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九十九章:天兵降世
    “天兵来啦,天兵来啦……”

    消息不胫而走。

    一时之间,南京城竟是隐隐开始混乱起来。

    有人欢喜有人愁。

    还有人欣喜不已地道:“益王殿下来了……”

    似乎……对有些人而言,这益王殿下,如他们的救星一般。

    当然……那些卫中的士卒们,却是惶恐又担心的。

    他们惶恐的是,马上天兵就要来了,自己即将灰飞烟灭。

    他们更担心的是,一旦天兵进城,只怕一切又要回到老样子了。

    这是许多军户所担心的事。

    其实当东林军进城,他们的生活,已经有所改变。

    至少,军饷真的不克扣了,军田也都在准备丈量,说要分发了。

    而且新来的那些个生员,虽然严厉,可他们并不滥用私刑,断然不会对你乱加打骂,真要是触犯了军令,虽然也会进行惩罚,却不是那种带有羞辱人格性质的。

    说起来,不少人对于陛下和张都督是心存感激的。

    毕竟,相比于从前的指挥使和同知、千户们而言,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可是……他们真的怕啊。

    有人已经开始口里念念有词了,念叨着各种保佑之类的话。

    可是……这种保佑显然是没有效果的。

    因为在不少人看来,这神佛们显然不是站在南京城这边。

    闻香教这些年,在益王的支持下,在复社的纵容之下,早就在江南各州县各种传道。

    这种道义,其实本来就很对军民百姓们的胃口,而军民百姓也确实需要这些东西来麻痹自己,再加上官府默许,自然而然便出奇的顺利了。

    他们在江南号称有信众数百万。

    甚至有人穷得饿着肚子,也要想尽办法,拿出最后一点积蓄捐纳给闻香教。

    而招募的天兵,据闻都是有奇相之人,总而言之,生下来就是干这个的。

    这南京城已是混乱不堪。

    于是,便有一个右卫的百户上前,战战兢兢地道:“陛下,张都督,这天兵厉害,要不我们还是赶紧关城门吧,或许……”

    天启皇帝绝没有想到,百姓们对于这天兵,竟如此的恐惧,再加上混杂在百姓之中,还有不少心怀不轨之人,此时趁机加油添醋的造谣生事,便引发了如此的后果。

    天启皇帝看向张静一。

    张静一则是目光坚定地看向天启皇帝道:“陛下,出战!”

    “嗯。出战!”天启皇帝再没有犹豫,绷着脸道:“左卫和右卫守城,朕亲自出城督战,张卿,带多少人马去?”

    “三千人足够了。”张静一道:“留锦衣卫和两千人马在此,加上左卫和右卫,足够了!”

    顿了一下,他接着道:“臣亲自带队冲锋,他妈的,臣就不信了,这闻香教的天兵,竟还能和臣交锋!”

    于是,一声号令。

    随着各种急促的哨声,东林军开始集结。

    最精锐的第一教导队,以及第二、第三,还有第六炮兵教导队,此时纷纷开赴出城。

    炮队八十门火炮,自然也就不留在城中了。

    因为这一战,打的敌人有些特殊。

    至少在许多人看来是很特殊的。

    张静一甚至在心里想,人家竟不战而屈人之兵,显然已经不是普通的乱党了,先拿炮轰一轰,且看看……效果!

    东林军上下,南征北战,再加上大量的教育,虽未必笃定这个世上有没有什么神佛,可至少……他们是不将什么闻香教放在眼里的。

    此时所有人预备,全副武装,哗啦啦的负重出城,犹如奔涌的洪水一般。

    天启皇帝也骑着马,带着一队亲兵,自金川门出。

    这金川门为单孔城门,有一座门券,门外设有金川桥一座,东侧有金川门涵洞和水闸,用来控制护城河和内外金川河的流通。

    因为此地地势最是平坦,所以南京城虽有十三座城门,可此处的防御却最是薄弱,适合攻城的军马展开,历朝历代,若要夺取南京城,攻城的军马都倾向于从此处城门发起攻击。

    不过天启皇帝打马过了金川河,却没有继续前进了。

    张静一是不允许他跟着大军前进和进攻的,天启皇帝这一次倒是乖巧,知道只能观战,虽是心里跃跃欲试,不过还是耐住了性子。

    随即……三千的东林军开始展开。

    炮兵开始布置。

    第一教导队在战场上作为主攻,此时允许他们原地休息。

    其他教导队则护住两翼。

    张静一也骑着马,到了阵前,其实他不需多说什么,今日他牺牲了自己的头发,生员们现在都怀着悲愤的心理。

    这一点也不夸张,在古人的观念里,恩师与君亲等同,甚至还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说法。

    而头发则代表了身体发肤,断了头发,就如断了人头。

    这等于是张静一已经‘死’过一次了。

    恩师都被这些群狗东西杀死了,那还了得?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因而各教导队里,生员们彼此交换眼神,这眼神里都是杀气腾腾,虽然大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这眼神里却有待会儿狠狠的宰杀的意味。

    至于什么该死的天兵天将,其实许多人都是宁信其有的心态,而且传的这么玄乎,若说一点不紧张,自然是假的,不过到了今日这个地步,大家的心思却纯粹了,管他娘的是谁,决一雌雄吧!

    …………

    果然……看到一支队伍气势汹汹地来了。

    这队伍的规模居然极大。

    乌压压的,似是看不到尽头。

    这一下子……让人顿然变色。

    快马匆匆而至,马上的人火速跳下来,直接到了张静一的跟前,道:“恩师……来的不只数千‘天兵’,这人马乌压压的看不到尽头,人数只怕有十万之众。”

    哪里来的这么多人马?

    张静一也不免感到诧异,他下意识地皱起了眉,举起了望远镜细看。

    眺望了老久,又派斥候去其外围打探。

    那斥候在那规模庞大的队伍侧翼,抓了一个人来。

    这人一看就是布衣,寻常百姓的打扮,早就吓坏了,从马上拎下来的时候,整个人瑟瑟发抖。

    到了张静一的跟前,这人便惊慌地跪下道:“我……无罪,无罪啊。”

    张静一紧紧地盯着这人道:“尔是何人?”

    这人忙道:“小人宁国府光阳县刘家村人……”

    “你从贼做什么?”

    “小人没有从贼啊。”这人哀嚎道:“小人听人说,闻香教的大法师带着天兵天将,要打南京城,村里许多人……都去了看热闹,说是可以什么撒豆成兵,呼风唤雨………队伍经过了本县的时候,我见许多同乡去围着去看,便也一路跟了来,何况……他们还提供伙食呢……”

    张静一:“……”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围观群众?

    张静一不禁心里日了GOU。

    这种热闹,你居然也有胆子看?

    不过细细一想,清末时期的许多场景……似乎也能够理解了。

    于是张静一再不耽误,问起了正事来,道:“有多少你这样的人?”

    这人便道:“小人怎么数得清?反正……这一路,都有许多人的加入,有的是各县闻香教的人,也有小人这般……纯粹想看看做法的。”

    张静一忍不住想骂,最终还是没有出口,只沉着脸道:“这里危险,赶紧走吧。”

    “是是是。”这人便如蒙大赦一般,飞一般的撒腿跑了。

    那浩浩荡荡如乌云压顶一般的队伍,果然开始出现了分化。

    许多围观的百姓眼看着眼前出现了官军,便不敢上前了,便纷纷驻足,远远地看着。

    又有一股人马出来,有数千甚至上万的规模,他们个个穿着五色衣,又打着各种旗蟠,有的上书:三期末劫。又一边旗蟠写着:返本归源。

    紧接着,又有许多人,一窝蜂的抬着几尊巨大的木佛来,这佛像的模样很奇怪,旁边却又打旗蟠,书:燃灯佛,或:未来佛等等字样。

    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打仗的样子,因为打仗的士卒,为了行军打仗方便,一般都是短装,毕竟短装方便,可是他们却穿着宽大的衣衫,这种宽松的衣衫袖口很宽大,休闲有余,若是真要上阵……张静一无法理解他们怎么确保自己不会被自己长袖给绊着。

    最先的队伍,出现穿着五色衣的人一齐出来,有数百人,紧接着,有人吹起了唢呐。

    这是一种奇怪的调子,倒是颇有几分喜庆,大致和《抬花轿》、《花好月圆》、《喜拜堂》之类的差不多。

    反正他们一吹,顿时张静一都觉得自己的肌肉有些松弛,身上的肌肉也跟着欢快起来。

    除此之外,还有鸣锣的,打鼓的,摇铃铛的,或者是摇着五色旗蟠的,紧接着,许多人开始摇着脑袋,发出一声声的怒吼。

    张静一见他们嘴巴一张一合,却不知念诵着什么,只从望远镜看到他们用各种奇怪的姿势,很是诡异。

    就这?

    他妈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谁要入洞房成亲呢!

    张静一有些懵逼了。

    这是对战呢!

    怎么一点都不严肃?

    ………………

    查了点资料,更新晚了,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