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五十八章:真相在此
    邓健这一路来,其实颇为疲倦。

    在辽东抄了这么多的家,说实话,其实就是和那些辽将们斗智斗勇的过程。

    虽然辽将们统统都死了。

    可要一点点挖掘出他们的财富,可不是苦力活。

    这很考验智商。

    因此,邓健这一趟回来,头上多了几丝白发,还好不多,不过他依旧还很健壮,除了眼里的气质和以往不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一到李家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许多东西。

    以至于许多人没有注意到他。

    甚至陛下来了,大家的注意力到了皇帝那里,而邓健却是置若罔闻。

    这宅邸走了一圈之后,邓健心里就有了数。

    而后,他不禁朝着陛下的方向走去。

    ……

    天启皇帝这边,已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了。

    现在的问题不是一个内阁大学士的事。

    而是眼前这个李国,确实称的上是两袖清风。

    即便是天启皇帝再如何胡闹,也知道一个内阁大学士还能如此清廉自守,有多么的珍贵。

    这样的人,你可以不喜欢他,但是你必须敬重他。

    更不要说,现在全天下的臣民都在看着自己。

    李国不肯罢休,他也无法敷衍过去。

    只是………李国要求撤掉张静一的王爵,并且撤掉张静一的藩镇……这一手确实很厉害。

    因为许多人的眼里已经开始放光了。

    若是所有的大臣都在,若是天下的士绅都在此,只怕都要为李国的话而拍手叫好。

    到时……只怕就是一场盛宴啊。

    只要朝廷派了地方官去,那么就可通过数不清的同乡、同年、同窗的关系,而后无数人涌去关外跑马圈地。

    那辽东如此广袤的土地,大家便可分食个干净。

    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些人,平日里为了土地,哪怕是引水,乡下的士绅都可能发动宗族进行世代械斗的,杀人都敢,何况这利益乃是现在争夺的利益的百倍千倍呢。

    李国这叫四两拨千斤。

    表面上是他一人倡议,实则背后却站满了一群饿狼。

    张静一再权势滔天,在这千千万万个人面前,又算的了什么?

    何况今日抓住了张静一的把柄,李国也并没有要求天启皇帝处死张静一,他辽国公,依旧仍做辽国公便是,甚至……他愿意让张静一世镇旅顺,只要张家让出这巨大的利益即可。

    “陛下……”见天启皇帝不语,李国便红着眼睛道:“难道……到了这个地步,陛下还不惩戒吗?张静一欺臣太甚啊。臣这些年来,为陛下分忧,纵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臣年纪大了,这京城的木炭昂贵,臣舍不得烧炭,每到了冬日,旧疾就要复发,痛不欲生,臣的友人见状,欲送一些木炭,臣也不敢轻易去接受,就是唯恐受了人的恩惠。陛下可知这是为何吗?因为臣实在不愿,既受了国恩,还要受其他人的恩惠,以至公私不分。这些年来……臣的儿子……臣的妻子,都和臣过着清贫的生活,臣……臣……”

    说到这里,李国抽泣,嗓子已是嘶哑了:“臣对他们说,我知你们所结识的人,非富即贵,他们能享用的,乃是我们李家人的十倍和百倍,可是……臣依旧告诫他们,臣起于阡陌,受国恩浩大,断不可因为想要穿的暖和一些,吃的好一些,便失了臣节,倘若如此,那便猪狗不如了。他们倒也肯听话,为了臣……甘心家徒四壁,过着现在这样的日子,可是……可是……他们只怕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这般,竟还要受锦衣卫闯入臣的府邸,如此侵门踏户的侮辱。臣……臣到了今日,已是无话可说……陛下若是不答应惩罚张静一,我这为人臣的,怎敢胁迫陛下,只是……乞求陛下,准臣告老,臣年岁大了,心灰意冷……”

    他这番话,天启皇帝还未动容。

    不少大臣,已是眼眶红了。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若是不感动,那就真猪狗不如。

    而至于这宅邸外头,数不清的臣民百姓们,听到这些话,会怎样去想呢?

    天启皇帝禁不住看向张静一。

    却发现张静一此刻,也只好默然。

    说实话……他是可以选择栽赃的,也清楚一旦搞错了,可能引发的后果。

    还是大意了。

    没想到李国真是一个两袖清风的人,说实话……这样的人就算和他争执的再厉害,也不至构陷他,这是做人的底线。

    天启皇帝抿着嘴,依旧不松口。

    而李国只是嚎啕大哭。

    李家人似乎也有不少,统统跪在远处,也都哭做一团。

    “陛下……李公到了如今这个地步……难道陛下没有恻隐之心吗?”一旁,一个翰林学士抹着眼泪。

    又有一个御史,只是不断摇头:“这样的忠臣,若是都遭此不白之冤,那么我大明……可还有是非黑白?陛下……天下人都在看着陛下,请陛下三思啊……”

    这时……有人徐徐而来,咳嗽一声道:“对,陛下一定要三思。”

    众人瞧此人,却是穿着麒麟服的锦衣卫。

    这时候,锦衣卫们自觉地这一次失了手,连张静一都默不作声,此时谁还敢声张什么。

    谁料眼前这锦衣卫,居然疾步而来。

    天启皇帝抬头,错愕,看着眼前这人,这人便是化成灰,他也认得。

    不是邓健是谁?

    邓健道:“锦衣卫指挥使佥事邓健,见过陛下。”

    邓健……

    是那张静一的义兄弟……

    众人对此人有了印象。

    于是,有人冷笑起来。

    这是一丘之貉。

    天启皇帝此时没有惊喜,若是其他时候,他见着邓健,只怕要高兴的跳起来。

    此时却只好道:“邓卿如何回来了。”

    “臣回京复命。”

    “抄家的事,办妥了?”

    “大抵办妥,不过还在折算,折算的事,是文吏负责,臣搭不上手,又得北镇抚司相召,说这里缺乏人手,所以急忙赶回。”

    天启皇帝颔首:“邓卿方才说……请朕三思,这又是何意?”

    邓健自信满满,道:“卑下这样说,是因为觉得这宅邸有问题。”

    “有问题?”天启皇帝诧异。

    众臣看着邓健,大抵已明白,邓健这是来给他兄弟脱罪的。

    邓健眼角的余光瞥了张静一一眼,不过邓健这时给人的感觉,却是更为自信了。

    毕竟是在辽东独当一面的人。

    李国勃然大怒:“你们还要侮辱老夫吗?”

    “没有人侮辱你。”邓健淡淡道:“只是既然此事闹到了这个地步,那么何不一查到底呢?事情总要搞清楚,若是锦衣卫的过失,锦衣卫自当受罚,绝无怨言。”

    这家伙……

    张静一看着邓健……什么时候这么自信了。

    李国哑口无言。

    哑口了片刻,便大笑道:“好好好,查,倒要看看你们还要如何栽赃构陷。”

    天启皇帝则道:“邓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邓健道:“臣进这一处宅子的时候,就发现了许多的蹊跷,这宅子怎么说呢,哪里都好,就是缺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天启皇帝心里想,朕怎么看不出来。

    连张静一也狐疑了,不知道邓健是卖什么关子。

    邓健道:“烟火气!”

    “呵……”有人冷笑:“原来你这锦衣卫指挥使佥事……还专门给人看宅子的。”

    邓健大喝:“住口!”

    这人顿时一凛,刚想说什么。

    便听邓健道:“那些该死的赃官污吏的宅邸,我没有看一千,也看了几百座,他们怎么藏匿赃物的,难道我会不知?你不过是个读书出身的进士,一辈子都在庙堂里和案牍打交道,懂个什么,也敢来质疑我?”

    这番话,顿时让那人无言了。

    随即,邓健按着腰间的刀柄道:“这宅邸的格局,很奇怪,尤其是后宅。”

    “后宅怎么了?”

    “请不下随卑下来。”

    说罢,他一马当先。

    此时天启皇帝只好跟着他后头,而其他人自是拥簇着天启皇帝。

    李国只是冷冷一笑,也不说什么,也跟着过去。

    等到了后宅,这后宅里已是一片狼藉,女眷们则躲在一处厢房里瑟瑟发抖。

    李国又要哭。

    邓健道:“待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说着,他道:“陛下……是否发现,这里有一堵墙。”

    他指着靠近李国厢房的一处院墙道。

    天启皇帝看那院墙,只点点头:“是,这又如何?”

    “陛下难道没有发现,此墙与隔壁的腹地互通吗?”

    “这又如何?”

    “还不只如此呢。”邓健道:“难道陛下没有发现,这墙乃是两处宅邸共用,可是……修筑的并不高吗?”

    天启皇帝还是有些不明白。

    邓健道:“京城里,因为地方局促,几个宅邸共同一堵墙的事,时有发生。不过正常的人家,毕竟牵涉到了自己家后宅的女眷,因而,正常的墙高是不成的,前院修这么高倒也罢了,而在后院……正常的人家,往往会加高,为的就是防止隔壁宅邸,有人翻过高墙来,惊扰了女眷。当然……并非是说,一定会发生这样的事,只是……人的心理其实就是如此,墙修的更高了,也就安心了。”

    天启皇帝打量着这一堵墙,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你的意思是……”

    “那么,卑下就大胆断言,其实这隔壁的宅邸……也是李家的,又或者是……李家借用别人的名义购置的,这两座宅邸,表面上是两个人家,实则却是一人所有……”

    此言一出,许多人不寒而栗。

    他们抬眼看着高墙,听邓健说的玄乎,却似乎也开始有些怀疑了。

    而李国面上虽是平静,可躲在袖里的手,却禁不住颤了颤,于是发出了大吼:“一派胡言,一派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