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六十章:朕不许
    李国听到这番话,不禁打了个寒颤。

    用全家的命来作保……

    这不是摆明着……丝毫情面也不给了吗?

    他不禁颤栗,此时却是无言,只是红着眼睛,其实他比谁都清楚,这些银子,他不能认,认了……便什么都完了。

    于是,只好咬牙道:“这或许……乃是锦衣卫栽赃陷害……恳请陛下……明察。”

    此言一出,便算是彻底和张静一卯上了。

    谁知道这宅邸里的银子,是不是锦衣卫偷偷藏的?和我李国没有任何关系。

    毕竟……李国是出了名的清廉。

    可在许多人的眼里,锦衣卫的名声可不太好。

    李国此言一出,天启皇帝再次勃然大怒起来。

    却在此时,邓健笑着道:“这个容易,是不是构陷,大家一看便知,须知道,银子是会说话的。”

    银子会说话……

    所有人不解地看着邓健。

    邓健道:“这些存银……都是制成了银锭之后再进行存放的,或者……是有人将这银子送到这儿来之前,就已专门溶制过。而不同成色的银子,其实成色也不同。当然……不只如此……还有这里一处库房,诸位可以自己看看,这库房一看就有一些年头了,上头的灰尘……便是明证。”

    “有不少库房的银子,可能一两年内,都不曾有过人为搬动过的痕迹。也就说,有的金银已经在此存放了一两年之久……李公,你来说说看,锦衣卫莫非一两年前,就已经开始栽赃构陷你,将这些金银,事先存放于此吗?”

    说着,邓健又道:“其实想要知道是不是构陷,办法有很多,我方才说的只是其中一种而已。除此之外……”

    他进入库房,取出一锭银子来,而后笑着道:“陛下请看这银子的成色,这里的银子都比较整齐,也就是说,应该是同一个银坊熔炼成锭,大规模熔炼的银坊,这天下是有数的,只要顺藤摸瓜,一查……就能知道出自哪一个银坊,最后……就能将人揪出来。”

    邓健顿了顿,又道:“只是这样,过于耗费时间!其实还有一种办法,这守着库房的人,一定是李公的亲信,所以……只需一问,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说到这里,他看向李国道:“李公……你想试试吗?”

    就在此时,有人推搡着一个主事来。

    这主事战战兢兢,口里哀嚎着,又见李国跪在地上,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忙不迭地拜倒道:“冤枉,冤枉啊……”

    张静一突的道:“我来。”

    说着,先拉一个账房模样的人来,令他跪下,口里大呼道:“你们是谁的人?”

    这账房看了一眼李国。

    很明显,李国乃是当朝大学士,他不敢开口。

    他迟疑了很久,张静一却没有继续逼问,只是转眼间,他已从衣兜里掏出了短铳,直接顶着他的脑袋。

    砰的一下。

    这人脑袋已如碎裂的西瓜一般,来不及惨叫,便直接倒在血泊里。

    群臣皆都吓了一跳。

    没想到这个时候,张静一会当着陛下的面直接杀人。

    可绝大多数人,一言不发。

    张静一随即才走到那主事的面前,冷声道:“你是谁的人?”

    这主事早已吓尿了。

    裤裆处不明的液体流出来。

    他不敢去看一旁账房的尸首,却是浑身发抖,口里不受控制连珠炮似地道:“我……我的老爷……是当朝李学士……”

    李国听到这里,已是眩晕。

    能在这里看守的,都是他的心腹,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都不为过。

    可此时还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张静一冷笑道:“你家老爷,不是那什么陈睿吗?”

    主事惊恐万分地道:“陈睿……只是假借了一个名字……就……就是因为世上早没了陈睿这个人,所以才假以他的名义购置了这宅邸,我……我……我打小……便是老爷的书童,跟了老爷四十七年,谁是我家……老爷,我自然……自然再清楚不过了。”

    张静一眼角的余光瞥了李国一眼,李国已露出了绝望之色。

    张静一道:“你如何证明呢?”

    “证明?”这主事忙道:“不需……证明……我的儿子,就在老爷这里当差,对了……老爷还……举荐我儿去国子监做监生……这个是可以查实的。早年的时候,老爷一直都是我伺候,他的事,我都知道……又需如何证明。”

    张静一随即微笑着,看向李国,道:“李公,此人,你认得吗?”

    李国闭上眼睛,颤抖道:“不认得。”

    不能让,认了就彻底完了。

    张静一便朝这主事狞笑道:“你看……你家老爷不认得你。看来你在欺瞒我啊!”

    “不不不。”主事忙道:“老爷……老爷,是我啊,是我……李福啊……老爷……我…”

    说着,这主事又道:“这事好查,这事好查,你别开铳……老爷的臀上,有大黑痣……我最清楚……还有少爷……少爷……”

    “闭嘴!”李国终于无法忍受了。

    众目睽睽之下,他已感受到了巨大的羞辱,于是朝着李福怒吼:“闭上你的嘴巴。”

    “老爷……”李福继续朝他嚎叫。

    李国此时已羞怒到了极点,堂堂内阁大学士,竟是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而那些随驾的大臣,此前一直为李国说话,可现在,却都不吭声了。

    却见李国怒不可遏的样子:“是我的,是我的……我实说了吧,这宅邸是我的,库房里的银子……也都是我的……”

    他疯了一般,嚎叫,怒吼,此时已是斯文扫地,到了这个地步,众叛亲离,既已知道无法抵赖,此时情绪便宣泄了出来。

    他吼道:“我乃内阁大学士,我难道就不该有一些积蓄吗?你们也就不必清点啦,这里的库银,是七百三十九万……可……这又如何呢?这满朝文武……有几人干净?有几人?别人可以,我为何不可?真要查,谁敢说自己清白?既然如此,为何独独针对老夫?老夫从四岁开始,便开始读书,先学论语,后能熟读四书五经,寒窗十载,求取功名,难道真只是要造福苍生?”

    他冷笑,一脸鄙夷之色,接着道:“可笑!老夫为官数十载,只见有人争权夺利,见有人贪赃枉法,就不曾见什么造福苍生。不过是笑话而已,正是因为大家都不干净,是以才需打一个仁义的幌子来遮羞,世上何来这些?”

    他似乎还在为自己辩解。

    只是辩解的形式不一样了。

    起初是抵死不认。

    现在似乎想要为自己找一个正大光明的借口。

    他道:“如今事败,我无话可说,贪墨所得,尽在于此,老夫一辈子的心血,自然毁于一旦,可……谁也别想瞧我笑话……没有人可以……”

    “住口!”此前还为李国辩解的御史显得有些慌,立即大声斥责道:“李公,你乃数朝老臣,竟说这样的话。”

    “时至今日,何至于此?”

    又有人站出来,义愤填膺之状。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你自己贪赃枉法也就算了,为何要把大家都拉下水?

    非要将所有人的遮羞布扯下来!

    李国哈哈大笑起来,却不看他们,只看天启皇帝:“陛下……难道这天下,有错的只是臣吗?陛下呢,陛下难道不是奢靡无度?还有那张静一,他难道不也是打着所谓新政的名号,争权夺利?你们可以,臣为何不可?”

    天启皇帝万万没想到,这个老东西,居然敢骂到他的头上来。

    天启皇帝笑了,道:“这不一样。”

    李国咬牙切齿地道:“有何不一样。”

    天启皇帝道:“因为朕是昏君。”

    李国:“……”

    这就属于只要我没有底线,尴尬的就是你了。

    天启皇帝随即目中掠过了杀机,他突然道:“将那人给朕带来。”

    他手一指,却是在远处,早已吓得瞠目结舌的李国之子李正荣。

    李正荣吓了一跳,转身要跑。

    早有几个校尉擒住了他。

    将他拖拽来,喝令他退下。

    天启皇帝轻描淡写地给了张静一一个眼神。

    张静一却已将火铳送到了天启皇帝的手里。

    此时,天启皇帝抬着火铳,对准了李正荣的脑袋。

    李正荣早已吓呆了,片刻之后,口里喃喃地叫了几句饶命,而后,却突然朝李国大吼:“李国,你这老畜生,你不得好死,你就不能闭上臭嘴,少说两句,你要害死我啊……”

    李国吓懵了。

    他方才是怒急攻心,于是……不吐不快,表面上是在痛骂所有人,实则却是希望在道德上为自己开脱。

    如今,见到自己的儿子怨毒地跪在地上,看着自己,对自己破口大骂。

    刹那之间,李国清醒了。

    下一刻,他忙叩首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天启皇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可声音却极是冷厉:“朕是昏君,所以可以为所欲为,可你不同,你是两袖清风的名臣,你不能这样干,朕不许!”

    许字开口。

    铳声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