有枪的未必就是新县锦衣卫,也不一定是军校生员。

    他脑子里顿时乱哄哄的。

    要知道,在这京师之内,不少的人马都曾向张家购枪。有当初练新军的神机营,有守卫宫禁的勇士营,还有……北镇抚司,也购置了一些。

    这枪声一起,即代表张静一十之八九……来迟了。

    一想到如此,张静一险些经得丢了魂,差点要跌下马来。

    张静一脸色略带惨白,立即咬牙道:“快,快……”

    数十骑继续飞驰,已顾不得街道上的行人了。

    只是远远的便听张静一大呼:“让开,让开,九千岁办事……”

    这句话……很有效果。

    街上本是熙熙攘攘的人,先是听闻急行的马蹄声。

    本来这京城急行者不少,绝大多数人便会早早的让开道路。

    可有总会有一些作死的人,就爱置若罔闻地继续走着,就好像路是他家的一般,有胆你来撞我啊!

    往往遇到这样的情况,那快马不得不停顿下来。

    这是天子脚下,不是其他的府县,谁也无法确定,你即将撞到的人是谁。

    可张静一歇斯底里地这般一吼。

    什么阿猫阿狗,也乖乖地靠边了。

    更有抬着轿子的,听到动静,火速往街边钻。

    轿里的人还在大骂,毕竟在暖轿里,外头的动静听不真切,一看轿夫如此,顿时勃然大怒,钻出轿子就要打人,轿夫便道:“魏公公在办事。”

    这一下……

    除了咕哝几句之外,似乎……便再没有了什么言语。

    整条街被清空。

    张静一等人已风驰电掣一般的奔过。

    而在另一边,这詔狱的动静,也火速地引发了担忧。

    内阁……

    一个内阁舍人快步进来,随即道:“詔狱起了枪声。”

    此言一出,各自在公房里办公的几个大学士,火速地钻出来。

    黄立极道:“詔狱?”

    “是,詔狱……”

    黄立极的脸瞬间拉了下来:“今日,陛下不是去了詔狱吗?老夫就知道……这陛下……屡屡出宫,总要出事的,快……快……去看看……快去看看……”

    众人的脸色,都很糟糕。

    这陛下,实在太一意孤行了。

    ……

    张静一抵达詔狱的时候。

    一下子……便与詔狱外头的锦衣卫剑拔弩张起来。

    这些校尉,个个风声鹤唳,又见一队人冲来。

    这些人个个带着短枪,坐在马上,蓄势待发,似乎见谁都想杀的样子。

    而校尉们,也无法分辨来人是什么身份。

    好在这时,有人呼道:“是辽东郡王,见过辽东郡王。”

    张静一下马,可他的护卫却依旧紧张,手中端着短铳。

    张静一厉声道:“所有人……统统放下刀剑,蹲下,给我靠墙站着。”

    “殿下……”似乎听到了动静,一个锦衣卫的佥事火速上前来。

    算起来,锦衣卫里有两个同知,两个佥事,佥事理论上比同知低半级,可因为都是指挥使的佐官,因而彼此都是锦衣卫的高层,所以都算是卫中掌管一方的诸侯。

    不过这指挥使佥事还是赔笑着上前道:“殿下……都是自己人……”

    张静一很不客气,抬手就是给他一个耳光。

    这个时候,还跟他客气什么。

    这指挥使佥事万万没想到,张静一说动手便动手,而且当着这么多人,整个人已被打懵了,便听张静一道:“谁和你是自己人?你……靠墙边去,来人,听我号令,不听号令的,杀之!”

    指挥使佥事顿觉得自己无地自容,论品级和卫中的地位……我也并不比你差啊。

    他心里夹杂着羞愧、愤怒、恐惧,可是很快,却又麻溜地到了墙根站好。

    而后按着张静一的吩咐,火速的两手拉着自己的耳朵,老老实实地蹲了下去。

    张静一留一人看管,随即火速带着人,进入了詔狱之中。

    只见这一路的甬道,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首。

    张静一看得触目惊心,脸色难看至极,心里不免担忧万分,只是……

    等他们顺着尸首赶至一处囚室的时候,便听到熟悉的声音:“朕所恨者,是你们分明是一群废物,却还想故作聪明,想着凭借这么点儿人手,就想置朕于死……”

    张静一率先冲进囚室,立即看到一身灰色大衣的天启皇帝。

    见他还活蹦乱跳,此时红光满面,这骤然之间,张静一的心才终于放下。

    如释重负啊!

    天启皇帝一见到张静一,也不禁惊愕,于是道:“朕原料想,卿家至少需半个时辰之后才赶到,没想到才一炷香多的功夫,便来了。莫非……是你也察觉到了?哈哈……果然英雄所见略同啊。”

    天启皇帝的眼里,不无欣慰。

    因为若不是张静一已经提前知道,那么是绝不可能这么早赶到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天启皇帝刚刚抵达这里,张静一那边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而后火速赶来,而随后,有人行刺,天启皇帝反杀。

    张静一惊魂未定地道:“臣……听闻陛下来了詔狱,又结合了一些讯息,感觉这詔狱有鬼,因而赶紧来救援,陛下,没有受伤吧。”

    “皮肉之伤没有……”天启皇帝拉下脸,一脸严厉的样子,他既欣慰,又有几分不满,因而厉声道:“可心里却很不痛快。”

    张静一便沉着脸道:“谁让陛下不痛快了?”

    “当然是你!”天启皇帝道。

    张静一:“……”

    天启皇帝严厉的道:“你这短铳,很好……可问题也不少,其一还是不够稳定,有两把,居然卡壳了,你来说说看……也幸好朕浑身都带满了短铳,如若只带一两柄,这岂不是要害死人?朕是防范于未然,可若是其他人,也能如朕一般吗?短铳的好坏,决定生死大事,怎么还如此的粗心?”

    说着,天启皇帝又道:“问题还有,子弹射出时,震动太大了,若是双手握持还好,单手握持,几火铳下去,这胳膊便要酸麻,手臂便觉得不是自己的了,也就是朕,平日里熟悉弓马,颇有几分气力,若换做是其他人,只怕用不了多久,便要力竭了!这还了得?一旦力竭,命就没了。”

    “再有……你这短铳,若是在十丈之内,勉强还能指哪打哪,一旦超出了十丈,它飞去了哪里,朕便再如何练习,也无法掌控。可见精度……还是差了许多,这样,朕明日,罗列这短铳的问题,你回去好好琢磨,要想尽办法改进,这是事关生死的事,绝不可疏漏,出了纰漏,便教人死无葬身之地,等你让匠人改进之后,再送到朕这儿来,朕要亲自试铳。”

    张静一一脸无语,却也只好道:“臣遵旨。”

    说着,张静一连忙转移话题:“陛下,贼子呢?”

    “贼子?”天启皇帝轻描淡写地道:“该杀的都杀光了,一个没留下,有几个有用的,留着。你看,朕现在正在和这麓山先生……打交道呢,得从他口里问出一点什么,至少要晓得他的真实身份。”

    张静一听罢,则突然道:“陛下,他们的身份……臣已有预料了。”

    “什么?”天启皇帝愕然地看着一脸自信满满的张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