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六十六章:权倾朝野
    军校开始招募生员。

    这对于许多的寻常百姓而言,绝对是一件天大的事。

    现在谁都知道生员待遇好,前途高,入了学之后,娶媳妇不用愁,甚至还有可能有一个好前程。

    当然,这种好前程,对于有功名的读书人而言,是不值一提的。

    可对于寻常的百姓而言,却是足以羡慕得哈喇子直流了。

    于是,军校四处放榜,无数的考生纷沓而来。

    这一次招募的生员太多了。

    京师的军校这边,直接进行扩编。

    原有的生员,现在都在进行紧急的训练,就是为了将来大量新生员入学之后,他们作为骨干和队官来培养。

    不过好在,兵源是十分充裕的。

    大明从不缺人。

    何况,眼下只是招募万余人。

    此前几次的招考,大量的备考材料都免费发放了出去,早就在民间各种传抄了。

    但凡是家里有一个不傻的子弟,往往都愿意督促他们学一学。

    毕竟,考军校比考科考容易,所考的内容自学就能有机会,若是能找人请教一下,那就更稳妥了。

    而一旦考中,立即每月都有足够的薪俸,进了军校中每日有肉吃,一日三餐之外,连带着家里头也跟着增光。

    为了应对这一次规模宏大的招考。

    张静一直接派了人,前往山东、还有北直隶的保定府,除此之外,还有宣府,以及河南封丘,和京师一样,都设置了考场。

    山东考生规模极大,一方面是壮丁多,另一方面,山东的男丁也比较魁梧,那地方在北地,较为富庶,不少男丁对军校甚是神往。

    而河南的封丘县,乃是张家的基本盘,已聚集了不少的人口,军校对他们的吸引力自不待言。

    值得一提的反而是宣府,宣府乃是军事重镇,聚集着大量军户子弟。

    这个时代的军户,尤其是底层的军户,地位是极卑贱的,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都不为过,几乎被视为贱民。

    大量的男丁,摆脱不了军户的身份,可日子又难以为继,而考入军校,就成了他们最便捷的上升通道,一旦考中,就能立即摆脱军户的户籍。

    因而……这天下,军户子弟学习备考的热情是最高的,人被逼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只能拼死一搏。

    甚至还出现了一面下地干活,一面随时带着各种抄录的学习资料学习的景象。

    寒冬里,不少赤足之人,衣不蔽体,却依旧随时拿着那低劣的纸张,一面看着这纸张,一面拿着柴棒在地上比划。

    那天下各处的字摊,就是一群底层落魄的读书人,平日只是专门负责给人代写书信,而如今,这些人变得紧俏起来,每日在这里,都围满了人,想要请教。

    寻常百姓并非是不爱学习。

    而低得令人发指的识字率,也并非是没有人愿意提高。

    本质就在于,四书五经的学习成本实在太高了,想要获得功名,对于底层的百姓而言,完全就是奢望!

    因而……虽然科举公平,却几乎都被有产者把持。

    对于寻常连饭都未必能吃饱的百姓而言,他们之中,也不乏有许多聪明之人,奈何条件有限,而一旦他们觉得自己稍微努努力,就可以改变命运,那么就会变得奋不顾身。

    更何况,张静一很贴心地降低了学习成本,哪怕是考试,单纯语文,也只是考五百六十个最常用字。

    算术也是最简单的加减乘除而已。

    天文地理,都是一些常用的知识,且还不需要你考满分,只需及格即可。

    有了这最基本的文化知识,等入了学,再根据不同的教导队,侧重学习不同的知识。

    军校某种程度而言,对一个人的改变是巨大的,尤其是在这个时代,且并不只是简单的在这里学到知识这样简单,最重要的是,天下各处五湖四海之人聚集在一起,同吃同睡,彼此之间多了交流的机会。有了交流,这种知识的灌输就变得润物细无声起来。

    毕竟,在这个时代,绝大多数的农户,一辈子可能都走不出方圆三十里的范围,平日里最大的见识,可能也只是去集市里赶圩。

    而在这里,各种文化开始碰撞,彼此融合,再加上教官的传授,人的精神面貌,便全然不同了。

    人员的招募是大事,可另一方面,造作坊的事也不能松懈!

    为了大量的供应军需,要招募更多的匠人,同时,对各种军械进行改良。

    在得到了短铳的启发之后,后装火炮也开始得到了长足的进步,黄火药的炮弹比短铳的子弹更好造,除此之外……短铳里的膛线,也在火炮中得到了应用。

    为了提高精度,火炮的膛线一次次进行修正,不只如此……为了大规模的制造,大量的冲床和铣床也开始应用起来。

    现如今,军械制造中最大话语权的就是质检部门,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时代机械制造的精度往往没办法做到完全一致,为了相对一致,那么就得花费大量的时间不断的进行测量,许多的测量工具,也开始应运而生。

    匠人们现在最怕的就是这些质检人员,很多时候,花费了许多功夫制造出来的火器,最后只能作废,而作废就可能要被扣除一部分的奖励。

    真正意义的近代火炮……如今已开始成型,这玩意炮管长而细,毕竟……黄火药的威力足够巨大,没必要靠粗壮的炮管来增加火药的用量。

    而较为细长的炮管,再配上黄火药的炸弹以及膛线,无论是射程还是精度,都大大的提高,已经和从前的铁炮,到了不可同日而语的地步。

    当然,这其实也是冶金水平的提高得出的效果,毕竟从前的钢铁,是没办法承受这样大威力的黄火药爆炸的。

    张静一特意开始抽调了骨干,成立了炮兵教导队。

    当然,能有现在的一切,根本就在于钱和人,天启皇帝掏钱很大方,一点也不吝啬,其他地方虽然扣扣索索,可只要涉及到了给军校发饷,给这些匠人们薪俸,却从不含糊。

    可以说是要多少就给多少,张静一编列的预算,他几乎也懒得去细问。

    至于人力,大明其实从不缺乏人力,也不缺少能工巧匠,只要银子给足,而张静一则给他们提供方向,给造作局免去了许多枪炮研发的试错成本!

    这种突破,是极为迅猛的,颇有几分工业革命之后突飞猛进的架势。

    …………

    南京。

    秦淮河上,此时一个婀娜的女子,正捧着酒水,徐徐进入了画舫的船楼。

    楼中宾客落座,寻常的歌姬却早已遣散了去,这里的宾客们举盏,却无人喝酒。

    这女子便赤着莲足上前,给宾客们一个个斟酒。

    只是以往,宾客们见了这女子,定少不得要调笑一番,不过今日,女子觉得这里的气氛不同,于是,女子便极识趣地一言不发,只默默地在宾客之中穿梭。

    这些宾客,显然是常来的,而这画舫,也本就是此中某个宾客的产业,所以这里的人,并不会避讳这个女子。

    却在此时,有人道:“李公被拿,朝廷岂会不闻江南之事?在我看来……陛下或有意整肃江南。”

    另一人则道:“却也未必,法不责众,江南距离京师千里之遥,这朝廷鞭长莫及,如今……朝中内忧外患,四处是流寇,单此,便足以让朝廷焦头烂额,又哪里敢管江南的闲事?”

    “却也未必,莫非兄忘了陛下和那张贼整肃辽东吗?”

    此言一出,宾客们俱都不做声了。

    “咳咳……”此时,有人咳嗽。

    这道声音显得突兀,大家则都朝这咳嗽这人看去。

    只见那咳嗽之人淡淡道:“朝廷有何打算,暂且休提,问题在我们自身的身上,这些年来……数百的地方文武,已安置在了江南各地,这些地方父母,肯与我们同心吗?”

    便有人道:“当然同心,若非我等,他们岂有今日的乌纱帽?何况,真要彻查下来……最倒霉的就是他们。”

    “那便好。”这人笑了笑,捋须:“只要我等不自乱阵脚即可。”

    正在这时,却有一艘小船靠近了画舫,从小船上,上来了一个穿着蓑衣之人。

    这人匆匆进入了船楼,而后至堂中,作揖行礼道:“诸公……新近传来了急报,陛下敕命吏部尚书周应秋,兼右副都御史,督师江南来了。”

    这话一出,一下子的,船楼上显出了死一般的沉寂。

    缓了半响,才有人道:“周应秋此人……可以收买吗?”

    “此人乃是阉党,我预料,此番竟是吏部尚书亲自来此……只怕是抱着……”

    “哎……终究是来了,看来……这是要图穷匕见了啊……”有人不禁感慨,声音中带着隐隐的担忧。

    “我与周应秋,曾为同年,不妨届时去拜见他,且看他什么心思。”

    那此前咳嗽的人却是冷着脸道:“不必拜见了……”

    众人的目光,便又被此人所吸引,此时又鸦雀无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