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四十五章:列祖列宗显灵啦
    当然,朱由检不在乎这些。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等厚重的棉质大衣十分暖和。

    而且穿戴也方便。

    头上再戴着一顶暖帽,在这冰天雪地的辽东,总算不至冻僵了。

    今日,朱由检起得格外的早。

    因为那黑麦已经成熟。

    不过……前几日疯狂的鹅毛大雪,天气骤冷,一方面这时候不适合收割。

    另一方面,大家也希望看一看,这黑麦能否抵御眼下这天气。

    此时的辽东,已成了白茫茫的世界。

    尤其到了夜间,温度可以骤降到人出去小解,都可能冻住小解的工具。

    朱由检的房里,有专门的煤炉。

    没办法,木炭在这个地方是奢侈品。

    起初他是烧炭的,可看其他的农户,纷纷都用上了煤炉子,将煤炉子改造之后,不担心这煤炉的浓烟让室内的人窒息,最后,朱由检也不愿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

    他裹了大衣起来。

    一旁和着大衣睡着的王承恩听到了动静,忙是拢着袖子起来,道:“殿下,您怎么起来了?外头的天……还黑着呢。”

    “时候不早了。”朱由检振奋精神,低头给自己穿了靴子。

    穿靴子这等事,若是以往的朱由检,是决计不会自己穿的。

    从前的他,是被人伺候惯了的。

    不过在这里,他慢慢地开始掌握了穿靴子的技巧,已经非常轻松熟练。

    此时,他心里很急切。

    昨夜的大雪极大,北风呼呼的,也不知情况如何,若是那黑麦承受不住……这地里的庄稼可就全部糟蹋了。

    这是秋收的季节。

    可辽东根本不存在秋收。

    在这里,他们不只开辟了黑麦田,还有其他的麦田,以及稻田,甚至是红薯,也都试种过。

    可义州卫更靠极北之地,此处又是一个风口上,气候更为恶劣,绝大多数的庄稼,有的连秧苗都育不出来。

    就算插上了秧的,也都在中途夭折。

    这一年多的时间,对朱由检而言,黑麦就是他一切的希望。

    每一日起来,他都是提心吊胆,生怕一夜之间,黑麦被寒霜和大雪给压垮。

    王承恩倒是没有多劝了,他是知道这位殿下的。

    这殿下有许多的毛病,比如他固执,比如他总带有一些空想。

    可也有许多好的一面,那便是他不在乎自己是天潢贵胄,在归德的时候,他曾真的穿旧衣,真的让妻子周氏给自己缝补衣衫,真的尽量节俭,少吃食物,他宁可糟蹋自己,也希望朝着自己认定的希望去迈进。

    如今……那个梦已破碎了。

    张静一给了他一个新的希望,他不再希望做一个圣明的人,却希望自己可以和神农一样,做好眼下的一件事。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蹲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足足一年多,从不抱怨,每日都和粪肥,以及作物打交道,有时也学农人一样,蹲在田埂上攀谈,去田里照看庄稼的时候,也和其他人一样,只带着一壶热水,捂在身上,而后带上几个蒸饼,要吃的时候,蒸饼都结了冻,牙咬不开,而那时,捂在身子里的水便取出来,这时候水还有一些温热,便就一口温水,再慢慢地咬一口蒸饼,慢慢地含在嘴里化了,最后再吞咽下去。

    王承恩很关心那些庄稼,倒不是他真的在乎那些黑乎乎的玩意。

    而是他很清楚,殿下又认真了一次,相信了他所相信的人,倘若这一次再发现此路不通,依着殿下这一根筋的性子,只怕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不可。

    别人怎么看待殿下,和王承恩没有关系。

    可能张静一视他为工具。

    可能陛下心里也隐隐觉得这个兄弟曾有过不可告人的野心,因而表面殷勤,内心疏远。

    可能当初支持他的士人,现在却视殿下为叛徒。

    可王承恩却只有一个念头,他实在不忍心殿下的苦心再荒废了。

    这一边,朱由检深吸了一口气。

    他有些紧张。

    “昨夜北风很大吧?”

    “是啊,呼呼的响,仿佛屋顶都要掀翻了。”

    “外头的雪有几尺厚了?”

    王承恩不确定地道:“这……奴婢去看看。”

    “罢了,直接去庄稼地里看看吧。”朱由检道:“百闻不如一见,这里真是恶劣啊,中秋未至,已比京城要寒冷不知多少了。”

    王承恩道:“殿下,其实辽东其他地方,气象也没有这样糟糕,是殿下非要选一处气候最糟糕的地方……”

    朱由检笑了:“你懂个什么,越是糟糕的地方,才越需试种,得了解这黑麦的习性。若是这里都能种活,能有收获,那么这辽东,便没有什么地方不能种植了。”

    “殿下真的相信……”

    朱由检道:“我来时不信,不过信张静一。”

    说罢,他打起精神:“好啦,出发了。”

    外头的马圈里有马,几个侍卫在隔壁住着,一见殿下这里亮了灯,他们便连忙起来,也裹了厚重的大衣。

    这大衣是天启皇帝赐给朱由检大衣之后,朱由检觉得暖和,便让人去锦州城采购的,听说现在在辽东很风行这等衣衫。

    众人纷纷上马,马蹄深入进了两寸厚的积雪里。

    朱由检口里呵着白气,这几乎是他来辽东最寒冷的一天。

    骑马往试验田而去。

    远远的,早有许多农人到了。

    其中一个嚎哭道:“殿下……殿下……”

    朱由检一听到哭声,随即抬头看着那老农,转瞬之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麻痹。

    这是一种窒息的感觉,

    莫非……麦子……冻死了……

    在他看来,这些麦子,就如他的孩子一般。

    是他与张静一的结晶。

    朱由检只觉得头一沉,这些日子辛劳无比,每日睡眠也是不足,他身子本就有些糟糕了。

    此时情急之下,几乎要一头栽下马去。

    只见那人跌跌撞撞地踩着积雪,略带艰难地走到了朱由检的面前,继续哽咽道:“殿下……殿下……麦子……还活着,还活着,没死,一夜之间,似乎还有长势,已是成熟了。”

    “什么……”朱由检飞身下马,踩着积雪,大惊失色地一把揪住他,惊叫道:“你说什么?”

    “已经熟了……”

    朱由检便什么也没再说了,他继续跌跌撞撞地,好几次摔倒在雪里,却只朝着那试验田狂奔。

    最终,到了田埂处,他一下子疲惫地摔倒,可眼睛却瞥向那田垄里的麦子。

    麦子的枝叶,似已凝结了霜,那麦穗,似乎也隐有积雪覆盖。

    可这一根根麦穗,却依旧顽强地撑着,像岗哨里的士卒一般,百折不挠。

    朱由检深吸一口气,上前观察一二,而后取了一穗,剥了一颗,接着小心翼翼的剥了麦皮,才搁进嘴里咀嚼。

    而后他站了起来,正色道:“收割,今日收割,先收割这一亩!”

    “是。”

    农人们打起了精神,纷纷去取镰刀。

    而后,一个个人下地,将麦穗割下。

    这黑乎乎的麦穗,瞬间堆砌得老高。

    收割之后,却是不能急着脱粒的,需风干一阵子,等这麦穗和麦粒彻底失去了水份,而后才能轻松地进行脱粒。

    不过朱由检此时却顾不得这许多,而是让人先进行脱粒,将这麦粒一个个地用箩筐装了。

    此后,再让人加紧去壳。

    这是新麦,当下……又请人去碾成粉末,且看看口感。

    一通忙碌下来,他已挥汗如雨。

    过一会儿,便有人匆匆而来道:“殿下,这一亩地,折算下来,能收两百七十斤。”

    两百七十斤……

    在京城附近,一般的麦子,能收三百斤。

    这已算是不少的收成了。

    而这里……居然能收两百七十斤……可这地方……如此的恶劣啊……

    若是再送去辽东其他较为肥沃的地方耕种……那岂不是可以更多?

    这辽东……也可和河北、河南一般……种上这样的麦子?

    朱由检禁不住眺望着眼前这广袤的土地,这一望无际的土地已是被无数的大雪覆盖。

    他激动起来,随即深吸一口气,才道:“要试一试口感,赶紧的……赶紧去烘干,不要等到晾晒了,烘干之后,要制成面团,孤……孤要试一试……能不能吃。”

    是啊……虽然这玩意长得和普通麦子差不多,可毕竟它长的比较黑。

    黑色卖相并不好。

    可是能不能吃,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这边,早有人开始动手了。

    到了正午的时候,终于……一个黑色的蒸饼,就送到了朱由检的面前。

    朱由检不由得苦笑道:“别人都吃白面,孤却是第一个吃黑面的人。”

    当然,白面其实并不是当真雪白,其实是泛黄的,只是白面的说法,是针对当下的其他杂粮而言,在寻常百姓心目之中,白面乃是食物的王者,是鄙视链中最高端的存在。

    而眼下,看着这黑布隆冬的黑面……朱由检却没有犹豫,趁热,一口咬了下去。

    口感……似乎和白面有些分别。

    但是……它真是麦子的味道。

    是细粮……

    这一刻……朱由检突然泪流满面,口里忍不住道:“列祖列宗仙灵啦。”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