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八十八章:万死
    不愧是他。

    张静一见钱谦益如此,真是哭笑不得。

    方才他见他铁骨铮铮来着。

    若不是今日杀来了南京城,这铁骨铮铮的人设,只怕还要维持下去。

    可现在的钱谦益,似乎彻底的软了,显然钱谦益这些人意识到,自己这一次是真正的大难临头。

    这可和以前不同,以前哪怕是面对阉党,至多也就外放南京,或者罢官。

    可此次……天启皇帝千里奔袭,大破孝陵卫的江南诸军马,如今杀来南京城,可不是闹着玩的。

    钱谦益心里已恐惧到了极点,他虽有无数个念头,想要硬一下。

    可偏偏,却是软绵绵的没有丝毫的没有气力。

    “天日可鉴。”天启皇帝听到这钱谦益的话,真是说不出的讽刺。

    此时,禁不住失笑起来:“方才还是什么益王、潞王,如今,却又都是忠臣了,倘若这天下的忠臣都如你们这般,这大明,只怕早已亡了吧。”

    天启皇帝说罢,随即道:“尔等谋逆,现在该怎么说?”

    这跪地的众臣,此时已是如芒在背。

    而对于天启皇帝的恐惧,也已占据了一切。

    这天启皇帝太狠了,谁也无法想象,他是怎么半个月前还在京城,转眼之间,便杀破重围,来到南京的。

    这就……好像是神兵天降一般。

    天启皇帝冷笑道:“看来你们是不肯说是吗?”

    魏国公徐弘基已是冷汗直流,他拖着残破的身躯,道:“陛下……老臣糊涂……”

    咬了咬牙……

    似乎心知到了这个时候,还继续抵赖,只会继续成为笑话。

    便道:“老臣确实有不臣之心。臣在江南守备,这些年来……和江南的士绅纠葛太深了,魏国公府,世代在这江南与人联姻,近亲和远亲已遍布江南,平日里他们有事希望老臣关照,老臣帮了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以至……以至……”

    “以至什么?”天启皇帝死死的盯着徐弘基,咬牙切齿。

    “以至于……犯了不少糊涂事。许多贪墨了军饷的武官,臣没有处置,甚至……还心安理得的接受他们的孝敬。还有不少商贾,他们贩卖一些朝廷违禁之物,也是臣给他们批的路引。还有……”

    他如数家珍,一一道出来。

    江南早已腐化不堪了。

    甚至徐弘基所言的这些,都是明面上的规则。

    他作为魏国公,守备南京,可以给不知多少提供方便。更通过这些,又不知与多少人关系匪浅。

    说到这里,徐弘基已是哽咽难言,涕泪直流道:“老臣何尝不知道……做的这些事,危害社稷,老臣没有这些该死的清流们这般厚的脸皮,他们无论做任何事,都晓得立一个贞节牌坊,要将这些事变得名正言顺,这些事……错了便错了,臣无话可说。陛下在辽东,整肃了那些辽将,老臣大为惊恐,老臣……担心……陛下迟早有一日,也来收拾魏国公府……”

    说到这里,他继续哭诉道:“臣原本绝无反心,魏国公府,与大明休戚与共,此等世恩,徐家怎么能忘记呢?只是……只是……老臣犯浑,实在是罪该万死。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居然擅自请人刺杀了钦差,这吏部尚书周应秋一死,老臣便大为惊恐。老臣岂有不知,那钦差死了,即便是老臣没有参与,可是陛下一定会严查江南的弊案,只要彻查下去,老臣就算刺杀钦差一案没有关系,可其他的案子,老臣定然难逃法网。老臣……该死啊……当时一心想着,保着自己的家人,害怕陛下……迁怒于魏国公府,所以……参与了此事……牵涉这件事的人极多,这江南上上下下,谁也逃不脱,老臣如今……甘愿认罪伏法……”

    说罢,他不断的叩首:“伏请陛下……准臣了断!”

    天启皇帝冷冷道:“你想赐死?”

    赐死二字,重要的是前头那一个赐字。

    既然牵涉到了如今这样的大案,死肯定是要死的,可怎么死,却值得说道。

    所以……若是赐死,那么便是最好的结果,因为可以留一个体面,所以这个死字之前,才有一个‘赐’字,这是恩赏的意思,是表达了皇帝的宽厚。

    徐弘基叩首,浑身颤抖,嘶哑着嗓子道:“就请念老臣父祖……对大明的……”

    “这些往事,就休要提了。”天启皇帝冷声道:“既然如此,朕便给你一个体面吧!”

    徐弘基听罢,如蒙大赦,顿时感动的涕泪直流,眼泪滂沱而出,又忍不住叩首,满是感激的道:“老臣……谢陛下恩典。”

    天启皇帝默不作声。

    徐弘基微微颤颤的便站起来。

    一旁的徐文爵见状,便凄然道:“爹……”

    徐弘基深深的看了徐文爵一眼,收了泪,似乎有话想说,可随即摇摇晃晃要走,走了两步,又禁不住摇头,叹着说了一句话道:“哎……怪我……如今祸及子孙了……”

    说罢,便微微颤颤的去了。

    天启皇帝端坐着,他的脚下,此时隐隐开始传出了哭声。

    有的是害怕,有的是眼见徐弘基如此,忍不住兔死狐悲。

    那徐弘基去往侧厅,只有一个老仆跟着他,这老仆什么也没说。

    只徐弘基吩咐一声:“去寻绳索来。”

    老仆点点头。

    一会儿工夫,一根绳索便悬在了梁上,徐弘基搬了凳子上去,老仆先帮他扶了凳子,待徐弘基长叹了口气,道:“或许……我大明当真中兴有望……”

    说罢,又遥看着虚空,似乎带着几分对这世界的眷恋,最终一下子踹倒了凳子,于是,整个人便悬在空中拼命的挣扎。

    那老仆这时才跪下,放声大哭,道:“公爷……公爷……”

    他没有起身去救,只是匍匐在地,不断的以头抢地。

    过一会儿……这侧厅里便再没有了声响。

    …………

    坐在正厅的天启皇帝,也是听到了动静,他依旧还是铁青着脸,此时的天启皇帝,一脸冷酷,他的心早就硬了,比钢铁还硬,倒不是人性本恶,只是历经了这么多的事,他想杀人的时候越来越多,选择宽恕的时候越来越少。

    他靠在椅被,岔着腿,目光逡巡着。

    魏国公世子徐文爵此时听到那老仆的哭喊声,已是浑身战栗,一时悲不自胜,终究忍不住,放声恸哭。

    天启皇帝淡淡道:“徐文爵,这谋反,也有你的一份吧?”

    徐文爵此时万念俱焚,颤抖着道:“有。”

    “你参与了多少?”

    “调度兵马……还有镇守南京,防备陛下……都是臣负责……”

    “刺杀钦差呢?”天启皇帝死死的看着他。

    徐文爵苍白着脸道:“魏国公府没有刺杀过钦差,这是事后才知道,以至于公府混乱过一阵子,当时谁也没想过,事态会突然恶化到那样的地步。那时……家父……先父……他跳脚大骂,说是竖子误我!此后……是……臣……说动了家父,臣对家父说……事已至此,魏国公府已经无路可走了,陛下继续彻查,魏国公府危矣,眼下,唯有与那些人同舟共济,才……才能死中求活……”

    说到这里,徐文爵似乎想到,自己的亲爹就是这般被自己害死,便又是放声大哭:“万死!”

    天启皇帝冷笑:“你当然是万死,怎么逃得掉呢?”

    说着,他没有再理睬徐文爵。

    而后,目光落在了一旁的一个老臣身上,他道:“你是吏部尚书郑三俊。”

    郑三俊早已吓得魂不附体,连忙道:“老臣……老臣……正是……”

    天启皇帝道:“你有份吗?”

    郑三俊连忙道:“没……没有的事……陛下……老臣是最冤枉的,至始至终,老臣都没有参与,无论是刺钦差,还是谋反,老臣是被他们蒙蔽了啊,恳请陛下明察秋毫,这都是魏国公府……是他们……”

    天启皇帝勃然大怒,撩起了灰色大衣,随即便掏出了火铳来:“是他们怎样?”

    郑三俊道:“是他们教唆,老臣……一直忠心陛下,陛下这般的圣君,千年难有……臣视君如父……怎么敢……”

    天启皇帝眼里已掠过了一丝杀机。

    他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啪……

    一枪下去。

    随后,便传出天启皇帝的怒骂:“草泥马的!”

    这四个字……还是张静一教的!

    郑三俊本还要辩解,可这枪声一响,他的脑壳……便顿时被近距离打了个稀烂。

    于是……整个人便直接歪倒在了一边,便连头骨,竟也已飞出一片来。

    “啊啊啊……”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郑三俊转瞬间死在自己眼前,许多人已惊的发出了惨叫。

    跪地的人,纷纷膝行后退,不少人已是吓得呆了。

    天启皇帝狞笑道:“和你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吗?他马的!若是没有关系,朕还来找你?到了现在,还想做忠臣,你这老狗是个什么东西?”

    话音落下。

    这里已是骤然静谧。

    落针可闻!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