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五十二章:宏图大业
    朱由检这个人,性情便是如此。

    他一辈子都在瞎琢磨弄点事,是个真正想搞事业的人。

    而且这个人虽是天潢贵胄,不但搞事的心情很迫切,而且还真肯去干。

    说实话,莫说是宗室里头,就是放眼全天下,还真没几个有朱由检这样勤恳肯干之人。

    当然……历史上,他走错了道。

    以至于,干的越多,死的越惨。

    归德那件事,给他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不但相敬如宾的王妃死了,而且价值观直接动摇。

    张静一现在给他指出了一条明路,这已不是什么立不立功的问题了。

    他本身就是亲王,要这功劳有什么用?

    而是他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原来人可以这样的活着。

    若是从前的朱由检,陷入一团黑暗之中,那么……张静一就是光,于是朱由检豁然开朗,顿时明白了人生的真谛。

    因而,他的这一番话,可谓是推心置腹,绝没有半点虚情假意。

    此言一出,群臣默然。

    方才还有人讽刺张静一不肯为天下苍生做事呢!

    尤其是那李国,更是心里皱眉,如此一来,倒显得这张静一……居功至伟一般。

    他心里若是没有一点涟漪,怎么可能?

    天启皇帝才不管那些,他已是大喜,乐呵呵地道:“不错,种植黑麦,乃是张卿所倡议,张卿实是居功至伟,哈哈……不世之功,这是不世之功啊。”

    天启皇帝目光一转,看向张静一道:“张卿……你上前来。”

    张静一此时老一辈表演艺术家附体了。

    一副不敢承担如此大功的样子,上前道:“陛下,信王殿下,言之太过了,臣能有什么功劳啊,只是花费了一些气力,找到了一些黑麦的种子,又请了像信王殿下这般肯为陛下用命的人去辽东种植,臣这哪叫什么功劳?信王殿下……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哎呀,言过其实,言过其实啦。”

    天启皇帝乐道:“怎么没有功劳呢?这就是天大的功劳!人人都想增加粮产,只有张卿能寻到黑麦,这才叫做为国为民,上报国家,下安黎民!朕看……你都可以做周公了。”

    管仲乐毅算个鸟,只有周公才配得上这样的功绩。

    群臣一听,有人暗暗点头,单以此功绩,说是周公还真不过分。

    可也有人暗暗皱眉,尤其是李国,他算是和张静一彻底反目了,当然,不反目也不成。

    其实李国并不愚蠢,并非不知道张静一势大,而且得到了天启皇帝的绝对支持。

    可这也是他很聪明的地方,内阁之中,自己的资历和名望,都稍逊,若是论资排辈,这熬死了黄立极,还得熬死孙承宗,还有那刘鸿训,鬼知道……是不是也要熬死。

    可是……有一条捷径,却是可以走的。

    随着张静一推行新政,而内阁之中暂时没有了约束张静一的力量,可是……这天下……却有反对新政的巨大的群众基础。

    如此巨大的力量,内阁之中,哪一个大臣愿意站出来,站在张静一的对立面,便会迅速的得到无数大臣、士绅和士子的支持!

    这是何其巨大的力量,只要善用,便可让自己迅速在内阁之中脱颖而出,到了那时,想一想看自己的份量?

    如此一来,将来左右朝局,甚至直接取代黄立极,也未可知。

    哪怕退一步,将来也可以类似于司马光一样的形象,名垂千古,为人所传颂。

    这对于李国而言,是有着巨大吸引力的。

    此番,天启皇帝竟将张静一喻为周公,令李国心里暗暗不悦,周公可是孔夫子都要推崇的圣人,在儒家的地位,不比孔夫子要差。

    陛下推崇至此,这还不够明显的吗?

    只是……他没吭声。

    因为他非常清楚,这个时候若是多言,对他没有什么好处。

    张静一自然在这个时候开始谦让。

    天启皇帝此时满心惊奇地道:“张卿,这黑麦,你是如何得知世上竟有此神物的?”

    “因为从前我们的观念错了。”张静一斩钉截铁的道。

    “观念错了?”天启皇帝诧异的道。

    那朱由检更是开始津津有味地听起来。

    张静一点点头,接着道:“在从前,我们的观念是,我中原便是天下,周边虽有些许藩国,可这些都是天下的边边角角。哪怕是郑和下西洋,一路向西,至昆仑州,见识过天下广袤,我大明依旧还存此观念,所谓天下,无非九州而已。”

    “可是……天下当真只有这九州之地吗?我大明的物产,当真是无所不有吗?陛下,这天下太大太大,以至于连我大明,也不过是偏居于一隅之地,天下的人种也是多如牛毛,这普天之下的物产之丰,乃至于连我大明,也未必能有。那些对我大明而言,有巨大利益处的物产,我大明视而不见,闻所未闻。这样下去,怎么可以呢?”

    顿了一下,他继续道:“就说这黑麦,也是臣派人四处打探,这才得知的东西,陛下可知,此物的原产地,距离我大明有多远吗?”

    天启皇帝显然没什么耐心,便立马道:“你别卖关子!”

    张静一道:“有上万里之多,万里之外,也有一处地方,居于极寒之地,可那里……照样也有无数的人繁衍生息,他们依靠这黑麦进行耕种,将这黑麦,当做他们的食物,他们先是一个村落,继而养起了一个城镇,而后建立起一个个的国家。所以臣才以为,大明若要中兴,效仿那光武是不成的,而是应当着眼于四方之地,要令陛下的恩泽,真正远播至万里之外。同时,大量了解天下诸国,不但要知其国,还要了解各国的物产,从而使其为我大明所用。”

    “一个黑麦,便可解决我大明无数耕地的问题,那么其他的呢?不说其他,便说前些日子,臣从吕宋等地大量收购来的一物,此物名橡胶,有了这橡胶,却有了大用,臣为了囤积,花费了重金,到现在……陛下还没有报销……不,臣的意思是……若是将这橡胶,引种至两广、琼州等地,则使我大明又可受益无穷。”

    这番话,若是从前说出来,大家可能嗤之以鼻。

    可今日说出,却令人遐想。

    天启皇帝此时更是心驰神往,是啊,若是再有一个黑麦这般的东西,又不知可以解决多少问题了!

    于是天启皇帝道:“既如此,那么你以为该当如何?”

    张静一自也是早有一番考量,于是道:“成立探险队,向极北之地,或者一路向西,亦或者通过海路,至大洋彼岸,去了解天下各处的风土人情,这一点……臣以为可以交给锦衣卫来办,只是……要探险,非大智大勇之人不可,如若不然,谁能经受如此苦楚,因此,必须给与厚赐。”

    “那么此事便交你来办了。”显然,天启皇帝对张静一有着天然的信任感,他接着道:“朕不吝赏赐。”

    说着,他看向朱由检,终于是兄弟,见朱由检落魄如此,便感慨道:“信王受苦了,天潢贵胄,却如农人一般耕种,所谓身体力行,便是如此。信王此番也立大功,可想要什么赏赐?”

    朱由检则是一脸认真地道:“陛下,臣弟不要赏赐,只求一样东西!”

    天启皇帝道:“你但说无妨,朕什么都舍得给。”

    朱由检道:“就让臣弟继续留在辽东,推广黑麦,这黑麦的习性以及培植,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现在只知可以耕种,可是……如何将其推广开,能否通过不同的地质和气候,培育良种,以此增加产量,却是大问题,臣弟愿留辽东,毕一身之力,做好这些微之事。”

    说实话,只见过有人想要黄金和爵位的,但是似朱由检这样,拼了命想要去吃苦头的人,却是闻所未闻。

    天启皇帝一时无言,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他只好长叹一口气,道:“这件事,你需问张卿,张卿才是辽东郡王,镇守辽东,他若是接受准你去再说。”

    朱由检便看了张静一一眼。

    他对张静一的心态,此时心里只有钦佩,因而认真地道:“张兄弟意下如何呢?”

    张静一苦笑道:“若是殿下肯去,我是求之不得,只是辽东苦寒。”

    朱由检想也不想的就立马道:“正是因为苦寒,所以才需有人做表率,孤王打算在旅顺、锦州、沈阳、宁远、还有科尔沁置几处屯田所,各屯田三千亩,再带人去更北的地方!”

    “据闻建州女真、野人女真还有东海女真发源之地也甚是苦寒,尤其是东海女真,孤王听闻那里,几乎寸草不生,四季大雪,孤王想在那里也试一试。”

    张静一心里想,那地方……卧槽,这朱由检是疯了吗,再弄下去,只怕他要去白令海峡种黑麦了。

    不过……从前张静一见这朱由检,是真将他当傻子来看待的。

    毕竟,先入为主嘛!

    可现在,张静一却有些钦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