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五十五章:整死他
    刘晨听罢,骤然间肃然起敬。

    李国为官二十多年,两袖清风,人所共知。

    重要的是,他为人低调,极少与人发生争执,是属于虽出自北方,与魏忠贤乃是同乡,可即便是东林党,也绝对挑不出刺来的人物。

    此时,刘晨便作揖,感慨地道:“恩府乃高洁之士,却也要提防朝中有人要构陷恩府,学生还是有所担心,今日朝中,恩府愤而抨击那张静一……张静一睚眦必报,只恐加害。”

    李国笑了笑道:“此小事尔,不必担心,他张静一是个什么东西,敢动宰辅?”

    刘晨钦佩地看了李国一眼,随即为之感动起来,潸然泪下道:“学生能遇恩府,实是三生有幸,倘若恩府有事,学生定当赴汤蹈火。”

    “子义……”李国笑着道:“我素知你忠厚老实,你但管放心便是,留下来吃个饭吧。”

    刘晨便忙欣喜地点头道:“学生恭敬不如从命。”

    李国让人上饭菜来,不过两菜一羹,一个烧腊肉,另一个乃是清水豆腐,至于那羹汤,却是时下的蔬菜加了一个鸡蛋,李国吃的津津有味。

    刘晨却抬头看一眼李国,心里更是佩服,道:“恩师……前些日子,学生家里寄来了一些乡中的特产,过几日送来给恩府尝尝。”

    李国摆摆手,含笑道:“不必,不必啦。老夫知你的心思,是担心老夫吃这些饭菜,味同嚼蜡。可是你知不知道,现在天下都是流民,那些流民,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我为宰辅,每日能饱食,饭菜中有肉有蛋,又有什么不满足呢?”

    “这些饭菜,对百姓们而言,已是佳肴了,所谓无欲则刚,现在朝中有一些人,奢靡无度,为满足口腹之欲……罢……朝中之事,还是不必说了。”

    刘晨点点头,露出羞愧之色:“是。”

    吃过了饭,刘晨告辞,他从府中出来,想到恩府的高洁品行,心里不禁又感慨万千。

    门前,停了他的轿子,他上轿,方才有些疲惫,便在轿中打了个盹儿,也不知多久,醒来,才发现轿子已落下。

    他从轿里钻出来,却发现……这里黑乎乎的一片。

    呲呲……

    火石的声音响起。

    终于,一团火把烧起来。

    刘晨只觉得晃眼睛,吓了一跳,连忙道:“这是哪里?”

    一旁便听轿夫道:“老爷,小人们也没法子啊……”

    说罢,噗通跪下。

    刘晨慢慢地恢复了视觉,心里一惊,张眼看去,却发现自己在一处城外的破败城隍庙中。

    而在他的眼前,几个穿着鱼服的人正笑嘻嘻地看着他。

    刘晨立即大叫:“我乃……”

    “乃你娘的!”一个耳光直接拍下来。

    刘晨被打得七荤八素,二话不说,就跪倒在地:“学生刘晨,爷爷们饶命啊!”

    说罢,磕头如捣蒜。

    …………

    张静一此时大为头痛。

    他突然发现,下头这些锦衣卫,真是什么都敢干。

    连绑了御史去问话都敢。

    也幸好这御史是个怂货,炮嘴厉害,一碰到了硬茬,便瞬间怂了。

    看来往后这培训班里,还得加强一下职业道德方面的教育。

    一切以自己为标准。

    不过从各处汇总来的奏报来看。

    张静一却是糊涂了。

    这李国还真是大明朝少有的廉官。

    查了这么久,竟也没有丝毫的头绪。

    而至于信王殿下口称的从南京上京的人……也没见踪影。

    见鬼了吗?

    张静一一时百思不得其解。

    倒是此时,朱由检登门,却是拿着自己密密麻麻记事本,来请教问题的。

    他打算在辽东广设屯田所,当然,并不是以往那样,招募军户,请人去耕种黑麦。

    而是以提供秧苗和培育良种的性质,因而也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畜力。

    除此之外……还希望在辽东尝试种植其他的作物,看看能否存活。

    否则辽东的作物过于单一,却也未必是好事。

    一见到张静一,先是彼此见礼。

    接着,朱由检便定定地看着张静一,甚是关切地道:“张兄弟……怎的愁眉不展?”

    张静一道:“我听了你的话,倒是将这府邸的人找到了。”

    “是谁?”

    “李国。”

    朱由检顿时愤恨不平起来,气呼呼地道:“堂堂内阁大学士,平日里高深莫测状,没想到暗地里男盗女娼,既如此,应该奏报皇兄,立即治罪。“

    张静一懊恼地道:”问题就出在这里,我派人监视,可一点头绪都没有。“

    朱由检皱眉道:“你的意思是,他做事过于隐蔽?”

    张静一无可奈何地道:“可能是隐蔽,也可能是……殿下记错了……”

    “不可能记错!”朱由检的表情很是笃定,而后正色道:“我记得一清二楚,他家里一定藏着无数的赃物,我瞧的清楚。”

    张静一点点头。

    朱由检则继续道:“若是内阁大学士,那么事情就更加严重了,宰辅尚且如此,收受人如此巨大的财富,难道只是单纯的碳敬?依孤王看……这李国一定给那些人办了不少事,都是贪赃枉法,残害百姓……”

    顿了一下,他又道:“张兄弟,我若是你……我就直接派人先搜抄了他的家,等这赃物搜出来,便无从抵赖了。”

    “殿下,不要冲动……”张静一苦笑道:“我们都是讲规矩的人,做任何事,都要有人证和物证,如若不然……那还有什么规矩呢?我们是依王法而行事,并非是我们锦衣卫便是王法。何况对方乃是内阁大学士,岂可说搜抄就搜抄?”

    朱由检不免意难平,不禁愤慨地道:“这些狗东西,贪赃枉法,残害百姓从来不讲规矩,偏要我们处处讲规矩,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大明……迟早要被他们掏空。”

    这朱由检愤愤不平的样子。

    其实也可以理解。

    这世上最难的就是,坏人是不需要遵守规则的,他们可以肆意地破坏规则。

    可你要对付他们,却必须得限定在规则之内,如此一来,等到你人证物证俱全的时候,黄花菜都已凉了。

    张静一泰然的模样,安慰朱由检道:“殿下,世情就是如此,哎……我想办法,再让人细细打探吧。”

    这时……却有人匆匆而来,道:“都督。”

    张静一看着那人道:“何事?”

    这人便道:“刚刚收到快报,佥事邓健已入关,说是要回京缴旨。”

    张静一闻言大喜:“他终于回来了!”

    “还有一事。”这人结结巴巴地接着道:“就在方才,东厂那边传来了消息,说是……说是有人弹劾……弹劾殿下。”

    张静一笑吟吟地道:“弹劾我什么?”

    弹劾?

    开玩笑,身为锦衣卫指挥使,左都督,还有辽东郡王,不遭人弹劾,那就真不好意思出门了。

    “弹劾都督至今未娶妻,是因为早年流连娼院,烂了裤裆。还有……说是……张家在辽东……与建奴还有马贼厮混一起……别有图谋。”

    张静一一愣。

    他皱眉起来。

    朱由检在旁,已经先行大怒起来,气咻咻地道:“这是何人……都是一派胡言!”

    张静一却觉得如芒在背。

    因为看上去,这只是最下三滥的污蔑。

    可细细去想,却发现这弹劾的可怕!

    须知张静一的身份十分特殊,如今已与公主定了婚姻,现在传出这些,表面上是打击张家,实则的意思却是说,公主若还是要下嫁,那就难免要遭天下人耻笑了。

    此外,又在辽东方面下手,这等栽赃构陷,最可怕之处就在于,你没办法自证清白。而眼下,辽东开发在即,无数人垂涎此地,谁不想进去分一杯羹呢?

    这就等于是让张静一陷入了群狼环伺的局面。

    “是何人上书?”

    “御史刘梦如。”

    张静一皱眉。

    “张顺特意从宫中传出了话,说这刘梦如,与李国是同乡。他让张都督务必要小心,这些弹劾,不是给陛下看的,陛下看了也不会相信。”

    “可这弹劾奏疏一送上去,则天下人便都知道了,朝廷若是严惩刘梦如,便会有人大造声势,说是张都督欲盖弥彰。可若是置之不理,则说张都督理亏。而且越是此等下三滥之事,传播越广。到时……便给了无数人的话柄……”

    张静一便问:“确定是李国在其背后吗?”

    “十之八九就是他……”

    张静一的脸已彻底地拉了下来。

    被人弹劾,他是可以接受的,不被人骂是庸才。

    但是用这种手法,就触犯张静一逆鳞了。

    张静一冷笑道:“这李学士……现在分明是想做反我张静一第一人啊,很好,好的很……今日就为信王殿下出这一口气。”

    朱由检诧异地道:“张兄弟要做什么?”

    张静一勾唇一笑,道:“魔高一丈,我道要高一里,他们玩阴的,那我便也不讲规矩和道义了,我整死他。”

    朱由检这时才知道,原来守不守住王法,还是有弹性的,这人的底线,就好像撑杆跳的杆子一样,可以忽高忽低。

    又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