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六十七章:震动朝野
    这人慢悠悠的举起了酒盏,而后喝了一口酒。

    随即,举目张望众人。

    他微笑起来:“依老夫来看……周应秋南下,身负重任,绝不可能轻易罢休,若是不彻查到底,不只魏忠贤不会饶了他,陛下也不会饶了他。尔等凭这同年的关系去说情,这个情,能说吗?”

    说罢,他长身而起,则接着道:“江南上上下下,都是我们的人,朝廷派一个区区吏部尚书,就想让我们束手就擒吗?若是诸公想要束手就擒,那么……请便。”

    众人鸦雀无声。

    “朝廷倒行逆施……他们想要新政,想要横征暴敛,这是他们的事!陛下的事,我们管不着,可是在江南,却是不成。所以……想要彻查,便是我挖我等的根,诸公都是明事理的人,难道坐视朝廷挖你们的根吗?人没有了根,就是浮萍?所以……周应秋,不过疥癣之患而已。”

    有人感慨道:“正是如此,江南何等的太平,可谓人间乐土,我等岂容人来此放肆。”

    “既如此。”这人笑了笑道:“那就没法谈了。”

    他一脸疲惫地坐下,继续道:“既然没有办法谈,那么就送周公上路吧。”

    众人听罢,面面相觑,又是不发一言。

    这人却好像决定了一件小事一般,又继续喝酒。

    那美艳的女子到了他身边,将他的酒盏继续满上,他朝女子点点头,谦虚有礼地道:“有劳了。”

    说着,他随即道:“这些日子,为何获利少了这么多,这月的获利,竟是比之去岁少了两成?”

    “这……”

    “哼!”这人冷冷道:“这才是最要紧的事,与其花心思去琢磨那周应秋,倒不如将心思放在这盈利上头,如若不然……大家都喝西北风吗?”

    那人噤若寒蝉,连声说是。

    随即,这人脸色温和起来,道:“喝酒吧。”

    “喝酒,喝酒……”

    众人都笑起来,纷纷举起酒盏,酒醉之下,少不得有人得意:“前些日子,我花了五十两银子,买了一个女子,此女梳头之后,真教人眼前一亮……”

    “哈哈,你身边那几个仆童还不够吗?”

    众人大笑起来。

    “这几日,拜访了浙江的周先生,访得他的字帖,实在幸甚,过几日,不妨到我府上来观摩。”

    “妙,妙哉。”

    随即,便有一群女子鱼贯而入,开始吹拉弹唱,这画舫里,丝竹阵阵,变得快活起来。

    直到傍晚的时候,画舫靠了秦淮南岸,宾客们虽是意犹未尽,却纷纷下船。

    此处的码头,早有数十顶轿子在此候着,一群轿夫见了主人们喝酒出来,便都打起精神。

    这秦淮南岸,河道纵横,高矮起伏的屋脊延伸,灯火尽数的点起来,犹如星光点缀。

    地面上是拼接的青石板,缝隙之间生了苔藓,因而……便有一群仆从匆匆提着灯笼上前,生恐主人们路滑。

    一群人喝的有些微醉,此时不禁还沉浸在方才的曲调中,便有人唱着道:“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这本是诗词,如今却被人编了曲,此时在此良辰美景之处唱出来,别有一番风味。

    只是等这些人一出码头,便有一群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之人像疯了一般,一下子涌了上来。

    这画舫中出来的恩客,出手往往是最阔绰的。

    几乎每日,这里都聚集了大量的流民亦或者乞儿,此时天气已有些凉了,这些人身上的衣衫还很单薄,还有人怀里抱着孩子,这一窝蜂的人,一面口里高呼:“老爷,赏点吃的吧。”

    一群人歇斯底里。

    这时,仆从们便凶神恶煞,挥着棍棒赶人。

    反而是那些恩客,这时或多或少会表现一些善心,便道:“给他们一些吃的。”

    说着,摇着扇子,便钻入了软轿之中。

    那仆从得令,却是早有准备的,自家的老爷心善,出门之外……总不忍见人如此凄惨,于是……都有专门的仆从会预备好一簸箕的米,此时就好像喂鸡一般,将这白米撒出去。

    顿时……那一窝蜂的乞丐和流民便争抢起来,孩子的哭声,叫骂声响彻一片。

    偶尔,便传出感激涕零的声音:“多谢大善人……”

    “老爷公侯万代,富贵千秋……”

    这一个个老爷、少爷们的轿子便抬起来,朝着那万家灯火的方向去。

    …………

    半月之后,督师周应秋至南京。

    南京上下文臣武将,都来迎接,众人进城,周应秋先至军营看了南京卫的操练,而后在众官的拥簇之下,至督师行在。

    他落了轿子,附近早有许多的官兵和差役在此守卫,身为督师,南京六部尚书,以及南应天府府尹,以及其他官员亲自出迎,自是风光无比。

    可是周应秋却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很清楚,这一次他奉命来此,是来干脏活的!

    这一次,若是不在江南查出一点好歹来,他的官运也算是到头了。

    吏部尚书被人称之为天官,乃是六部尚书之手,几乎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内阁里。

    对于周应秋而言,入阁只是一步之遥,本以为此次李国被拿住,自己便有了入阁的机会,哪里想到,自己却还是被牵累了。

    因此,南京六部尚书来迎接他,周应秋并没有表现得过分的亲热,反而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他下轿之后,早有人请他进行辕。

    他整了整衣冠,点点头,正待要快步进去。

    这时,突然人群之中,冲出了一人。

    其实这种场合,围观的看客也不少。

    不过附近都有官兵和差役阻拦。

    可那人却好像泥鳅一般,官兵居然没有截住。

    这人大步流星,一副寻常百姓的打扮,快速地到了周应秋的面前。

    周应秋完全没有反应,事实上,他整个人都是懵的,因为他无法理解……会发生这样的事,更不会想过,该怎么应对。

    眼见此人已靠近,周应秋大喝一声:“尔何人……有何冤情……”

    他认为对方可能是来状告的。

    这人便大喝道:“我乃张庆祥,特来杀奸贼!”

    说罢,居然从袖子里露出了一把匕首来。

    匕首散发着寒芒。

    人已当面朝着周应秋去。

    周应秋色变,慌忙要退。

    可来不及了,匕首迅速地刺了过来。

    周应秋下意识地叫道:“来人……”

    只可惜,他带来的侍卫……方才已和他隔开,而身边的差役以及官军,却多是南京方面的人马。

    毕竟这一路,侍卫们随他舟车劳顿,如今到了地方,一般情况之下,官员都会体恤这些随来的下属,让他们歇一歇,暂时将自己的防务,交给别人。

    这些官兵和差役,居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口里叫着:“有刺客。”

    可就在此时,匕首已狠狠地扎入了周应秋的胸膛。

    周应秋啊呀一声,胸前鲜血猛地溅了出来。

    这自称叫张庆祥的人,随即拔出匕首,接着又狠狠地刺了下去,连续刺了几刀,似乎还唯恐周应秋不死,最后一刀,便直直的扎在周应秋的脖上。

    周应秋先是挣扎了几下,最后便倒地不动。

    他身边的差役这才大叫:“拿贼,拿贼。”

    这叫张庆祥的人一点也不慌,也没急着逃,而是气定神闲地道:“我今日诛贼,怨不得别人,拿我便是!”

    说着,抛下了匕首,任官兵拿他。

    这一下子,远处围看的军民百姓却都已经慌了。

    在数十步之外,这些恭迎督师的南京众官,却都冷漠地看着倒在血泊的周应秋,一个个纹丝不动。

    人堆里,甚至偶尔传出几声隐忍的窃笑。

    这时……终于还是有人慢吞吞地站了出来,不冷不热地道:“拿下贼人,立即审问……”

    …………

    一份快报,火速地入了京城,而后送到了天启皇帝的手边。

    天启皇帝看过之后,竟是目瞪口呆。

    而此时,魏忠贤一脸惨然之色:“奴婢……已经让当地镇守太监……去彻查了……奴婢以为……此事绝不简单。”

    天启皇帝一时间却不吭声。

    良久之后,他用一种奇怪的口吻道:“魏伴伴,我大明从前可有过这样的事吗?”

    魏忠贤道:“陛下……前所未有。”

    天启皇帝意味不明地道:“列祖列宗们没有遇到的事,朕却是遇到了……”

    魏忠贤却是只想着一件事,于是又道:“陛下……东厂这边……”

    “你的意思是彻查?”

    “是,彻查到底!”魏忠贤道:“奴婢……奴婢以为,决不能姑息……”

    天启皇帝居然平静地摇摇头,道:“朕看……就不必去查了吧,这样的案子,查了也没什么意思。”

    魏忠贤一听,也不知天启皇帝什么意思,他此时则已是惊恐到了极点。不查?为何不查?这么大的事都不查,这会不会是陛下故意讽刺?

    天启皇帝则是淡淡地道:“杀一两个刺客,再找一两个所谓的幕后主使,这样的案子,查了又有什么用?”

    …………

    这几天扁桃体发炎太难受了,请下假,老虎吃了药早点睡。这几天变天,大家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