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三十四章:要杀要剐
    见是张国纪,确实许多人都震住了。

    因为当初不是没有查过张国纪,最后……大家都只认为张国纪不过是被裹挟。

    可谁能想到……此人乃是主谋之一。

    天启皇帝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

    而那吊在半空中的麓山先生更是脸色阴沉,和方才的愤怒不同,此时……他的脸色变得格外凝重起来。

    张国纪则是一脸怒不可遏的样子。

    天启皇帝则道:“是他?”

    “是!”张静一笃定地道:“至少在京城,指挥这一场阴谋的,就是太康伯,而不是其他人。”

    “这样的蠢物,也能做主谋?”天启皇帝不禁怒骂。

    张国纪只阴沉着脸,再不发一言了。

    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看向吊在此的麓山先生,彼此交换着眼神。

    只是……此时此刻……这些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只见张静一道:“其实……臣从一开始,也绝没有怀疑到他的头上……倒不是因为……臣和陛下一样认为他愚蠢。当时陛下在辽东遇‘刺’,从种种迹象来看,这太康伯确实没有什么异动。而且……即便他没有什么图谋,也会有人想利用他们张家,达到自己的目的。”

    “臣之所以滋生出疑心,却是因为……臣当初查太康伯张国纪的时候,这张国纪的表现过于怯弱。其实怯弱也可以理解,可是……他的女儿被废,他竟也坦然接受……”

    说到这里,张静一笑了笑,接着道:“他们张家的一切,都来源于当初的张皇后,张皇后被废,对于张家而言,不敢说灭顶之灾,却也绝对是天崩地裂的事,可张国纪始终在强调自己的怯弱,那么……问题就出来了。”

    张静一的眼睛看向张国纪:“要嘛就是这个张国纪过于聪明,心知此时他必须克制女儿被废之后的怨恨心理,必须着重地强调,自己只想求生,因而一再向臣暗示,他只是一个窝囊废。那么……若是这种可能的话,这张国纪就不是蠢人,不只不愚蠢,而且绝对的聪明绝顶。”

    “而另一种可能就是,此人当真愚不可及,只是……一个如此愚蠢之人,且这么容易被人所利用,那么为何在废后这件事上,表现得如此完美呢?”

    此言一出,天启皇帝骤然之间如芒在背。

    没错,张国纪的表现……太完美了。

    天启皇帝忍不住道:“朕隐约知道一点什么了。”

    张静一笑嘻嘻地继续道:“这就好像那三国中的刘禅一样,他说乐不思蜀,人人都笑他是傻瓜,可是他作为亡国之君,他被人取笑为傻瓜,那么这个人……到底是有大智慧呢,还当真是个傻瓜呢?张家所面临的问题,其实也是如此,张家废后,不啻是让张家陷入了死地,而正因为张国纪表现完美,这才让大家放松了对他的戒备,他才得以……继续延续。因而……臣当时就注意到了他,只是……也知道继续盘问,没有多大意义,既然如此,那么就不如暂时先将他故意释放,而后……慢慢地摸他的底细。”

    张静一随即又道:“这些日子,他表现得也确实很好,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过……任何事,总会有痕迹,就比如……他需偷偷和人联络,既然自己不方便,那么他们张家的人……总还有人会和其他人接触……其实……他们的手法十分隐秘,直到今日,当他们急于动手的时候,臣才敢确定。”

    “这又是为何?”

    “因为麓山先生这些人,就算再愚蠢,也会清楚,单纯的行刺陛下,其实是没有意义的。陛下一旦驾崩,我大明就立即会有新的皇帝登基,所以……杀死陛下一人,又能如何呢?臣斗胆打个比方,当初土木堡之战,那瓦剌人,劫持了英宗皇帝,又如何?不是很快就会有代宗皇帝,与他们决一雌雄吗?”

    “所以,在他们弑君的这个环节之中,却还需要重要的一个环节,那就是宫中。因为弑君只是第一步,弑君之后的下一步,一定是操控朝局。若是宫中无人,他们就和一群蟊贼没有分别。可他们不是蟊贼,他们是巨寇。巨寇所图谋的乃是天下,怎么可能,只冒失的弑君,却没有给自己善后的方法呢?臣思来想去,他们既要善后,那么唯一的机会,就还是废后张氏了。”

    天启皇帝冷笑道:“一个废后,又有什么用?”

    张静一立马就道:“当然有用,且不说废后张氏执掌宫中这么多年,宫中一定有不少的亲信之人,另一方面,她刚刚被废,只要天下人认为,张氏被废,是因为陛下听信了谗言就好,这张氏的名声极好,到时,自会有他们的人……为张氏争取。而连接张氏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太康伯张国纪!”

    本来张静一确实不敢断定张国纪就是主谋之一,可一得知南镇抚司可能谋反,顿时就可以确信了。

    天启皇帝点头,而后看向张国纪,接着咬牙切齿地道:“朕已饶你一次,想不到你还不肯收手。”

    张国纪此时只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

    天启皇帝又对那吊在房梁上的麓山先生道:“你说……他与你究竟是什么关系?你们还有哪一些同党?”

    麓山先生只是冷笑:“你们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

    天启皇帝便冷哼道:“好,朕就剐了你。”

    张静一勾唇一笑道:“陛下,剐了太可惜了,陛下难道忘了,臣保证一日之内,一定能审出结果吗?”

    天启皇帝这才咬了咬牙,而后又道:“一日之内?”

    张静一斩钉截铁地道:“一日之内,水落石出!”

    “好。”天启皇帝道:“不过,朕得到边上看着,学一学。”

    张静一道:“陛下聪敏过人……天文地理……无一不……”

    “好了,赶紧审,审出来了,朕有重大赏!”

    张静一定了定神,随即道:“来人……先将所有人犯,统统押去新县。”

    ………………

    这张国纪被人上了镣铐,押送到了新县之后,却枯坐着,依旧一言不发。

    他显然是打定了主意,如今……横竖都是死无葬身之地,绝无幸免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沉默。

    很快,他便被拉去了审讯室。

    在这里,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玻璃,在玻璃的另一边,正是是天启皇帝人等。

    而张静一此时,则摆了一张桌子,坐在了张国纪的对面。

    这新县的大狱,张国纪已经来过一次,只是此次再来,物是人非。

    他抬头,淡淡地看了一眼张静一,而后又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张静一道:“没想到吧,我们今日,又在这里……”

    张国纪笑了笑道:“当然记得,只是老夫确实没有想到,还会有今日。”

    张静一便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张国纪直接摇头:“我已到了绝路,已经没有办法幸免了,此时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分别呢?何况……这些年来,我苦心经营,也结识了不少的朋友,这些人……与我休戚与共,我如何能对不起他们?我自然知道,你想从我口里掏出一点什么来,可是……恕难从命!”

    很显然,他的态度十分坚决。

    张静一道:“你应该很清楚,我迟早会查到的。”

    张国纪不为所动,淡淡道:“你若有本事,你自管去查,但是……绝不可能从我口里得到什么。”

    张静一颔首点点头,而后道:“太康伯果然还是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不愧是条汉子。”

    张国纪却道:“我能喝口茶吗?”

    张静一点头,朝文吏看了一眼,那文吏会意,连忙起身,去取茶去了。

    等茶水送来,张国纪抱起了茶盏,这才又道:“你可知道为何老夫愿意冒着千刀万剐的风险做这些事吗?其实老夫已经贵为国丈了,再怎么样,也做不得天子,这样做,实在没有意义。”

    张静一道:“你是想说,你这样做,是为了天下苍生?”

    张国纪认真地想了想,才沉吟道:“我本是陛下的岳丈,可是看着他的所做所为,也亲眼看他宠信的那些奸臣逆子,看到他们兴起大狱,更见当初……为了对付东林党,将杨涟、左光斗、魏大中、周朝瑞、袁化中、顾大章等君子,统统投入狱中,戕害而死。张静一,你说,凡此种种的事,但凡一个正直的人,眼见这些事,愿意干休吗?”

    张静一凝视着张国纪,不置可否。

    张国纪笑了笑道:“你看,你哑口无言了。”

    张静一则叹道:“不是我哑口无言,而是我在想一件事。”

    张国纪道:“愿闻其详。”

    二人心平气和地说着话,倒不像是在审讯。

    此时,张静一淡淡地道:“我在想,既然已经人神共愤,可是为何……你们却如此不堪一击呢?”

    “什么?”张国纪面上微微露出了羞怒之色。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