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章:炮声隆隆
    过了片刻,望远镜之中,又见了许多人来。

    这些人看上去很精壮,而后……他们居然在这冬日里,脱去了外衣。

    于是乎,一身的腱子肉,便露了出来,他们扎了马步,一个个威武不凡的样子,大抵有百来人,他们一面扎马步,一面刻意的将自己身上的腱子肉鼓起来,而后口里似乎如便秘一般,发出一声声奇怪的响动。

    张静一又震惊了。

    三观碎裂。

    可是……那随来的无数百姓,似乎都欢呼起来,一个个热切无比。

    城中……无数的军民百姓,瑟瑟发抖。

    许多人登上了城楼,看着那数不清的天兵,早已吓得胆寒。

    这时候,便又有人开始吹唢呐,这唢呐声震如雷,却已让这城上城下的许多百姓,都跪下了。

    张静一这才明白,这些怪异的举动,看上去好像是滑稽可笑。

    可实际上呢,却完全迎合了寻常百姓们心目之中‘威武不凡’的形象。

    底层的百姓,自小都没读过什么书,甚至可以说,平日里接触的非但不是什么读书人,更多的恰恰是各种神婆或者破庙里僧人、道人。

    但凡是节庆或者是红白喜事,大抵也都是请这些人。

    在他们朴素的观念之中,自然而然也就形成了某种固有的形象。

    闻香教之所以能迅速的深入民间,某种程度……恰恰是因为它本就是针对百姓的喜好。

    换句话来说,这才是当下百姓们喜闻乐见之事。

    张静一心念一动,却突然拍马至阵前,看着众生员,道:“前方这些所谓的天兵,你们瞧见了吗?”

    众生回答:“瞧见了!”

    张静一道:“他们这样子……是天兵吗?”

    众生们列队,张静一歇斯底里的大吼着,喉咙都冒烟。

    好在所有人都屏息,竖起耳朵,才勉强能听到张静一的话。

    “不是。”

    “那天兵该是什么样子?”

    “令行禁止,不动如山,动如疾风!”有人高呼,是李定国。

    张静一朝李定国看一眼,李定国的悟性一直很高。

    张静一道:“你们也是这样认为的?”

    生员们齐声道:“是。”

    这倒是发自他们内心肺腑的想法。

    张静一道:“那么……眼前这些招摇撞骗的骗子,诈称为天兵,是否可笑?”

    “可笑!”众人齐声道。

    张静一道:“那么,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些人可笑?”

    这突如其来的反问,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张静一道:“李定国,你来说。”

    李定国便上前,正色道:“回恩师的话,糊弄愚民的把戏,当然可笑。”

    张静一道:“既然你知道这是糊弄愚民的把戏,那么你为何不信?”

    “这……”

    张静一大喝道:“这若是有人借此来批判百姓的愚昧,却也大可不必,因为不是他们愚昧,而是本身他们就是蝼蚁一般,被朱门之中的人忽视所导致,说难听一点,你不让百姓们受教育,不让人深入进乡里,不建立某个令他们可以伸冤或者生病之后得以救治的组织,却还妄想着靠他们自己明白是非,这岂不可笑?你们这些家伙,若不是进了军校,今日和这城上与城下的人又有分别?所以,没什么可笑?我们固然痛恨这些诈称天兵的恶棍,却也要记着,他日我们是什么样子,那么这些城上和城下的百姓就是什么样子?若也和今日高高在上的读书老爷们一般,这百姓还是如此,那么就怪不得别人,得怪我们自己了。”

    说罢,张静一亲自抽刀:“传我命令,不用等待这些人装神弄鬼了,预备进攻,火枪的效果太慢,给我上白刃,今日就将这些纸糊的天兵,给我斩杀殆尽,让天下人知道……天兵是什么东西!”

    一声号令。

    此时不少人动容了。

    不少生员抬头看着远处喝彩的百姓,还有身后城墙上畏惧天兵而哭爹叫娘的声音。

    他们陡然意识到……似乎……眼下只有白刃,才能教这些百姓们做人了。

    “来人,让火炮预备,先行轰炸,记着……不要伤了远处的百姓。”

    “喏。”有人飞马,朝炮阵而去。

    而一列列的生员,已开始取出了刺刀,将刺刀卡在了枪管上。

    在他们看来,随着火炮的威力越来越强,火枪的威力确实有些跟不上了,枪阵混杂着炮击,若是对付骑兵,或者有很好的效果,可面对眼前这些天兵,最好的效果,确实是直接白刃。

    两千五百余人,枕戈待旦。

    ……

    天兵的阵中,却依旧是热闹。

    确实只能用热闹来形容,因为许多赤身的人,已开始呼呼喝喝的在唢呐声下,开始摆出各种的造型。

    此时,益王穿着蟒袍,他身子肥硕,足足有两百斤重,便连走路,都难免需喘气。

    此时他才四十岁,却已连走路都需人搀扶了。

    这蟒袍几乎要被他的肚皮给撑破了,他挥汗如雨的下了车辇,此时不免有几分焦急,走了这么久,终于抵达了南京,此地是太祖高皇帝建都之地,而自己作为太祖高皇帝的后世子孙,想到即将进入南京城,便忍不住激动。

    来之前,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自己应该去谒见孝陵,祭告太祖高皇帝。

    只是可惜……这一切都被昏君打破了。

    益王朱由木眯着眼,远远眺望:“先师,怎么还不做法?”

    他所谓的先师,却是一个穿着素衣的汉子,汉子长相颇为清奇,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他笑吟吟的到了朱由木一侧,道:“殿下放心,我这阴门阵一摆,定教他们有来无回。”

    益王朱由木饶有兴趣的样子,他也很想大开眼界。

    这一路过来,也曾撞到过官军,结果这些官军,一见到天兵,尽都望风而逃,此时他越发觉得眼前这个大法师的厉害。

    朱由木道:“那便快,不要贻误,马上就要正午,午时三刻入城最吉,本王已是按捺不住了。”

    这大法师笑了笑,随即从袖里取出一张黄色的小令旗来,便道:“殿下,你看好了。”

    说着,他登山了一旁的步辇。

    这步辇是十六个人抬着,抬着他的人,一个个穿着奇怪的五色衣,一面抬辇,一面口里念念有词。

    而坐在这步辇上,这大法师突然大喝一声:“疾!

    一声号令。

    顿时……附近的旗蟠开始疯狂的摆动。

    一下子……数百杆大旗顿时飘舞,猎猎作响的各色旗蟠,如狂风袭林一般,剧烈的摇摆。

    紧接着……阵中突然钻出一个个人来,他们一个个提着黄布包裹的木桶。

    等这木桶一个个掀开,顿时无数的屎尿便被人洒出来。

    一时之间,臭气熏天。

    益王见状,连忙后退,倒是一旁一个老宦官道:“殿下,不得退,此阴门阵也,便是用此阵,破这东林军,东林军至阳,所以才可肆虐江南,而大法师以妇人粪水摆至阵前,这东林军的阳气便散了。”

    益王朱由木也顿时肃然起敬,忍不住道:“原来竟是这样的道理,只是……这阴门阵,竟只这样简单。”

    “并不简单,这些粪水,都是处子的粪水,祭上高坛,需作法七七四十九日之数,才可达至阴境界,除此之外……做法需选女童九九之数,取其血,时常……”

    他正说着……

    却见那步辇上的大法师突然又大喝:“金木水火土,火火火……”

    他连唱三声,却取一火把,放到了嘴边,猛地嘴一喷,一时之间,他猛地一吐气,却是喷出一团火来。

    益王朱由木一看,倒吸一口凉气。

    远处的百姓,隐隐也看到这般场景,骤然之间欢声雷动,接着许多人纷纷拜下,口里大呼:“教主慈悲……”

    大法师于是大喝:“吾已作法,尔等已水火不侵,今东林军阳气俱散,尔等还等什么,杀上去!”

    一声号令,那一个个‘天兵’便爆发出漫天的喊杀,或提刀,或提红缨枪,又或者拿长眉棍,此时似乎已觉得自己真如天兵一般,杀声震天。

    见此情景,益王朱由木满面红光,忍不住赞叹:“有此天兵,何愁大业不成,区区东林,也敢阻本王吗?哈哈……”

    他大笑。

    却在这时……

    轰隆隆……轰隆隆……

    八十门火炮,突然齐发。

    远处,东林军的炮兵阵地上,一个个电光闪动。

    这震耳欲聋的炮声,似乎天地为之变色。

    步辇上的大法师,猛听这炮声,竟是脸色猛地惨然,而后一下子自这步辇上跌了下来。

    益王朱由木,也听这炮响,这肥硕的身子一抖,一屁股跌坐在地。

    紧接着……无数的炮弹,便朝着这里……呼啸而来……

    更远处……有百姓听到如此惊雷一般的响动,却不知是东林军放的,却纷纷露出震撼之色,大家彼此议论:“不得了,这一次大法师竟呼了天雷来炸东林军了……”

    一时之间,更多人露出虔诚之色。

    只是……这‘天雷’竟好似……有点不识相。

    轰……

    一团火焰率先在天兵之中炸开。

    大水冲了龙王庙。