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四十章:都督办事!谁反对?
    北镇抚司位于钟鼓楼附近。

    此时,一队队的人马抵达。

    这令北镇抚司上下的气氛变得有些不同。

    原本这里森然,过往之人都是心惊胆战。

    毕竟是厂卫的巢穴之一,是令人谈虎色变的存在。

    可现在,这里头的办公之人,现在心里却是蒙上了一层阴影。

    先是一队新县千户所的校尉和緹骑飞马而来,他们穿着鱼服,腰间佩着秀春刀,精神气与北镇抚司这儿的完全不同,虽然大家服饰相同,却是一目了然。

    一个百户率先下马,乃是刘文秀。

    刘文秀落马之后,火速至中门,手中取了腰牌,面对门前緹骑,大呼道:“奉右都督、新任锦衣卫指挥使之命,北镇抚司上下,立即传唤所有同知、佥事、千户、百户、总旗,以及经历司上下人等侯见。

    这门前的緹骑还未反应过来。

    立即,刘文秀身后便已有一队緹骑和校尉纷纷下马,个个明火执仗,取代了他们岗哨的位置,双腿岔开,握着腰间挎着的绣春刀,如木桩一般的站定。

    刘文秀则领着其余的校尉和緹骑,哗啦啦地进入了北镇抚司。在所有人惊奇的目光之中,火速进入大堂,而后对这堂中人道:“所有人散去,退至大堂五丈之外。”

    此言一出,有人脸色铁青。

    亲军衙门,充塞了太多权贵子弟,尤其是这世职的锦衣卫。

    只是……虽是满腹牢骚,可刘文秀杀气腾腾,取了牌票,又喝道:“敢有违逆者,以不敬右都督论罪。”

    众人这才不甘地散去。

    而刘文秀带着进来的緹骑和校尉,则分列左右,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刘文秀等人这边站定之后。

    长街的尽头,便是哗啦啦的脚步声。

    第一教导队,在教导长和队官李定国的带领之下,火速而来。

    足足七八百人,自几处街道分头并进,而后,一个个的小队,开始驻于附近的街道路口。

    抬来的数门机关枪,则开始占据北镇抚司的各处通衢之地。

    门前架了一个,里头架了两个。

    随即……便是知会被南北镇抚司上下人等在此。

    众人虽早已得知了田尔耕养病,张静一接任的消息,但是没想到,张静一居然如此快地来上任了。

    其实内心深处,许多人是不希望张静一执掌锦衣卫的。

    倒不是说,大家对张静一有什么意见。

    相比于读书人,张静一的形象在这里还算不错。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张静一在新县有自己的一批心腹,而且在军校里,还培养了大量预备的校尉和緹骑。

    这怎会不让人滋生危机感呢?这人若是做了指挥使,其他人还有出头之日吗?

    此时,乌压压的人候在此,一个个各怀着心思。

    直到张静一打马而来。

    一见张静一来了,南北镇抚司上下便纷纷行礼道:“见过都督。”

    张静一却也只是点头,便直接打马进了中门。

    于是众人纷纷尾随,张静一过了几道门,随即至中堂前下马,抬头,看一眼这斑驳的大堂,而后便匆匆入堂升座。

    于是,上百人便浩浩荡荡地随张静一进去,个个束手而立。

    张静一升座之后,呷了口茶,和颜悦色地道:“都是老熟人了,就不必如此的客气啦。诸位想来也知道,田都督旧疾复发,已经请辞。陛下命我执掌锦衣卫,而如今,卫中的同知骆养性谋逆,已经论处。另一佥事邓健,尚在辽东。如此一来,这卫中,就只剩下佥事刘一奇!”

    说到这里,张静一顿了一下,才又道:“刘一奇何在?”

    刘一奇是早听到风声了的,听闻九千岁极力推举自己,可陛下选择了张静一。

    虽然刘一奇自知自己没有资格与张静一竞争,可想到张静一年纪轻轻,就成了锦衣卫,若是以后不挪窝,这家伙再长寿一些,怕是要执掌锦衣卫三五十年,惨啊,自己这辈子是没有出头之日了。

    此时,他一脸苦涩地上前道:“卑下在。”

    张静一看着他,笑着道:“南北镇抚司的事,有些地方,我还不熟悉,所以尚需你辅助。”

    刘一奇便忙躬身:“是。”

    张静一又道:“至于其他人等,这锦衣卫有八千户所,二十一百户所,又有南北镇抚司,有经历司,本来……我是打算大家各司其职的,只不过……依我看……有些事需办一办才好。”

    果然来了。

    许多人的心里早就意识到,这张静一摆出这样的架子,肯定是来者不善,便都纷纷道:“还请都督明示。”

    张静一笑着道:“我来此,办三件事,第一件:裁撤冗员。这锦衣卫上下,冗员太多,名义上是上万人,可实际上能办差的有几人?”

    “所以今日起,准许佥事至校尉人等内退,内退之人,领半份俸禄,准其出卫谋生。”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领半份的饷,滚出锦衣卫去?

    这可不成,锦衣卫是什么地方,这地方……油水还是不小的,谁靠俸禄过日子啊。

    只见张静一又笑着继续道:“这俸禄呢,采用的是新县的算法,按卫的时长、官职多少,定俸禄,若是有百户内退,新县那边,一个当差一年的校尉,每月俸三两银子,而每三年以此为基础涨俸一成,这样一来,若是一个老校尉,当值了二十年,那便是接近五两银子。”

    “除此之外,百户官在此基础上,又翻一倍,即一月十两,一年下来,便是百二十两纹银!在这京城里头,也足够养家糊口啦。当然,内退折半,每年有六十两,至死方休,诸位也别嫌少。”

    许多人不吭声。

    要知道,能在这里混个百户的,油水莫说是六十两,便是六百两也是稳的。

    倒是这样的薪俸,对于底层的校尉还算颇为友好。

    毕竟,一月三两银子,还可随着年资增长,对寻常人而言,已是肥差了。

    张静一见他们不吭声,便道:“看来诸位都想在职咯?”

    众人还是不吭声。

    倒是那刘一奇含笑道:“卫里的上下兄弟,在卫中已经习惯了,谁不愿继续在亲卫之中,为皇家效命呢?”

    张静一却板着脸道:“那可不成,我这里愿养闲人,却绝不容许有人尸位素餐,进了卫里,就得有本事。所以……一个月内,我会在这卫中所有人之中,组织一场考试,通过考试的,分批进入军校培训半年,而后再回来当值。通不过考试的,则直接引退,无需多言。”

    顿了顿,张静一接着道:“你们毕竟是卫中的老人了,这考试,自然比其他报考军校的要容易一些,可若是连这个都通不过,那么便没什么客气可讲了。这是规矩,一视同仁。”

    这一下子,许多人都有些慌了。

    考试……

    年轻的还好,既然考题不会特别难,总还有机会的。

    这分明是想将老弱病残裁撤出去啊。

    就算考上了,还得进军校培训呢,听闻那军校……是极吃苦的。

    军校对于普通人的子弟而言,绝对算是神仙居一般的存在,可对于养尊处优之人而言,那就是地狱。

    这一下子,众人议论纷纷起来。

    有人冷笑连连。

    有人心事重重。

    也有人低声咕哝。

    刘一奇心里大惊,忙道:“张都督,卑下年纪大了……”

    张静一笑了笑道:“你是卫中的老人,这个我知道,魏哥一直在我面前说,你是个老实本分的人,而且在卫中极有声望。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刘佥事才要带这个头啊。若是刘佥事不带这个头,其他人怎么肯服气呢?”

    这显然是先给刘一奇戴了一顶高帽,一时堵得刘一奇难以反驳。

    张静一又道:“你们放心,我还是很希望能够留用你们的,正因为如此,但凡只要肯下功夫备考的,不敢说定能考过,却也十之八九了。这事……已是定了,谁要反对?”

    张静一说着,目光如刀锋一般,在众人的面上扫过。

    他已经明显地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同了。

    考试……入军校培训,是张静一掌控北镇抚司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是不是自己人,得先进了军校再说,如若不然,那么大家也就不是自己人了。

    可锦衣卫乃是要害衙门,关系重大,若是我张静一都信不过你们了,这北镇抚司还如何运转?

    这个事不办成,张静一觉得自己这都督,干的只怕会和田尔耕一样的憋屈。

    众人终于哗然起来。

    这是连刘一奇的面子也不给啊!

    刘一奇略显愤怒,只是他毕竟稳重,这时只好忍着,便道:“若是卑下不中呢?”

    张静一不暇思索的就道:“那就给你荣誉佥事的职,引退,我养你啊。”

    刘一奇打了个颤,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自己可是佥事呢,在卫中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就因为考不过,便要引退?

    “倘若考过了呢?”一个千户站了出来。

    张静一淡淡地道:“你若考上了,去了军校培训一些日子,回来卫中,就依旧还是千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