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四十八章:万全之策
    朱由检这才缓了口气,粮食还在便好。

    这是一个冗长的车队,装载着货物。

    朱由检尝试着想要下骡马,那赶车之人道:“马上就要到京城了,你应该也是要进京的吧?我瞧你虚弱,不妨我载你一程。”

    这黑粗的大汉说着咧嘴,露出了一口黄牙,不过显得朴实和友善。

    朱由检想了想,便点点头,这一路颠簸,他觉得自己的骨头要散架了。

    于是忍不住询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人马?”

    “南京。”

    “南京……”一听南京,朱由检感觉很亲切。

    太祖高皇帝的陵墓还在那里呢,这南直隶,乃是龙兴之地。

    于是他又询问道:“你们做的是什么买卖?”

    “天大的买卖。”这车夫觑见自己有些掉队,便催促骡马快行。

    朱由检苦笑。

    这车夫道:“其实到底做什么买卖,俺也不懂,俺就是一个赶大车的,从南京征来,而后进京,不过随行的管事,叫俺们谨言慎行,说是要规矩,也就是他们看俺老实,才带俺来的。”

    朱由检瞧了那车夫一眼,还真是一个老实人。

    随即,朱由检便见这一车车毡布包裹的货物,似乎很沉重,足足十几辆大车,车轮碾过官道,官道上立即有两道很深的车轮印记,可见这货物沉重。

    于是朱由检道:“你们运送的可是瓷器?”

    “瓷器?”这人摇摇头:“瓷器不值钱,俺们的管事说啦,瓷器算个屁。”

    这话令朱由检大惊,瓷器还不值钱?这得运的是什么?

    只见车夫道:“都说了,这都是极值钱的东西……”

    说着,他压低了声音:“是送进京里,给老爷们的碳敬,你难道没瞧见,这要入冬了吗?一入冬,老爷们总要烧炭是不是?可不能将他们冻着了。”

    这车夫煞有介事的样子,很为京城里的人担心的模样,他似乎只理解这碳敬的字面意思。

    朱由检现在也算是懂一些‘事’了,一听这个,立即明白了,便轻皱眉头道:“还需特意从南京运来?”

    “说是值钱得很,还说……今年得多送,这还只是南京这边呢,江浙那边……就更厚重了。反正都是管事说的,他絮絮叨叨,说是今年得加倍,说是遇到了事……”

    朱由检好奇道:“遇到了什么事?”

    “这就不得而知了,只听管事的骂朝廷害民,咱们南京的诸官,为民请命……”

    朱由检一头雾水。

    等入城的时候,其他的车马,都需盘查,门丁个个凶神恶煞,甚至拦下有的车马,将里头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

    倒是这个车队虽然车多,门丁要上前,而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居然只轻松地上前,和对方低语几句,这门丁便堆笑,朝他作揖,接着退了开去,直接放行,也不盘查随行的人员和货物。

    此时,朱由检又累又饿,竟又睡了过去,等他再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似乎在某处宅邸的柴院里。

    这里早有许多人,都在忙着装卸货物。

    朱由检下了骡马,那车夫便道:“方才不好吵闹你,咱们这地方到啦,俺跟管事求了情,准你在这儿歇歇脚,饿了饿?”

    朱由检打量着四周,这里……院墙很高,显然是非富即贵的所在,可偏偏这院墙的一角,却是污浊不堪,显然这是下人们待的地方。

    不过不远处应该是库房,卸载的货物,便由人力,纷纷往库房搬去。

    一会儿后,便有这宅邸主人的管事带着几个家丁来,他们打着灯笼,灯笼上写着李府的字样。

    管事与车队的主事对接,二人倒是没有什么避讳,像是早就熟识一般,彼此作揖,都是堆笑。

    李家的管事道:“辛苦,辛苦啦,这么远的路,还要麻烦你亲自走动。”

    车队的主事便道:“这是该当的,我家老爷素来仰慕李公,李公居于庙堂,却心系百姓,这些年来,没少为咱们江南百万生灵说话,因而老爷虽在南京,却每日念着李公,这一次……搜罗了一些玩意,也请李公不要嫌弃。”

    这李家的管事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我家老爷也一直挂念着江南那边,心系百姓嘛。来,这里的事,就让伙计们去忙吧,咱们不妨去小堂喝口茶水。”

    这主事便道:“客气。”

    彼此又谦让了一会儿,便匆匆而去。

    而这里则继续忙碌。

    朱由检只觉得这里诡异,此时只想赶紧出去。

    不过,他心里有些好奇,便问那车夫道:“这……不是送礼吗?怎么说的……竟好像……”

    车夫忙道:“嘘,小声点,是碳敬,话不可乱说。”

    朱由检便问:“你从前也经常来京城……送礼?”

    “俺可不经常来,这是肥差,不过六七年前也干过,只是……都不是送京城的,这做老爷的在京城为官,谁往京城里送啊!都是去他家乡里送!”

    “不过听闻现在不同了,现在的老爷,听说许多都是北直隶的人,本身家就在京城,没法儿……所以现在大家也不似从前那般大张旗鼓,大多都还要遮掩一些,这可是天子脚下哩。”

    朱由检没有继续问,而是道:“我的包袱呢?”

    车夫去寻了,交给了朱由检。

    朱由检便朝他行了个礼道:“后会有期,多谢。”

    车夫道:“你要走?”

    “是,我有急事要办。”

    “这天都黑了,你若出去,可有歇脚的地方?”

    “有的。”

    车夫想了想,从身上摸了几个铜钱,塞给朱由检,才道:“你也别在俺面前装了,你这一身衣衫,还有这模样,分明是落了难,不然怎么会倒在路边?人在外头,都会碰到难处,俺不是一个有什么大本事的人,幸好俺这一趟油水足,这三十多个钱,你别嫌弃,分成两瓣来花,总也能坚持几日。”

    朱由检当然不肯要。

    车夫却拼了命地要给,二人磨蹭了好一会儿,朱由检见许多人朝这角落看来,便还是将钱收了,禁不住眼眶一红,朝他点点头道:“我去了。”

    说着,背着行囊便要走。

    才刚刚出了这里,前头是个月洞。

    谁料这个时候,那李家的管事又带着人折返回来,一见到有人从这里出来,月下细细一瞧,却见是个落魄之人,他大怒,上前扬手便给朱由检一个耳光,大喝道:“大胆,这里是你可以出入的吗?狗一样的东西,要出入,走你的狗门。”

    朱由检差点一巴掌给打昏了过去。

    一时羞怒无比,这李家管事则继续咒骂:“没规矩的狗东西……”

    倒是有一个家丁好心,扯着朱由检往另一头走,原来这地方,有前后两处门,一头是通往李家的侧堂,一头则是对外的,所谓的狗门,其实就是小门,是下人们出入的地方。

    朱由检跌跌撞撞,狼狈无比。

    另一边,却是那李家的管事匆匆地到这边拿了一个账目,而后匆匆赶去了李家的中堂。

    此时是拂晓之时,李家内外亮了一些灯火,管事笑嘻嘻地将账目送给此邸的主人李国。

    而李国则已穿戴妥当,他是内阁大学士,卯时三刻就要去内阁里点卯办公。

    李国没有看账目,只是轻描淡写地道:“入账就是了,不必给老夫看……”

    管事十分恭敬地道:“是。”

    李国随即动身,出了中门,而那管事则小心翼翼地作陪,一直送到中门这儿,而此时,早有轿子在此候着了。

    这轿子并非是八抬大轿,而是寻常的小轿子,李国平素里,为人很简朴,不尚铺张浪费,这是人所共知的事。

    此时,他缓缓地坐进了轿子里,想了想,突然道:“李福……要好生款待一下,也好显得我们待客有道。”

    “是,老爷放心,小人早就预备好了。”

    李国显得很满意,看了一眼这管事,很是欣赏地道:“李福啊,这些年,你尽心竭力,让老夫少操了许多心。你的儿子,现在如何?”

    “还在读书,不过……”

    还不等他说完,李国便笑了笑道:“老夫过一些日子,让他进国子监吧,就算没有功名,至少也可落个监生之名。”

    这李福骤然之间,受宠若惊,立即道:“多谢老爷。”

    说着,他感激涕零地跪下,三叩。

    那头,李国的轿子却已起了。

    这等御人的手段,李国自然再熟悉不过了,人家好好的办事,就得给人家甜头。

    只是此时,他坐在摇晃的轿子里,却想着心事。近来陛下催促改桑为粮过紧,自己夹在中间,倒是两头为难啊。

    想的恍惚出了神,他随手掀开了一边的轿帘子,想看看拂晓的京城街巷。

    这时,却见街道上,一个裹着旧大衣的人正背着包袱,极是狼狈地在街上行走着,他似乎还捂着自己的脸,此时是最寒冷的时候,身子被缩成了一团。

    李国此时眯着眼,似乎觉得扫了兴,便放下了轿帘子。

    “看来……今日得想一个万全之策了。”他喃喃念着。

    ………………

    今天有点感冒,吃了点药,白天睡了很久,不过起来已经精神了,正在赶稿,大家别急,只是更新晚了一点,但是会赶在十二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