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八十三章:朕来了
    钱谦益的态度十分坚决。

    益王离开了藩地,就是万死,他若是来了南京,这怎么算?

    最后不还是被你们搞了个木已成舟,生米煮成了熟饭?

    所以,必须得让益王从哪儿来,回到哪儿去。

    其实这钱谦益一开口,不少人就已意动了。

    益王这个事,是徐弘基擅自决定的。

    到时当真益王做了天子,这好处自然都让魏国公都给占去了。

    虽说魏国公和大家也算是不谋而合,大家算是自己人,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魏国公毕竟是武臣啊。

    因而钱谦益开口之后,大家都冷漠地看着徐弘基。

    徐弘基要气得吐血,不禁道:“事态紧急,除了江西的益王,无人肯来主持大局。”

    “情势如何紧急了?”钱谦益反驳道:“南京城不是固若金汤吗?这不过是托词而已,公爷为何没有联络潞王?即便是宗亲,也有远近之分,近支宗室,才可服众,这难道不是正理吗?公爷若知道情势紧急,才应该坚守道统,断然不行此私相授受之事。”

    徐弘基愤怒道:“你说老夫私相授受?”

    “公爷的居心,下官不好猜度,只是事已至此,却实难撇开干系,公爷世受国恩,理应能以大局为重,现在当务之急,是立正朔才可令天下人宾服,如若不然……只恐人心在北不在南。以我之见,应该立即派人去联络潞王,再下一道命令,让益王立即回到自己的藩地!”

    徐弘基脸上的横肉颤了颤,他眼里掠过了杀机。

    本来这个细枝末节,至少现在不应该关注的事,反而让徐弘基开始意识到变得格外的严重起来。

    如果他没有联络益王,事情倒是很好商量。

    可现在,钱谦益直接提出,而且希望能够迎潞王。

    那么整个局势就变了。

    若真听了钱谦益的主意,当真请了潞王来,这潞王做了天子,那么钱谦益岂不就成了从龙首功?

    而这也就罢了,可怕的是,潞王一脉,当真做了天子,一旦想起当初他迎奉益王的前科,这魏国公一脉,还有好果子吃吗?

    自正德皇帝以来,继承人的问题,永远都是大臣们角逐的焦点,现在徐弘基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逼迫到了墙角,已经无路可走了。

    于是徐弘基道:“南京必须得有宗亲主持大局,先迎益王,没得商量。”

    钱谦益昂首道:“非潞王不能治天下,若魏国公如此,只恐人心尽丧,天下大乱。”

    徐弘基毫不让步道:“老夫愿担这个责任。”

    “公爷担当的起吗?”钱谦益振振有词:“老夫提议,当在南京六部,举行廷议,召诸官议事!”

    徐弘基拍案,啪的一下,紧接着传出徐弘基的咳嗽。

    他素来知道钱谦益难缠,而且又是当初东林残党的首领之一,话语权极大,一旦廷议,守备南京的徐弘基势必无法占据优势。

    拼命的咳嗽之后,徐弘基内心焦灼,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好在这时,那徐文爵却是恰好进来,一见父亲身体不适,便忙道:“父亲这是如何了……”

    众人的态度更加暧昧,大家的眼神的都带着几分异样,有的看看徐弘基,有的看看大义凛然的钱谦益。

    钱谦益之所以能成为东林首领之一,就在于他敢于直言,说实话,就是擅长冲锋陷阵的角色,他这一冲锋陷阵,便有不少人……磨刀霍霍了。

    徐弘基脸色微微的缓和了一些,摆摆手道:“无事,无事。”

    一旁的吏部尚书郑三俊这才笑吟吟地道:“是啊,是啊,眼下当务之急,还是等剿灭流寇的捷报传来……魏国公身子不好,却还操持着南京事务,不容易,都不容易啊。”

    “是啊,都不容易。”

    徐弘基则是笑了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倒是渐渐又平和下来道:“老夫已是风烛残年,没几年好活啦,如今苟延残喘而已,行将就木之人,绝无私心……好啦,宾客们都来了吗?”

    徐文爵立即听出了弦外之音,便道:“都到了。”

    “那就开宴吧,诸公……请……”

    众人便纷纷起身:“请……”

    一行人稀稀落落地朝着那前厅而去。

    只是……大家彼此间隔着一些距离。

    徐文爵在前头搀扶着徐弘基。

    低声道:“父亲,出了什么事?”

    徐弘基淡淡的样子,却是低声道:“明日修书谭懋勋,孝陵卫的贼,不要尽剿……”

    “啊……”徐文爵面露不解,压低声音道:“这……”

    徐弘基眼中闪过锐光,道:“倘若那昏君落在我们的手里,也不要立即杀了……留着……将来或许有用。”

    徐文爵更不解了,便问:“这是何故?”

    徐弘基低声冷冷道:“要留着一手……否则……我徐家可能要为人做衣裳了!”

    徐文爵感到事态严重,却还是点了点头:“明日……儿子就修书。”

    …………

    在徐弘基父子的后头,则是脸上带着笑容的吏部尚书郑三俊,郑三俊一副腿脚不便的样子,自有他的门生南京兵部侍郎上前在旁照顾着他。

    这兵部侍郎叫王念,王念低声道:“恩府,方才的事,您怎么看?”

    郑三俊淡淡地道:“坐山观虎斗。”

    “学生只怕,到时迎奉了谁来南京……届时恩府……”

    郑三俊依旧面无表情,他捋须,一副冷静的样子:“迎奉之事,选好了是从龙之功,选错了是要掉脑袋的!历朝历代,尽都如此,现在他们各为其主,只要开了这个口,就没有转圜余地了!”

    “所以……老夫才说坐山观虎斗,他们越没有转圜余地,就越需求到老夫的头上,你我待价而沽,到时再做定夺,便立于不败之地了。”

    王念轻轻叹了口气,忍不住道:“若如此,那么就没首功了。”

    郑三俊道:“他们都打着首功的如意算盘,所以到时少不得生死搏斗,届时两败俱伤,对我们有利。”

    王念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故意落在后头的人,压低声音道:“知道了。”

    郑三俊此时又道:“宴会之后,老夫要闭门谢客,你在兵部,一定要关注各卫的动向,要修书给平日里与你交好的诸卫指挥,让他们不要松懈,现在防贼要紧,防备城中宵小作乱,也十分紧要。”

    王念目光幽幽地看着他:“恩府的意思是……”

    郑三俊别具深意地道:“人啊,不能把人逼急了,钱受之此人,过于刚硬,难保魏国公府,不会有其他的念头。”

    “懂了,恩府放心。”

    …………

    钱谦益在最后头,不少较年轻的大臣与他同行。

    钱谦益的一番话,让不少人备受鼓舞,他们顿时明白了钱谦益的意图,此时已经意识到,不只是那孝陵卫,这南京城的战云,也已开始密布了。

    一人道:“钱公……今日所言之事,你看我们……”

    “不能退让。”钱谦益斩钉截铁,他们离前头的人较远,所以声音不需刻意的遏制,钱谦益道:“确定大统,乃是国本,绝不可轻易动摇,益王若是进了南京城,这些武臣……可就真要主持天下大局了!”

    “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以文制武,自有宋以来,便是如此。我等若是坐视这样的事发生,如何对得起国家的俸禄呢?”

    一旁有人激动地道:“对,钱公所思深远,何况宗亲之中,潞王最贤,也是当下最近支的宗亲,倘若潞王不能克继大统,则纲常礼法何在?这是国本!”

    “就怕那魏国公………别有所图,倘若他……”

    钱谦益笑了笑道:“无妨,他们制不出什么乱子来,酒宴之后,尔等联络南京诸公,与他们言明利害,明日……召士绅人等,还有南京百官……进言此事,不只如此……要联络各地读书人……老夫不信,这江南群情汹汹的时候,谁敢言益王进京的事。”

    “这个好说。”

    “军中,也要联络,同样世镇江南的诚意伯刘孔昭不是一直被魏国公压制着吗?我瞧他也是有大志向的人,只是有志难伸,刘家在军中很有威望,可暗中联络他……”

    “此人……”有人犹豫地道:“此人名声不好。”

    钱谦益淡淡道:“这个时候,不必在乎这个,紧要的是……需制衡魏国公府,切切不可让他得逞。”

    “好。”

    …………

    南京城里,一派祥和。

    甚至是城门,依旧还是洞开着。

    此时,天色已有些暗淡,再过半个时辰,就要关闭城门了。

    而此地的守备,正懒洋洋地预备结束今日的巡守。

    流寇……不存在的……

    孝陵卫那边,固若金汤,只怕这流寇很快就要剿灭了。

    因而……大家也就怠惰了下来,若是过于紧张,反而遂了那些散播流言之人的心意。

    因而魏国公早有严令,各处城门,照常即可。

    可就在此时……在那昏暗的官道尽头……

    哒哒哒……

    哒哒哒……

    无数的马蹄传来。

    …………

    待会至少还有两章或两章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