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三十八章:功不可没
    这其实就是心理战术。

    不断的对这麓山先生进行心理上的压迫。

    而麓山先生此时已被压的透不过气来。

    此时的心理压力极大。

    他本来还想保留一点体面,想喝一口茶水。

    可此时,张静一直接嘲弄似的一番话,直接让他的内心防线彻底的崩塌了。

    “你叫什么名字?”张静一一字一句的道。

    麓山先生深吸一口气道:“姓陈,名名夏。”

    陈名夏?

    张静一眉微微一动。

    他凝视着眼前这个人。

    对此人颇有印象。

    这陈名夏现在还没有做官,不过已是南党复社的名士了。

    此人出自江南的名门望族,在复社也有一席之地。

    不只如此,他在崇祯年间入朝为官,此后,又投降过大顺,等到李自成兵败,于是又投靠了南明,直到建奴人入关,他便进入了清廷为官,后来因为巴结多尔衮,牵涉进了建奴贵族的权力斗争之中,被抄家流放宁古塔。

    张静一万万没想到,这等四姓家奴,居然都成了坚决的反贼。

    或许……是因为张静一的到来,天启皇帝推行新政,彻底的激怒了这些东林旧党。

    原本东林党人的意图是匡扶圣君,然后达到天下大治的目的。

    可天启皇帝越来越倚重阉党,同时,开始放任张静一推行新政,而新政的理念,实际上是与士大夫们完全相背的。

    于是乎,江南士子的思想也开始越来越激进。

    张静一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陈名夏,道:“我倒听闻过你的一些大名,只是……卿何为贼也?”

    陈名夏道:“昏君不除,则永无宁日。”

    张静一冷笑:“什么是昏君,什么是圣君?难道非要符合你们心意,便是圣主吗?”

    陈名夏道:“难道在你眼里,当今乃是圣主?”

    张静一倒是被问住了。

    他说不上来,至少在后世,根据读书人写下的史书来看,那些各朝的什么仁宗、文宗皇帝,大抵都是所谓的圣君。

    可是……张静一来到这个世界,却愈发的发现……这和自己想象中完全不同。

    陈名夏则戏虐似的看着张静一道:“怎么,你答不上来了吗?”

    对付这种人,是最麻烦的,他们很固执,而且往往自以为自己很聪明,而张静一这种武夫,其实是在被鄙视之列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张静一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影响到他们。

    张静一却突然道:“那么我来问你,那自称为闯王的流寇首领,可是圣主吗?”

    陈名夏毫不犹豫道:“此贼也。”

    张静一道:“不尽然,若他为贼,为何他起事迄今,无数人跟随,人人愿为他效劳,百姓们逢他便欢呼雀跃,所过之处,人人称颂?”

    张静一所说的是实情。

    流寇起初只是几百人,可是沿途却是滚雪球一般的壮大,无数人将自己的身家性命维系在这些‘贼’身上。

    陈名夏沉默良久,而后道:“贼子蛊惑人心……”

    “蛊惑人心?”张静一大笑:“那自称闯王的家伙,可能连书都不曾读几本,他身边的三教九流,只怕连秀才也未必有一个,你竟说这样的人能蛊惑人心?那么我来问你,尔为江南大儒,这江南的士子,多如牛毛,无不是饱读诗书,能言善辩之人,你们每日喊着所谓的教化万民,你说这闯贼蛊惑人心,妖言惑众,才让天下的百姓,无不心向于他,岂不是说,朝廷养士两百年,养出来的人上马不能带兵,下马不能治民,便连蛊惑人心,竟也不如一群庄稼汉子?哈哈……哈哈……”

    张静一大笑,面上满是嘲讽:“若如此,那么朝廷养士何用呢?你不停说,天下可以无君无父,可在我看来,朝廷最不需要的,恰是尔等士子和所谓的名儒。”

    陈名夏只好冷哼一声。

    张静一起身:“你既知你今日所犯的是什么罪,那么就该知道,接下来可能会是什么下场。”

    陈名夏深吸了一口气道:“所以我才愿意老实交代,希望殿下能够从宽。”

    “现在才怕了?”张静一颇有些奇怪,这个陈名夏,到底哪里来的勇气。

    其实历史上的事,确实匪夷所思,那些当着大明皇帝的面,各种顶撞,甚至大义凛然的呵斥奸党的大儒名士,以及许多的‘忠臣’,一到了李自成进了京城,亦或者是建奴人入了关,却一个个成了断脊之犬一般,摇身一变,统统成了奴才,只是分明在明朝的时候,他们却往往是正气凛然的形象。

    张静一随即道:“说罢,是谁指使你。”

    陈名夏道:“我若说了,可放我一条生路吗?”

    张静一笑了笑道:“你猜呢?”

    陈名夏道:“若是不能求生,那么便不敢说。”

    张静一凝视着他:“这个人是不是张溥?”

    此言一出。

    陈名夏脸色微微一变。

    张静一只看他的脸色,便什么都清楚了:“你真以为厂卫是吃干饭的?你凭什么拿这些来要挟?”

    “我……我……”陈名夏闭上眼,随即道:“我……无话可说。”

    “张溥为何要你来刺驾?”

    陈名夏痛苦的道:“若是不刺驾,则士人再无立锥之地。”

    张静一大笑道:“张溥哪里来的胆子?”

    陈名夏低头,随即又抬头:“江南诸公,大多同情士子,而厌倦了朝廷。”

    张静一厉声道:“说人话。”

    “江南的文臣武将,都已对朝廷失去了耐心。”

    这一下子,张静一顿时明白了。

    区区一个张溥,怎么可能迅速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若是没有人暗中支持,能够在短时间内聚众数千士子吗?

    某种程度,他们是得到了官面上支持的。

    “都有什么人?”

    “不胜枚举。”

    “我问你具体是什么人?”

    “这……”陈名夏道:“我也所知不多。”

    张静一冷笑道:“你所知不多,就敢为他做这样的事?”

    陈名夏便垂头,失魂落魄的样子。

    张静一道:“你还不说吗?”

    陈名夏叹了口气道:“都是为名利所累。若是我成功,便可声名大噪,将来众正盈朝的时候,亦可征辟为重臣,有此名望,即便是入阁……也未可知。”

    张静一大笑:“张溥是这样许诺你的?”

    “他虽然没有许诺,但是我知道,他有这个能力。”

    张静一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没有了。”

    张静一也就没有再理会他,跨步而出,随即呼来武长春,武长春朝张静一行礼。

    张静一道:“好好招呼这个人。”

    “是。”武长春忙是点头。

    ……

    次日,张静一写下了一份关于此案定巚之后的奏疏,随即入宫见驾。

    只是到了西苑,进入勤政殿,却见魏忠贤和田尔耕二人,正拜倒在地。

    天启皇帝见了张静一进来,随即道:“你来的正好,今日有事要说。田尔耕你来说罢。”

    田尔耕面如死灰,叩首道:“臣……臣年迈,近来旧疾犯了,锦衣卫至关紧要,决不可有失,所以臣恳请请辞养病,恳请陛下体恤臣下,准臣致士。”

    他说着,要哭出来。

    混了大半辈子,这指挥使还没坐热呢,本来还想效仿那骆家一样,趁着自己在位,慢慢的将自己的子侄提拔起来,将来也来个一门几代的指挥使。

    哪里想到……阴沟里翻了船。

    天启皇帝阴沉着脸,道:“你这旧疾,是何病症,朕此前怎么没听你说?”

    “这是难言之隐。”田尔耕只好道:“实是说不出口。”

    “有什么难言之隐?”天启皇帝追问。

    田尔耕一时语塞,他毕竟不是写网络小说的,编不出来,便只好叩首:“臣……臣……”

    天启皇帝于是道:“罢了,你既犯了病,朕岂好为难你,那么,就进你左都督、少师,你回家颐养天年吧。只是,这锦衣卫极是紧要,你执掌锦衣卫也有一些年头,可在卫中发现什么俊才,可以担当大任吗?”

    最重要的是‘俊才’两个字。

    田尔耕也不傻,毫不犹豫道:“辽东郡王张静一,知人善任,对陛下更是忠心耿耿,且很有才具,臣以为,若是他来接替臣的职务,再好不过。”

    谁知天启皇帝非但不喜,反而大怒:“谁教你这样说的。”

    田尔耕吓了一跳,难道自己猜错了?不会吧。

    天启皇帝却很恼恨,推荐这种事,你应该推荐其他人,然后朕再说,我看那人不行,朕觉得张卿合适,朕最赏识张卿了。

    这张静一还需你这狗东西来推荐?需你来卖这个人情?

    田尔耕便磕头如捣蒜:“臣万死。”

    天启皇帝于是便冷冷道:“魏伴伴,你是东厂提督,你来说说看,谁合适?”

    魏忠贤怎会不明白天启皇帝心意,便道:“锦衣卫指挥使佥事刘一奇在卫中已有三十年,声望颇高,为人也稳重,奴婢以为,让他执掌锦衣卫,最好不过。”

    天启皇帝如释重负道:“朕不这样看,朕最欣赏的就是张卿家,朕看张卿最是合适!”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