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四十一章:赶尽杀绝
    前提是,你得考上。

    考不上就滚蛋。

    张静一随即又道:“除此之外,这锦衣卫还需得有一些举措,譬如现如今,千户所大多聚于京城,这很不稳妥,依我看,京城有两个千户所就足够了,侦缉百官,这百官也未必都在京师,因此,以我之见,两京十三省,当设五大千户所,分别镇京师、关中、西南、关东、江南诸地。”

    “除此之外,还要设塞北千户所、西洋千户所。这各处千户所,根据情况不同,下设不同的百户。”

    “南北镇抚司之外,还需设一处情报司,由佥事坐镇,专门负责分析和汇总各处情报,这各地的奏报,可不是靠存档就成的,得分析出有用的讯息,才可以为我所用。如若不然,多少弟兄们出生入死所得的消息,便白白浪费。”

    说罢,张静一站了起来,他穿着一袭蟒袍,口吻中带着不容置疑,摆明着他是来传达自己的命令,而不是和人商议的。

    于是他接着道:“我们需要有专长,什么人适合做力士,什么人适合做校尉,什么人适合做緹骑,都需得有一个章法。而不是像从前一般,私相授受!所以,经历司下头,要设一处专门的人事初,要将所有的功考,都记录下来,下次选用人才时,才可有个说法。”

    “自然,有功要赏,有过就要罚,南镇抚司,该加强督促之责,需设督查校尉,专司查处卫中不法之事。”

    张静一顿了顿,继续道:“我们乃是亲军,不是土匪,因而……但凡有欺负百姓,有敲诈勒索的,还有制造冤狱,夺人财产的,统统都要严惩,若是不法办,还能指望这些人办差吗?”

    “军校那里,有个特别行动教导处,依我看,教导长也需在卫中挂一个职务,要在军校,有一个专门的培训场地。多读书,多学一学各种专长,对大家都有好处,所谓学海无涯,便是如此。这个,也得有一个章程,不但所有的校尉和緹骑,但凡要入职的,逢进必考。所有的升迁,在到任之前,也需通过不同的培训,培训之后再上岗。一个人要进咱们卫,不通过考试,不进入军校学习,便不得录用。一个校尉若是立了功劳,要升他为小旗,甚至破格提拔为总旗,在上任之前,也先去中级的武官培训班学习。一个总旗,一个百户,若是得以升任更高的职位,要做千户,甚至任佥事,也需入高级培训班。不同培训班,所学习的东西各有不同,这叫职前培训。”

    “总而言之,人事至关重要,功考和赏罚也至关重要,学习更为重要。”张静一道:“总而言之,得有章程,有规矩,这便是我说的两件事。”

    此言一出,许多人的心都已凉了大半截。

    这岂不是,以后油水都没了?便是要保住当下的职务,还需考试,就算保住了……

    可在张静一看来,锦衣卫至关重要,不好好地整肃,变成真正可用的人马,将来凭什么推行新政?

    既然打算好了将这锦衣卫化为己用,那么就非要大破大立才好。

    这时有人道:“我等在卫中,都是恪尽职守,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都督上任,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本也无可厚非,却何以如此苛刻我等?”

    张静一朝着这人看去。

    却是一个千户,此人,张静一有一丁点印象,叫陈锦新。

    在卫中能担任千户的,多为世职,说穿了,就是祖上有荫庇的。

    这陈锦新已做了十几年的千户官,在卫中资历是足够的,家中也有不少人,在各卫担任要职。

    因而此人脾气自是火爆,恶狠狠地盯着张静一道:“都督若要裁撤我等,何不明说,此处不留卑下人等,卑下自当去他处谋生,可是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不过是借着立所谓的规矩,要整治我等罢了。今日卑下恭喜都督上任,不过,卑下还有事,需配合东厂,抓一要犯,就不奉陪了,告辞。”

    说罢,挎刀,头也不回地转身便走。

    这些老油条可都不是省油的灯,而且就算真翻了脸,他们也有去处。

    陈锦新怒气冲冲地要走。

    其他两个千户,还有一些百户见了,也都相互使了个眼神。

    于是纷纷道:“我等也有事,都督……告辞。”

    竟也跟着那陈锦新告辞而去。

    本来张静一在此说的这些话,就让许多人心里颇有怨言,现在出了陈锦新直接跟张静一对着干的,不少人倒是面露出了调侃之色。

    当初那田尔耕,身为指挥使,当初的时候也是右都督,还是魏忠贤的干儿子呢,也不敢这样将卫中上下的人得罪死了,还不是你好我也好?

    这辽东郡王,右都督的指挥使张静一,虽然大家都知道位高权重,可真逼得大家伙儿没了饭吃,真以为大家是吃素的?

    佥事刘一奇则是冷眼旁观,其他人倒也不敢走,不过却都冷漠地看着张静一。

    其实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刺头,这些人仗着资历老,地位稳固,往往喜欢故意给你难堪。

    其实那千户陈锦新已算是好脾气了,本来他是不愿反目的。

    毕竟张静一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

    可哪里想到,张静一这一上位,居然就立马要断了他们的饭碗。

    张静一见这几个人气呼呼地告辞出去,面上也没什么表情,又见众人戏虐似地看着自己,却依旧不露声色。

    堂中的气氛,变得格外诡异起来。

    而这三个千户,还有五六个百户一都出了大堂,陈锦新余怒未消,口里还骂骂咧咧道:“他娘的,真以为咱们是软柿子了。谁不晓得,这是想排挤走咱们,换上他的人?这姓张的,真不是东西,当初我陈家人在锦衣卫身居高位的时候,他们张家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卫里的打杂罢了,便是端洗脚水,也还没资格呢,如今一朝得志,竟敢不将我等放在眼里……”

    其他人各自挎刀而行,有人笑着道:“小人得志,不就是如此吗?咱们不必理会,倒要看看,他有何本事,将咱们都开革了……”

    陈锦新听罢,也笑了,面露不屑地道:“你没见那刘佥事,刘佥事嘴都给气歪了,偏偏他不敢出言顶撞,终究还是怕事。”

    “刘佥事怕是还想做同知呢,哪里晓得,人家连佥事都不给他,他这么个年龄了,考个什么?”

    众人于是哄笑起来。

    似乎为刘佥事没有和他们一致行动而抱怨。

    走出了北镇抚司,陈锦新乐呵呵地道:“反正现在左右无事,不妨寻个地方喝酒……”

    “甚好。”

    众人显然知道陈锦新的心思,这个时候,大家该是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想一想办法了。

    却在此时。

    架在门口的两处机枪,却是对准了陈锦新人等。

    陈锦新根本没有在乎,在他们看来,这些人就是来看大门的。

    这机关枪早已预备妥当,而操控机关枪的生员,得到的命令却是,张静一不说结束,任何人出入,都需警告,立即射击。

    因而,哪怕这些人大多都穿着麒麟服,一看便不是寻常人物。

    只这些人一出现在大门,也无人警告。

    随即……

    就在陈锦新笑嘻嘻地道:“不妨再叫上云娘来给咱们陪酒助兴,哈哈……”

    众人便都开怀大笑。

    骤然之间……

    枪响了。

    啪啪啪啪啪啪……

    一阵刺耳的枪响,无数的子弹,如炒豆一般喷射而出。

    这里有两处机关枪的阵地。

    恰好形成了交叉火力。

    两座机关枪,几乎是同时开火。

    于是……无数的子弹便飞泄而出。

    陈锦新等人猝不及防。

    只转眼之间,靠陈锦新最近的一个百户随即便站在原地,身子疯狂地舞蹈。

    每一枚子弹射入身体,这身体都会条件反射一般一颤,于是……不明就里的人,却只见他在原地疯狂地摇摆。

    片刻之后,这百户骤然成了血葫芦,身上千疮百孔,还不等他嚎叫,骤然气绝。

    其余几个千户和百户,也都有人中弹。

    一人先倒下,还不甘心地想支撑着站起来,口里要呼唤什么:“来……来…人……”

    只可惜……枪声掩盖了他的话。

    而且也绝不会有人来。

    另一个百户倒在血泊里,口里还发出声音:“这……这是要……赶尽杀……”

    最后一个绝字……没有出口。

    陈锦新被人围在中央的位置,所以当枪声响后,身边的人反而都给他挡了子弹。

    可这时,他转瞬间脸色铁青,眼疾手快地连忙趴在了地上,惊恐地左右张望。

    而这时,枪声停了。

    显然人都死得差不多了。

    生员们还是很爱惜子弹的。

    而这时,一个队官却是匆匆地踩着皮靴子疾步朝陈锦新走来。

    他手里正提着一柄短铳,靠近了瘫坐在地的陈锦新,而后道:“都督让我问候你,教你下辈子好好做人……”

    接着……

    啪……

    …………

    作息彻底乱了,好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