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三十七章:敢在朕面前张狂
    天启皇帝背着手,在这小小的房里团团的转。

    他是个急性子。

    等到张静一进来,便带着惊喜的样子抬头道:“如何了?”

    张静一左右看了一眼,却不吱声。

    天启皇帝立即会意,便道:“尔等,统统出去。”

    这侍驾大臣们却只好告退而出。

    等这里只剩下天启皇帝和张静一。

    天启皇帝才又道:“如何?”

    “臣查出一些线索,只不过……”

    “但说无妨。”

    张静一便将太康伯张国纪所说的事实言相告。

    天启皇帝听罢,大笑起来,道:“哈哈哈哈……这张国纪,真是可笑,到了如今……还想故意蒙混过关,这样胡言乱语,便以为朕会相信吗?”

    这在天启皇帝看来,真如天方夜谭差不多。

    敢情朕的朝廷,漏成了筛子?

    朕想干的事都干不成,区区一个江南的读书人,反手就可以办了?

    天启皇帝不相信。

    天启皇帝随即道:“张卿也相信这样的鬼话?”

    “臣……觉得……有可能!”

    “什么?”天启皇帝诧异地看着张静一。

    张静一之所以这样回答,是因为……他想到了历史上,?一个东林党之后的变种……复社。

    复社有多强大呢?

    崇祯皇帝继位之后,命温体仁为内阁首辅大学士。

    而复社则支持J周延儒争夺首辅之位。

    这复社的士子,有数千人之多。

    而他们的首领,更是名动天下,称他为恩师的读书人,有数万之巨。

    这放在后世,其实就是所谓的意见领袖。

    这还不是他们最厉害的地方。

    复社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能够左右舆论。

    他们的力量有多强大呢?

    就是每一次朝廷选官的时候,复社的首领直接写一个个小册子,然后将小册子送到各个位高权重的大臣那里,这个事,你得给我办。

    而那些位高权重的大臣,居然一个个乖乖俯首帖耳,对他言听计从。

    他想让谁升官,谁就升官,谁被罢黜,谁就被罢黜。

    当时的内阁大学士周延儒更是对其言听计从,还有各部的尚书,竟无人敢反对他们。

    之所以如此,其实理由也很简单。

    数万读书人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

    当位极人臣的时候,人往往很爱惜自己的羽毛,也很在乎自己的名望。

    可复社如此巨大的左右舆论的能力,足以今日让你名满天下,明日便可以让你遗臭万年。

    可怕的是……当时许多的御史言官,还有诸多的地方清流,几乎都以复社马首是瞻。

    若是有人违拗复社,这就意味着,从此之后,你不但遗臭万年,你的家族也会受到牵连和影响,你在任上,就算做了再多为国为民的好事,最终也会被人指斥为奸贼。

    同样的道理,你若是听从他们,不但你立即声名鹊起,从此成为天下人仰望的存在,且人人称赞,无论你多么的下流卑鄙,又贪墨了多少的钱财,你也是忠臣,是名垂千古。

    朝中之人,为了名望,争相为复社办事。

    以至于连后来的内阁首辅大学士周延儒,居然也是被复社之人推举上去的。

    这复社的规模不但巨大,而且组织已开始日渐的严密,再不似当初的东林党一般,不过是松散的联盟。

    他们凭借着各种关系,吸纳大量的社员,却又对社员的门槛极为严格,不但要求有功名,而且还会进行考察。

    这些人……通过科举,一窝蜂的涌入官场,又通过操控舆论,左右局势,这复社的首领,也确实直接可以操控官员的升迁和罢免。

    此后,这些人在南明,更加猖獗,他们疯狂的相互与其他的读书人相互攻讦,但凡是他们不满意的大臣,立即制造舆论,进行更替。

    而他们推举出来的大臣,也往往不得不迎合他们,这些人某种程度而言,也是明朝灭亡的一大原因。

    他们加剧了党争,以至于在当时,为了党争,已经到了不问是非,无关黑白的地步,甚至是建奴人已杀到了城外头,还出现了彼此之间相互攻讦的可笑事。

    张静一原本以为,那所谓的复社,在这个时候,可能还不成气候。

    毕竟这时是天启朝,不是崇祯朝。

    魏忠贤坐镇,朝中不至于让一群读书人渗透成了筛子。

    可现在……他却意识到……可能真的已经是筛子了。

    不过细细一想,其实也可以理解,所谓的百官,都是士子出身,背后是一个个士绅的家庭。

    哪怕是投靠了阉党的所谓大臣,难道他们就真的一点也不顾念影响,不担心自己的家族,在地方上抬不起头来吗?

    毕竟……他们不是张静一这样的武臣,一旦被群起攻讦,口诛笔伐,这为官毕竟只是一时,可人生却有一世啊。

    此时,天启皇帝道:“你认为……这世上当真有这样的人?”

    “有!”张静一甚是笃定地道:“江南那边……出现了各种所谓的名儒,他们虽不再以东林为号,却往往抱团一起,那有声望的人,更是无数人响应,臣听说……有的人,甚至连南京那边的各部尚书,都要礼敬有加。”

    “这如何可能……”天启皇帝显然依旧不相信,于是冷笑道:“区区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他们能成什么气候?”

    张静一便道:“陛下……不如……我们来试一试?”

    “试一试?”天启皇帝一愣。

    张静一心里显然已经有了点子,于是道:“这些日子,朝中不是有许多的官职有了空缺吗?不妨……陛下借此机会……”

    天启皇帝眯着眼,凝视着张静一:“怎么试?”

    张静一道:“陛下可以对外递一个条子,将各个官职所希望的人选,通过魏公公送去内阁,指明一些人担任这些官职,而后再看看,陛下所指明的人,能否就任。”

    天启皇帝道:“朕若是亲自递了条子,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试一试才知道。”

    天启皇帝颔首:“这个容易。”

    张静一于是又道:“臣这边,只怕还要继续审问,看看能否有什么有用的线索。江南那边,只怕也要有人打探了。”

    天启皇帝皱眉道:“好。”

    张静一其实已经隐隐知道,谁才是真凶了。

    虽然在别人看来,就算是想要继续深挖下去,这江南这么多的士子,想要查个水落石出,只怕动用多少人力都不够。

    而且……更不知道多少人在包庇这些人。

    可张静一毕竟两世为人,倘若当真复社已经崛起,那么有哪些首领和骨干,他还是有一些印象的。

    当然……张静一觉得,事情可能并非这样简单。

    区区几个读书人,就可以制造如此巨大的声势,这复社的崛起,张静一怎么想,怎么都觉得颇有蹊跷。

    如此大规模的结社,短时间内迅速崛起,并且很快风靡江南。

    这不只是需要有一群骨干,而且还需要一样东西……钱财。

    需要很多很多的钱财,那么这些,又从何而来呢?

    张静一随即便先见王程,而后极认真地道:“此番,你需去江南一趟,我会给你一张密令,告诉你应该调查哪一些人。”

    顿了一下,他又叮嘱道:“记住,此事关系重大,决不可泄露消息,你带去的人,也必须守口如瓶!江南那里龙蛇复杂,和京城大有不同,一旦泄露了自己,可能有性命之虞。”

    王程听罢,打起精神,道:“什么时候动身?”

    “立即动身。”张静一道:“要谨防有变,现在案子查到这个地步,对方会有所警觉,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要小心再小心。”

    王程没有啰嗦,很干脆地道:“是。”

    王程是自己的兄弟,张静一自然是十分放心的,于是他提笔,很快地写下了七八个名字,而后交给王程。

    王程得了密令,便匆匆去了。

    很快,麓山先生那里,似乎又有了消息,他愿意招供了。

    张静一随即便到了麓山先生的审讯室,笑吟吟地看着他,道:“难怪我听人说,你到处宣传无君无父的理念,这若是无君无父,再广开言路,这天下,岂不真成了你们的?”

    “你们想要谁做官,谁便做官,想要罢黜谁,便可罢黜谁,操持舆论,进而把持公器,只可惜……现在他们那边,该招供的已经招供了,你啊……实在是愚蠢,你以为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到了这里,莫非以为自己的血肉之躯,可以抵挡什么吧?”

    麓山先生听到无君无父四字,随即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他很清楚,确实有人已经开始招供了。

    他道:“我想喝口茶,而后我愿意说。”

    张静一道:“我看,茶水就免了吧,若是一个时辰之前,其他人没有开口,莫说是茶水,便是你要什么山珍海味,我也会让人恭送过来,只可惜,现在一切已经迟了。”

    …………

    第二章送到,后续还会继续更新,今天起的有点晚,顺便外婆摔伤了手,去看望了一下,回来的时候有点晚了,不过更新会送到,老虎一直写,困了的同学先去睡,明天早上就可以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