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六十二章:铲除干净
    那一辆辆大车上,都是金银。

    这些金银,至少寻常百姓而言,几乎是想都不敢去想的。

    一辈子辛劳,一家人的积蓄,也不过那几两银子。

    可在这里……金银却是用大车装的。

    且这车马,没有绝尽一般。

    已看的许多人眼睛都直了。

    这……这……

    大家已不再义愤填膺了。

    却只看着这一辆辆过去的车马。

    沿途的校尉,显得十分紧张,似乎看谁都像是想要劫持金银的人。

    终于,有人咒骂:“李国那猪狗不如的东西!”

    也有读书人在里头道:“大家不要信,李公平时连轿子都舍不得换新的,一年到头,不过四件常服,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金银,这定是……定是锦衣卫栽赃!”

    “俺也想锦衣卫栽赃俺,可这么多银子,哪怕是搁我家待一天,俺美滋滋的看一眼,死了也甘愿。”

    “哈哈哈………”

    众人哄笑。

    “这该死的东西,就该抄家灭族!”有人愤恨地大叫一声。

    于是……方才的悲愤,转化成了愤恨。

    而那些读书人见情势不妙,早已是溜之大吉。

    ……

    天启皇帝坐在这简陋的李家书斋里,不禁唏嘘。

    这里确实很简朴,所有的家居,都显得破旧。

    倒是藏书很多,还有许多幅李国自己手书的字帖。

    无非是“淡泊致远”之类的玩意。

    天启皇帝凝视着这些字帖,禁不住道:“他是如何做到,一面行书咏志,又一面……收敛无数财物的?朕要是学了这李国一半的本事,现在只怕也是尧舜那样的圣君了。”

    张静一道:“想来越是贪婪之人,越在乎这些吧。”

    天启皇帝此时不禁感慨地道:“朕进来的时候,差一点就信了他的鬼话,幸好邓卿及时寻出了破绽,如若不然,朕还觉得愧对了他呢。堂堂内阁大学士,竟是如此之人……”

    张静一却是道:“臣倒以为,这是一个契机。”

    “契机?”天启皇帝的目光,自这墙壁上的行书上移开,落在了张静一的身上。

    张静一道:“陛下有没有想过,李公……不,李国如此贪婪,可是大家都称颂他两袖清风,这是什么缘故?”

    “你继续说。”

    张静一便接着道:“这就说明,绝大多数时候,李国都是两袖清风的,否则……一个人若是四处收受财货,早就不知多少人知道了,又怎么会传出这样的好名声?”

    天启皇帝托着下巴,定定地看着张静一,道:“那么你的意思是……”

    “臣的意思是,有九十九人来给李国送礼,李国统统都不接受,让人送回去。他可能……只收了一二人的礼。”

    天启皇帝诧异道:“一二人?只收了一二人的礼,也有七百万两纹银之巨?”

    这是多匪夷所思的事啊!

    张静一苦笑道:“这是臣的推断,因为臣此前,确实让锦衣卫查过他,可最后的结果却是……几乎没有发现什么痕迹!”

    “臣想,这绝不是咱们的緹骑疏忽大意,那么唯一的原因是,李国在九成九的时候是清廉的。真正给他输送利益,并且他肯接受之人,定是少之又少。”

    天启皇帝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若是这李国贪婪无度,见钱眼开,天启皇帝尚且还不觉得震惊。

    因为……事实就在眼前,确实有这么多的金银堆放在这里。

    他收取了一千人,一万人的好处……这都说得通。

    可若是……只收取几个人,甚至只是一个人的好处,就可以得纹银七百万两!

    这才是真正可怕的!

    买通一个大学士……

    敢花这个银子的。

    那么……这背后,又是多大的利益?

    而这利益的规模,又如何想象?

    于是天启皇帝忍不住道:“你的意思是……有人买通李国,为他们所用,就花费了七百万两?”

    张静一毫不犹豫地点头:“是。”

    天启皇帝背着手,突然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地走着。

    他眉拧起来,道:“为何肯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张静一耐心地解释道:“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要牟取的利益,远远超出了七百万两……甚至……臣在想……或许……他们买通的可能还不只一个李国。”

    “李国毕竟是大学士,虽是宰辅,可是要提供方便,远不如其他负责俗务的官吏……所以……臣的判断是,可能单单贿赂这一层花费,是七百万两纹银打底,甚至还要远远的超出这个数目。”

    “怎么可能!”天启皇帝难以置信地看着张静一道:“难道那些人,是开善堂的?”

    “不是开善堂,而是……他们牟取到的利益,可能是这七百万两的数倍,甚至可能是十倍,百倍……”

    听到这里,天启皇帝一屁股跌坐了下来,喃喃道:“大意了,真是大意了,朕还一直以为,朕现在内帑里攒了这么多的金银,规模有两亿之多,已是了不得了。若是当真如卿所言,朕岂不是还是个穷鬼?”

    “也不能这样说。”张静一忍不住一笑,而后道:“陛下,咱们不能非黑即白的看问题,陛下已经比臣有钱多了,咱们的铁甲舰计划……现在已经开始在旅顺开工,也招募了不少匠人去,不过发现……工价好像算错了,还有……许多的材料……当初是臣太天真,这才发现,靠五千万两……根本不切实际……”

    “你啥意思?”天启皇帝警惕地看着张静一。

    张静一道:“没什么,只是臣担心……最后陛下与臣的秘密计划,最后成了半拉子,到时候砸进去这么多银子,最后却……”

    “好啊。”天启皇帝要跳起来,接着道:“你这一手是工部修宫殿那一套,先说一百万两,此后慢慢追加……”

    张静一大为震惊:“是吗?”

    没想到……古人早就会玩这一手了?

    卧槽……还是我太年轻了!

    天启皇帝又开始焦虑起来,便道:“你直说了吧,还要追加多少?”

    看着天启皇帝难看的脸色,张静一只好硬着头皮道:“只怕每年,至少还要增两百万两……”

    天启皇帝七窍生烟:“每年?”

    张静一道:“陛下可以往好处想一想……”

    天启皇帝的眼睛冒火,道:“朕没办法往好处想!”

    张静一:“……”

    天启皇帝气咻咻了老半天,最终道:“你拟出一个章程来,具体多少,写清楚,以后不要再糊弄朕啦。”

    “这不是糊弄。”张静一解释道:“搞这个的都这样。”

    天启皇帝:“……”

    不过慢慢的,天启皇帝的脸色缓和起来,道:“你说的很对,这件事,要顺藤摸瓜下去,这是一个好契机,要从李国的身上,挖出他背后的人……他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又如何获得这么大的利益,有多少人参与……七百万两纹银,说送就送,贿赂朕的大学士,这些人干的事,肯定图谋不小,查出来,一定要彻查到底。”

    张静一顿时明白天启皇帝的意思了。

    自己从天启皇帝身上搞钱,天启皇帝就从某些人的身上搞钱。

    如此一来,一个完美的生态链便形成了。

    张静一顿时就道:“臣今日便开始着手查下去,陛下放心,锦衣卫上下,定然赴汤蹈火。”

    张静一的目光无比的坚定!

    天启皇帝则随即又道:“还有邓卿家,朕想来……邓卿家真是劳苦功高啊!他和你不同,你总惦记着朕内帑里的那些银子。他呢,从不惦念,却总是帮着朕,无怨无悔的将银子都搬到宫里去,我大明最需要就是这样的人才。”

    “最紧要的是,他一心用命,竟然这样的年纪,也顾不得娶妻生子,朕每每想来,都觉得我大明有这样的人,实是幸事!要不……给他说一门亲事吧。”

    “这……”张静一道:“当然是全凭陛下做主。”

    天启皇帝沉吟片刻,便道:“你看谁家合适?”

    张静一想了想,便道:“要不,臣到时先去打听打听?”

    “也好。”天启皇帝笑了:“总而言之,不能亏待了他。”

    二人商议毕了。

    天启皇帝觉得继续在这待着也没什么意思,便才从书斋中出去。

    百官早已在此等了,天启皇帝大手一挥,道:“摆驾回宫!”

    于是,群臣随天启皇帝大驾出了李家。

    张静一率锦衣卫上下官校至中门恭送。

    而这李家外头,好事的百姓已是走的差不多了。

    送走了天启皇帝,张静一按着刀柄,突然脸一拉,随即大喝道:“听令。”

    “在。”众官校打起精神,一个个大喝回应。

    张静一道:“其一,这一些时日,要尤其关注京城百官宅邸,还有他们临近的宅邸,看看是否有什么异动,说不定,有人和李国一般也是这样藏匿金银,这时做贼心虚,忙着想要‘搬家’,没准儿,还能捞到了几条大鱼。”

    “是。”

    “其二:立即开始讯问李国……他的家人,先不急着杀,先从李国这些人入手!”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