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九十一章:一个不留
    钱谦益的记忆力很好。

    毕竟是大才子。

    很快,他便供认不讳。

    他所检举的人,居然超过了九十余人。

    而且因为博闻强记,便连这些人的罪证也统统都默写了出来。

    张静一不得不佩服这个家伙……还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只可惜……聪明没用在正经的地方。

    这九十多人,大多非富即贵,无一例外,都是东林残党或者复社的成员。

    钱谦益这个人,名声很大,自然而然,交游也很广阔。

    张静一得了供书,如获至宝,这时,那李定国便寻了来。

    “恩师……”

    “你来的正好。”张静一一脸疲惫,其实大家都很疲倦,许多人自来了南京城,可都没有睡好,一方面是防范有人反扑,另外一方面,也是手头实在太多事要做。

    张静一道:“咱们在城中的人手不多,又需防守各处要道,所以现在我打算抓人,现在情况紧急,为了防止有人流窜,必须立即下手,你在左营怎么样?”

    “左营已经控制住了。”

    张静一一脸认真地看着他,随即就道:“现在若是我拿名录给你,让你立即调动左营去拿人,你驾驭得住他们吗?可能有些人不只是在南京……”

    李定国想了想,他虽年轻,可是显得很稳重,并不莽撞,在评估之后,他道:“没有问题。”

    张静一显然还一点不太放心,便道:“确定?不担心左营有人通贼?”

    “可以确定。”李定国道:“应该没有大问题,当然……为了以防万一,少不得还要布置一下,防范于未然,只要布置的稳妥,学生有信心。”

    张静一随即颔首:“好,既如此,那么就交给你吧。”

    说着,直接……拿出了一沓供状。

    这些供状,可不只是一个钱谦益的,一夜的时间里,那些去魏国公府吃酒的家伙们,早就分开进行审讯,供认出无数人物了。

    李定国看着上头所写的东西,也不禁咋舌,忍不住道:“这么多?”

    “先分门别类,里头有不少人,其实都是一人,人物有重叠的可能。除此之外,还要根据罪状的大小进行处置,罪大恶极的,一定要率先捉拿,切莫走脱。其余的……也要布置好,放心,我这边会让人协助你,教导队这边,你需要多少人手,直接调用。再迟一些,后续的各教导队只怕也要来了,到时人手会更充裕,半个月之内,邓同知也会率大量的锦衣卫抵达,到了那时,你再将人犯全部移交给他便是。”

    李定国顿觉得身负千斤重担,却还是点点头道:“恩师放心……左营这边,人手已经够了,实在不行,调拨其他南京各卫的人马就是了,学生倒是相信,他们一定肯尽心竭力。”

    张静一笑了,便道:“怎么,这才一夜之间,就信得过他们了?他们在南京这么多年……我看……还是有些疑虑。”

    李定国抬头凝视着张静一,却是坚定地道:“学生信得过。”

    张静一不由讶异道:“为何?”

    李定国想了想道:“因为学生了解他们,学生从前,和他们是同一类人,被人瞧不起,吃不饱,穿不暖,一家人饿肚子,什么上官,什么读书人,谁放在眼里。学生到了京城,是恩师收留了学生这些人,给咱们分了田,让咱们进了东林军,给足额的饷银,教授学生读书写字,学生这才知道,原来人活着,可以这样有盼头,学生不是什么聪明的人,但是只谨记着一点,便是学生的娘都这般嘱咐学生,说是学生这辈子,从此便是恩师的了,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学生在想,只要将那些卫里的士卒一样当人看,他们自然而然,愿意死心塌地,绝无二心。”

    李定国的一番话,让张静一颇为动容。

    或许是地位高了,张静一竟开始有些忘记了初心,差点没有意识到,当下天下的军民,最需要的是什么了。

    张静一猛地意识到了什么,随即道:“很好,南京诸卫,暂时归你调动,所有的人,都要调用起来,给我抓人……”

    “是。”

    当日……南京城里终于开始鸡飞狗跳了。

    出现在南京城大街小巷的,已不再是灰色大衣的东林军。

    而是传统绵甲的官军,上万官军,封锁各门,开始依着名录,侵门踏户,而后……一个个人便被拎出来。

    一时之间,城中各种哭爹喊娘的声音。

    又有一队队的人马,开始分赴南直隶各县,甚至开始直扑江西、浙江一带。

    气氛骤然紧张,以至于各个衙门,居然无官当值。

    可这些……对张静一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严令各衙的文吏,暂时理政。

    不过,实际上大明的官本就不太理实际事务,更不必说,这还他娘的是南京六部了。

    一日下来,又有数百人被拿住。

    当下严刑拷打,被打的急了,又开始供出更多的人。

    当张静一拿着一摞摞的供书,送到天启皇帝的面前时。

    天启皇帝直接给吓了一大跳,惊叹道:“这样多,这得多少人?”

    “快上千人了。”张静一很认真地道:“涉及到的案子,五花八门。”

    没办法,一开始有人为了保全家人,还只是供述谋反的同党,到了后来,生怕不满意,而且也清楚,迟早别人也要将自己供述出来,所以又开始供述其他的各种罪来,谁家杀过人,谁家贪墨……

    人就是这样,一旦开始招供,那么就好像烂裤裆一般,债多了不愁了。

    天启皇帝不由地皱眉道:“这么多的人,统统惩办?”

    “不只这么多人,只怕还有更多。”张静一道:“这还只是南直隶,这诺大的江南,还有许多人没有拿呢。既然有罪,为何不拿?陛下莫非是心软了。”

    “朕不是心软。”天启皇帝懊恼地道:“朕只是在想……这得查到什么时候?”

    张静一淡定地道:“很快的,很多罪状,都供述的很清楚,所以……不怕当事人不认。”

    天启皇帝道:“这么说来,可能最终要牵涉多少人?”

    “至少数千……”张静一斩钉截铁的道。

    天启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道:“好家伙,都是抄家的罪吗?”

    “十之八九。”

    “呼……”天启皇帝突然觉得这样似乎也并不坏,而后,他努力遏制住内心的喜悦,道:“朕听闻,你抓了许多人,逼迫他们招供……为何要这样麻烦?许多人的罪,已是板上钉钉了。”

    张静一深深地看了天启皇帝一眼,而后意味深长地道:“陛下,这才是破解江南困局的最好方法。”

    “哦?”天启皇帝越发觉得有意思起来,便定定地看着他道:“你继续说下去。”

    于是张静一道:“江南这边,最可怕的情况是……这些人是铁板一块,他们通过各种关系,已经形成了一个有共同利益诉求的群体,这些人……想要连根拔起,实在不容易,即便今日杀了一批,他日谁能保证,不会春风吹又生。要破除这个……就不需得让他们攀咬起来。从前他们是靠同乡、同年、同窗、门生故吏的关系,大家一起坐在一起吃肉,利益均沾。”

    “可现在……不同了。他们要留下全家老小的性命,不攀咬出人来,绝无可能。可他们也无法随意写出谁的事来,毕竟……不相干的人,他们就算是想要供述,也是破绽百出,只需一查,便晓得他们是在诬告,到时少不得,有他们的苦头吃。他们能供出的,也只有这些平日里亲近之人了,如此一来,他们相互攀咬,这一层层所谓的关系,岂不自然而然,就从同党变成了仇敌了吗?”

    “到了那时,他们便再不是铁板一块了,而是一个个孤立的人……什么东林党,什么复社,什么狗屁的江南士人,只要上了刑,一切自然而然,也就土崩瓦解!”

    天启皇帝听罢,骤然明白了,不禁道:“明白了,朕明白了,这个法子好啊,哈哈……原来这是离间计。”

    张静一苦笑道:“谈不上离间,只是给他们一个机会而已。”

    “一个机会?”天启皇帝略显意外,背着手道:“你继续说下去。”

    张静一侃侃而谈道:“他们的关系网太绵密了,而且江南的宗族最是根深蒂固,难道陛下当真要杀尽他们吗?若真杀尽,只怕不死个十数万人,只怕也杀不绝。与其杀人,不如诛心!陛下要推行新政,那么就得有银子,得有粮食,先让他们攀咬,等所有人都攀咬出来,再个个击破,到时一切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天启皇帝点头,随即低着头又看了看供状,看到许多的人名,竟发现里头有许多,都是自己有印象的。

    于是他忍不住冷笑道:“没想到……牵涉的竟是这样的多,这江南看来无好人了。”

    张静一则是道:“不是江南无好人,是这些人的心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