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五十四章:双喜临门
    张静一吃过了酒,而后出宫。

    此时,天色已阴沉了。

    日渐昏暗,在宫里的时候,他还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说也奇怪,一出宫,他便精神了。

    喝酒的真谛在于表演,表演是一门艺术,只要有老戏骨的功力,历经多少酒场,都可立于不败之地。

    反而像天启皇帝这等老实人,就不行了,往往是开头先装个逼,后半场便是装死。

    外头早有一队卫士在等候,张静一带着人,随即出发,至北镇抚司。

    北镇抚司里头,风气已经大改,所有人各司其职,一见到张静一来,文吏和在值当值的武官便立即想要来拜见。

    张静一挥挥手,此时他心里也满是喜悦,想到黑麦的成功,将给这天下带来的巨变,此时竟比任何时候都有成就感。

    于是在堂中坐定,随即便召了佥事刘一奇来。

    刘一奇很快就来了,恭顺地上前,行礼道:“都督……吃醉了酒吗?”

    张静一道:“先不说这些闲话,我只问你……”

    说着,张静一让人摊开京城的舆图,而后顺着那朱由检所描绘的方向点了点,便道:“这里,是哪几处人家?”

    刘一奇乖乖上前,他在京城数十年,确实很老道,只一看,便立马道:“此处?此处有几家府邸,一处是丰城侯……李承祚的府邸,不过……这是他家的旧宅……人早就搬去了新宅了,这里的宅子便早就荒废了下来。”

    顿了顿,又道:“还有一处,乃是右都御史赵……”

    还不等刘一奇说下去,张静一便摇摇头道:“只说姓李的。”

    “那么这里,就是当今内阁大学士李国的府邸了。”

    “李国?”张静一眼睛眯着,死死地盯着这府邸,眼中似有光芒在流转,口里继续道:“这府邸的规模不小呢!”

    刘一奇便道:“他当初家贫,早年的时候,家徒四壁,入朝为官之后,也是两袖清风,因此万历年间的时候,先皇帝见他清廉,便赐下了一座府邸……”

    “噢。”张静一点点头:“他很清廉吗?”

    刘一奇道:“这倒是实情,内阁之中,论起清廉自守,可能就是这位李公了。听闻他连轿夫,都是让远亲来做,若是雇其他人,价格太高,他这堂堂大学士,也用不起,还有他的轿子,连九品官的轿子都不如。他的府上,几乎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倒是有不少字画,不过都是一些官场上的朋友相互惠赠的,不算稀奇。”

    张静一皱眉起来,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于是道:“锦衣卫这儿呢,难道没有查过?”

    刘一奇苦笑道:“厂卫,厂卫,这厂卫难道不是鹰犬吗?陛下要查谁,咱们再查,若是没有吩咐,自个儿去查,这还了得,要是真查出来一点什么呢?”

    张静一:“……”

    张静一板起脸来:“这是什么话,厂卫的名声这样坏,就是这个缘故,成日混吃等死,你们到底干什么吃的,我们侦缉百官,就要有侦缉的样子。”

    刘一奇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卑下实在万死,不过,即便真的去查,可这李公的官声向来很好,而且看上去,确实很清廉,实在无可挑剔,要查,也得从官声不好的来查才是。”

    张静一道:“先查查他看,记住,不要打草惊蛇,我这不是打击报复,就是想知道,我大明朝第一大廉臣,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说着,张静一便阴恻恻地看着刘一奇:“你不会是和人有什么勾结,到时走漏什么消息吧?”

    刘一奇吓了一跳,如今他算是被张静一治的服服帖帖了,虽然现在还没轮到他进入军校里读书,还需等第三届培训班才去,可这时候,他哪里敢有什么小心思?

    于是匆忙跪下道:“都督明鉴哪,卑下就算是敢骗自己的亲爹,也不敢欺瞒都督啊。”

    张静一不喜欢他这样的作风。

    不过眼下,身边的佐官确实不多,可惜他家二哥邓健……还没有回来。

    于是张静一道:“这样便好,我这个人听其言观其行,倘若当真忠心耿耿,自然你我便是一家人,我张静一怎么对待自家弟兄的,你可以去打听打听。可若是敢有其他的心思,那就不是家人了。”

    “是,是。”

    既然把正经事吩咐好,张静一此时有些乏了,便打了个哈欠道:“好了,去办吧。”

    说罢,他便去了廨舍小憩。

    …………

    下值后,李国回府。

    内阁里头,因为辽东出了黑麦,黄立极几个,倒是喜气洋洋,连那刘鸿训也称赞张静一,立下了千古奇功。

    可李国还是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可是无论是不是滋味,很快他又开始高兴起来。

    回到了府邸,门房便道:“老爷,刘御史拜见。”

    这刘御史,叫刘晨,此人乃是李国的门生,平时就喜来李国的府邸走动。

    李国呢,对此人也颇为欣赏,因而算是他的心腹。

    李国便对门房点点头道:“小厅里见吧。”

    片刻之后,李国先至小厅端坐,而后呷了口茶。

    那刘晨便到了,刘晨朝李国深深作揖,口里道:“学生见过恩府。”

    李国笑着道:“好好好,不要多礼,子义,坐下说话便可。”

    这小厅里,很是朴实,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便是桌椅,也大多有许多年头的,上头的漆已是斑驳。

    此时,刘晨欠身坐下,略显忧心地道:“今日朝中……学生见那信王献上了黑麦之后……心里颇有担心,所以才特来见恩师,还请恩师解惑。”

    李国饶有兴趣地道:“黑麦?这黑麦是利国利民的宝物啊,今日献上,便是天大的喜事,又有什么担忧呢?”

    刘晨深深地看了李国一眼,才道:“可是……那张静一分明和恩师不和睦,现在这张静一又立此大功,他这辽东郡王,不但更得陛下的青睐,而且那辽东……将来便是塞外江南,这张家……岂不是双喜临门?”

    李国拿着茶盏呷了口茶,笑了笑道:“这些话,老夫不认同,老夫乃内阁大学士,个人荣辱,真不算什么,而是该放眼天下,若是能天下人得此黑麦之利,又有何不可呢?”

    刘晨听罢,脸微微一红,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李国却早已是心如明镜。

    他很清楚……到了自己这样程度的人,但凡被人看出一点端倪,就会有人主动上门,希望能为自己分忧。

    有人看出自己和张静一不和睦,愿为自己做马前卒的人,自会主动上门。

    这其实没什么,毕竟像刘晨这样有志于平步青云的人,最喜欢干的事就是站队,做不了别人手里的枪,就是创造条件,也要做这杆枪。

    理由很简单,只有帮李国这样的人咬了人,才算是有了靠山,将来才有机会一飞冲天。

    见刘晨略带失望,李国倒是对此人颇有几分兴致,便道:“老夫知道你是担心老夫,害怕张静一这奸贼,将老夫害死了。可是……老夫实言相告吧,若是没有黑麦便罢,现在有了黑麦,这张静一……必死了。”

    “啊……”刘晨听罢,不禁大惊:“这是什么缘故?”

    李国淡淡道:“其一:辽东再非苦寒之地,陛下即便能容忍张家镇守,可是放心的下吗?就算今日放心,他日呢?没有黑麦,张静一便是云南沐家。有了黑麦,他张静一迟早要做曹操和董卓。”

    刘晨犹豫道:“只是,我见陛下与张……”

    李国摇摇头:“之所以是必死之局,是因为除此之外,还有第二点,一旦黑麦推广,张家占据了辽东,手中控制的田地是多少?这可是数千万上亿亩啊,甚至比之这些,还要更多!关内人多地少,这天下的士绅,还有那些大臣的家里头,为了得一块地,哪一个不是搜肠刮肚,日思夜想?现在放着这天大的肥肉就在眼前,谁甘心统统让张家得了去?他张静一除非请天下的士绅到他辽东,大家一同分一杯羹,如若不然,这么多人眼红,虎视眈眈。”

    “张家在辽东一天,大家便要眼红一日,更不可能从辽东谋得一块土地,长此以往,这些人肯干休吗?一个士绅,一个大臣,不算什么,可是千千万万个呢?这大象固然可畏,可是……千万只蚂蚁,也是可以咬死大象的。”

    刘晨听罢,恍然大悟道:“恩师高见。”

    “谈不上高见。”李国笑道:“其实不过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事,若是张家聪明一些,倒也好办。偏偏这张静一,最是贪婪,见利忘义,怎么肯跟人分一杯羹呢?所以,老夫才不担心……”

    刘晨听罢,立即道:“他张静一哪里及得上恩师这般淡泊名利?若是他及得上恩师的一成,又何至今日这般声名狼藉,遭人唾骂呢?”

    李国又笑了笑道:“名利于我只是浮云而已,君子在世,最珍贵的,是自己的名节,而非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