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九十八章:什么叫真正的天兵
    张静一不敢怠慢,火速带着人至金川门附近。

    而这里……大量的败兵已是惊魂未定地在此被人管束了。

    他们一个个靠着墙根,没有丝毫的士气可言,只是一个个惊恐未名的样子。

    这也引发了不少军民的围观,人们都是议论纷纷。

    城中已经开始传出了天兵天将即将攻城的传言。

    许多人心生恐惧起来。

    尤其是什么益王请来天兵天将,那天兵天将如何厉害,起初还只是不断的议论,可到了现在……眼看着许多败兵入城,此时……人们开始恐惧起来。

    这是要和老天爷作对啊,焉有不败之理?

    当然……另一方面,本来这南京城中,早有反对陛下和张静一的土壤,那些没被抓的读书人,亦或者是犯官们的亲眷,这一下子……似乎看到了希望,更是火上浇油。

    张静一看着这些毫无士气的士卒,拉着脸,此时便有几个生员上前朝张静一行礼。

    他们一个个沮丧的样子,面带羞愧,其中一人道:“恩师,学生万死。”

    张静一背着手,道:“怎么回事?”

    “学生几个,本是带着左营的人马行进,行至半途,突然遭遇一支人马,那些人马立即列阵,学生人等自然也不客气,喝令士卒们预备还击,谁晓得……这阵还没列好,突然有人惊叫什么天兵来了,学生人等反应不及时,竟不能稳住军心,原本学生想要率先冲锋的,结果败逃的人太多,将学生等人也冲散了,学生……万死……”

    听完这一番叙述,张静一倒能理解当时的情况,当大军溃散的时候,凭着十几个生员想要冲锋,有个什么用。

    “还未接触,就败了吗?”

    “是。”

    “叫几个右卫的人来。”

    不多时,几个右卫的人便上前来,朝张静一拜下,胆战心惊地道:“见过都督。”

    张静一看着他们,冷着脸道:“你们为何败退?”

    其中一个士卒战战兢兢地道:“卑下得了都督的恩惠,自是……自是愿意为都督赴汤蹈火,只是……只是……咱们碰到的是天兵啊,那天兵可厉害了,可以喷火,还刀枪不入,卑下实在是害怕,宁愿去杀建奴人,也不敢与天兵作战。”

    张静一看着其他几个士卒。

    这几个士卒也忙点头:“不是卑下几个不肯卖命,实在是……实在是……不敢触怒神明。”

    张静一此时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可看着这几个惊慌失措的军户,却也知道……这可能就是这个时代的实际情况,莫说是寻常百姓盲从这些东西,便是官军,也是对此深信不疑。

    “此乃我东林军最大的败绩,也是我张静一最大的耻辱。”张静一说罢,取了刀来,冷凌地道:“但是这怪不得几个门生,他们十几个人,临阵之时,又有什么办法。至于右卫的士卒,也怪不到他们的头上,他们新近收编,难道本都督有什么可责备的吗?只怪我张静一行事不密……”

    说着……张静一毫不犹豫,扯了头上的一摞头发,当下拿刀割下……

    这一旁的右卫士卒和生员们都在旁看着。

    眼看着张静一已割下了一摞头发下来,一下子,那士卒们已是震惊了,一个个瞠目结舌。

    生员们已是吓了一跳,顿时眼眶红了,一个个泣不成声的拜下道:“学生万死。”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张静一割下头发,至少在这个时代看来,其实跟自杀没有任何的分别了。

    生员们眼看恩师如此大的‘反应’,既是羞愧,又是痛心,那几个败退回来的生员,更是个个龇牙裂目,其中一个要站起来,咬牙切齿道:“恩师,都是学生的过错,与恩师何干?学生愿再出城去,与这些狗娘养的东西拼了。”

    其余人亦一脸视死如归地纷纷请命道:“学生也要出城。”

    “请恩师恩准。”

    这还真是用魔法打败魔法,张静一心里不禁苦笑。

    在这个时代的人观念看来,割下头发,形同是自杀,可对于两世为人的张静一来说……说实话,除了正月不理发之外,好像也没啥忌讳的。

    张静一对此不置可否。

    可生员们却是急了,一双双愤然的眼睛红彤彤的,一个个要拼命的架势。

    那些士卒却也都个个惭愧,本以为此番败逃回来,说不定要受惩罚,结果张静一似乎没有加罪的意思,只是……他们倒也感到无地自容,可一想到那些天兵天将,却是内心里克制不住地恐惧,只是一个个都跪在地上,默不作声。

    就在此时,有人大呼道:“陛下驾到。”

    却见天启皇帝带着一队人马,已是急匆匆的骑马来了。

    见了此情此景,也没多说什么。

    张静一上前,天启皇帝屏退近侍,轻轻挑眉道:“这天兵天将来了?”

    于是张静一将事情大致禀告。

    天启皇帝看了一眼张静一的发型,便道:“如此处置甚好,要不朕也割几根头发,表示与你同仇敌忾?”

    “不可啊。”张静一连忙劝阻,道:“陛下,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若是割了,便是不孝了,臣可以如此,陛下岂可如此?”

    天启皇帝却是瞪了他一眼,不服气地道:“太祖高皇帝,年轻的时候还剃过头,做过和尚呢,他咋就不是不孝了?若是列祖列宗当真在天有灵,谁敢说啥?”

    张静一觉得继续围着这个问题说下去,可以跟天启皇帝辨个两天两夜,于是他连忙转移话题道:“陛下,眼下当务之急,是立即拿下益王,益王家财无数………此番不抄了他,实在气不过。”

    听到抄家,天启皇帝的注意力终于被成功的转移。

    天启皇帝很是认同的点头,而后道:“怪只怪这些无知百姓,竟信了闻香教这一套,这闻香教素来擅长蛊惑人心,朕在天启二年便让人剿过,只可惜……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如今和益王搅合在一起,反而惑乱起江南了。”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远远眺望,却见无数的军民百姓在远处围观,虽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却是绝大多数,都觉得这南京城只怕要完了。

    天启皇帝冷起脸来,忍不住怒道:“真是岂有此理……愚不可及。”

    张静一却是认真地道:“陛下,此言差矣。”

    天启皇帝不解地看着他道:“怎么?”

    张静一正色道:“这如何怪得了这些军民百姓呢?臣斩发的意思,也就在如此。这些军民百姓,朝不保夕,朝廷任命的官员,在此胡作非为,与士绅沆瀣一气,而寻常百姓呢?寻常百姓可有人理会,平日里说教化的人,视他们为刁民,官吏对他们只知勒索,遇到了丰年,粮价暴跌,他们损失惨重,遇到了灾年,一家老小饥馑,饿的前胸贴后背,他们没什么人可以依靠,也不会有人理会他们,这时……像闻香教趁虚而入,岂不是理所当然?所以问题的根本,不在于百姓们愚蠢,终究还是地方官吏和那些富户士绅们的责任。”

    “最可恨的,恰恰是益王这样的人,他们平日里搂了不知多少银子,却还利用闻香教借此收买人心,不但要压榨盘剥,对上,还窥测神器九鼎,竟还利用这种陛下所言的愚蠢去利用,玩弄人心,所以……眼下当务之急,是破除人们对于这所谓天兵天将的恐惧,而不是指责那些人愚蠢。”

    天启皇帝也不禁脸微红,其实张静一还有一些话没有说透,那些士绅,还有那些富户……不正是大明自己搞出来的吗?

    不是朝廷利用这些人进行统治,又怎么会到这样的地步。

    天启皇帝目光炯炯地看着张静一,道:“这么说来,你有主意了?”

    “有主意了!”

    “什么主意?”

    张静一认真地道:“要破除恐惧,那就让大家看看,那些所谓的天兵,是否当真刀枪不入!砍翻他们,痛击他们,碾碎他们,这天下的军民,自然而然,也就不再有恐惧了。”

    顿了一下,他接着道:“陛下,我们要让整个江南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天兵天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绝对武力。都说破贼易,破心中贼难,今日,我们便破天下人的心中之贼,所以……这些所谓的天兵天将必须死,而且还要死的很难看,不只如此,且要死的干净利落,不给任何人口实!”

    “就这个?”天启皇帝顿感失望。

    “怎么,陛下有什么想法?”

    天启皇帝恍然,道:“朕的意思是,以为你有什么神机妙策呢!”

    张静一微微一笑,道:“陛下……一力降十会,咱们只要拳头足够硬,哪里需要什么阴谋诡计?一拳下去,打死便是了,啰嗦什么呢?”

    正说着,突然有快马火速地进城了,只见这快马上的人高呼道:“天兵来了……天兵来了……”

    此言一出,远处的军民又顿时惶恐起来,一时之间,竟是引发了巨大的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