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五十九章:富堪敌国
    邓健却是对李国的话置之不理。

    这种事他见得多了。

    藏匿钱财,五花八门的手段都有。

    可是万变不离其宗。

    根本问题就在于,这种贪墨来的钱财,绝大多数人,都是舍不得离身的。

    说穿了,就是没有安全感,在辽东,几乎所有的辽将大抵都是这样的套路。

    因此……这钱财往往都是在距离自己较近的地方才能心安。

    邓健要寻赃银,其实就是找到主人的具体住处,而后在附近寻找一些蹊跷的地方,基本上一找一个准。

    “有没有这附近街巷的舆图。”

    他大呼一声。

    早有人兴冲冲地上前,道:“邓佥事,我带着。”

    邓健接过去,而后直接就地将这舆图摊开。

    他寻到了李国的宅邸,而后指了指隔壁的宅邸道:“这是谁家的宅子?”

    “说是一个江南的富商……”

    “叫什么?”

    “姓陈,叫陈睿。”

    邓健笑了笑,就道:“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随即,他吐出了两个字:“破墙!”

    校尉们立即精神抖擞,一拥而上,一群人开始破墙。

    很快有人道:“此处有一处……假门……”

    原来那儿有一处墙,似乎并不结实,砖缝之间,并没有抹泥,只需将砖头一个个抽出来即可。

    有人用力一踹,便是一个窟窿。

    李国脸色更是阴沉,他怒吼道:“到现在还要污我清白吗?”

    毕竟是内阁大学士,威严与生俱来一般,一声厉喝,随即道:“屡次三番如此,将老夫置于何地?”

    天启皇帝这时也不知邓健说的是否完全准确,不过现在,却依旧不吭声。

    张静一回过神来,道:“拆开了这墙,便可水落石出!李公,这隔壁叫陈睿的人,你可认识?”

    “不认得。”李国正色道:“一个都不认得,隔壁这姓陈的,一年到头也不来京城一趟,老夫如何认得?何况老夫日理万机……平日里,又怎会和这样的人有什么交集?”

    张静一立即步步紧逼:“这样说来,这宅子不是李公的?”

    李国怒道:“这隔壁的宅子,与老夫有什么干系?白纸黑字,写着户主乃是陈睿……”

    张静一带着几分深意地笑了笑道:“这两宅之间只用一面矮墙,李公倒是对这位姓陈的商贾,颇为放心,一点也不担心,隔壁有什么人翻墙来惊扰女眷呢!”

    李国气的发抖,他突然变得格外的激动:“君子坦荡荡!”

    张静一越发觉得有些不对了,于是道:“这么说,你既不认得陈睿,也和他没有打过交道,隔壁宅邸,和你没有一丁点关系?”

    “自然!”

    轰隆……

    那一堵墙已是轰然倒塌。

    一时尘土四起。

    天启皇帝不禁振奋,倒是身边的宦官,挡在了他的面前,害怕这尘土席卷到天启皇帝的身上。

    后头百官们,还有人面带怒容,也有人若有所思……

    李国又气呼呼地喝道:“私闯我宅邸,还毁我墙院,此奇耻大辱!张静一,你承担得起干系吗?”

    “承担得起。”张静一斩钉截铁地回答。

    这一句话,差点没将李国噎死。

    张静一道:“我忝为左都督,锦衣卫指挥使,直驾侍卫、巡查缉捕,监督百官,有什么事承担不起?来人……将这陈睿的府邸,给我抄了,挖地三尺,也不得放过,这是我说的,谁敢阻拦,便格杀勿论。这干系,我来承担,若是查抄错了,我张静一自当受罚!”

    说罢,他厉声的道:“动手!”

    锦衣卫上下官校听罢,此时抖擞精神,齐声应诺。

    而后如潮水一般,顺着坍塌的院墙,冲入了隔壁的府邸。

    此时,邓健大手一挥,道:“能大量藏银的……至多三处,带一队人,随我来……”

    于是,百户刘文秀大手一挥:“新区百户所来!”

    “喏!”

    …………

    李国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瞳孔收缩,努力地想要让自己镇定下来。

    另一边,李家的家眷还在嚎哭和喊冤,口呼清白。

    百官个个皱眉,一言不发。

    李国咬着牙道:“张静一,就算里头藏匿了银子,与老夫何干?老夫的住处,与这么多人为邻,难道……尽都……尽都……”

    张静一勾唇一笑道:“现在又不是查抄你家,你慌个什么呢?”

    李国则道:“陈睿何罪,没有驾贴,不得旨意,岂可轻易侵门踏户!你们不但要构陷老夫,还要陷害寻常百姓吗?”

    张静一笑着道:“陈睿和你有没有干系,到时就知道了。”

    不多时,那佥事刘一奇已匆匆而来,道:“都督,寻到了陈睿的文牍,确实有这么一个人,不过……”

    张静一按着腰间的刀柄:“不过什么?”

    “不过此人在江南,曾做丝绸的买卖,就是……有些对不上。”

    “对不上,怎么对不上?”

    “这人……黄册中的记录……写着……他生于嘉靖三年……而这宅邸,是八年前购置的……如果……如果……卑下算的没错的话……八年前……陈睿购置宅邸的时候,理应快一百岁了。”

    张静一倒吸一口凉气,好家伙,居然还是一个老寿星。

    张静一道:“这样说来……这个陈睿还是个活神仙?”

    “……”

    对于这个时代的寿命而言,莫说一百岁,便是八十岁,都可算是变态级别的高寿了。

    张静一道:“他的子女呢?”

    刘一奇道:“上头记录,他只有一女,不过早在嘉靖三十二年,就许配给了人。”

    张静一道:“也就是说,他没有子嗣?”

    “没有!”刘一奇肯定地道。

    张静一随即笑呵呵地看着李国,道:“李公,你说人活到了一百岁,而且几乎没有什么子嗣和后代,却在京城置宅,此事蹊跷吗?”

    李国深吸一口气:“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此别人的家事,老夫从不过问。”

    说罢,他又道:“老夫这些年来,两袖清风,人所共知……”

    天启皇帝拉着脸,已不再是方才那般的底气不足了,冷声道:“是不是两袖清风,很快就会知道,现在多言,又有何益?”

    “陛下……”李国沉痛地道:“臣乃朝中大臣,今日蒙此不白之冤,受此奇耻大辱……陛下……”

    天启皇帝只冷着脸,置若罔闻。

    李国还不罢休,接着道:“世道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连大学士都不能保全,斯文扫地……”

    此时,显然已没有人理会他了。

    不多久,隔壁便有人过来,略带激动地道:“找到了,找到了……”

    一时之间,天启皇帝大为振奋,道:“走。”

    一行人匆匆穿过了坍塌的院墙,随即……便到了这陈家的宅院里。

    却见这宅院里,也有不少的仆从,已被锦衣卫所控制,他们皆都战战兢兢地被押在了一处。

    而这宅院很奇怪,明明是后宅,应该是家眷所住的地方,这样的宅邸,讲究的应该是有庭、有院、有园,尤其是园林,必不可少。

    可此处……却是密密麻麻的,尽建起了库房。

    这一个个库房,一个接着一个,哪里是什么住人的地方。

    天启皇帝一看,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随即便见那邓健匆匆地带着几个人来,道:“陛下,对方藏匿钱财,已到了有恃无恐的地步,压根就没有打算好好藏匿,这里共有库房十七间,里头都是金银珠玉……”

    说罢,他立马领着天启皇帝等人一道,直接打开了一个库房,同时让人取了火把来。

    顿时……这火把映射之下,里头的金银,顿时蓬荜生辉!

    天启皇帝猛地瞪大了眼睛,看的要窒息了。

    随即脸上露出了狂喜。

    而后,脸又瞬间冷了下来,咬牙道:“好,好的很……真是朕的大清官啊,袖里都是清风,可家里却都是金银,了不起!”

    李国的脸色已是惨然一片。

    可到了这个时候……他似乎还不愿承认,只是道:“这……这……陈家……居然藏匿了这么多金银……”

    张静一觉得这人已经厚颜无耻到了极点,大喝道:“李国,到了如今,你还要抵死不认吗?”

    李国忙不迭地矢口否认道:“不,不,这与老夫没有干系,此别家的宅邸,与老夫何干?”

    天启皇帝已是怒不可遏,讥讽地道:“难道李卿意思是,有个人……恰好在你家隔壁藏了这么多的金银,而这人……只怕早就死了,且还断子绝孙了,世上有这么多恰巧的事?”

    李国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陛下,臣冤枉……冤枉啊……”

    李国随即拜下,叩首道:“臣兢兢业业,勤于王命,不曾有什么过失,臣是清白的……”

    到了如今,他除了抵死不认,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天启皇帝直气的发抖,厉声怒斥道:“死到临头,还要狡辩!”

    李国道:“臣拿人头作保,这些与臣,毫无干系。”

    “那你就拿你全家来做保吧!”

    天启皇帝方才是气得想跳脚,此时却是突而冷静了下来,目中却是掠过了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