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六十三章:可怕的真相
    李国被押送至大狱,却没有立即上刑。

    因为在等。

    直到朝中发了旨意,革除李国的内阁大学士等官职。

    于是,一干校尉才剥了李国的外衣,直接开始动手。

    片刻之后,李国熬不住,口里大呼,告饶声连连。

    随后,他便被拉到了审讯室中。

    张静一已等在这里,他低着头,签了一道道的命令,交给身边的书吏,书吏便捧着手令而去。

    张静一此时才搁下笔,而后抬头起来,看一眼已是遍体鳞伤的李国。

    张静一随即感慨道:“本是内阁大学士,位极人臣,天下人无不敬仰,人人都要称一句李公,可谓是光耀门楣,令人称羡。”

    “只是可惜……偏要做贼,那些金银珠宝……你又用了几分几毫?人啊……最怕的就是不知足,人心不足蛇吞象!”

    李国带着镣铐,此时只趴在地上喘着粗气。

    张静一背着手站了起来,却接着道:“事到如今,你已没有出路了。想来此时此刻,你也已万念俱焚了吧?你的家人,就在隔壁,他们没有受刑,我张静一是讲道理的人,动刑不是目的,我要的是真相,要的是事实。至于这个过程,终究你我相识一场,我又如何希望刁难你和你的家人呢?”

    此时,李国呵呵的笑了起来,道:“成王败寇。”

    “你错啦。”张静一道:“若是查不出你的问题,真要冤枉了你,你尚可以说成王败寇。可是你自己什么德行,你不清楚吗?你自己干的这些丑事,你心里没有数吗?现在说什么成王败寇,不过是乱臣贼子的自辩之词而已。”

    李国嚎哭道:“那你要如何?”

    张静一平静地道:“李公是聪明人,我要做什么,难道李公心里不清楚吗?这些银子,不是凭空来的。那些送你银子的人,也绝不是因为他们喜欢你,无端要送你这些金银。你心里很清楚,给了多少钱,就得办多大的事。”

    “那么……谁送你银子,你又为他们把办了什么事,好好地说清楚吧,说清楚了,我固然不可以为你免死,但是至少……可让你死的痛快一些。方才你已受过刑了,其实我张静一,厌恶这些刑具,依靠刑法来治人,不是我的本意。只要你老老实实交代,我自然会给你一个体面。”

    李国哈哈大笑道:“我若说了,只怕你也未必敢拿人。”

    “你休要拿这些话来吓我。”张静一勾唇一笑:“你自己心里清楚,我敢拿你李国,就敢拿别人。听说你平日里两袖清风,从不收受人好处,这一点,我已核实过了,没有错,其他的银子,你都没有收。唯独收的……就是那么一些人,这些人……为何送你七百万两,你比我清楚,现在我就是要名册,拿名册给我,一切好说,不给……那么我会让你到肯给为止。”

    李国定定地看着张静一那双感受不到温度的眼睛,好一会后,他犹豫着道:“我若给了,也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张静一笑了:“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不要再自误了,我的耐心很有限。”

    说着,张静一淡淡道:“扶他坐下来说话。”

    一旁的校尉听命,将李国从地上拎起来。

    随着一阵镣铐哗啦啦的响,李国便被搁在了铁椅上。

    张静一与他相对而坐,道:“李公……我相信你金榜题名的时候,绝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至少不是现在这般,与人蝇营狗苟,满腹算计。那时候或许你还在想,自己真要如书中所说的那样,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如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难道这教训还不够沉痛吗?若我是你,我定然会选择一切返璞归真,发生了什么,该说什么,统统都说出来,那些给你送来金银的人,并不是你的朋友,你们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既然如此,你就该抓住机会,利用他们,给你自己减轻一些罪责。”

    张静一说罢,笑了笑道:“这些日子,你对我多有诽谤,可是我对李公有过怨言吗?因为我知道,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今日你我在此,坦诚相见,有何不可呢?”

    李国脸抽了抽,他本是恨恨的瞪着张静一,可现在,脸色微微有些松动。

    他沉痛地叹息道:“只怪老夫技不如人啊。”

    说罢,他道:“我若告诉你,送我大礼之人,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你信不信?”

    张静一笑了,道:“只要你有合理的解释,我自然会信。”

    “就如那个叫陈睿的人一样,送我礼的人,也是一个化名,但是我知道,这个人……不,准确的来说,这一些人,很不简单。”

    “嗯?”

    “他们每年两季,都会送一大笔银子来,平日里,也不会叫我帮什么忙,他们自称自己是南直隶的卢家人,我曾暗中查访过,这世上根本没有这个人。”

    “没有这个人,他们为何送大礼给你。”

    “因为他们请我办一些事?”

    “什么事?”

    “隔三差五,会送一两张条子来,有时是在朝中为一些人说说话,有时是提拔哪个官员。”

    “提拔哪一些官员?”

    李国抬头看着张静一,沉默了一会,而后道:“南直隶、浙江、江西、还有闽粤……上至布政使,下至知府、知县,除此之外,还有武官……”

    张静一倒吸了一口气,道:“这么多,上上下下有多少人?”

    李国道:“百人以上。“

    七百万两纹银……买这么多的官。

    而且集中于数省。

    张静一沉吟着,而后道:“就算要买官……那么……我来问你,你只是一个内阁大学士,如何能确定这么多地方官的去留?”

    这时候,张静一想起了当初的东林党。

    东林党在当时,控制住了吏部,几乎所有的官员功考,都由吏部决定,再加上控制住都察院,随时弹劾政敌,以至于当时同朝为官的楚党、齐党损失惨重。

    要嘛给弹劾走,要嘛就不得升迁,而依附东林之人,则平步青云,于是,人人都称自己是东林党,喧嚣一时。

    比如当时东林党不但在内阁有大学士叶向高,又有吏部尚书赵南星、吏部给事中魏大中掌控人事任免。同时左都御史高攀龙、左佥都御史左光斗、御史房可状等数十人掌握了都察院,操控了舆论。

    如此一来,几乎可以让朝中百官,人人自危,不听话的弹劾,甚至在京察中直接罢免。

    只有东林党的自己人,则一个个得到高官厚禄,以至这东林党,盛极一时,在朝为官的骨干就有一百多人。

    可这一次,张静一却觉得更恐怖。

    因为当初东林所把持的,也只是朝纲,可现在……有一群人,居然借此机会,开始有组织地渗透整个大明的地方官系统。

    这些人开始变得更加隐蔽,而且在朝中,至多也就是党争罢了,而在地方上,可都是要掌握军政和民政的。

    一旦依靠这种方式结党,后果就更为可怕了。

    李国看了张静一一眼,随即道:“身为大学士,确实不好具体过问这些事,但是朝廷任免,有朝廷的章程。”

    张静一便问:“怎么个章程法,你在其中起到什么作用?”

    李国道:“若是太平府知府出现了空缺,吏部往往候选三人,这个……只需要吏部一个主事就可以决定,要收买一个主事很容易。”

    主事确实不算什么重臣,张静一点点头。

    李国又道:“那么早已拟定的人选,便可轻松进入备选,备选之后,只要有人为他说话,譬如老夫下一个条子……几乎吏部不会为难,毕竟只是区区一个知府。”

    张静一皱眉道:“每一次,你都下条子?”

    李国摇头道:“其实也未必,毕竟有的备选,也不容小觑,不过……只要在这个时候,随便让一个御史,在这个时候……弹劾一下此人,那么不管有罪无罪,这个人势必也就得垫后了。”

    “因而……要办这样的事,其实只需两个中下层的大臣,即可办到,吏部有人呼应,都察院有御史候命,关键时刻,老夫出来说说话,一切便可水到渠成。”

    张静一禁不住冷笑道:“你处处去打招呼,吏部尚书岂肯容你?”

    要知道,当今礼部尚书周应秋,乃是魏忠贤的人。

    李国便道:“只是地方官吏,无伤大雅,周部堂为此和老夫结怨,实在没有必要。别忘了,老夫也是魏公公的同乡。再者说了,吏部尚书也有求于老夫。”

    “求你什么?”张静一目光幽幽地看着李国。

    李国道:“五品以下官吏,吏部可以自行决定,五品以上,则需要廷推。我所推举的,多为地方官,吏部就可以做主。可这周应秋有些门生故吏,若是想牟取高位,倘若廷推之中,老夫反对,那也决不可能。因而吏部上上下下,都愿卖老夫这个人情。”

    ……

    去打了一针,状态良好,依旧正常更新,就是更的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